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绝代风华

作者: 言情小说  发布:2019-10-13

在这个世上,有一种人,你第一次见她就感觉非常熟悉,仿佛早已相识。佛说,命运是可以轮回的,如若前世你爱一个人,爱入骨髓溶入血液。那么,今世,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觉得熟悉的人,她便是你前世相爱的人。
  ——引言
  “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加入青年旅行社,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西藏,西藏是个神奇又具灵气的古城,也是人间最后一片净土,它是离天最近的地方,在这里人的灵魂可以得到洗涤,在这里经常发生神奇而又美丽的故事,也祝愿朋友们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神奇故事。”旅游大巴停靠在西藏的景点时,导游小姐用甜美的声音介绍着。打开车门,大家都跟随导游小姐身后向景点走去。只有俞欣然单独而行,她想自己一个人去感受属于西藏的神奇。
  俞欣然一个人背着黑色的背包,走在西藏街头,这是她向往的地方,她望着传说中的这片神奇而又具灵气的土地,蔚蓝色的天空飘着大朵的白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及,古老的大街两旁摆放着古典的饰品,看起很有趣,俞欣然边走边看,心情无比的喜悦。
  不知不觉已走了一个下午,当夕阳的余辉散向大地时,她才恋恋不舍地往酒店走,依旧左顾右看,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新奇,包括脚下的道路,街边的建筑,突然她的眼睛停住了,她看到一位老者蹲坐在地上,前面放着一些小饰品,那老者衣衫破旧,头发花白,但面容慈祥,欣然不由地放慢步子,缓缓走到他面前,打量着他眼前的饰品,原来是一些戴在手上的佛珠。老者并没抬头,依旧望着自己眼前,保持着原有的神态。夕阳已经褪去,天空变暗了下来,这条街有些破旧看得出是条老街,四周仿佛没什么行人。欣然突然有点心痛这位老者,她蹲下身看到一条黑色的佛珠,她轻轻拿起打量着,晶莹剔透,透着亮光。戴在手上有种久违的熟悉感觉,似曾相识。“请问多少钱?”她低声问。老者轻轻地抬头,望向欣然,突然把目光定格在她的手腕上,他望了望佛珠又仔细望着她的眼睛,许久,那张苍老的面容露出一丝喜悦。“姑娘拿去吧。这串珠佛有灵性,只跟有缘人。”欣然掏出口袋的钱塞到他干枯的手里,他只是淡淡一笑,神态从容。
  欣然戴着佛珠继续往酒店走,走着走着她又想起老者那安祥的笑容,忍不住回头一望,那个地置已空无一人,她左右打量都没看到老者的足迹。不由一笑,或许老者卖了东西安心回家了吧。
  欣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牵挂着那位老者,接连几天她都从那条街上经过,依旧没看到老者,仿佛他从世间消失一般,直到西藏之行结束时她还想看他一眼,但他依旧没有出现,当大巴车在起伏山路上快速地行驶,欣然靠着车窗又一次望着手腕上的黑色佛珠,想起那位安祥的老者,脸上不由地浮出浅浅的笑容。
  突然她听到一巨大的撞击声,看到自已正躺在沙漠里,炙热的阳光照得她快要干涸了,她努力地往前爬,但却动弹不了,周围是一片金黄的沙漠,空无一人,她想喊救命但嘴唇干得说不话来,她已没有生气,就在眼睛微微闭上那一刻,突然感觉有人往她嘴里送入一碗清泉,好甜好甜,滋润了她的心田。她微微一笑,又似乎听到有人在唤她……
  “小姐,小姐,你醒了,”当她缓缓睁开眼睛时,看到一个身穿翠绿色衣服的女孩正在望着她激动地喊着。
  “夫人,夫人,小姐醒了……”欣然还没反应回来,那女孩大声喊着跑了出去。
  “瑜儿,瑜儿,”伴随声音而来的一位是穿着深红色袍子的中年妇人,头上插着两个银色发簪,她小跑着向床靠近,那位身穿绿色衣服的女孩紧随其后。
  “瑜儿,你终于醒了,快让娘好好看看。”说着,她一侧头眼泪落了下来。她不知所措,看样子她应该叫瑜儿,眼前的应该是她娘,但她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瑜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娘,翠儿,慕容公子去哪了,快快请他进来。”她抚摸着欣然的小脸,一边问旁边的女孩,原来那绿衣女孩叫翠儿。
  “慕容公子喂完小姐药,就去上山采药了。”翠儿急忙应道。
  “哦,是啊,他每天早上都去采药,看我,都高兴得忘了,翠儿,你这就差人把慕容公子请回来,告诉她小姐醒了。”她含笑着吩咐道,看样子她应该是位善良仁慈的夫人。
  “是,夫人。”翠儿稍稍弯下腰应道,快步走出了房间。
  “瑜儿,快跟娘说说话,你都一个月没跟娘说话了,我可怜的瑜儿,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说着又去抹眼泪。此时,瑜儿已经坐起身子,望着眼前这位慈祥的夫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她如此心疼紧张自己,总不能就这么一直不出声吧。
  “娘,我已经没事了。”想了许久,欣然终于低声说出这句很生硬的话。
  “瑜儿,终于又听到你叫娘了。瑜儿”她含着泪把瑜儿揽在怀里,低声哭泣着。瑜儿被感动了,不管她记不记得,但这份情却是如此真实,她的眼泪也湿润了。
  “夫人,慕容公子回来了。”翠儿在门外轻声唤道。
  “快快请他进来。”夫人这才放开手,用手巾擦拭着眼角。
  只见从门外走来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他眉青目秀,神情淡定。
  “小生见过夫人。”他走到夫人面前稍稍弯腰低声说。
  “慕容公子不必拘理,快快看下瑜儿,她总算醒了,你快些看看。”夫人起身走到侧旁,含笑着对他说。
  “是,夫人。”说着他走到床微微低下头说:“小生见过小姐。”她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算是回应。
  翠儿搬来木椅放在床侧边,慕容公子慢慢坐下,右手放在她的脉搏上,稍稍蹙眉。她的心猛地一震,仿佛触电一般,心顿时跳动得厉害。她偷偷去打量眼前这位公子,白净的皮肤,表情淡然。许久他才问:“小姐,现在感觉如何,可有哪里不舒服?”他的声音如轻风划过她的耳际,柔柔的。
  “哦,那个…...”她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她什么都记不得了,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只好轻轻地摇头。
  慕容公子望着她欲张又合的红唇,淡淡一笑,这时她才看到他如水一般的眼睛,如此清辙,仿佛一泓清水,能清楚地看清自己。“想必小姐的身体已无大碍了,夫人请放心,日后定期调理即可。”他轻轻起身,朝夫人俯首含笑着说。
  待夫人和慕容公子出去之后,看到翠儿正在泡茶,她轻轻地喊了一声“翠儿”,翠儿急忙转身,上向应道:“小姐,有什么吩咐?”翠儿开心地望着她。
  “翠儿,我病了多久?”她不安地问。
  “小姐,你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了,你不记得了?”翠儿有点心疼地说。
  “哦,有些事我记不清了,你给我讲一讲我们家的事吧,我得了什么病,我想听听。”
  “小姐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一个月前,突然大病一场,一直昏迷,夫人请了许多大夫都没有办法,为了小姐的病,夫人经常落泪,直到几前天,门外来了一个前来问路的公子,就是慕容公子,得知小姐的病后,就前来诊治,他每天一早就上山采药,说只有早晨天然的药材,吸引了日月精华才能医治小姐,果然,才几天,小姐就醒了,慕容公子真是名医。”翠儿说着掩示不住脸上的喜悦。
  慕容公子,他的医术真的这么了得,听到翠儿的话,她又想到他帮她诊脉时专注的样子,真是一个漂亮的男子。还多亏他自己才能醒来,这会是个什么样的男子呢?为何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如此熟悉呢?
  从翠儿的口中,她大至知道这个家的背景,他们是一家大户人家,经营着方圆几十里的粮铺,还有档铺之类生意,她的父亲叫上官宏是出了名的大善人,但两年前因病去世了,留下夫人也就是现在的娘独自管理家事,上官家的名誉不错,管家、下人都十分忠诚。她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如此说来,现在这个叫瑜儿的姑娘应该生活得挺幸福的。她望着自己身上,一件浅红丝稠长裙,再看镜中的女子,柳眉杏眼,挺直小巧的鼻梁,粉色的薄唇,面若桃红,她浅浅一笑,乍是好看。瑜儿,以后我便是镜中的瑜儿了。
  瑜儿虽然已经醒了,但仍旧有些虚弱,慕容公子每天都会来为她诊脉,一天午后,风和日丽,慕容公子陪同瑜儿到花园是散步,望着偌大的花园,小桥流水,假山长亭,鲜花盛开,好一番美景,瑜儿深出一口气,含笑着欣赏着这如画般的美景。慕容公子走在右边,翠儿跟随其后。
  “小姐,要多见见阳光,方可早愈。”慕容公子轻声叮嘱道。
  “有劳公子费心了。”瑜儿含笑着略低下头轻声说。
  “小姐多礼了,为人医病乃小生的份内之事。”他也微微低头,当两人抬头之时,两眼在交中交汇,他面色突然变得红晕,眼里泛着波光,许久,他转身走前两步,仰望着亭前的流水,仿佛在沉思。瑜儿不由一笑,这男子如此胆小,连看她一眼都会脸红,但当他的眼神在她脸上停留时,似乎她也心神不宁了。
  “你看,荷花多美啊,好久没看到这般美景了。”瑜儿站在亭子里遥望着荷花池感慨地说。
  “还有比荷花更美的。”慕容公子也遥望前方,轻声地说,脸上浮着淡淡笑容。
  “公子,听说前些日你是前来我家问路,公子想要去哪?”瑜儿听到他话微微一笑,轻轻回头问。
  “回小姐,我本是跟随师父四处行医,半个月前师父他老人家去逝了,临终前他交待我要一直往北走,说那里有人需要我医治。我便一直往北走,但通往北方的路岖崎难行,四处荒芜,群山丛林,根本看不到村庄。”慕容公子回忆道。
  “那你是否改道而行?”瑜儿又问。
  “没有,我仍按师父临终前的交待一直向北走,我相信师父的话总有一定的道理。我走了将近半个月,越过一座座小山和丛林,当身上的干粮全部吃完时,我终于看到一座繁华的城镇,一座独特的庭院映入我眼帘,我敲门想寻问这是什么地方,才得知到府上小姐病了,我心中一喜,莫非师父所说的人就在此处。”慕容公子望着瑜儿轻声说。
  “原来如此,那我应当多谢你师父的救命之恩,方才听公子言,他老人家应该是位医术高明的神医了。”瑜儿突然对他的师父产生了好奇。
  “师父名叫慕容堂,他一生行医,从不收取钱财,他是位医术高明,心里善良的医者,也是我的再生父母,我原本是个孤儿,小时得一场大病流落街头差点死去,是师父替我医冶,又收我为徒,之后,我就跟随他四处行医。”慕容公子说着,用手擦试着眼角。
  “都怪瑜儿不好,惹公子伤心了。”瑜儿看到他伤心的样子有些心疼地说。
  “小姐多虑了,每次讲起师父我是开心的。”
  “原来公子是随师傅之姓,也算是师父之子了。”
  “正是,我原本没有姓名,师父救了我后跟我取名为慕容柏,也就是现在的名字。”
  “慕容柏,慕容柏,很好听的名字。”瑜儿轻声念道,面带含笑。
  “瑜儿,瑜儿,”上官夫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正快步地往亭子边走来,翠儿跟在旁边,手里提着一个竹篮。
  “娘,”瑜儿回头应道。
  “慕容公子也在啊,”
  “见过夫人。”慕容柏微微点头。
  “慕容公子不必多礼,我让厨房做了些点心,你们来尝尝,翠儿,快拿出来。”她说着转头唤了一声翠儿。翠儿快速地把开篮子,把一盘点心送到瑜儿面前开心地说:“小姐,你尝尝,还是热的呢,”
  “嗯,瑜儿,快趁热吃吧,慕容公子也一起尝尝,不知合不合胃口。”上官夫人感激地望着慕容柏,眼前这个公子救了她女儿一命,她是充满感激的。
  “谢过夫人。”
  瑜儿拿了一块点心放到口中,慢慢嚼着,又酥又软,甜而不腻,她忍不住点头,原来还有这么好吃的点心。慕容柏看着瑜儿喜悦的表情,也拿了一块送到口中慢慢地嚼着。
  “慕容公子,瑜儿病情已有所好转,不知何时才能全愈。”上官夫人望着一脸清瘦的瑜儿满脸心疼。
  “回夫人,小姐的病情已经控制,只要以后注意调理,应无大碍,但若要全愈,我还要慢慢研究。”
  “娘,瑜儿现在感觉已好多了,娘就不要担心了,况且慕容公子不也在这吗?”瑜儿上前拉着上官夫人的手轻声说。
  “嗯,有慕容公子在我就放心了,娘是希望你快些好起来。”上官夫人轻拍着瑜儿的手说。
  “慕容公子,瑜儿的病全靠公子了,还烦请公子常伴她左右,多多费心,我就这一个女儿。老爷他又……”
  “娘,”瑜儿打住了她的话,她知道上官夫人提起往事又该伤心了。
  “夫人尽管放心,我一定会研制出治好小姐病的药方。”慕容公子望着瑜儿像是在做保证。
  “那太好了,有劳公子了,慕容公子可把府上当成自己家,我多想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上官夫人含着泪说。
  “夫人叫我柏儿就好,师父以前也这样叫我,夫人如此慈善,能遇到你是我的福气。”
  “好,柏儿,以后你就当这是自己的家吧。瑜儿,快来叫哥哥。”上官夫人拉起慕容柏的手开心地说。
  “哥哥,”瑜儿浅笑着轻轻喊了一声。
  “小姐,这可使不得。”慕容柏不好意思是低下头。
  “哥哥,以后也叫我瑜儿吧,小姐听起来别扭。”瑜儿看着他害羞的样子不由一笑。
  “好,好,这样敢情好,柏儿,瑜儿,”上官夫人望着他们呵呵地笑了。
  慕容柏在房间里认真是翻着书卷,他在查找根治瑜儿病情的秘方,虽然瑜儿的病情已得到控制,但一天不能根治他一天都不能安心,这是师父的交待,也是夫人的重托,他不敢有一丝怡懈,还有,她是瑜儿,一个清秀脱俗的女子。想着第一次看到瑜儿,她的容貌她的样子让他心之一动,行医十几载从未见过如此清秀的女子,从见她那一刻起,他就在心里暗暗起誓,一定要治好她的病,一定要让她能开心快乐地生活。   

话说待慕容景阳离开逸华阁后,文君在丫鬟们的服侍下用过早膳后向湘灵道:“湘灵,我有一事相问,上官夫人应是大公子母亲吧!”

闻此言,湘灵上前几步道:“回君夫人话,上官夫人并非大公子生母,她是老爷的大夫人,也是二公子和三小姐的生母。”

“我都有些搞糊涂了,那今日只拜见上官夫人与李夫人,就不去拜见大公子母亲了么?”

“君夫人,其实……其实大公子母亲,多年前已经殁了。”

湘灵面露忧戚之色,似乎也不愿再多说什么。

文君“哦”了一声,也就不再详加细问,轻轻的起身道:“走吧!”

于是一行人袅袅婷婷,行过逸华湖,惊起了一群鸥鹭,又穿花度桥,迤俪着向杏花阁而去。

杏花阁乃是上官夫人之居所,因满园杏花而得名。

今日艳阳高照,惠风和畅,满园杏花烂漫,仿若一片如雪花海,芳香扑鼻。踯躅杏花丛中,文君轻叹,原来这上官夫人也是酷爱杏花之人,若不是爱得入骨至性,何来这满园杏花。

自个儿也爱极了杏花,喜唐人《苏溪亭》,想那暮春时节,苏溪亭上草漫漫,谁倚东风十二阑。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今日灿烂明日衰,离人不知身在何处,然怎能忘却那杏花天影里,吹笛到天明的年少岁月,堂兄,你究竟在哪里?一丝黯然迷蒙了文君眼眸,可叹这无常人生,遗恨这不能为世人接纳的一份深情,然此情愫已在心口疯长,怎能说忘就可相忘呢?

文君心头千回百转,竟停在原地不再移步,稍许,翠儿轻轻扯其袖口道:“君夫人,你怎么了?”

文君方才如梦初醒道:“没事,走吧!”湘灵,小玉也跟随而行。

过了一顿饭功夫,已至杏花阁,湘灵上前一步,禀报道:“方姑姑,君夫人来拜见上官夫人,烦请通报一声。”

方姑姑拿眼将文君一瞧,一丝惊讶闪过双眸,但旋即以微笑相迎道:“君夫人,老奴这厢有礼了。”

说着福了一福,继而说道:“难为君夫人一片孝心,不巧上官夫人旧疾又发,这厢正卧床静养,也不便出来与君夫人相见。”

“方姑姑,既如此,就劳烦姑姑代文君向上官夫人问安,待哪日上官夫人身子好转,文君再来请安。”

方姑姑道:“君夫人一片孝心,老奴定会向上官夫人传达,夫人有言,如君夫人来此,请将这份小礼收下。”

只见一个小丫鬟双手托着一只水晶盘而至,盘中乃是一枝金步摇,华美异常。”

“文君多谢上官夫人厚爱,望夫人早日康健。”说着就让翠儿收下了此物,心里不免纳闷,这上官夫人不知是真病还是不愿见我,隐隐感觉这杏花阁有丝丝神秘气息。

待文君等人离开杏花阁,方姑姑向上官夫人回话道:“夫人,君夫人等人已经走远了。”

“我知道了。”

“上官夫人,老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老奴细细瞧来,大公子的君夫人像极了夫人年轻时的模样呢?”

“是吗?”上官夫人淡淡地说道。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绝代风华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琴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