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无花蔷薇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6

走出医院,不敢停留,闷头闷脑风一般一个劲往前走。连续撞到好几个人,我低着头一叠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用力跨出去,身体蹭到路边上的小摊,叠放的报刊杂志“咚”的一声撒的满地都是。我怔怔的站住了,刹那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一时说不出话来。卖报纸的老大爷看了眼我,说:“姑娘,走路看着点,小心撞到了。”我才知道道歉:“大爷,真对不起,我,我——”他忙说:“嗨,没事,不用放在心上。姑娘,你能帮我拣起来吗?我腿脚不方便。” 我抬眼看他,才发现他是坐在轮椅上,右腿的裤腿空荡荡的。赶紧说:“老大爷,真是对不起。我现在就给你拣起来,你看我莽撞的。”将报纸杂志一本一本摆放好。见都市报的社会新闻那一栏里登了张林彬小小的黑白的半身照,吃了一惊,偌大的标题一个字一个字像针一样,刺的满心都是窟窿。 我需要用手一个字一个字点着看才明白到底说了什么,淡淡的语气,短短几句话就结束了一个人的一生,林彬就这样在世人的视线中湮没了,留下一世的污名。下面用大片的篇幅报道了马哥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大力称赞公安干警的正直勇敢,弘扬正义和高尚。唯一值得快慰的是,马哥因为非法携带,以及杀人诈骗等罪名,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可是这有什么用?林彬已经死了! 再翻了翻当地其他的报纸,大都报导了这起较大的社会新闻。我不知道世人会怎么议论唾弃林彬,可是,他只不过是我哥,是林家唯一的儿子,最多有点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而已。那老大爷诧异的问:“姑娘,你怎么了?刚才撞到哪儿是吗?怎么痛哭了?要不要紧?”我抬手一摸,脸上果然有冰凉的泪珠,忙拭去了,说:“没事,没撞到。刚才抬头的时候,有风灌进眼睛里,吹出来的眼泪。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您忙吧。”走出好远,回头看了一眼,见老大爷吃力的摇动轮椅,撑起上身去搬架子上的一摞杂志,够了好几次才够到。顽强的生存,自食其力,真是令人敬佩! 赶到殡仪馆,小飞已经布置好一切,问我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我摇头:“一切从简,这样就很好,反正既没有追悼会,也不用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就你我两人。”他摇头:“林艾,就两个人,林彬他——,走的,走的——也太冷清了……”我看着他,用力说:“有你跟我就够了,其他人算了,生前都没做过什么,死后何须他们到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通知我们,最快也只能到明天才能火化。小飞劝我:“林艾,先回去好好休息,这里的事你不用操心。”我点头,林艾,你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来。 看见路边上的餐馆,才想起自己一天一夜滴米未进。虽然不觉得饿,还是走进去,点了一大堆的东西,强迫自己吃下去。一勺一勺的米饭味同嚼蜡,食不下咽,不要说不是蜡,就真的是蜡,我现在也要吃下去。胸口堵着,胃里发酸发胀,几乎咽不下去。吃到后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机械的一口一口吞咽,就像全力以赴,誓死完成某样艰巨的任务。 还是没有睡意,完全睡不着,闭上眼睛更加难捱。我脱下外套,开始打扫房间。角落里积了一层灰,地板也有了污迹,倒洗衣粉用刷子来回擦地。自然水还有些凉,我穿上雨鞋,一遍又一遍的冲。污水沿着水管哗啦啦往下流,发出一阵又一阵空荡荡的声音。厨房许久没用,台上粘了一层油腻腻的灰尘,桌椅全部擦了一遍。等到头昏眼花,直不起腰的时候,我喘气往床上一倒。身体蜷缩成一团,将空调开大,还是觉得冷,半睡半醒,好像睡着了,可是外面的吆喝吵闹声听的一清二楚。 就这样熬到了半夜,被铃声惊醒。一骨碌爬起来,从口袋里翻出手机,却呈关机状态,早就没电了。才反应过来,是林彬的手机在响。会打电话过来的只有欧阳水,这么晚了,不知道她有什么急事。接起来,出乎意料,却是欧阳水的母亲,问:“是林小姐吗?”我说:“你好,我是林艾。请问有什么事吗?”她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嘶哑,“林小姐,关于你哥林彬的事水水知道了——” “轰”的一声,我说不出话来。她说:“我们竭尽全力瞒着她,绝口不提此事。可是刚才,她起来上洗手间,从医院走廊里的报纸上看到的——”没想到她还是知道了,林彬的事,想瞒都瞒不了,大街小巷到处是报导。我问:“那欧阳水,她——她还好吗?”她哽咽出声:“不好,情况很不好,不肯相信,一直吵着要见林彬,病情复发,现在气息奄奄——,主治医生闻讯正赶来……我跟她说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那是林大哥的孩子是不是。她情绪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哭着说就算是死了,也要见林大哥最后一面。我们劝不住她,林小姐,你能不能来劝劝她?她或许听的进去。” 我边走边穿上大衣,大半夜的路上冷清清的,根本没有出租车。我站在路中间,挥手拦下一辆私家车。那人紧急刹车,很不耐烦的说:“小姐,有什么事?”他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没有骂我想死闪一边去。我平静的说:“能不能送我去一趟市医院,这个时候打不到车。”他愣住了,随即说:“请上车。”我说谢谢。他边掉头边说:“小姐,放心好了,会没事的。”我点头:“恩,会没事的。”车子朝黑暗中开去,仿佛看不到头。 我狂奔,脚步声凌乱沉重,在医院寂静的走廊上来回激荡,听起来阴森恐怖。刚跑到病房口,看见医生护士推着昏迷不醒的欧阳水出来,领头的医生头上滴着汗,不断吼:“快!快!快!”所有人跟在后面跑。推车最后在手术室门口消失。我转头看见欧阳水的母亲,仿佛一下子就老了,唇色苍白,颧骨突起,神情凄怆,眼泪水一样往下流,早就说不出话来。旁边站着的大概是欧阳水的父亲,经常在本地电台的新闻中出现。那么威严的一个人,此刻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双鬓斑白,一丝不苟的头发有些杂乱,眼睛里有血丝,憔悴不堪。 我喊了一声:“伯父,伯母——”他冲我点头,说:“林小姐,你好。”扶着妻子在椅子上坐下,脚步有些蹒跚。我咬着唇语气尽量平静地问:“欧阳——水,情况怎么样,还乐观吗?”他摇头,声音微微颤抖:“欧阳水身体一向孱弱,一直都有心脏病。我们要她拿掉孩子,可是她自己不同意。这次情况很严重,打击太大,医生说她求生意志非常薄弱——” 我闭着眼靠在墙上,只能在烈火焚烧般的煎熬中痛苦的等待。似乎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意识已经抽离。此刻只有一个信念,不断提醒自己,那就是熬,一点一点的熬,什么都不想——不然熬不下去。就连熬也是一种艺术。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医院方面传来消息,四月六日凌晨三点二十八分,病人欧阳水因病去世,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宣布消息的那一刹那,欧阳水的母亲承受不住,立马昏死过去。她父亲哆嗦着站起来,一夜之间,仿佛平添了许多的白发。我赶紧扶住他,只是摇头,意思是让他保重,可是说不出话。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再多的苦难,只能捱下来,只能用肩头扛下来。除非死,有什么办法! 她父亲一步一步挪进去看她最后一面。医生说:“欧阳先生,你看——”指着欧阳水手心里的戒指,“欧阳小姐一直攥着这个戒指,直到最后一刻——”她父亲终于忍不住,浑浊的眼泪滴下来,立即转身擦去了,半晌冲医生点了点头。我仰头,极力忍住眼泪,头顶一片白茫茫,照的人木讷无言,再多再多的疼痛全部沉淀在最深处,说不出来,半点都说不出来。 她父亲出来的时候绊了一跤,差点摔倒。医生眼明手快扶住了,他伸手推开,说不用。可是脊背不再笔挺,仿佛压弯了;脚步不再沉稳有力,似乎拖着看不见的重物。我想到林彬和欧阳水,还有他们那个来不及出世的孩子——,已经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这其中的残忍。眼前一花,一头撞到门上的玻璃。 医生过来说:“小姐,你精神很不好,身体是一切。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出事。”我摇头:“没事,我还挺的过来。”我看起来有那么糟糕吗?居然说我会出事!那医生叹气:“小姐,死者已矣,请节哀顺便。再悲伤,活着的人总要好好活下去,你说是不是?”我点头,“是呀,总要好好活下去,谢谢你。” 我拖着脚步要走,他担心的说:“小姐,你看起来很久没有休息了,真不要紧?这里——”指着我的眼睛说:“黑眼圈很严重,脸色很吓人。”我告诉他我睡不着。他叹气,低声说:“那需不需要打一针安定?”我摇头:“不了,过几天就好了。”快天亮了,还有很多事要忙。 我跟欧阳先生告辞。他喊住要离开的我:“林小姐,林先生——林彬——还没有下葬吧?”我心一酸,点头:“没有,准备今天火化,已经选好墓地了。”他说:“能不能再稍等等?我想让他们合葬。”我转身看着他,等于说他已经承认林彬是欧阳家的女婿了。他疲惫的说:“欧阳水这么喜欢林彬,合葬的话一定是愿意的。不知道你的意思是?”我立即说:“我没意见。不过殡仪馆那边需要去说一声。”他点头,“这些事交给我,你也要注意身体。”我说好。 丧事由欧阳家操办,规模自然又不一样。林彬的身份不光彩,欧阳水也是早夭,仪式简单,却十分庄重。到场的人虽然没几个,看的出来,身份都不是一般人。我提前去停尸房跟遗体作最后的告别。两个人并排躺在一处,换了衣服,化了妆,躺在鲜花丛中,就像睡熟了一样。欧阳水左手的无名指上套上了那枚至死都念念不忘的戒指。我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枚,悄悄的给林彬戴上。戴的十分吃力,后来去洗手间抹了点洗手液才戴进去了。 然后将他们俩的手叠放在一起,只有无名指上的戒指闪耀出冷淡的光芒。你看,你看,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两情相悦,互相倾慕……活着多好——,可是为什么偏偏死了呢!为什么偏偏死了呢! 我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小飞进来,哽咽着喊:“林艾,别再伤心了——,他这么去了,也不后悔了——”我看着他说不出话。他背过身去,说:“走吧,不要再待在这里,受不了——。哦,对了,外面有人找你,出去吧。”我摇头:“不了,小飞哥,你先走吧,我再待一会儿就走。等下遗体告别仪式和火化仪式我就不参加了。”他叹口气,出去了。 听见脚步声,我头也不抬就问:“小飞哥,还有什么事吗?”没听见声响,感觉到来人在我身边蹲下。我慢慢抬起眼睛,平静的问:“宋令韦,你怎么来了?”现在,再大的事也不能令我吃惊了。他搂住我,不断呢喃:“林艾——,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一个人承受,对不起——”我摇头:“不,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他抱住我起来,愧疚的说:“总算赶到了,总算赶到了——” 我抬头仔细看他,眼睛深深陷下去,脸色苍白,明显瘦了许多。我只懂得摇头,意识蓦然间一片混乱,搅成一团。我想推开他,却力不从心。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说:“走吧,让他们安静的去吧。” 走出来,回头再看了一眼,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是那么的美丽安详——以及残酷凄凉。眼泪忽然潸然而下,无声无息再也止不住。我极力忍住颤抖的肩膀,胸口一阵阵剧烈的闷痛。他抱我在怀里,打开车门,柔声说:“别怕,还有我,别怕,还有我。”我死命攀住他,不敢放声大哭,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拍着我的肩膀,安慰:“乖,不哭,不哭——”我指甲几乎嵌入他肩膀里,再也忍不住,痛哭流涕,哽咽说:“林彬,林彬——,还有欧阳——水,他们就这么走了——,走了——,再也活不转了……” 他抱住我,一个劲的喊我的名字。他的呢喃魔咒似的安抚了我即将断裂的神经,可是伤痛并没有好一些。我像才苏醒过来,刚刚明白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疼痛像冬眠的蛇,在此刻无孔不入,一点一点吞噬心和肺。我紧紧捂住胸口,那里痛彻心扉,却毫无解救的办法。这么些天,我几乎没有好好睡过一觉,身体疲惫的仿佛在死亡边缘挣扎,可是意识却在水深火热中翻滚。 悲痛像药瘾发作一波又一波涌上来,一次比一次剧烈,仿佛永无止尽。我握紧拳头,拼尽全力祈求:“带我去医院,我需要打一针安定。”他默默看了我两眼,然后掉转车头。在一家私人诊所停下来,他握住我的手说:“林艾,没事,会过去的。”我对医生说:“请加大用量。”医生摇头:“不行,会引起心血管症状和呼吸抑制。”我说:“没关系,请加到最大用量。” 医生问:“是静注还是静滴?”我看着宋令韦,喃喃的说:“我要回去。”他对医生说静注。看着针头一点一点伸进血管里,我麻木的没有一点感觉。宋令韦紧紧抱住我,说:“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睡一觉就没事了。”他放我进车里,转身要走。我拉住他,呜咽着:“你不要走——,大家都走了,你不要走——”他安抚我:“我不走,我不走,我去开车。”我不肯放手,生怕一睁眼,他也走了,所有人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世界上。 最后他抱着我上了出租车,我紧紧搂住他,不敢有片刻分离。路上我仍然清醒,他迟疑的问:“艾——,有没有想睡?”我摇头:“只有一点。”直到他打开房门,看见熟悉的布置,睡意才渐渐袭上来。他替我脱衣服,脱鞋子,将空调开的很暖很暖,随即陪我一起躺下来。直到靠上他温暖的身躯,如坠冰天雪地的身体才有了一点暖意。我在昏睡前想,先这样睡一觉,先这样睡一觉,一切等醒来再说。一切的事,别人的,他的,我的,等醒来再说。 可是药效并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持续那么久,很快便在凄惶中重新醒来。只不过,这次,身边多了一个他。他似乎比我还疲倦,仍然在沉睡。我不知道他一得到消息,是如何马不停蹄的赶来的。我只觉得无边的苍凉。世事比我想象中还变幻莫测,命运比我预料中还曲折不堪,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无助。而我,此刻有的只是尚在流动的血液,还有身边的这个人——尽管是短暂的,遥不可及的,可是我能抓到的似乎只有这些。 再多的又有什么用呢。说不定下一刻呼吸停了,身体冷了,一切都是枉然。我不敢再去想下一刻的事情,只觉得恐惧害怕。反手抱住他,手搭在他脉搏上,确定真的是在欢快的跳动。心一点一点安定下来,紧绷的弦一松,身体机能重新运作,睡意像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漫漫无声的黑夜,混沌一片,将我笼罩在最底层,仿佛一直要睡到地老天荒,再也不肯醒来。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无花蔷薇

关键词: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