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南门庆干吗还敢得罪武松,作者拿什么来救救你

作者: 言情小说  发布:2019-10-10

图片 1 一、
  早上,正睡得迷迷噔噔的当口,队里来了电话,说是要出警,烦人!温柔地挣脱了小三的怀抱,麻利地洗脸刷牙打领带穿衣(貌似程序不太对,习惯了就好),出门,低头看了眼铮亮的皮鞋,抬手拢了下油光的黑发,嘿嘿,莫失了形象。
  队里的警车早就在门外等我了,里面有法医卜明,警员阿飞,二狗子。
  宝马叉六就是跑得快,这辆车,今年刚买的时候,媒体还议论纷纷,说是浪费纳税人的人民币;他们懂个球啊,买车的钱,光是抓卖淫赌博的罚款都花不了,再说了,我们也是工作需要啊!这不,取之于民,今儿个就用之于民了。
  呼呼呼,呼呼的那个叫快啊,一眨眼的功夫,到了案发地。
  好美的一栋别墅,造型别致,绿树掩映。一看,就知道是某个腐败分子给小三四五六七修的外宅。案发现场的环境,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破案率——说白了,这报案的主有钱啊;有钱,我们才有效率,这是不争的事实。
  下了车,阿飞和二狗子围现场布置隔离带,驱赶开看热闹的。司机自觉地开车去啃妲己叫外卖去了,我,还没吃早饭呢。
  谁报案的?我严厉的喊了一声。
  看那曼妙的腰肢,扭啊扭啊扭啊扭,三扭两扭,款款的扭到了我面前;我的眼前一亮,谁家的女子,竟如此的楚楚可人,风情万种;看来,这个案子我要仔细的研究了。
  
  二、
  “大爷,是奴家报的案。”那女子柔柔说道。
  我极力的压抑住兴奋,貌似一幅铁面无私的模样,用冷若冰霜的眼神扫了她一眼,严肃的说:“别,别叫大爷,现在新社会好多年了,你还是叫我队长吧。”
  “队长老爷,今早我打开Q窗,这人就躺在这里了,也不知死活。奴家为啥如此的倒霉啊,昨晚也没听到猫头鹰叫啊。”
  我没再理她,回头对卜明喊道:“井,过来一下。仔细的看看躺着的这头鸟,到底是个啥状况。”
  看官可能纳闷了,法医的名字为啥成了一个字“井”?告诉你吧,这也是他的外号,因为他聪明伶俐,队里的人们都尊称他为井,也就是横竖都是二的意思。
  井法医戴上雪白的手套,诚如那人所言,隔着五米开外,围着地上的那厮转了三四圈,对我说:“队长,这鸟五六成是死了。”
  到底几成?我严厉的呼喝到。
  有七八成吧!井哆哆嗦嗦的回道。
  公的还是母的?我极为不满的问道。
  井又围着那人转了三四圈,铿锵的对我说:“报告队长,是个男的,这次看准了,死者不是鸟,是个人,裸体,仰面朝天,这结果有十成的把握。”
  我赞许的对井笑了笑,并用手拍了他的肩膀两下,以示对他工作的肯定。
  这时节,司机买外卖回来了,我对那女子说:“麻烦你一下,先到府上垫垫肚子,早餐还没吃呢?”
  那女子媚然一笑,红唇微启,露出洁白的牙齿,洁白的齿缝间,没有丁点菠菜丝,好完美啊。
  二狗子往前凑了凑,没等说话,我朝他一拉脸,哼了一声,他知趣的退了一步,对其余的队员说:“哥们们,队长要到里面吃早餐,顺便要深入的了解一下案情,我们忙我们的吧。”
  小子,算你没笨到家。
  
  三、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就填饱了肚子。那女子抬皓腕,伸素手,殷勤的给我递过面巾纸。我胡乱地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站起身来抬头一看——好温馨的房间呀,绛紫色的壁纸,桃红色的窗帘。咦,没注意,她怎么把我带到卧室里来了。
  那女子缓移莲步,轻启朱唇:“霉老爷,吃好了吧,小奴家我,我还在等你深入的了解案情呢?”
  闻听此言,不由我心中一阵暗喜,立马觉得血压升高,呼吸急促,一个踉跄,半真半假的趴在了她家的床沿。
  我分明闻到了缕缕的清香,是啊,那是她如缎的肌肤散发出来的体香,怎不令人陶醉。我感觉到她扑面而来的气息向我逼近,她长发如瀑,酥胸若隐若现,粉红的小嘴嘟起,我仰起脸来,温存的眸子里满是爱怜——且慢,紧要关头,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对面墙上挂着的双人照,她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情侣的胸前。再看那个男的,英俊潇洒之形象仅次于我,他,他,他不就是我县赫赫有名的浪子大款西门庆吗。
  顷刻间,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西门庆?我在西门庆的家里,我在西门庆的卧室里,我还斜歪在西门庆的床上。这个女人,和西门庆啥关系?难怪她美得如此之惊艳。唉,西门庆的女人,还是少惹为妙啊。也好,此处要不还得省略三四千字,看来不用了。
  那女子可能发现我的脸色不对,关切的问我:“霉老爷,咋了?”
  我缓缓的站起来,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几口,镇定了一下情绪:“没事,可能吃得急了些,有些许的胃痛,现在好多了,我们出去吧,同事们还在等着我呢?”
  “霉老爷,勿急,奴家正想和你研究案情呢。”她有些失望的说道。
  此时,我的脸上肯定像罩上了一层寒霜,一板一眼的说道:“放严肃点,我们是人民的警察,一贯奉行阳光办案,有事出去说。”
  我从她的脸上,分明看到了一丝不屑。晕,弱水三千,一瓢,半瓢我也不取,就算渴死,咱也不能给警察队伍抹黑。
  
  四、
  到了现场,我发现二狗子他们已经用毛笔蘸着墨水,给死者的下身画上了一条内裤。可别小看如此小小的细节,足以体现我们刑警以人为本,人情化执法的理念无处不在。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二狗子他们几个从腰里拔出警棍,往外驱赶着人群。
  那女子弱柳扶风般,低眉顺眼的站在我面前;想起刚才的一幕,我竟有些拉不下脸来了,嘿嘿。
  把你所看到的,如实的说说吧!虽如此,我还是一脸严肃地对她说道。毕竟,这也是一条人命啊。都说人命关天,不瞒你说,这几年恶性事件频发,很多大案堆积如山,迟迟的不能告破。受害方给警队塞了银子,看不到破案的曙光,也是成天价东找西找的。
  “霉老爷,今早我打开Q窗,这人就躺在这里了,也不知死活;奴家为啥如此的倒霉啊,昨晚也没听到猫头鹰叫啊。你们刚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们了啊,这都第二次了。”那女子幽幽的说道。
  “第一、你牵扯到谋财害命;第二、你牵扯到色诱单身男子;第三、你牵扯到妨碍公共环境;阿飞,拿铐子来锁上她,带回警队审问。”我面露凶光,不容置疑地说道。
  那女子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双双眼含泪,悲切切地说;“冤枉啊,霉老爷。”
  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娇态,我莫名的心软了:“那你说,你叫啥名字,这个死者到底与你啥关系,赤裸裸的死在你的Q窗外,无论如何,你也脱不了干系的。”
  那女子掏出手绢,抹了抹腮上的泪珠;“霉队长,你听奴家给你慢慢的到来。”
  
  奴家本居清河县
  金莲潘氏女子身
  儿时为仆苦尝遍
  夜半凄然抹泪痕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及至十三就思春
  恶霸老财生邪念
  欲凌未遂起歪心
  卖给武大为奴夫
  身长三尺侏儒人
  泼皮羞辱难抬头
  迁至阳谷度光阴
  光阴荏苒若弹指
  红颜薄命自伤魂
  隔壁王婆扯红线
  有幸再嫁西门君
  西门待奴千般好
  自此夜夜暗销魂
  出有车马居有墅
  腕环翠玉鬓簪金
  好景从无千日好
  夫妻怎会敬如宾
  夫婿本是风流种
  此后经年少叩门
  春花秋月长长夜
  谁怜奴家寂寂人
  青灯照壁人独卧
  冷雨敲窗被难温
  
  说道这里,潘金莲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霉老爷,你看奴家命苦吧?”
  我朝她淡淡的一笑:“好才情,可惜不太合律啊,没人问你以前的事情,赶紧的说说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吧,还用这种格式,哈哈,听来还比较顺口呢。”
  
  五、
  “诸位有所不知,想我那西门官人,也是识文断字之人,相处久了,奴家也不免学了些皮毛,诸位见笑了,容我再慢慢的道来。"
  好个风情万种的潘金莲,她好像忘了是在供述案情,脸上竟然露出了丝丝的羞涩,幽幽的说道:
  
  百无聊赖始上网
  黑键彩屏觅知音
  天南海北往来客
  有谁能怜寂寞人
  Q窗闪烁心切切
  烛火朦胧泪纷纷
  网上情残恨天长
  枕间梦瘦期醉春
  簪花空叹玲珑骨
  对镜尽怜冰雪魂
  昨夜屏中欣走马
  有人自曰真良民
  貌若潘安誉中外
  才如苏轼冠古今
  奴家本是多情女
  何耐宵宵守冷衾
  眉来眼去两三回
  他唤老婆奴叫君
  柔情淡淡鼠标暖
  密语深深键盘温
  素手敲屏心忐忑
  兰心许愿疑幻真
  恨隔千山春梦远
  幽然一键泪湿巾
  此情可待成追忆
  动地感天泣鬼神
  恨不相逢未嫁时
  桃花深处定终身
  意犹未尽情初绽
  回首蓦然夜已深
  相见时难别亦难
  青头小篆写伤痕
  惜别与君轻一笑
  期君入梦共温存
  
  这不,奴家睡觉的时候就将近四点了,记得我去关Q窗,还特意往外面看了几眼,外面啥情况也没有,谁知,谁知道天还没亮,奴家就被外面的嘈杂吵醒了,出来一看,他,他就躺在这里了。奴家说的句句属实,霉队长可以调查的,我们的聊录还没删除呢。
  说到这里,潘金莲又幽幽的哭了起来。
  
  六、
  听了潘金莲的一番话,我在暗暗地思量,看来这头鸟之死,还真的不像是她害死的。得想个啥法子把她逮起来,先关她个一年半载的;西门庆的女人啊,他家里的情况,应该是有大把的银子可捞的。
  我正在冥思苦想的当口,忽听二狗子喊道;“队长快看,这个死人又活了。”
  果不然,只见那死者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再看四周那看热闹的,呼啦啦的吓跑了大半,只剩下了几个胆大的。
  阿飞这次的表现还不错,赶紧的给那人递上一瓶矿泉水,让他喝几口,也好定定神,稳定一下情绪。
  看他把水喝完了,二狗子恶狠狠地冲他说道:“嗨,小子,你叫啥名字,干啥工作的,为啥死了一样的躺在这里,把我们领导也惊动了,给老子老实点,如实汇报。”
  那小子可能还不太清醒,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我,我怎会在这儿,现在是……是……是几点了?我记起来了,我,我叫陈西冠,就在这附近住,是咱县文化馆的干事,平时喜欢照相。嘿嘿,当然了,最喜欢的还是女人,尤其是漂亮的那种。一直以来,我心里就暗恋这个女人。”
  说到这里,陈西冠用手指了指坐在一边的潘金莲;再看潘金莲,也不哭不闹了,显得可怜巴巴的,一副冤枉像。我现在已经隐约的猜出来,潘金莲一定没说实话!俗语说得好: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女人这张小嘴。
  这时候,陈西冠已经恢复了常态,只听他继续说道:“我暗恋潘金莲,她应该是心里明白的;可是,他竟然对我的讨好无动于衷、没法子,谁叫咱要钱没有,论模样,也比不上人家西门庆啊。可是我已经被她迷住了,成天神魂颠道的。她的美,我无法抗拒。”
  陈西冠才想要描述潘金莲的美貌,我冲他吼了一嗓子:“少啰嗦,赶紧说正事,她的人就在这儿坐着,到底有多美,大家都看到了。”
  阿飞说:“队……队长,不好了,潘,潘金莲不见了。”
  我扭头一看,潘金莲果然不见了踪影,没好气的说:“阿飞,你怎也结巴了,难道受了传染不成;潘金莲跑不了,女人都胆小,一定是吓得回家了。那个……陈……陈……陈西冠,抓紧的老实回答问题。”
  哈哈,我怎么也结巴了。
  
  七、
  陈西冠继续说道:“这几年,她老公可能是忙生意,听人讲又在外面有了相好的,整宿整宿的不回家,我以为有机可趁,每晚都会潜伏在她的q窗等待机会。唉,可怜我风雨无阻的,巴巴的一等就是三年多啊!她家的q窗离地高一些,多亏我臂力好,就算这样,每晚都会累个半死。自己也想过放弃,可是那潘金莲也奇了怪了,总会把窗帘拉不严,也不知是她故意的不?每当我想放弃的时候,她就像是有先知,总会一个人在房间里做出些极尽诱惑的动作来,让我欲火焚烧,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陈西冠,你他妈的真啰嗦,尽说些不着调的!你以为我们在听你讲故事啊?说,昨晚是怎回事,你怎会差点死在她家的窗下?二狗子嘴角流着哈喇子,用警棍指点着陈西冠的胸口,凶霸覇的喊道。
  爷爷,千万别打我,我这就讲。只听陈西冠继续讲道。
  昨晚,和朋友一起喝了几口小酒,我的心里又蠢蠢欲动了,二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又来到了潘金莲的窗前。这次的窗帘直接有小半拉露着,我往里一看,只见她坐在电脑前,她的脸鲜艳的赛过一朵桃花,偶一侧头,我分明看到了她眼波的妩媚,那是情窦初开的眼神啊;你们听我说,我在这里偷窥几年来,我坚信潘金莲一定知道,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冷清寂寞,所以也就假装看不见我,权当隔着窗有个伴儿。几年来,她都是郁郁寡欢,哪里见过她如此动情的样子?我的心里窃喜,以为今晚就是我的良宵,几年来,我就是等的这一天啊。于是,我仗着酒劲壮胆,轻轻的敲打她的窗。她呢,回头看了看我,嫣然一笑,我一激动,差点从窗台上掉下去。
  陈西冠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只见潘金莲站起来,朝我走了过来;我心里美的是里格里格楞,以为她要给我开窗子,也好让我爬进去。谁知她只把窗子推开了一点缝,柔声对我说:“西冠哥,奴家谢谢你不辞辛劳的,天天晚上准时来牵挂我,人心都是肉长的,奴家也不例外,哥,你在外面把衣服脱了,奴家好看看你的肌腱,然后就放你进来如何?”我心里那个得意啊,这几年的苦没有白受。为了爬窗子,我可是没少锻炼,肌腱,那是相当发达啊。
  我回到地上,三两把就把衣服脱光。潘金莲从窗子探出头,用手电扫视了我一会,高兴的喊我把衣服先扔给她,然后再从窗子爬进去。
  我得意洋洋的爬上去,只见她春情绵绵,窗子早已经全打开了。我手扶窗台,两手用力,就在将近翻进窗去的刹那;潘金莲她忽然变脸,她……她……她抬起脚来,一脚正好揣在了我的心窝上,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天啊,她家的窗子离地足足有七八米高啊。
  阿飞问道:“陈西冠,别的真的没有了吗?”
  有,就是我在落到地之前,听到潘金莲说的一句话,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听到这里,我两眼放光,对队员们说:“伙计们,这次我们要发大了。二狗子,你进去抓潘金莲,其余的人,带上陈西冠,准备收队。”
  
  八、
  过了十几分钟,还不见二狗子下来。我喊阿飞再进去看看,这个二狗子,可不要中了潘金莲的美人计啊。
  一会,只见她家的q窗打开了,二狗子伸出头来,大声喊道:“队长,潘金莲说是让我们再等她几分钟,她在空间里写日志呢,马上就好了。”
  问问她写的日志啥标题?我说道。
  别忘了把我的裤衩要回来,那可是我花了五元钱买的啊!陈西冠不失时机的喊道。
  二狗子进去了,一会的功夫,她家的q窗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一行字:
  陈西冠,我拿神马来拯救你?

问: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强,西门庆为何还敢得罪武松?

图片 2

西门庆这样的淫棍,其实打心眼里是惧武松的。武松何等人也,武功上乘,景阳岗上打死猛虎,这般神力,当时世间,几人是对手。再加上当时的武松已做了武都头,虽然官不大,却是县级维护治安的主要角色,天天打击的也包括西门庆这样的恶霸,西门庆难道会不怕吗。

西门庆怕武松,但为什么还敢勾搭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并与王婆、潘金莲一起毒死武松的哥哥武大郎呢。

村里有个叫狗子的,是个二流子,这个狗子其实有媳妇,狗子的媳妇很风骚。一年俩个人一起到城里打工,这个狗子好吃懒做,挣不到钱,狗子就让他的媳妇勾引男人,想捞些钱财,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媳妇竟然跟人跑了。狗子无赖,表面上张牙舞爪,但本质是个软蛋,人家给了他点钱,他就把媳妇让给了别人。没了媳妇,狗子独身一个到了远东种地想打工谋生,在远东他遇到了一个老乡,这位老乡是个开矿的老板,这位老板收留了狗子,让狗子在矿上干点事做。这狗子因是个二流子,没有操守,时间久了,竟然勾搭起了老板的情妇,老板这个人情妇不少,精力总不会照顾好每个女人。老板这个情妇生性风流,空虚寂寞,再加上狗子也善甜言蜜语,时间久了,狗子跟老板的情妇搞在了一起并上了床。沒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不知怎么被老板知道了,这老板本身就是一个恶霸,狗子竟敢勾引他的情妇,那还了的。狗子的结局如何,就不知道了,只听矿上的人说,再没见到狗子。

这个故事说明,狗子不是不怕老板,而是色胆包天,在色的诱惑下,早已把理智给丢了,忘记了“色字头上一把刀”。

西门庆勾搭潘金莲,尽管西门庆是当地的一个富商,但其本质是同狗子勾搭老板的情妇是一样的,他不是不怕,而是在色的面前“色胆包天”。

有人说西门庆会武功,不怕武松,这恰恰相反,正因为西门庆会些武功,他才能真正体会到武松的厉害,深知他在武松的拳脚下只会做个短命鬼。

西门庆怕武松,但在潘金莲貌美如花面前,生性风流的西门庆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的,他勾搭潘金莲的时间,也是乘武松出差的时间,他起初也并没想到以后发生的事,没想到跟潘金莲春风一度后,竟然沉迷于潘金莲的温柔之中,最后还害死了武大郎。他原想的是玩玩潘金莲,尝尝潘金莲的美味,体会下潘金莲的风情万种,然后就脱身而去,这样别人不会发现,武松也不会知道,有侥幸心理。他与王婆、潘金莲一起毒死武大郎,其根本原因是惧怕武松,如果不是惧怕武松,他与潘金莲也无需毒死武大郎,武大郎根本奈何他们不得,毒死武大郎是为杀人灭口。没想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西门庆原本不敢也不愿得罪武松,只是他勾引潘金莲时属于精虫上脑,把武松是武大郎的亲弟弟这层关系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请看当他被武大郎捉奸后,他把武大郎踢倒一病不起,潘金莲提起武松时他的表现:

那西门庆听了这话,却似提在冰窨子里,说道:“苦也!我须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清县第一个好汉。我如今却和你眷恋日久,情孚意合,却不恁地理会。如今这等说时,正是怎地好?却是苦也!”

也就是说,自他见到潘金莲的魅惑的容貌那一刻起,就被美色迷了心窍,一心只想着怎样把这个美人搞到手,从没有想过她的社会关系如何。而当他从王婆的嘴里得知潘金莲是武大郎的妻子时说:好块儿羊肉,怎地落在狗口里!此时的他只是想到为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感到可惜,从而更为自己能够成功勾引潘金莲提高了把握而沾沾自喜。

当王婆与他为达到成功勾引潘金莲目的定下“三步走”的策略时,他就一门心思的投入到这个事业当中去了,对于其他的一切毫不关心,更不会想武大郎还有一个做都头的弟弟武松。

而等到他和潘金莲一拍即合滚了床单的时候,别说武松是谁,是干什么的他不会想,可能就连他爸他妈是谁都忘记了,他就想天天和小潘尽享鱼水之欢,这一刻,即使天王老子来也拉不住他。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等西门庆激情退却后,经潘金莲提醒,突然想起打虎英雄武松是武大郎一奶同胞的亲弟弟时,即使害怕也已经晚了。随后又在王婆的撺掇下迈出了作死的最后一步——用砒霜毒死武大郎,用钱打点了知县,得到对方的承诺后,自我安慰似的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而上帝知道,此时他的生命只能以秒计算了。

西门庆之所以明知武松武功高强,还敢和潘金莲勾搭成奸,并怂恿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有三个原因:其一,西门庆色胆包大,情欲战胜了理智;其二,西门庆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认为自己有钱、有手段,武功也未必比武松弱;其三,西门庆对武松的实力和能力过于低估,认为武松斗智斗勇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其一,西门庆色胆包大,情欲战胜了理智。

西门庆是那个时代典型的恶霸,有钱有势有手段,贪财好色心狠毒。他以卑劣、下作、狠毒的手段大肆捞取钱财,再用捞取来的钱财编织保护自己利益的关系网,由此获得权势,再用钱财和权势去讹诈、捞取更大的利益。当然了,有了钱财、权势之后,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享受人生!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玩弄各种各样的漂亮女人。西门庆打从武大郎家门口路过,恰巧被阁楼上的潘金莲的叉竿打中了脑袋,正想发作之际,仰头看见砸他脑袋的竟然是个妖娆的大美人,瞬间怒火秒变为谄媚的笑容,他怦然心动,刹那间就想要和这个妖娆的女子勾搭成奸。西门庆玩过的女人多,养肥了他的胆子,认为只要是他看中的女子,哪有不上他的床的道理?西门庆这是典型的色胆包天,情欲战胜了理智。

其二,西门庆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认为自己有钱、有手段,武功也未必比武松弱。

西门庆何许人也?本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但他脑子好使,胆子大,心狠手辣,依靠一个生药铺起家,极善于投机钻营,通过原始积累,赚了一些钱,再用钱拉拢官员,编织关系网,以此谋取更多的生意。他走的就是以钱养权、以权捞钱的路子,这其间,不知道干了多少为非作歹的黑心事儿。他还使得些好拳棒,后来和武松对峙,能踢掉武松手里握着的刀,看来武功也不弱。西门庆有钱、有势、有武功,这三个要素叠加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典型的恶霸。潘金莲杀死武大郎后,公然和西门庆奸宿在一起,紫石街的街坊邻居都只作不知,因为都惧怕西门庆。团头何九叔去给武大郎敛尸前,西门庆请他喝酒,给他十两银子,何九叔心里也惧怕西门庆,不敢得罪他,所以,只能悄悄收好武大郎火化后的两块骨头留作证据。西门庆认为自己实力强过武松,只要武松死无对证,比如拿他没辙。

其三,西门庆对武松的实力和能力过于低估,认为武松斗智斗勇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西门庆平日里做惯了欺男霸女之事,欺负惯了别人,从未遇到对手,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而从未被别人打压过,这样久了,就给他造成一个错觉,认为在阳谷县,基本上没有他办不了的事儿,也没有他对付不了的人,更没有会令他害怕的人。西门庆肯定也知道武松这号人物,景阳冈上打死打老虎的英雄好汉,谁人不知?但他对武松的判断,认为武松充其量只是个孔武有力的江湖汉子,除了一身蛮力,哪里是他西门庆的对手?比钱,武松没他有钱;比权势,武松不过是知县手下的步兵都头,武松受制于知县,而知县又受制于他西门庆;比手段,西门庆干过的坏事罄竹难书,武松哪里比得过他的手段?所以,西门庆吃定了武松斗智斗勇都权势都不是他的对手。遗憾的是,西门庆万万没料到,武松不仅仅勇武有力,更有着非凡的智慧,居然剑出偏锋,先干掉他西门庆,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强,西门庆为何还敢得罪武松?

民间有一句俗话: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西门庆是怎样一个人?他原是阳谷县的一个破落户,后来靠开生药铺起家,成了富甲一方的土财主,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暴发户。另外,西门庆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棍,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但是,西门庆明知道武松不好惹,却为啥还敢得罪他呢?就是因为他感觉自己有钱有势,武松也不会拿他有办法。

色胆包天

在色欲面前,那些所谓的敬畏、人格、面子都不值一提,你看历代的贪官污吏,有几个不是败在石榴裙下?人一旦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就会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冲得越高,摔得越惨。

有钱有势的西门庆为了得到貌美如花的潘金莲,他的心思全被美色占据了,哪里会想到“害怕”二字?但你说他不害怕也不现实,毕竟武大郎的弟弟武松是远近闻名的英雄好汉,要不他也不会偷偷摸摸地去和潘金莲幽会了。但西门庆的色欲在和害怕的斗争中,最终是色欲占了上风,看来,古人发明的“色胆包天”一词还是蛮有道理的。

侥幸心理

西门庆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不会有人发现他和潘金莲的私情,甚至为了和潘金莲长相厮守,竟痛下黑手毒死武大郎。这一切,无不是他的侥幸心理作怪,他自以为有钱可以摆平一切,所以肆无忌惮。但他忘了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也正是西门庆的侥幸心理才使他一步步由“私情”走向“杀人”的境地,最终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身体依赖

据典故记载,西门庆糟蹋过的女人不计其数,甚至连自己的丫鬟和仆妇都不放过。有一次,西门庆到京师为蔡太师祝寿,被安排“独宿”,西门庆那晚感觉“好难挨过”。对西门庆这种“一日不能无女”的习惯,竟有学者判断西门庆有“性依赖症”,以至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对外界的危险和后果失去了判断能力。

认知错误

“今生偷情的,苟合的,都是前生分定,姻缘簿上注名今生了还。难道是生剌剌,胡诌乱扯,歪厮缠做的?”

这就是西门庆的“世界观”,他认为,凡是今生和他有染的女人,那都是前世注定了的,是婚姻薄上注明了今生要归还的。所以,西门庆才会对色欲之事孜孜追求,不知避讳。既然是“前世注定”,那就没必要担心害怕,躲躲藏藏了,所以他才追求潘金莲,杀死武大郎,不想却也因为“前世注定”被武松给杀了。

所以,西门庆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强,却还敢得罪武松,是由综合环境和多种因素决定的。从西门庆身上,我们应该吸取一个教训:做人不能太过分,欺人不能太过甚!

武松打杀西门庆,在两本书里有相关记载,最出名的是《水浒传》,另一个是市面上很少能看到的书《金瓶梅》。

《金瓶梅》的诞生,比起《水浒传》要早。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靠女人发的家。娶一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一笔财富,娶另一个女人,又给自己带来另一笔财富。

唯一没给西门庆带来财富的就是潘金莲,因为这个特殊的女人,西门庆弄死了武大郎,为此送了命。

在此之前,对其他女人的争夺,西门庆也使了不少的阴招,但没杀人。

这个只能说天道循环,因果报应。

《水浒传》中,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事情做了很多的简化。

西门庆还是《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依然是有权有势的人。武松,都头,相当于公安局人员。但西门庆和他顶头上司关系好,知道很多内幕。

有人要搞武松,要下武松的台。

所以西门庆勾搭潘金莲,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横行霸道久了,哪怕越界了也无所谓。

西门庆总觉得钱能摆平的事都不是事,但没想到遇到了这次钱摆平不了的事了。

而且这事,和宋朝的环境有关系。

宋朝,武人被文人压制的很厉害,地位很低。

别说武松一个都头了,就连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都混的很惨。

宋朝,在《水浒传》时代,厉害的武将只有封疆大吏种家,他们控制种家军,在燕云十六州边上,抵御辽国入寇,这才能玩转的开些。

所以在巴结上官府的西门庆眼中,武松,不过如此。

武松能当上都头,是因为打虎的功劳。因为打虎,武松被封为都头。

由此可见,没有经过正规考核,没有背景后台,能被封赏,此都头职位,又在大宋官僚系统中是何等的小。

在身份地位上,西门庆看不起武松。

他虽然知道武松很勇猛,但色字头上一把刀,男人这东西,因为下半身犯的错还少吗?

西门庆不过只是个例罢了。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武松竟然无视荣华富贵的羁绊,竟敢直接把他杀掉。

这是他从未敢想的。

也是他的宿命,施耐庵借助这一段,告诫大家:犯下的错,终究是要还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西门庆勾引潘金莲时已经是淫念上脑、色胆包天。但是他听到武松的名字还是几乎尿了裤子。

西门庆被砸本来非常生气,但看见妖娆的潘金莲本尊时自己就酥软了半边, 内心十分欢喜,也不知道他是语无伦次还是强行谄媚,竟然问失手的潘金莲闪没闪到手,有拿木棍闪到手的吗?

(《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和西门庆)

西门庆本来不认识潘金莲,王婆一顿撺掇,更勾起了西门庆的兴趣,一提是武大郎的老婆,西门庆十分欢喜,估计觉得武大郎是个老实人吧!于是西门庆成了“大官人”,王婆成了拉皮条的。

三人完成不可告人的勾当后被武大和郓哥发现,他们商量的时候西门庆说:“苦也!我须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清河县第一个好汉!我如今却和你眷恋日久,情孚意合,却不恁地理会!如今这等说时,正是怎地好?却是苦也!”

(《水浒传》的武松)

连说两个苦字,可以说是表面妈妈咪,内心哭啼啼。也道出了西门庆的心理,那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情投意合”,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西门庆也知道武松是清河县第一个好汉,那也没办法了,木已成舟。

西门庆开始根本没预料到被捉奸这样的事,所以也谈不上去主动得罪武松。此时王婆为了点金银继续她的皮条勾当,怂恿二人去鸩杀武大郎。

(《水浒传》王思懿美女饰演的潘金莲)

可以说西门庆和王婆是各取所需、互为表里,为了掩盖罪行,进一步犯罪,没想到武松很聪明。

西门庆如此做还有个原因,他比较有钱,经常用钱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明知武松武艺高强,打死过猛虎,西门庆却还去勾搭潘金莲,并谋害了武大郎,为什么呢?欲高人胆大呀!从人之常情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最后路落一个首异处!

西门庆走路偶尔碰到了潘金莲,只因为这女人长得漂亮,多看几眼,以后也会经常在这里路过,希望能再次看到。这时候一个关键人物出场了,就是王婆子。王婆子本身就是一个下九流的人,善于使用手段让人勾搭在一起,王婆为了弄钱。

干柴烈火很容易,西门庆潘金莲就苟合在了一起。西门庆也曾犹豫过,让武松知道怎么办?后来又安慰自己,万一不知道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多聪明人本身就是一个侦探好材料。有一个叫郓哥的告诉了武大,然后武大被踢伤。这时候王婆子又开始出主意,让潘金莲毒死武大。她的理由是,只有杀死武大,西门庆和潘金莲才能做长久夫妻,否则武松回来,大家又都成了过路人。再者武大郎把事情告诉武松,也是一个麻烦事,不如除掉武大,所有事情都圆满解决。因为没有武大了,潘金莲是一个自由人,随便找人家。

后来武松回来了,很多人对武大的事鸣不平,于是何九大叔拿出了证据。于是武松去大唐告状,由于县令收受贿赂,更多的是,古时候科技不发达,证人,主要是证据不足,所以不予立案。

武松可是刑警专家,知道里面这些事儿。于是来个先斩后奏,自己找证人找证据,而且要的是主要人的供词。即使这样,西门庆也不够死罪,因为他不是犯罪行施者,但他是打人者,而且是整个案件的主要嫌疑人,他是最大的实施侮辱者。于是武松来一个先斩后奏,形成既定事实,于是就来了一场血溅狮子楼。

最后,武松投案自首。因为武松名气大,人正直,为当地治安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县太爷出过不少力。再者西门庆已经死了,被杀者已经明了主家。于是县令又从中周旋,武松落了个失手过错杀人,最后落了个发配处理。最后由于封建腐败,把武松逼上梁山,成就了一代英雄,行者武松。

我的故事讲完了,道理都讲清楚了,人们都明白了,都是腐朽的封建社会惹的祸!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南门庆干吗还敢得罪武松,作者拿什么来救救你

关键词:

上一篇:故事的故事,大学生是如何逆袭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