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兰陵纷纷洋洋1,第十风姿浪漫章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1-02

第二天一早,长恭就来到了斛律光的府邸,把皇上的话对他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斛律叔叔,我觉得总有点不对劲。”她神色凝重,“我总觉得皇上说起我娘的时候,似乎有点怪怪的。” 斛律光微一凝神,“光凭皇上的这些话,还不能说明什么。” 她想了想道,“如果能从皇上口中知道更多的话,会不会找到一些和娘有关的线索?” 斛律光脸色微变,“长恭,千万不可以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你也知道,皇上他……” “放心吧,斛律叔叔,长恭有分寸。” 长恭在练习剑术的时候还在想着如何更接近皇上的事……恒迦看她和须达交了一会手后,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 须达压根没留意到长恭的异常,还是招招紧逼,每次和长恭交手,他都是丢尽了面子,不过偏偏又是不服输的性子,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和平常一样,须达照着平时的招数一剑刺去,这一剑去势汹汹,须达是用了全力,对于这一剑,他倒也没抱希望,因为在以往都会轻易的被长恭化解。 在一旁观战的恒迦依旧挂着那抹不变的笑容,眼中闪过了一抹奇怪的神色,像是有话要说,却又什么也没说。 长恭正想的分神,这一剑到来的时候她居然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剑已经到了自己的胸口,须达见她没有招架,心里也是一惊,慌忙收手,剑气已经割裂了她的衣袖,在她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不浅不深的口子。 “长恭,你没事吧!”须达赶紧扔下了手中的剑。,过来查看她的伤口。 恒迦也露出了一副焦急担忧的表情,”二哥,还不快去找大夫来!” “只是小伤……没事的。”长恭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不用叫什么大夫了。” “那怎么行!”恒迦回头朝着须达道,“二哥,你怎么还不去!”在看到须达匆匆离开时,恒迦脸上那担忧的神色在一瞬间消失了。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就死定了。” 长恭惊讶的抬头望他。阳光下,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微微勾起的唇边带着一丝嘲讽,“刚才你一直在分神吧,所以才会受伤。” 她愣了愣,不由涌起了一股怒气,“你明明看到了,为什么刚才不阻止须达哥哥呢?” “阻止?”他弯下腰来看着她,嘴角含笑,“这样才会给你留下比较深的印象啊,下回就不会再次分神,不是吗?” “你……”长恭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轻轻笑了起来,伸手想要去碰她的伤口,长恭立刻跳了起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伤口,怒道,“不许觯? 他微微一愣,黑眸中微光一闪,笑道,“怎么,这就恼羞成怒了?” “不要你假惺惺的,臭狐狸!”她气呼呼的瞪着他,正考虑着怎么回击他,忽然见到须达正带着大夫和斛律光匆匆赶来。 “长恭,伤到哪里了?”斛律光着急的令大夫上前查看她的伤口。 “斛律叔叔,我没事,只是,只是……”她转了转眼珠,瞥了一眼恒迦,“就是疼得难受。” 斛律光眼中掠过一丝心疼的神色,又怒视了一眼须达。 “斛律叔叔,”她笑得天真无邪,又带了一丝撒娇的口吻,“如果现在能吃一口城东李记的鲜羊奶酥,我一定不疼了。” 斛律光微微笑了起来,“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贪嘴,好,我这就派人去……” “恒迦哥哥最好了,一定会去帮我买哦。”她不等斛律光说完,就转向了恒迦,黑亮的眼眸中带着揶揄之色。 恒迦淡淡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这是故意报复他的,到那家李记,差不多要穿过整个邺城。不过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有点觉得好笑。 “好,我这就去。”他淡若春风的笑着。 “不要忘了,除了鲜羊奶酥,还有五味脯,对了,那家好像是在城西哦……”她狡猾的笑着。 这下该把他折腾了一回吧—— 赏花晚宴那日,高家成年的宗室几乎都来了。 初春时节的月夜,银色的月光透过澄净的夜色,洒在庭院里,雨后微凉的空气中隐隐弥散着桃李的清香。 长恭略带好奇的打量着众人,如果不是这次晚宴,她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有这么多亲戚。她看了看身边的哥哥和九叔叔,又打量了一番周围的人,不由暗暗比较起来,虽然高家男子几乎个个容貌俊秀,但最为惹人瞩目的还是非九叔叔所属。简直就好比鹤立——打住,打住,如果这样比的话,那两位好哥哥算什么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又偷偷笑了起来。 高湛侧过头,正好看见她一个人在偷笑,浅浅的笑容仿佛月光照耀下飞舞的桃花,天真无邪却又偏偏妩媚动人,让人难以移开目光……他微一失神,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唉,自己在想些什么,竟然对着自己的侄子…… 在转开目光的时候,他感觉到似乎有人也正注视着长恭,顺着那目光望去,他心里微微一惊,竟然是——皇上。 司乐的宫人们开始拨动琴弦,琴声如水散开,渐渐浸渍四周的空气,让月光和间或飘落的花瓣似被清水漫过,宛如水面倒影被打碎,粼粼轻晃中透着点点如萤的光彩…… 今天皇上看起来心情甚好,坐在他身边的美人是如今最为得宠的薛氏两姐妹中的妹妹,平时这一对姐妹花总是常伴君侧,今天不知为什么只有妹妹,没有姐姐。 看皇上心情好,底下的众人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多有顾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的情绪变化无常,随时都可能动怒杀人。 这之中,只有一位面目清秀的男子愁眉深锁,默不作声。 长恭之前曾经见过此人一面,按辈份来说,应该是她的六叔高演。 皇上很快留意到了这个异数,心里虽有几分不满,但碍于他是自己的同胞兄弟,又是自己母亲娄太后最为疼爱的孩子,也实在不能将他怎样。 “六弟,你这是干什么?”他的语气里已经带了一丝怒意。 高演听到他一问,竟然流下泪来,哽咽道,“臣弟一想到三哥和七弟此时正在牢狱之中受苦,不能享这天伦之乐,不免伤心。” 他的话音刚落,一旁的高湛的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六哥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替那两个眼中钉说情。他望了一眼皇上,清楚的看到了皇上眼底的暴戾之气,不由又放心的垂下了眼帘,唇边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皇上他,恐怕马上就要发作了…… 果然,当高演还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皇上顿时勃然大怒,居然从座位上走到了他的身边,拔出了刀,用刀柄对着他恶狠狠的揍了好几下,直到他昏了过去,才令侍卫们将他抬了出去。 高家众人,心有戚戚然,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长恭也只是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碗,心里有些紧张。 赶出了高演,皇上的心情又好了起来,笑着和薛妃说了会话,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伸手往自己宽大的袍袖里探了探。 “皇上,臣妾为您弹曲琵琶可好?”薛妃柔媚的笑着,“可惜姐姐不知去了哪里,不然我姐妹两人一起……” “你姐姐吗?”皇上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神色,忽然从袍袖里摸出了一个球状的东西,猛的掷了出来,一边还不停的狂笑。 只见那个球滴溜溜的恰好滚到了长恭的脚下,只听薛妃已经发出了一阵尖利的惨叫声,周围更是惊声一片。

时光匆匆,桃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转眼又是一个四月天。 初春的清晨,微熏的阳光暖洋洋的洒落在斛律府邸中的庭院里,几株粉色的桃花开得正娇艳,细薄透明的花瓣犹如蝶翼一般随风飞舞。 “须达哥哥,这次你又输给我了哦!”一个身穿绿色衫子的少年笑咪咪的挑剑指住了另一个褐衣少年的胸口,一脸的得意。看这少年不过十一二岁,容貌宛如女子,微微带着一层薄红的俏脸犹如一朵还带着晨露的桃花。 “啊啊啊!我不服气,再来过!”褐衣少年怒道。 “二哥,不用比了,你这已经是第几次输给长恭了。”一旁的蓝衣少年微微笑着,举手投足间一派温雅,俊秀眉目间流转着淡淡的清贵之气。 “嗯,还是狐狸哥哥说的对。”绿衣少年冲着他眨了眨眼。 蓝衣少年笑容依旧,目光瞬间转暗,“长恭,我说了多少次不许这么喊我……” 不远处的一株柳树下,斛律光正面带笑意的望着这几个少年,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倒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稳重。 此时,斛律光的目光正停留在那个穿绿色衫子的少年身上,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年了,长恭,已经已经十一岁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慢慢长大了,也越来越像他的娘,只是那张比女子还要明艳的容貌,将来如何能上战场威慑敌人呢? 想到这里,斛律光又微微蹙起了眉,这三年,似乎完全没有翠容的任何消息,之前他也派人去打探无数次,那次的火灾的确可疑,如果她没有死,还有一个可能,恐怕就是被人掳走了……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会一直寻找下去的,这也是长恭的——希望。 “斛律叔叔,您回来了!”长恭目光一转,已经发现了站在树底下的斛律光,亲热的朝他挥了挥手。 “爹爹!”须达和恒迦也赶紧恭恭敬敬的喊道。 斛律光笑了笑,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须达,你又输给长恭了?” 不等须达回答,长恭就得意的笑了起来,“何止是须达哥哥,就连狐——恒迦哥哥也不是我的对手了!” 须达忿忿的瞪了她一眼,怒道,“输给你,笑话!我们再来比试比试!” 恒迦则还保持着那个一贯的笑容,“长恭的武艺的确进步神速,不过,我们身为爹爹的儿子,也要更加努力,不能让长恭小看了才对。” 斛律光赞同的点了点头,“须达,恒迦说的没错,在技不如人的时候,更多的应该是想到如何提高自己的武艺,而不是一味的蛮干。” 长恭悄悄向须达做了一个嘲笑的鬼脸,须达登时大怒,“高长恭,我和你没完!”斛律光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长恭一脸无辜的表情。 “好了好了,就算他赢了你,也不要怀恨在心,我斛律家的人怎么能这么没气度!”斛律光的语气带了一丝不耐。 看须达在那里气到抓狂,长恭得意的抿起了嘴角,蓦的抬眼,正好看到恒迦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唇边的那抹弧度比之前更深。 这个家伙才是最难对付的……她从五岁开始就知道了这一点—— 回到府里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府中花团锦簇,湖边的凉亭中。高家长子孝瑜今日亦为如花美人所簇拥。此刻这位一向风流的王爷意态随意的坐于美人之间,或说或笑,无不令人生出亲近之心。墨黑的长发在举动间轻轻摆动,动人心魂。 “大哥……你也太招摇了吧。”长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被大娘看到,又免不了要说你几句。” 孝瑜微微一笑,“四弟,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知道这其中的妙处了。等你行了成年礼,大哥会送你几个绝色的美人。” “啊,千万不要啊,我可没兴趣。”长恭顺手拿了一个玉碟中的李子放进嘴里。不过说来也奇怪,大哥的确是有无数侍妾,可是直到如今,正妻的位置却还是空在那里,之前,他已经推掉了无数说亲的人。 “大哥为什么迟迟不娶正妻呢?”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孝瑜微愣,随即轻笑,折扇轻击锁骨,似乎在思索什么…… 他的繁花若锦簇拥左右,眼神却分明向着未明的远方看过去。 “四弟,你们都在这里!“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 长恭不禁扬起了一抹欣喜的笑容,朝着那个方向望去,”三哥,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高家的三子孝琬,今年刚行了成人礼的孝琬,眉目间和高澄更是有十分相似,丰神标致,色若满月清辉,形若芙蕖灼灼,顾盼间自见绝世风华。因为他显赫的嫡子身份,成人礼刚过就被册封为了河间王。 “四弟,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街上有卖这个。”他笑咪咪的打开了手中的纸包。 “是樱桃!”长恭惊喜的喊了一声。 “嗯,我知道你最爱吃这个。”他随手拈起了一颗,放进了她的嘴里,“尝尝,甜不甜?” 望着孝琬的笑容,恍然间,长恭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了另一番情景,也同样是阳春三月,轻风微熏,一位姿容绝艳的男子伸手摘下了树上的樱桃,顺手放进一个小男孩的嘴里,“孝瓘,尝尝,甜不甜?” “好甜!爹,我可不可以每天都吃?”小男孩很喜欢这个味道。 身旁美丽的女子掩嘴而笑,“傻孩子,樱桃只有春天才有哦。” “不要,我要每天都吃!” 男子拥紧了女子,相视而笑,“这个傻孩子……” 那些遥远的记忆如细长的流水汩汩注入,愈久愈痛。类似于细细的绣针,携与丝线,缓缓穿梭于画卷两面的穿刺,一点,一针,一触…… “四弟,四弟,你怎么了?”孝琬见她神色异常,黑眸中竟然带着点点泪光,不由大惊。 她猛的反应过来,连忙挽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三哥,你真是太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樱桃!我,我这是太高兴了!” 孝琬咧嘴一笑,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吓我一跳,瞧你这没出息样!看见喜欢的东西就抹眼泪,还是个男人吗!” “三哥,你每次不要这么大力好不好!”她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引来了两兄弟的一阵笑声。 “快些吃吧。”孝琬笑着看他,又抬起头道,“大哥,您也尝些吧。” 孝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唉,我还以为你根本没有看到我呢。” 孝琬讪讪一笑,“大哥就别取笑我了。” 长恭将樱桃放进嘴里,轻轻咬了下去,一股甜甜的汁液瞬间流入了喉间……好甜,真的好甜。 三年了,一直都没有娘的消息。她也知道斛律叔叔尽了力,可是——佛祖啊,能不能让她成长得更快,让她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这样,她就能亲自去找出真相。 娘,一定在某一个地方,等着她去解救。 “大哥,听说了没有,”孝琬忽然压低了声音,“皇上前几日又让人在金銮殿上支起了大锅,大煮了活人。这几年来,皇上……” 孝瑜飞快的打断了他的话,“三弟,你为人易冲动,记住,千万不要在外面胡乱说话。” 对于皇上的事情,长恭也略有所闻,从两年前的新年前夕开始,皇上忽然性情大变,终日酗酒度日,还经常在大殿上表演大长锯锯活人和生煮活人的惨事,有时嫌犯人叫得不够凄惨,还往往亲自动手。 虽然之前皇上也是个残忍的人,但这几年无疑是变本加厉,歇斯底里。后宫的妃子数量更是大增,但就算这样,对于宗室里稍有姿色的女子,无论是什么身份,他还是都不会放过,以至于每次高家宗室女眷进宫,无不是提心吊胆。 无论是他的宠妃,还是他的宠臣,只要稍有不慎,都会被他毫无情面的活活分尸, “大哥,我知道!”孝琬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孝瑜抬眼看了了他,“三弟,今非昔比,虽然我们家世显赫,但只要有一步走错,就会沦入万世不劫的修罗地狱。”他站起了身,又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神情,“好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时候不早了,我还要去趟九叔的府上。” 九叔叔?长恭眼前一亮,“大哥,我也要去!” 孝瑜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唉,每次都要跟着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九叔竟然会和你这么投缘。” “因为九叔叔很好,长恭也很好,所以就投缘了。”长恭笑咪咪的收起了那包樱桃,“我要带去和九叔叔一起吃。” “唉,走吧走吧。”孝瑜只好再次带上了这个拖油瓶。

长恭低头一看,顿时身体完全僵住了,这个球形物,赫然就是薛妃的同胞姐姐的人头!

饶她平时大胆,也不禁吓得跳了起来,高家众人以及旁边的宫人们多被吓的脸色苍白,惊惶呕吐。 “美人……”皇上神智又开始恍惚,“我的美人,快些将美人给我。” 长恭深深吸了一口气,只得硬着头皮去捡那个人头,还没等她弯腰,只见有三双手已经伸了过来,最后还是离她最近的高湛干脆利落的抓起了那个人头的长发,一脸淡漠的走上前,将人头轻轻放在了皇上的案几前。 孝瑜和孝琬也稍稍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长恭,让她冷静一些。 薛妃浑身颤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想要哭却又不敢哭,在皇上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到她身上时,她还不得不挤出了一个笑容。 “对了,爱妃,刚才你不是说要为朕弹奏一曲琵琶吗?”皇上的声音在她听来犹如修罗的魔音。 “皇,皇上……臣,臣妾遵命……”她的手抖的不成样子。 皇上的脸上露出了惋惜的表情,“不过,普通琵琶未免无趣,不如这样吧,爱妃,朕就问你借一样东西吧。” 薛妃连连点头。 皇上幽幽的笑了起来,“来人啊,将薛妃带下来,卸下她的腿骨做成琵琶!” 薛妃一愣,这才直到自己性命不保,立刻凄声哀求起来,但为时已晚,侍卫们早将她拖了出去。 见薛妃被拖了出去,皇上忽然又抱着那个美人头嚎啕大哭起来,还哭边唱道,“佳人难再得,抚乐何怅茫……” 长恭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手也微微抖了起来,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轻轻握住了她的,她忐忒不安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镇定与冷静的面容,令她惊慌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不见,眼前仿佛只有九叔叔那双颠倒众生的茶色眼眸。 “小九,”皇上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一脸的轻松,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亲热的唤了一声高湛。 高湛低低应了一声,等着他的下文。 “小九,自从那位茹茹公主在你们成亲前过世之后,你一直没有娶正妻,听说尚书令胡延之之女胡显姿刚到适婚年纪,性子温顺,容貌出色,应该是广平王妃的好人选吧。”皇上一转瞬从地狱修罗又变成了慈祥兄长。 长恭只感到九叔叔的手似乎一紧,比往常更加冰冷。 “臣弟多谢皇上指婚。”他面无表情的应道。 长恭默默看着地面,脑中只是想着一句话,九叔叔他就要娶正妻了……不知为何什么,心里却泛起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惆怅。 以后,九叔叔就不会有更多的时间陪她了吧……—— 一个月后,孝琬成亲了。府中上下一片喜气洋洋,长恭毕竟是孩子心性,因九叔叔带来的小小惆怅,也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沉浸在了三哥的喜事中。 长公主原本也有些担心孝琬,没想到小两口婚后倒也是相敬如宾,不由松了一口气。而长恭也是十分喜欢这位新嫂嫂,再加上她嘴甜,把这位嫂嫂哄得眉开眼笑。 不过,唯一让她郁闷的就是,三哥怎么还是那么喜欢黏着她,似乎和以前都没什么改变。 九叔叔成亲的那天,她正好感染了风寒,不得不乖乖的躺在自己房间里养病。在抗议了无数次无人理睬后,也渐渐的睡着了。 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隐约感到有人坐在了自己的床边,睁开眼睛,不由惊讶的又揉了揉眼睛,喃喃道,“九叔叔?今天不是你成亲的日子吗?” 他并未回答,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前额,“怎么感染风寒了?” “我也不知道,啊……阿嚏!”还没说完,她就连打了几个喷嚏。 高湛的眼中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九叔叔,你快回去吧,不然误了时辰就不好了,还有,还有,要是我把风寒染给你就不好了……”她连连摇头。 “怎么连被子都掉了半截。”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替她拉被子,长恭忽然想起自己衣衫单薄,赶紧扯过了被子,低声道,“我,我自己会来。” 高湛对她的反应虽然感到有些奇怪,却也没在意。 “长恭,记住,无论我成不成亲,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你的九叔叔。”他的眼眸中流转着温柔的色泽,“明白吗?” 长恭笑咪咪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最喜欢九叔叔了!” 高湛微微笑了笑,“好了,我也该回去了,虽然不喜欢这门亲事,但总也不能误了时辰。”说着,他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九叔叔……”在他会要走出门外的时候,长恭忽然喊住了他。 “九叔叔,一定要幸福哦。”她的声音仿佛轻风吹过竹林,“要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 高湛的脚步一滞,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傻孩子。” 走出门外的瞬间,他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不知为何,眼中竟有些淡淡的酸涩。 长恭啊……真是个傻孩子…… 不久之后,长恭在高湛府中见到了新的广平王妃。王妃果然是位姿容美艳的女子,只是眉眼间那种风骚让她感到有些不自在。 高湛还没下朝,王妃大大方方的接待了她和孝瑜,在他们行了礼之后,王妃看了看长恭,又对着孝瑜笑道,“河南王,你这位弟弟可真是貌美如花,如果换身女装的话,简直就是个绝代佳人。” 孝瑜微微一笑,“就算换了女装,也比不上王妃您的倾城之姿。” 王妃心情大悦,掩口而笑,”果然不愧是河南王,怪不得听别人说,这宫内宫外,不知有多少女子倾慕于王爷你呢。“ 孝瑜保持着优雅的笑容,“王妃见笑了。” 王妃似乎还是对长恭的兴趣更多,竟然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脸,“真是可爱的孩子呢,我还有两个妹妹,不如将来就亲上加亲……”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咳,她回过头,看清眼前人时,立即挽起一个娇媚的笑容。 “王爷,您回来了。” 很快她就发现王爷的面色不善,阴沉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放在长恭脸上的手上,不由讪讪地缩了手,“王爷,臣妾见这孩子可爱,所以就想……”说着,她又笑了起来,“臣妾先回房了,你们叔侄几个就好好聊聊。” 高湛冷冷看了她一眼,“那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九叔叔,你不要这么凶啊……”望着王妃的背影,长恭轻声道。 “我一直都是这个样。”高湛略带不悦的说道。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当他看到王妃摸了长恭的脸时,心里会这么不舒服…… 真是的,身为叔叔,他都没有摸过长恭的脸…… 这个孩子,是属于他的。 所以,除了他,谁都不可以……—— 好了,好了,我家长恭终于要长大了……什么九叔叔,三哥哥,狐狸男,全都要你们华丽丽的拜倒在偶家长恭的石榴裙下!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美人们惊恐的发现某位少年正郁闷的缩在墙角里狂咬着手帕,“长恭,那是三哥特地买给你的樱桃……“

高湛的府邸就位于邺城的南面,雕栏玉砌的华美楼阁比亟错落,轻烟薄绕,遍绽奇花,气象万千。远远一弯碧色池水,晶莹可爱,一位贵公子在池边凭栏而立,黑发如缎,五官精致而完美。那双深邃的茶眸中一晃一晃映着水波,整个人虚幻得如阳光下的薄雪。 长恭兴奋的喊了起来,”九叔叔!“ 高湛听到她的声音,淡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每次孝瑜来这里,长恭总是会像个小尾巴似的跟过来。 不过,他似乎也习惯了这条小尾巴,如果有时没见小尾巴跟来,他倒还觉得有点淡淡的失落。 “九叔叔,我带了樱桃来哦,一起吃吧!”她笑咪咪的跑了过来,一身浅绿的衣衫将她衬的宛若风中青柳,黑色发丝轻柔的随着依旧带着些许寒意的春风舞动着,仿似水晶的黑色眼眸闪耀着阳光的光泽,娇美中带着些许柔韧的身姿,在园中的群花之中完全的喧宾夺主到群芳失色…… 一瞬间,高湛有刹那的恍惚,忽然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长恭是个女孩,将来该是多么的倾国倾城。 他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在想些什么。 “九叔叔,你尝尝看!”她不由分说的抓起了一颗就往他的嘴里塞。 因为过于用力,那颗樱桃到了他的嘴里就直接滑入了他的喉咙,不但连什么味道都没尝到,还引起了他一阵急促的咳嗽。 “啊,九叔叔,你没事吧,“长恭连忙猛拍他的背,他咳了好一阵才把那颗樱桃给咳了出来。 “九叔,你还好吧?“孝瑜同情的看了看他。不知为什么每次长恭到这里,可怜的九叔叔都会撞上倒楣的事。 真该看看两人的八字是否相克,不过奇怪的是,尽管这样,九叔叔却从没开口让他不要再把长恭带来。 “没事……”高湛还表情依旧平淡,心里却是暗暗侥幸,还好,还好,不然堂堂广平王如果被一颗樱桃呛死,不是笑话大了吗。 “九叔叔,我不是故意的……”长恭眨巴了几下眼睛。 “好了,不过是小事,”高湛示意一位侍女过来,“厨子正好准备了一些你喜欢吃的截饼,你先跟着她去亭子里等我们。” 长恭点了点头,跟着那名侍女往亭子里走去。 看着长恭离开,孝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九叔,那件事我已经办妥了。” 高湛冷冷哼了一声,“好极了,这下高浚只能在牢狱里说我的不是了。” “九叔,您就这么肯定皇上会那样做?” 高湛微扬嘴角,“皇上是我的二哥,这么多年,难道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他最忌讳的就是政府高官跟各亲王来往,你就等着看吧,等这份折子呈上去不出三天,高浚必定是待在牢狱中了。” “不过,高浚毕竟是皇上的亲弟弟,也是你的三哥,万一……” “亲弟弟?”高湛冷冷一笑,“难道你忘了,我们高家最多的就是冷血之人。包括你,孝瑜,也包括——我。” 孝瑜轻笑起来,“这话倒是没错,也许只有长恭是个例外了。” 听到长恭的名字,高湛的眼神略略柔和了一些,“这个孩子,的确是个例外。”他顿了顿,又问道,“众兄弟之中,可否有和高浚特别亲近的?” 孝瑜想了想,道:“好像上党王高涣和高浚最为亲近。” 高湛的眼中掠过了一抹阴骛的神色,“原来是七哥,也别忘了在折子上添上他的名字,一并除去,以免节外生枝。” “侄儿明白。”孝瑜挑唇一笑。 两人又说了一会,等到亭子里的时候,发现长恭居然已经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这个傻孩子,定是太无聊,才睡着了。”孝瑜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低声道,“不知道这个唯一的例外,将来会不会改变呢?” 高湛凝视着她的睡脸,没有说话,半晌,淡淡说了一句,“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除非,永远静止在了那一刻。” 孝瑜轻轻笑了起来,“也许吧,如果在死亡的那一刻静止,那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了。” “九王爷!河南王!”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高湛看了一眼长恭,微微蹙起了眉,对着那来人冷声道,“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就算皇上派你来传话,这里是本王的府邸,你也该有点规矩。“他认得,这个男人是皇上身边专门负责传话的宫人。 “九王爷,是小的失礼,请王爷恕罪。但是皇上传召的急,如果惹得皇上不悦的话,小的,小的……”宫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本王这就随你去。”高湛看了他一眼。 那位宫人摇了摇头,“王爷,皇上召的不是您,”他指向了一旁睡眼惺忪的长恭,“皇上急召的是这位高长恭公子。”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兰陵纷纷洋洋1,第十风姿浪漫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