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在线阅读,丹莫茨尔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1-08

纳马提漆黑的双目紧紧盯着乔若南,他们此刻正坐在斯特尔林区一所严密屏蔽的办公室里。这间指挥部的设施还不够完善,毕竟他们在斯特尔林区的势力目前尚嫌薄弱,但相信不久就会逐渐壮大起来的。 群众运动的成长速度着实惊人。三年前,乔若南还是白手起家一无所有,如今其影响力已遍及整个川陀——当然,其势力的分布尚不均匀,在有些地方更为根深蒂固些。这次运动对外部世界几乎没什么影响。德莫泽尔竭尽所能安抚住了他们,但这也正是他的致命伤。发生在川陀这里的叛乱才真的要命。在其它地方,叛乱都会被镇压。而只有在这里,德莫泽尔才会被颠覆。奇怪的是德莫泽尔居然会没意识到这一点。不过乔若南坚信德莫泽尔只是虚有其名而已,任何敢于挑战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只不过是具空壳子罢了。一旦发现自己的安全也受到了威胁,皇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亲手把他毁掉。 至少,迄今为止乔若南的所有预见均已应验。他目前的政途一帆风顺,除了在枝节问题上有些小麻烦,比如这次在斯特尔林大学被这个叫谢顿的家伙给搅散了的集会。 这或许也是乔若南坚持要见他的原因吧。即便是细末枝节,亦当谨慎从事。乔若南喜欢这种无往不胜的感觉,而纳马提也不得不承认制造无往不胜的前景是获取无往不胜的最佳手段。人们往往倾向于见风使舵地加入无往不胜的一方,即便政见相左也无所谓。 难道这次与谢顿会见也是一个胜机?还是这个枝节问题已经上升为主要问题?纳马提不喜欢被拖了去向人低声下气地道歉,他也没看出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现在乔若南就坐在那里,沉默不语,显然正沉浸在思考中。他苦苦地咬着大拇指,似乎想从那里汲取某种精神食粮。 “乔乔,”纳马提轻声唤道。他是少数几个能在私下里叫乔若南小名的人之一。在公众场合群众可以无休无止地高呼那个小名,但那只是乔若南笼络人心的诸多手段之一。在私下里他要求绝对的尊敬,只有少数几个在他刚出道时就跟他一起打江山的死党可以这样叫他。 “乔乔,”他再次唤道。 乔若南抬起头:“干吗,阿甘,叫我什么事?”他听上去有些恼火。 “我们打算怎么对付这个叫谢顿的家伙,乔乔?” “对付?不用着急。他可能不久就会加入我们的行列。” “为什么要等呢?我们可以向他施加压力。我们可以在大学里玩点手段搞到他日子难过。” “不行不行。迄今为止,德莫泽尔对我们还是放任自流。那个傻瓜现在是过度自信。我们要是在自己尚未准备好之前就把他逼上绝路,那就再傻不过了。毛手毛脚对谢顿采取行动很可能会招致这种后果。我怀疑德莫泽尔极其看重谢顿的价值。” “为了那个你们俩所谈的心理历史学?” “确实如此。” “那是什么玩意儿?我从没听说过。” “很少有人听说过。那是一种用来分析人类社会的数学方法,最终可达到预言未来的目的。” 纳马提皱了皱眉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回缩了缩。乔若南是不是在开玩笑?他这么说是不是为了让他发笑?纳马提从来搞不清楚人们何时以及为何指望他发笑。他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好笑。 他说道:“预言未来?怎么办到?” “啊哈?我要是知道,我还要谢顿干吗?” “老实说我根本就不信这一套,乔乔。你怎么可能预言未来呢?这跟占卜算命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但自从这个谢顿驱散了你的小小集会,我就派人调查过他。彻头彻尾地调查。八年前,他来到川陀,在数学家大会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心理历史学的论文,但此后整件事就沉寂了下来。再也没人提到过这件事。甚至连谢顿本人都没提到过。” “这么听上去这件事似乎毫无进展。” “哦,不对,恰恰相反。如果这件事是慢慢消沉下去的,或者是在人们的嘲笑声中不得已放弃的,那么我会说确实是毫无进展。但是突然完全被拦腰斩断,那只能说明整件事被人深深地冻结了起来。那也正是德莫泽尔对我们放任自流的原因。或许指导他这种行为的并不是其愚蠢的过度自信,而是心理历史学。心理历史学很可能预测到了些什么,可以让德莫泽尔在关键时刻取得优势。如果确是如此,那么我们很可能会一败涂地,除非我们自己也能用上心理历史学的武器。” “可谢顿声称心理历史学并不存在。” “换了你是他,你会承认吗?”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应该对他施加压力。” “那没用的,阿甘。你听说过‘维恩之斧’的故事吗?” “没有。” “如果你来自尼夏亚,你就一定会听说的。那是一个在我家乡非常有名的民间故事。故事大意是说,有个叫维恩的伐木工,他有一把魔斧,只要轻轻一挥,就可以砍倒任何大树。那把斧头显然是件奇珍异宝,但维恩从来不必费心珍藏守护——而那把斧头也从来没有被人偷掉过。因为除了维恩本人,没人举得动那把斧头。 “而同样的,在目前情况下,除了谢顿本人,没人能操纵得了心理历史学。如果我们是强迫他加入我们这一边的,那我们永远无法确定他的忠诚。他很可能会策划一些表面上看来是对我们有利的行动,而实则会在不知不觉中把我们整垮。等到了时候,我们才会发现自己死无葬身之地。这样显然不行。他必须自动自愿地加入我们,他必须是欣然地为我们工作只因为他希望我们获胜。” “可我们怎样才能把他拉过来呢?” “谢顿有个儿子。锐奇,我想他是叫这名字。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过他?” “没很在意。” “阿甘,阿甘。如果你不注意观察每件事情,你会错过很多要点。从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个小伙子在全心全意听我说话。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点我可以断言。对如何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是最有把握的了。我很清楚自己何时深深撼动了他人的心灵,何时潜移默化了他人的思想。” 乔若南露出了笑容。这并不是他的招牌公众形象中那种虚情假意迷惑人心的笑容。而是此刻真实的笑容——冷冷淡淡,莫测高深,而又暗藏祸心。 “我们可以见机利用利用锐奇,”他说道,“可能的话,再通过他去影响谢顿。”

锐奇坐在达尔区一幢政府大楼的接待室里,这种地方他以前从不曾来过——也不可能来过——作为一个小瘪三来说。事实上,即便现在他仍觉得有些不自在,好象到了不该到的地方。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自若,诚实可靠,讨人喜欢。 老爸说这是他的一种天赋,不过他自己却从没意识到这点。如果这种天赋是出乎自然的,那么他很可能因为过于造作反而弄巧成拙。 他试着让自己放松下来,看着一位官员正在办公桌上熟练地操作着计算机。那位官员并不是个达尔人。事实上,此人正是甘勃尔·迪恩·纳马提,那个随同乔若南一起会见过老爸的人,当时锐奇也在场。 时不时的,纳马提会从桌上抬起头向锐奇瞄上一眼,目光颇含敌意。这个纳马提显然不觉得锐奇有什么讨人喜欢的。锐奇看得出来。 锐奇没有刻意对纳马提的怒目而视报以友善的微笑。这会显得太过做作。他仅仅是在等待。他要做的就是这么多。如果乔若南来了,不出意料的话,锐奇将有机会与他一谈。 乔若南果然来了,大步流星地走进来,脸上挂着他那招牌式的热情洋溢信心十足的微笑。纳马提举手打了个招呼,乔若南停下脚步。他们凑在一起低声交谈,锐奇暗自留意观察,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很显然,纳马提是反对这次会见的,此刻正在痛陈见解,锐奇不由对他恨得有些牙痒痒。 乔若南转过脸看了看锐奇,微微一笑,随手将纳马提推到了一边。这使锐奇意识到,虽说纳马提是这伙人中的智囊,但真正具有领袖魅力的人物无疑还是乔若南。 乔若南径直向他走来,伸出一只丰腴而又有些润泽的手掌。“幸会,幸会!谢顿教授的公子。你好吗?” “很好,谢谢你,先生。” “我听说,你为了来这里还碰到了点麻烦。” “这不算什么,先生。” “我猜你是带了你父亲的口信来的吧。我希望他是回心转意,决定加入我那伟大的正义事业了。” “恐怕并非如此,先生。” 乔若南略微皱了皱眉头。“这么说你来这里他并不知道?” “不,先生。是他派我来的。” “我明白了。——你饿不饿,小伙子?” “现在还不饿,先生。” “那你不介意我吃点东西吧?我实在没多少时间享受这种平常的生活乐趣啊。”他说着,展颜一笑。 “没关系,先生。” 于是他们移到一张桌边坐下。乔若南打开一包三明治,咬了一口。这使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他说道:“那么他为什么要派你来,孩子?” 锐奇耸耸肩。“我想他大概是认为我或许能刺探到一些不利于你的情报,他可以借此来对付你。他是全心全意向着德莫泽尔首相的。” “而你不是?” “当然不是,先生。我是个达尔人。” “我知道你是个达尔人,谢顿先生,可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我也是个受压迫者,所以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而我想要帮你。当然,我不想让我父亲知道这件事。” “他没理由会知道的。可你打算怎么帮我呢?”他迅速向纳马提瞥了一眼,纳马提此刻正倚在办公桌上,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双手抱在胸前,表情阴沉。“你知道关于心理历史学的事吗?” “不,先生。我父亲从来不跟我谈那个——就算他说了,我也不会懂。但我认为他并没有在那玩意儿上取得任何进展。” “你肯定吗?” “肯定得不能再肯定了。我爸手下有个家伙,尤果·阿玛罗尔,也是个达尔人,他有时会跟我说起关于心理历史学的事情。我肯定那里没什么动静。” “啊哈!我能不能和尤果·阿玛罗尔在什么时候见上一面,你看呢?” “恐怕没用。他虽然对德莫泽尔不怎么感冒,却对我父亲忠心耿耿。他不会背叛他的。” “而你会?” 锐奇看来颇为不悦,不服气地嘀咕道:“我是个达尔人。” 乔若南清了清喉咙。“那我就要再问你一遍了。你打算怎么帮我呢,年轻人?” “我有很重要的情报要告诉你,不过你也许会觉得难以置信。” “真的?说说看吧。就算我不相信,我也会当面告诉你的。” “是关于首相埃托·德莫泽尔的。” “哦?” 锐奇不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其他人会听见我说的话吧?” “这里只有纳马提和我。” “好吧,听着。那个叫作德莫泽尔的家伙不是人。他是个机器人。” “什么!”乔若南惊呼道。 锐奇觉得需要进一步解释一下。“机器人是一种机械构成的人。他不是人类,是一台机器。” 纳马提忍不住脱口叫道:“乔乔,别信这话。这简直荒谬。” 但乔若南却向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他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父亲曾去过麦克根区。他告诉我很多那里的事。在麦克根区他们经常谈论到机器人。” “是的,我知道。至少,我也听说过这事。” “麦克根人相信机器人在他们祖先时代曾一度相当盛行,但后来却被完全抹消了。” 纳马提眯起双眼。“但你又凭什么认为德莫泽尔是机器人呢?对麦克根人那些白日梦我也是略有耳闻的,据我所知机器人是由金属制成的,不是吗?” “是那样没错。”锐奇坦言道,“但我听说有少数机器人造得非常象人,而且他们有无穷的寿命——” 纳马提猛摇其头。“传说!荒谬的传说!乔乔,为什么我们要听——” 但乔若南却迅速地打断了他。“不,阿甘。我想听他说下去。我也听说过这些传说。” “但这是胡说八道,乔乔。” “别这么急着下结论说是‘胡说八道’。即便确实如此,仍有不少人从出生到死亡都生活在胡说八道中。事实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告诉我,年轻人,撇开传说不谈,是什么让你认为德莫泽尔是个机器人的?就让我们假定机器人是存在的好了。那么,是关于德莫泽尔的什么事使得你说他是个机器人的?是他自己告诉你的吗?” “不,先生。”锐奇道。 “是你父亲告诉你的吗?”乔若南问道。 “不,先生。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我可以肯定。” “为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是关于他的种种迹象。他从不改变。他从不变老。他从不显露情绪。他有一种特质让他看上去象是金属制造的。” 乔若南靠回他的椅子里,盯着锐奇看了良久。几乎让人听得出他的思维在嗡嗡作响。 终于他说道:“就假定他是个机器人好了,年轻人。你又为什么要在乎呢?这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锐奇道,“我是个人。我不想要他妈的机器人来统治帝国。” 乔若南转向纳马提,神情热切之极。“听到了吗,阿甘?‘我是个人。我不想要他妈的机器人来统治帝国。’把他放到全息电视里去让他说那句话。让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句话,直到它敲进川陀上每一个人的心底里去——” “嗨!”锐奇叫道,好不容易才透过气来。“我不能在全息电视里说那个的。我不能让我父亲发现——” “不,当然不是,”乔若南忙道,“我们也不会容许那么做的。我们仅仅是用那句话。我们会找其他达尔人来干。从每个区域里找个人来说那句话,用各自的方言来说,但表达的却是同一个讯息:‘我不想要他妈的机器人来统治帝国。’” 纳马提道:“万一德莫泽尔证明了他不是机器人怎么办?” “真的吗?”乔若南道,“他怎么证明呢?这对他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是不可能的。什么?伟大的德莫泽尔,宝座后的实权人物,那个自克里昂一世登基以来掌权至今,并且在克里昂父亲在位时就已大权在握的大人物?居然要爬下来向民众哭诉他也是个‘人’?这对他来说跟被证明是个机器人同样糟糕。阿甘,我们把坏人赶进了一条永无出头机会的死胡同,这都多亏了眼前这位优秀的年轻人。” 锐奇的脸不由得红了。 乔若南道:“你叫锐奇,是吧?一旦我们的政党掌权,我们不会忘记你的。达尔区将会获得优待,而你也将获得显赫的地位。总有一天你将成为达尔区的领导者,锐奇,而且你也决不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感到后悔。你有没有后悔,现在?” “一辈子也不后悔。”锐奇热诚地应道。 “现在,你不妨回到你父亲身边去。你告诉他我们对他毫无恶意,我们相当器重他。你可以告诉他这是你自己通过调察发现的,随你怎么说好了。还有如果你发现任何你认为对我们有用的情报——特别是关于心理历史学的,一定告知我们。” “这个包在我身上。不过你说达尔区将来会得到好处,你是不是真心真意的?” “绝对真心。区域平等,我的孩子。世界平等。我们将把一切特权与不平等的恶瘤连根铲除,迎来一个全新的帝国。” 锐奇连连点头。“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丹莫茨尔

关键词:

上一篇:阿Simon夫
下一篇:在线阅读,阿西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