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导言 东妃 齐晏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5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金呈霓惊怯不安地行走在静寂的宫宛长街上,撒银丝的华丽裙襬轻轻拖过洁净的青砖地。 两旁矗立着高耸厚重的宫墙,她望不见掩没在宫墙后的重重殿阙和层层宫院,在她的眼前只能看见一道狭窄的蓝天。 空寂的宫墙间回荡着她的脚步声,每一步都令她心惊胆跳,她的身子不由得微微哆嗦着,不知道是怎样的命运等在她的前方。 两旁高高的宫墙沉重地压迫着她,她的发鬓都被冷汗湿透了。 不知何处袭来一股陰凉的风,让她心底掠过一阵又一阵的寒颤。 她不该在这里的,这本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霓嫔,皇上已在寝殿等候多时了,请紧行几步。」面无表情的老宫女在她身后低声催促。 陌生的长街,陌生的称谓,让她不安的心更张皇失措。 这里是龙纪皇朝的皇宫内苑,而她,金呈霓,只是小小的官家千金,父亲金延龄是骊州七品知县。论理,她根本没有资格出现在皇宫内苑。 然而,就在三日前,一纸圣旨送到了骊州知县衙门,长居深闺的金呈霓莫名其妙地受封为嫔,更在措手不及间,就被宫轿接进了皇宫,准备朝见天颜。 一夕间突然成了天子妃嫔,原因竟只是为了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她的容貌酷似已仙逝两年的明显皇后。 生性害羞文静的金呈霓一向很少见外人,十六岁那年和绸缎商赵家长子订亲之后,个性保守的她更加安分守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活范围只限于自己的闺房小院,除了亲人,外人根本没有机会见得到她,她苦思良久,也不知道因何会传出她的容貌酷似明显皇后这样的传闻? 谁见过明显皇后,又同时见到了她,甚至还能有机会见皇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她连好好细思传闻从何而来的机会都没有。 走出宫宛长街,前方是一片浓密绿荫,其中有条由汉白玉铺成的,两旁摆满了盆栽,满目奼紫嫣红。 在老宫女的催促下,她踩上了汉白玉,蓦然一股抑郁的力量朝她掩盖上来,明明周遭绿意盎然,飘着阵阵淡雅的清香,但她却有种即将走入梦魇的惊惶之感。 她勉强自己挪动脚步,慢慢走向殿前的站台,视线朝上望去,只见大殿檐下悬着一块匾额,书着三个金字:无极殿。 这是一座富丽的宫殿,宫殿内等着她的是龙纪皇朝的第六代国君——永始皇帝。 她的身分已从小小的官家千金跃升为尊贵无比的宫嫔,然而她并没有受宠若惊的喜悦,只感觉到心里空空荡荡的,空得教她心慌。 老宫女拿着丝绢替她擦拭汗湿的发鬓,眼神冷淡漠然,金呈霓看着她毫无表情的脸,一句鼓励或安慰的话都没有,更觉自己孤单无助。 一名老太监匆匆走来,低声骂道:「怎么这样慢慢吞吞的?皇上等急了,妳可吃罪得起?!」 「梁公公,不是我想误事,你自个儿先瞧瞧吧。」 老宫女耸了耸眉尖,视线刻意在金呈霓脸上溜一圈。 老太监盯住了金呈霓的脸,剎那间瞪圆了双眼,骇异不已。 金呈霓看着他们脸上惶惑的古怪神情,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掠过。 「紫瑛,妳没弄错人吧?」老太监疑惧地看着老宫女。 「怎么会有错?她正是骊州知县金延龄之女,金呈霓。」 「酷似明显皇后总要有个七、八分像才对呀,怎么会……」 老太监心里发慌,舌头都打了结。 老宫女紫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已经尽量将她打扮得像明显皇后了,偏偏皇上急着见她,我连让她临时抱佛脚的时间都没有。没办法,眼下这个时候,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老太监脸色发僵,似乎拿不定主意却又无计可施,见金呈霓脸色苍白,纤瘦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发抖,忍不住觉得她可怜。 「霓嫔,皇上近来脾气暴躁得很,妳回话可要小心着,要是触怒了皇上,谁也保不住妳的小命。」 老太监紧皱眉头,低声嘱咐她。 金呈霓轻轻点头,胃部隐隐绞痛起来,她的双手捂住胃,相信自己的脸色此时必然十分惨白难看。 「跟我进来吧。」老太监转身领她入殿。 一进殿,金呈霓就看见大殿正中的宝座上坐着一个清瘦的男人,脸颊凹陷,神色沧桑而无力。 「霓嫔叩见皇上。」 她仓皇低下头,随着老太监恭恭敬敬地跪拜。 宝座上的男人便是永始皇帝了,她没料想到,永始皇帝的年纪竟然与父亲相仿,甚至还要更老一些。 「跪到朕的跟前来。」 永始帝的嗓音低沈干哑,有些微颤。 金呈霓往前膝行几步,把头埋得更低,胃部痉挛得更加厉害。 「把头抬高,让朕看清楚妳。」 金呈霓缓缓抬头,但仍垂着眸,目光不敢与永始帝相对,白皙的额头渗出了薄薄的汗水。 周围鸦雀无声,静得骇人。 汗水从金呈霓的颊畔缓缓滑下,她只感觉到有双炯炯的眼睛如针般刺着她,她僵直地跪着不敢稍动,全身的皮肤都收紧了。 「你们竟敢连手欺骗朕!」 永始帝的怒喝声就像一声暴雷轰向了金呈霓,她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吓得俯身叩首,匍匐地面,浑身大汗淋漓。 「说!潘年甫和妳家是什么关系,竟敢拿妳酷似皇后来诓驾!」 永始帝起身走下宝座,暴怒大吼。 潘年甫?诓驾?金呈霓拚命摇着头,惊骇得脑袋一片空白。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明显皇后是何等尊贵之人,霓嫔能神似皇后几分就已是天大的福气了!」 梁公公连忙跪下,替金呈霓求情。 「神似!朕就瞧不出有几分神似!随便找个女人穿上皇后的衣服就可以说神似吗?潘年甫的眼睛不是瞎了就是居心叵测!」 永始帝在殿中大步地走来走去,咻咻地喘着气。 「潘大人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许是看走了眼。」梁公公连忙说道。 「看走了眼?」永始帝冷哼几声。「朕是过度思念皇后了,才会如此轻易受骗上当,竟然会相信潘年甫的鬼话!皇后美得像白玉雕就的仙女,她是那般独一无二,朕怎么会相信这世上有人酷似皇后,朕怎么会相信!」 他的冷笑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金呈霓以额触地,不敢妄动。 她原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府千金,从未受过特别的礼仪调教,没机会见什么世面,突然之间让她见到了九五之尊的帝王,久居深闺的她全然没有应对的能力,一连串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就像蜘蛛网似地缠绕住她,她害怕得想逃跑,然而愈挣扎蛛网就缠得愈紧,她愈感到无法逃脱。 永始帝大步走到金呈霓面前,目光冰寒地瞪着她的背心,脚尖几乎踩上她的手指头。 她吓得寒毛竖立,无法动弹。 「妳的容貌倘若当真和皇后极为酷似,朕说不定会留下妳,但妳明明不像皇后却还谎称酷似皇后,这分明是亵渎了皇后,妳可知罪?!」 金呈霓闻言又惊又怕,不知该如何回话,恐惧和慌乱强烈袭击着她,她只感觉到贴身小衣都被冷汗湿透了。 「梁度,把她送去慎刑司,严加审问!」永始帝嫌恶地怒道。 「皇上息怒!霓嫔不曾见过皇后娘娘,酷似皇后娘娘的谣言是潘大人传出来的,霓嫔无辜。」梁公公忙为金呈霓求情。「皇上常言皇后是无瑕的仙女,向来慈悲为怀,奴才斗胆,皇后若知道霓嫔之事,想必会宽容对待,不会怪罪于她。」梁公公低声进言。 他是服侍永始帝三十年的老奴,知道该用何种方法让永始帝恢复理智冷静,也许能救得金呈霓一命。 梁公公的一番话果然奏效,永始帝怒容渐收,仰头闭目,低低长叹一声。 「算了,把她带走,朕不想看见她!」 梁公公微微松口气,小心探问:「不知皇上想如何处置她?」 永始帝静默无语地站了片刻,陰郁古怪的目光彷佛落在遥遥天际。 「东施效颦,见了更加憎厌!夺去她的封号,把她放到宜香宫去,眼不见为净!」 金呈霓浑身簌簌发抖,此时的她,尚不明白永始帝所谓的「眼不见为净」是什么样的下场……

晨起,金呈霓隔着栅门接进小太监送来的膳食,还有小太监帮她打的一盆清水,开始过她的一天。 她用清水梳洗过自己,然后捧着那一碗不知内容有些什么的残羹喝了一口,除了咸味,根本尝不出其它的味道。 这三年来,吃东西对她而言只是为了不饥不饿,早已不是为了口腹之欲了。 就在她拿起干冷的馒头正要送进口中时,听见有人轻轻叩着栅门,叩了三声便停住。 她狐疑地打开门,竟看见楚安题站在栅门外微笑看着她,她一时感到慌乱惊喜,没有想到才只隔一日就又再度看见了他。 “你、你怎么又来了!” 她紧张得呼息不顺,暗暗担心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头发梳理干净。 “我送东西来给你吃。” 昨天他看过她是怎么把栅门上的锁提起来的,便依样画葫芦,径自把锁提起来,接着把栅门推开,拎着食篮走进屋。 金呈霓不安地探身出去打量屋外。 “你放心,没有人看见我走过来。” 安题把桌上的那一碗残羹和硬馒头推到一旁,然后把他带来的食篮打开,一一将食篮内的饭菜拿出来。 金呈霓望着满桌热腾腾的饭菜,心中充满了感动,她已经有太久没有看过这么丰盛精致的菜肴了。 “快坐下来,我陪你吃。” 安题把她拉到桌子前,让她坐下。 她呆呆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忍不住吞咽着口水,尽管馋得很,但是仍拘谨地坐着,不好意思动筷子。 “我不是带来让你用眼睛看的。”安题好笑地盯着她。“你瘦得像纸片一样,应该好好地补一补。” “谢谢你。”金呈霓清瘦苍白的脸色漾起了薄晕。 “谢我干什么,快点吃才是真的谢我。”他耐心地催促着。 金呈霓慢慢动起筷子,挟了一块焖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神情庄重,好似那块肉是举世无双的美食。 安题用一种奇特的目光凝视着她,在漫长的三年幽禁之后,尽管处境如此不堪,她却依然还能保持从容不迫的神态,他不知道她是如何办到的,虽然她并没有多么惊人的美貌,素净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胭脂,但是她行动举止间的那分文雅细致和羞涩腼腆,让她看起来就像一轮初升的明月,透着柔美的光华。 金呈霓清了清喉咙,期期艾艾地说道:“这么多我吃不了,拿一些过去给康太妃吃好吗?她比我更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安题温柔地一笑。“当然好啊!” 金呈霓忙端起一盘油焖香菇,先拨开一半放到另一盘菜里,腾出来的空间,她就用来装酒焖肉、陈皮鸡丝、蟹黄冬笋、醋溜鱼,直到堆成了一座小山才罢手。 “我去去就回来。” 她端着菜起身走出去,走到康太妃门前轻拍栅门喊道:“太妃,开开门,别吃那馒头了,这儿有更好吃的菜。” 康太妃打开门,惊讶地看着她。 “瞧,有鱼,还有香菇,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吃的。”金呈霓透过栅门把那盘小山也似的菜小心翼翼地递给她。 康太妃接过去,怔怔地看着。 “这是那对姊弟送来的对吗?”她平静地低问。 “太妃怎么知道?” 金呈霓咬了咬唇,很担心康太妃发现楚安题此刻就在她的屋里。 康太妃冷笑。“除了他们,这座皇宫里还有谁不把皇帝的旨意当回事的?” “太妃,你快吃吧,我先回去了,免得叫人看见。”她匆忙转身想走。 “阿霓!”康太妃喊她。 金呈霓回眸望了她一眼。 康太妃静静地看着她,压低声音说道:“这是你的机会,你要把握机会离开这里。” 金呈霓怔了怔,飞快地点点头,快步回到她的屋里。 一进屋,她看见安题正站在木橱前,兴味盎然地从里面取出书册来翻阅。 那个陈旧的木橱是用来摆放衣物的,但因为她根本没有几件衣衫可以放,所以几乎都用来摆放书册。 “你读的书还真杂,居然还有风水和勘舆方面的书。” 他一本一本地看着书名,不可思议地说道。 “这些书都是梁公公找来给我看的,都是些人家读过的旧书,不过能有书读就好,我没什么好挑剔,总比每天无事可做强,也不知道梁公公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她又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 “无非就是从御书楼里弄出来的,这些书旁边的注解很多。” “是啊,这也是旧书的好处,对我来说真是受用无穷。” 她点头,眼底有着浅浅的笑意。 安题把书册放好,转过身温和地看着她。 “阿霓,昨晚我们找过梁公公了。” 金呈霓一愕,紧张地问道:“为何要找梁公公?” “因为姊姊要梁公公把你绘的这些建筑图样交给皇上,想先引起皇上的注意,等过两日后,找机会再在皇上面前藉你所绘的图样当引子,假装她的府里正要重新修葺,想借用你的长才,这么一来,可以更加引起皇上对你的兴趣和好感,说不定因此可以恢复你的封号,等你一恢复封号,那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安题斜靠在木柜前,笑着对她说。 “恢复我的封号?”她怔住。 “你不是‘霓嫔’吗?”他含笑问道。 “是。”她的心底暗暗发凉。 她是“霓嫔”,但这不是她心甘情愿要当的,她根本不喜欢这个封号,为什么要恢复它? 安题见她面容苍白,不发一语,便靠上前,温言安慰着。 “阿霓,姊姊说,冷宫里的嫔妃除非重新获得皇上的宠爱,否则永远也踏不出冷宫,所以想要让你离开这里,唯有让皇上喜欢你,恢复你的封号,这样你才能自由。” 金呈霓倏然抬眸看他,晶亮的黑瞳中有深切的忧伤似水流过。 “恢复封号只是让我的身子自由,我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东西,天天穿漂亮的衣裳,但是……”她忍不住心头一阵阵剧烈的痛楚,声音抖颤。“我的心不可能自由,就算离开了宜香宫,我不是依然还在监牢里吗?” 安题被她的话震慑住,也为了她的哀伤而感到沮丧,甚至怀疑起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如果皇宫是一座监牢,好与坏都得在这里度过,那么不管怎样,能让皇上喜欢总比让皇上憎厌要好多了,不是吗?”他笨拙地安慰着她。 金呈霓微微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她不知道自己能够对他说什么?他一心一意想帮她,是因为他这个人温厚善良,见不得人受苦,而她本应对他的援手心存感激,但是当她得知必须赢得永始帝的喜爱,恢复嫔妃封号,方能得到自由时,心口不禁漫过一阵冷冷的寒意,那终生再也无望的寒意渐渐浸到骨髓里去。 “你好像不开心?” 安题柔声问,总觉得她眉心微蹙着痛楚,含水的眼睛里隐藏着忧郁,唇角闪动着强颜欢笑的无奈。 金呈霓心绪纷乱,听着他温暖而关切的声音,心头一阵隐痛,分不清五味杂陈是什么感受? 他能够帮她到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已是极大的恩惠,他是来自天凤皇朝的二皇子,在这里作客几日便要离去了,从此她的命运如何也不再与他有关,她仍然得在这个牢笼里耗尽她的一生,重新回到那种心如枯井的日子,然而,他在她生命中出现的这一刹那,再也无法使她平静了。 “殿下……”她低唤,这两个字是她用以提醒自己,不可再贪恋他的温柔。“非我不识抬举,只是若要恢复我的封号方能离开这里,那么我情愿不要,宁可在这冷宫静静度完此生。” 安题大为惊愕。 “为什么?” 当他问出口时,一个念头陡然从心跳的间隙中闪过。 “因为……”她垂眸,声音淡薄如雾。“我不需要皇上喜欢我。” 安题怔住,不知道何以心跳和血液都在一刹那间加速。 “你不要他喜欢,是因为你……讨厌他?”他相信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被一个讨厌的男人喜欢,比每天吃冷饭残羹还要令人作呕,我宁可不要。”她的语气冷淡漠然。 “曼武表哥的年纪足足大你两倍有余,他又如此待你,你自然难以喜欢他了。” 安题轻轻笑起来,他觉得把话说得如此直白的金呈霓无比的可爱。 金呈霓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动人心魂的笑,低垂螓首,淡然说道:“承蒙公主和殿下关爱,阿霓感怀在心,关于我的事,就请公主和殿下不用再奔忙了。” 安题深深凝视她,极力克制心动的涟漪,谨记着姊姊安第要求他应允的事——我希望你对她的感觉就保持在同情和怜悯就好,真的不能再多了…… 他多希望自己可以带她离开这个牢笼,但是她龙纪皇朝冷宫嫔妃的身分和他天凤皇朝二皇子的身分中间还夹着一个永始帝,他不能为了一时的冲动而不顾一切后果。 “很抱歉我不能再帮你更多。”他感到很沮丧。 “殿下温厚纯良,能与殿下结识是我最大的福气,我已不敢奢求太多了。” 她低低叹息,笑容忧伤而无奈。 他深感歉意,轻声说:“总还会有办法的,你不要过于绝望。” 金呈霓微微一笑。能得到这样的男人真切的关怀,能为这样的男人心动一次,已是她此生最大的奢侈了。 永始帝的目光在平摊于御案的建筑图样上定住良久。 这些图样梁公公已经在两日前就呈给永始帝了,但是一直到今日他才认真地看了看。 梁公公侍立一旁,心中暗喜,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 “你说这是宜香宫里那个罪嫔画的?”永始帝几乎已经忘了金呈霓的存在。 “是,正是她,罪嫔金呈霓。”梁公公清楚地说出她的名字。 “金呈霓……她叫金呈霓?”永始帝不自觉地低喃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她已经被关在宜香宫三年了吗?” “回皇上的话,罪嫔金呈霓已在宜香宫三年了。”梁公公又特意说了一次她的名字。 “这些图样确实是她亲手所绘吗?”永始帝有些怀疑。 “是,是奴才亲自从她屋里取出来的。”梁公公不疾不徐地说道。“她是一个颇富才情的女子,性情温柔乖巧,在宜香宫里总是安安静静地画这些东西,奴才瞧着有趣,便取了来进呈皇上御览。” “这些建筑图样出自一个女子之手,确实是件有趣的事。”永始帝翻看了一会儿后,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但承欢侍宴、生子固宠才是一个妃嫔应该学会的事,一个女子会画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说着,把那迭图样推至一旁。 “皇上,她或许也想承欢侍宴、生子固宠,只可惜命中无福呀!”梁公公唏嘘一叹。 “朕连她的长相都记不清了。”永始帝蹙眉深思,到底已过了三年的光陰,对于当年所发生的事早已遗忘了许多,那一分怒气也早已消减了。“朕倒想见一见她了,把她带来见朕吧。” 梁公公闻言,大喜过望。 当梁公公火速带着一群宫女飞奔到宜香宫传旨准备以前,便已暗中派人去通知了楚安题。 金呈霓一见梁公公传旨她见驾时,一颗心便直坠谷底,心中有千百万个不愿,可是尽管她心中百般不情愿,宫女们还是不容抗拒地将她梳洗打扮起来。 梳洗、更衣、上妆、绾髻,这一切忙乱的情景和三年前迎她入宫时没有什么不同,差别在于她的心情。 三年前的她惊恐怯惧,害怕得几乎死去,而此时经过幽囚了三年的她,早已经淡定许多。 宫嫔最惨的命运她都已经受过了,还有什么可惊惧害怕的? 梁公公不断地在她耳旁叮嘱着,要她如何如何讨皇上欢心,她没有一句听得进去,满脑子只想着如何让皇上看不上眼。 到无极殿的路她仍有记忆,只是两旁开的花已不是当年那一朵了。 她脚步平稳地走进无极殿,恭谨地朝见永始帝,她的平静、她的淡然、她无懈可击的妆容,都令永始帝眼前一亮。 “你是金呈霓?”永始帝怔然站起身。 眼前朝见他的女子遍身璀璨,光艳照人,他不敢相信竟是和三年前畏畏缩缩、容光黯然的女子是同一个人。 金呈霓淡漠不语,垂首敛眸,她已经打定主意要招永始帝的厌弃,即便会触怒他也在所不惜。 “皇上问你话呢,你倒是回话呀!”一旁的梁公公急了。 “梁度,你退到一旁,朕来问话就行。”永始帝摆了摆手。 “奴才遵旨。” 梁公公担忧地看了金呈霓一眼,然后躬身退开。 “你起来回话。” 永始帝负手而立,仔细地看着她。 “谢皇上。” 她站起身,目光淡淡地垂视地面。 永始帝从御案上拿起那一迭建筑图样,走到她身前。 “这些都是你亲手绘的吗?” 她斜斜扫一眼,简短地答道:“是。” 永始帝端详着她,含笑道:“这是在宜香宫里磨出来的脾气吗?和从前真不像是同一个人了。” 金呈霓心中隐隐有些反感,他竟能用这样轻松的语气说出那样残酷的话来!她抬眸清冷地瞥他一眼,唇角的冷笑含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恨意。 她讨厌极了这个男人,厌恶极了这座无极殿,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便选了绝对会激怒他的话,含笑说出口—— “皇上若在宜香宫内住个几日,怕也会变得不像同一个人了。” 永始帝的脸色果然骤变,一旁的梁公公则惊骇得大气不敢喘一声。 三年来所受的苦楚终于得到了一丝报复的块感,金呈霓心底的笑意愈来愈浓,几乎快要从唇角流露出来了。 “说话如此不得体,一点天家礼数都没有,脑袋怕是有问题了!”永始帝的脸上满是勃发的怒意。 金呈霓深吸一口气,想到了被逼疯的康太妃,心中更觉悲凉。既然他觉得她脑袋有问题,她不如就装疯卖傻吧! “我也觉得我快疯了呢,皇上还是快送我回宜香宫去吧,我待在那儿比待在这里舒服多了。”她的语调淡漠而厌倦。 “滚!滚回去!” 永始帝遏止不住怒气,极怒之下将手中那一迭图样朝她脸上摔过去。 金呈霓惊吓住,愣在当场。 梁公公骤然跪下,惊慌地喊道:“皇上,她并没有疯,她好端端的——” “住口!”永始帝怒喝。“梁度,你为何这般维护她?” “皇上息怒,奴才并没有维护她……” 此时,一名小太监战战兢兢地站在殿门口禀道:“皇上,安第公主和二殿下求见!” 永始帝胸口起伏不定,气得脸色铁青,还未决定要不要见安第和安题时,就已经看见姊弟两人跨进殿门了。 安题早已知道永始帝宣召金呈霓见驾,所以见她在殿中并无意外之色,只是平时见她是素颜简髻,而此时的她刻意装扮过,一身樱色留仙裙,清灵之中不失华贵庄重,一时间让他看怔住。 “皇上,这是怎么回事?” 安第注意到金呈霓的眉眼间像凝霜聚雪般冷然,而她所绘的建筑图样洒了一地,心中暗暗惊诧。 “梁度,把她带回宜香宫去!” 永始帝瞪着梁公公,低声喝道。 “是!”梁公公急忙起身将金呈霓带出殿。 临走时,金呈霓悄然斜睨安题一眼,唇角隐含一丝微笑,神情有着尘埃落定的轻松。 “你们姊弟两人怎么一起来了?” 永始帝平息怒气,转身坐下。 “方才那女子是谁?怎么会把皇上气成这样?” 安第无法回答他们姊弟两人正是为了金呈霓而来,便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她是冷宫罪嫔。”他喝口茶润一润喉。“朕本有意将她放出冷宫,没想到她不断无礼冲撞朕,想来是在冷宫待久了,神智已经不清了。” “神智不清?”安题不悦地蹙眉。“她看起来不像啊!” 永始帝冷哼一声。 “一个会说出叫朕快送她回宜香宫去,宜香宫比朕这儿舒服这种话的女人,还不叫神智不清吗?” 安题愕然,转眸与安第对视一眼。金呈霓会对永始帝说出这种话,分明是将离开冷宫的希望亲手斩断,不留后路了。 安第不解金呈霓为何会这么做,疑惑地用眼神询问安题。 安题默默摇头。他只知道金呈霓厌恶永始帝,不愿承欢,却不知道其实真正的原因出在他身上。 虽然大好机会被金呈霓自己搞砸了,但安第仍想救金呈霓,见撒落一地的图样,便心生一计。 “皇上,这些是什么?”她弯腰拾起图样,故意装作初次观看,惊叹连连。“这些亭台楼阁的结构都画得好精细啊,是宫匠画的吗?” “不是,是刚才你们见到的罪嫔画的。”永始帝没好气地说道。 “什么?她竟能画出这般精细的结构图?”安第故作吃惊。“想不到皇上的嫔妃里卧虎藏龙呢!” “瞧这上头的用料计算相当仔细,可不像是神智不清的人能画得出来的东西。”安题偷觑永始帝的表情,见他的神色果然平和了许多。 “朕确实也觉得惊奇,或许在冷宫待久了,脾性变得古怪了些吧。” 永始帝淡淡一笑,气已消了大半。 “皇上竟让才情如此出众的女子埋没在冷宫里,也难怪她会怨皇上了。”安第笑吟吟地说道。 “对于这个女子,朕实在没有了解过呢。” 永始帝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静静地思索了一晌。 安题看得出来永始帝已有些浮动了,也许正盘算着让金呈霓离开冷宫吧,或许正准备召幸她也说不定……当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时,他的心口骤然有些发紧,忽然希望永始帝永远都不要注意到她。 “皇上,我倒有个不情之请。”安第的语气十分客气。 “表妹有什么要求就说,客气什么呢!”永始帝亲热地一笑。 安第当真不客气地说了起来。“我的府邸正要拨出一块地兴盖庭园,我瞧表哥这位嫔妃绘制的图样与我心意极合,想请她帮我设计一下庭园,不知道表哥肯不肯把人借我用一用?” 安第的要求极为突兀,安题暗暗看了永始帝一眼。 “借你用一用?怎么借?”永始帝满面疑惑地问。 “所以说是不情之请了,因为要把她借出宫,暂时住在我的府里,等她设计完我的庭园,我就把她还给表哥。”安第恬然笑说。 永始帝怔了怔。 “为何非要她不可?宫里还有许多宫匠——” “却没有宫匠是女子呀!”安第不给他任何犹豫的机会。“沐岚近日就要带兵离家了,我找来的宫匠若是男子,岂不是诸多不便?” “朕明白了。”永始帝了然微笑,并没有思考多久,极为和气地对她说道:“朕同意你的请求,明日便命梁公公将她送往府上去。” 安题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 “多谢表哥。” 安第神色舒展,轻盈地一笑。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导言 东妃 齐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