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武侠版 考试 ——归思集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5

图片 1
  
  一所学校,一间教室,一位班主任,一群学生。
  
  “听说要考试?”门开,他入,仿佛门本在为他打开。
  三分震惊,三分诡异,三分无奈,一分恐惧自众人脸上现。
  人喧哗,室大乱。人们似乎不易接受这个消息。
  
  门开。
  众人不宁,惊恐看向门外,心则坎坷不安。
  时间在瞬间静止,一种可怕的氛围笼罩教室上空,一切静到极点,落针可闻,压力占了上风,驾驭着每一个人。
  门外久久无人进来。陆恺站了起来,脚步异常的沉重,每一步都很谨慎,似乎在预防着什么突发事故。
  
  从他的位置到门口仅有五步,他却像走了五年,沉重异常的不仅是脚步,还有心。其余之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双眼睛,一分为二,一只看门外,一只看陆恺的脚。
  
  门口已至,陆恺深吸一口气,然后伸头。
  没有人能看清楚陆恺的速度,众人的眼睛仿佛在瞬间失明。再看时,陆恺已然笑吟吟的立在了门口。
  他像是要宣布一件国家大事般的稳重。众人伸颈待听。
  答案只有两个字:“是风!”
  众人长呼一口气,压力顿消。
  
  然事情不可预料,该来的纵究逃不掉。
  
  门再次被打开,不是风,是人!
  来人着一身西装,扬洒着一种为人师表的风度。手中提一密封袋,袋上有两个醒目大字:试卷!
  密封袋并不恐怖,恐怖的是袋中的东西。
  众人抬头,形成目光大阵。
  目光纷纷,凌厉似刀,刀刀飞出,直射来人,其速超越一切。
  来人不惊,却已是亦步亦趋,沉稳如泰山,举手投足间竟无懈可击。
  
  “今天我们考试!”来人出声,声音镇魂摄魄。
  众人一惊,阵脚大乱,目光大阵甫接即破,其威力竟如此不可当。一番杀招瞬间被消弭于无形。
  
  消息得到证实,众人内心压力陡起。莫非又是背水一战?
  “唉,没办法!”他们说。
  “该死!”陆恺说。
  
  第一部:发卷。
  第一节
  
  在这里,人们可以不知道国家主席是谁,但绝对没有人不知道血侠!
  人们记住了血侠,是因为他们见识了血侠的血刀。
  血刀一出,威震天下!
  
  没人能挡住血侠的五刀,这是个无法相信的事实。因为血侠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更是一个秘!
  很多人都对血侠感兴趣,也有很多人想杀血侠成名,可他们都倒下了,而且并未打破血刀的记录。
  血侠依旧行走江湖,他只对两件事感兴趣。升级和PK!
  很少有人知道血侠的本来面目,除了陆恺和方刚。
  陆恺知道,因为他就是血侠。
  方刚知道,因为他本就是陆恺最好的朋友。
  
  第二节
  
  不论什么人都有他的悲哀。
  陆恺的悲哀就在于像他这么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竟然对考试无能为力。
  方刚的悲哀则是他在现实中以成绩名列前茅,在虚拟世界中却无一席之地,尽管他也部分昼夜地上网炼升级!
  
  第三节
  
  来人资料:
  姓名:张云志
  昵称:班主任
  级数:57
  职业:英语
  魔力:0
  防御力:8000
  攻击力:15000
  必杀技:理解
  帮派:京师教师联盟
  经验值:正无穷
  
  第四节
  
  强者。
  弱者。
  他们之间的战争不用开始便已经注定结局。在这里强者不存在阴沟里翻船,弱者没有可能以智取胜。所有一切的对决靠的都是绝对的实力。
  陆恺把心一横,带着一种杀身成仁的勇气迎接着即将开始的战争。
  
  第五节
  有些话虽非金口玉言,但一旦说出,仍旧注定无法更改。
  “现在开始考试!”张云志宣布。
  
  局面已然成形,似乎不可挽回,难道真的是天意?
  陆恺仿佛看到了张云志脸上的嘲弄。
  课堂上漂浮着一个声音,一个笑容,张云志的脸上有着一分诡异,九分的玩味。
  此局若不可破,便已经注定了陆恺的败亡。
  
  第六节
  
  密封袋被打开。恐惧终究无可避免。
  试卷如同死亡贴一般飘到了每一个人的手中,陆恺突然理解了武林大豪们会恐惧的原因。
  当一切注定无法更改时,所到来的结果必然是失败以及接踵而来的死亡。这本是江湖中人的悲哀。如今却也成了陆恺的悲哀。尽管陆恺在现实中籍籍无名,可他仍旧无法避免,因为这是应试教育的天下!
  
  陆恺回头望了方刚一眼。
  眼圈发黑的方刚已经持起了笔。
  “拼了!”陆恺想。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第二部:做卷
  
  第一节
  
  陆恺的心突然有了书生搬大石的感觉,石重人无力。
  他抬头,迎面而来的是张云志的目光,恐惧而幽深。
  他低头,眼下是试题嚣张的挑衅,傲气而不屑。
  他回头,耳中传来龙镇九天的声音:“不许回头!”
  
  第二节
  
  笔
  此刻就躺在他眼中的书桌上,如一个弱者般任人宰割。
  试卷
  此刻也平躺在书桌上,如一块荒田,荆棘丛生。
  陆恺
  此刻便守在它们旁边,如一个奴仆般的低声下气。
  
  第三节
  
  一些人注定风光,便有一些人必然窝囊。
  男不能十全,女也无法十美。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缺陷。
  没有学习,没有复习,便注定考场败北。
  除非,有奇迹发生。
  陆恺就在等那个奇迹。
  那个被方刚创造出来的奇迹!
  
  第四节
  
  有些事不得不去做,因为无法拒绝。
  陆恺拿起了笔,就像文人持起了剑,这一切,只是因为,张云志走了下来。
  班中寂静,无人敢做声,只有笔在纸上经过时发出来的沙沙声,就像是下了一场春雨,带给了大地希望,同时笔下落在试卷上的字符也给主人带来了希望。
  只是希望并不是现实,还会落空。
  
  
  第五节
  
  时间正在流逝,如从一个人手腕静脉上流下的血,血尽人亡,时间尽考试毕!
  陆恺突然想到了即将上刑场的囚徒,同时也想及了在他刀下超生的人类,他们都与此刻的自己一样,绝望而又无助。
  如果真的有报应一说,那么这些考试就是陆恺在虚拟中杀人太多的下场。
  在一个没有法律的世界,强者决定一切,在一个有法律的世界,法律占山为王,人只是玩偶!
  在一个没有考试的学校,那是不可能的。在每一个有考试的学校,学分永远无敌,辅导书是秘籍,学生只是门徒,简单而忙碌。
  
  第六节
  
  张云志的每一步敲击的都不是地面,而是陆恺的心。
  终于,三十七步过后,张云志走完了一遭,然后回讲台,坐定。他居高临下的浏览了众人,似乎是对方才走马观花的补充,见无异样,才放下心来,在他面前放着一本已经被打开的书,张云志的目光终也改变了目标。
  陆恺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陆恺回头,将若干答案抄在卷上。
  张云志抬头,见到的仅是全班学生俯身做题,他又低头,继续看书。
  
  第七节
  
  奇迹终于被创造出来了。
  答案自天而降,介质是一张纸条。
  陆恺心喜,忙是将命运握于手中,出于做贼心虚的原理,四下张望。
  一个声音自头上方响起:“离考试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陆恺俯身,展开了纸条,喜不自禁。
  持笔,做卷,答案对号入座。一个个难题的关卡被顺利攻破,势如破竹!
  万事俱备,天降东风。借刀杀人,攻城略地。
  借答案之刀杀命题之人,攻难题之城,掠试卷之地。
  尾声已近!
  
  第八节
  
  方刚起身。
  在这一方面,他名列第一,无人能及。
  方刚经过,留给陆恺一个微笑。
  陆恺抬头,接收了这个微笑。
  一切都是那么的如同预料,似乎是天生的这般设计!
  
  铃响。
  战争结束,陆恺起身,手中之笔横尸桌上,白纸如旗,在风中招展!
  
  
  第三部:交卷
  
  第一节
  
  陆恺双手捧卷,一如捧着自己的生命,恭敬走上讲台。
  张云志抬头,两人目光交错。陆恺沉重地低下了头。
  往事开始在内心回闪。
  
  第二节
  
  陆恺能横行网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道理浅显得如同方刚无人可及的成绩。
  他想及的是在网络成名后发生的一件事。
  
  血侠。
  在网络中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死在他血刀下的人物不计其数。
  曾经他带方刚升级。
  起先,很顺利。
  后来,仇家把他们包围。
  石墓一战,轰动网络。
  哪一战,十七敌全部死于他的血刀之下,而方刚也因为他的保护不周而当场挂掉。
  从那以后,他不再带任何人。
  在那一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他的思维并没有将那些意识翻译成汉字映现在他的脑海。在此之前,那只是一种模糊的印象。
  
  第三节
  
  张云志去接试卷,但他的眼神却凝向陆恺。
  陆恺的手在瞬间感觉一股重力传来,接着试卷离手。陆恺一个虚脱,突然觉得被抽走的不是试卷而是他的灵魂。
  灵魂离体便只剩下了行尸走肉。
  
  “我不交了!:陆恺突然说。
  张云志笑了:“不,你可以交,这是一分很好的答卷,你最后的答案很好!”
  “张老师,我?”
  “下次,你一定会交一分更好的答案,是吗?”
  “嗯。一定!”陆恺点了点头,心下一阵的光明。
  
  第四节
  
  原来模糊的思维在陆恺的心里越发清晰。
  那一次的网络事件与这次的考试际遇形成了一种理念。
  陆恺笑了笑。
  “对,靠自己,一切只能靠自己!”
  
  第五节
  
  试卷全部交上,人们像脱离了死神一般的轻松。
  陆恺对方刚说:“我明白了,今后我要做自己的主人!”
  “对,你本来就应该做自己的主人!”方刚说。
  “可你刚才还是给过我答案。帮我作弊!”陆恺笑道。
  “不,我没有给你答案,那些只是表面上的,这次考试的真正答案是这”方刚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你把我搞糊涂了!”陆恺说。
  “不糊涂。你只是没有看试卷的夹缝而已!”
  “夹缝?”
  “对,夹缝!因为真正的答案在夹缝中的那一行字”
  “真正的答案不在于答案,而在于问心无愧的求知!”身后的同学说。
  “对,这才是这次考试的宗旨!”张云志微笑着。
  
  第六节
  
  “你们不排斥考试吗?”陆恺问。
  “排斥,排斥得要命。但我们不怕问心无愧的做题!“同学们说。
  “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一种是为学分而考,另一种是为知识而练。”方刚说。
  “没错,就是这样!”同学们补充支持。
  
  第七节
  
  陆恺回头,看向了一脸笑容的张云志。
  张云志看着陆恺,道:“当所有的人都在追求学分的时候,考试已然失去了他的真正意义。其实,相对来言,它只是我们教师检验学生的一个手段,不是唯一,更不能以这种结果去评定一个学生。拥有这种观念的人是畸形的,那样的态度不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态度。我组织这样一个考试正是针对这种情况。为检测而考,为知识而考,但绝对不是为学分而考!这才是考试的真正意义!”
  
  第八节
  
  当真正的意义被体现出来后,所有的事情才不会显得本末倒置,所幸的是陆恺他们遇到了一个好的老师,只是,我们呢?

第一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上期回顾:去爱吧,少年(2)

第一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3    考试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时光都无忧无虑,考试之于大家,可谓一场浩劫;考试逼近,同学们那苦读的身影、虚心的态度才渐露端倪。离考试越近,越能清楚它的影响力和杀伤力。

大二的尾巴上,还有最后一科要拯救;最后这科,正是张博士讲的那门课——《土力学》。我们专业的每个学生都不得不去做准备,小曾、浩浩我们三个虽然成绩还好,考前的复习也必不可少。上哥的成绩更是无需过问,每次都名列前茅,他上课都稳坐第一排,笔记做得认真,作业也写得工整。即便如此,考前他仍会疯狂复习;按尿哥的说法,他是怕被别人超越,抢了他的奖学金;尿哥还说,这种“为别人学习”和“不顾一切向钱看”的悲哀做法是万万要不得的。另一方面,尿哥却特别推崇浩浩,每次掌握好的学习方法,还能学以致用,好几次在建模大赛上崭露头角。

上哥也很不服气,对于考试,他给尿哥的回应也只有一句:“锅是铁打的,考场上你就知道了!”

至于飞哥,他向来不听课,甚至手机也懒得玩,活动以网游为主,睡觉次之。大一还好一些,大二就不像话了——几乎完以放任自流的网游度过——玩累了就睡。可见玩网络游戏也是很有技术性很刺激,吊光了他所有的精力。

而他得以通过考试的手段,就是作弊。考试之于他,也不过是走走过场,小菜一碟,他从来不放在心上。所谓艺高人胆大,飞哥也有自己的一套。根据这两年的大小考试,他总结了一套体系完备的方法论。历经大小考试屡屡得手,也能说明其方法的可行性和有效性。

有天晚上就恰好讨论到这个问题,在大家一个劲儿的称赞和止不住的好奇中。他兴致勃勃的给大家介绍起来:

“其实吧,作弊也不难,理论无非就三条:

1.提前缩印两份答案装在身上不同的衣服兜里;

2.不论怎样,要用听声音或者眼睛的余光扫等办法来确定老师的位置,而不是抬头看、扭头找;

3.永远有一只手放在桌子上边。

当然了,撑死胆大的,所有方法和操作的前提是你胆子要大;只要考虑作弊的,那必然是不作弊肯定挂科,要搏一搏,就要大胆!”

乍看这三条理论,平平常常,确实有几分故弄玄虚的意思。看大家不是十分信服,飞哥继续解读了起来。

“要知道,咱们的监考老师除了那三个棒槌,大多比较仁慈,只收作案工具不追加惩罚。看我这第一条,缩印的答案放在不同的衣兜里,两份答案,有备无患;而且,其中一份答案被老师拿走后,老师会有一种自我膨胀般的满足感,很容易对你掉以轻心,这样很大程度保证了你的第二份答案。”

大家略微的点了一下头,仿佛确实有几分道理,我们的试题很大程度上沿用了往年的考试内容,所以,也给同学们作弊创造了条件。他口中说的那三个棒槌是我们学校的“三大名捕”,监考很严,但我们没有遇到过。他接着介绍,“很多人都做贼心虚的抬头看老师,抬头、扭头肯定引起老师的注意,本来嘛,那么大的教室、统共那么几个学生,老师哪儿就会注意到你,结果你一个自杀动作,就悲催了”,他张着手做出无奈的动作,“还有,至少一只手放在上边。本来是在考试,就是让你写字的,你两只手在下边,不用想也知道你在作弊啊,很容易引起老师注意;而且——”他故意顿了顿,压低声音,“一旦被发现作弊,监考老师在扯你的试卷时,你还可以用一只手及时护住,和他周旋一会儿,还为自己留有余地,不然的话,被老师拿走试卷,肯定是直接挂科!”

他满足的说完这一通,挨个看了我们一遍,大有“今天的课就到这里”的意思。

而他得以通过考试的手段,就是作弊。考试之于他,也不过是走走过场,小菜一碟,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至于其他的,就是抓住每次考场的慌乱,发卷、收卷还有老师纠正试卷或者其他同学逗乐、被老师纠缠,抓住这些空档,更甚至老师出去接电话,都是作弊的机会;可以把大题从兜里找出来,或者扭头看几个填空选择之类的。老师们都很忙,他也不想非要为难你,看着他在屋里转悠,心里不一定想什么呢,再说了,考场上也挺无聊的,一直站着能不累吗?提前给他们在讲台上准备几个凳子、放本杂志,让他们坐下来安静的看会儿书,比什么都强。”

听了他的话,我们几个都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仿佛都在品味其中的深远道理,彻底的服气了;能独立思考出这一系列的方法论,并能自圆其说、讲出几分道理,小伙子确实很不简单。

考试越来越近,这几天,考务安排被贴了出来,就连飞哥也多了几分担心。有次尿哥晃悠悠从外边回来,“飞哥,听说了么,监考老师是孟小华和周超,名捕啊!”,孟小华、周超和张博士加起来正好凑成了我们学院的“三大名捕”,早就全校出名了,飞哥听了之后没理他,继续玩自己的游戏,脸上却多了几分焦虑。

还剩几天的时间,认真备考的人觉得时间太短不够用,想搏一搏的人却每天都在盼着,盼望这场大战快点过去。

考试如约而至,紧张与恐惧有时让人混淆了经验之谈和迷信思想的界限,上哥一如既往,考前换上了一条新内裤;在我们对他的调侃中,拉开了考试的序幕。

这次考试至关重要:《土力学》,学分四点五,三大名捕。都是最令人揪心的关键字,没有之一。

三个班90名考生,共三个监考老师。入场时,飞哥一改往日的谈笑风生,收敛了不少,估计也怕被人家监考老师盯上;平时“作弊成疯”的那几位同学或多或少的也有了几分慌乱,不断地和邻座同学甩一些“多照顾、共度难关”之类的谦敬之辞。

我进来时,正看见尿哥在飞哥那儿借草稿纸。尿哥凑到飞哥跟前儿说:“这情况咱就别作弊了,被逮住肯定挂,不如连蒙带做写满了它,看这态度没准也能拿个及格……”

“我倒是想蒙,关键这是理科题啊亲哥,怎么蒙?你蒙去吧,我可整不了!”飞哥直摇头。

“唉……不听爷爷言,吃亏在眼前,等着吧小子哎!”,尿哥嘴巴一撅,慢慢走回座位了;我啥也没说,也找自己的座位。

“等你妹啊,你丫就一二逼!”飞哥还是这句,条件反射似的。

铃响,考生就位坐好,监考就位,发卷!

以往来说,发试卷的空档里,场内嘈杂,是作弊的好时机。趁这阵子乱,一般都要把几个大题的答案找到,从兜里拿出来。不过这一次,仿佛没有那么嘈杂,两位监考老师在一左一右两个过道里小步慢走,随发出的试卷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主考官张博士则站在讲台上,目光炯炯的扫描全场——这配合,滴水不漏!

看飞哥那表情也知道——发卷的第一仗没有打好。发卷完毕就隐约听见几个人在叹气了,仿佛在互通有无,彼此感慨——没得到下手的机会。

题量不是太大,也不算太难;除了最后的计算题复杂一点,要活用一下微积分算出水上和水下两部分的侧摩阻力求和,其他题目都是课本上涉及的内容。根据那天飞哥介绍的经验,九十分钟的时间,基本上前三十分钟大多数同学都能完成自己会做的题,剩下的题,就是不会的,在接下来的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抓住每一次骚乱,老师们的每一次交谈、接听电话的空档左右瞅瞅,也能多答一些分数。当然,也会有极少同学是整张试卷压根都不会做,想来,那将多么无可依靠、多么煎熬。

有极少同学是整张试卷压根都不会做,想来,那将多么无可依靠、多么煎熬。

飞哥坐在我左后边两排,稍一回头就能看见他。发卷不一会儿就看见他挠头,不错,这正是焦虑的表现;这样的考试毕竟也见得多了,他还算稳当,不像有些同学已经开始左顾右盼。

这次试题难度确实有些增加,加之张博士的课大家本来就没有认真听讲,不会做也是合乎常情。

监考老师在考场里踱来踱去,有些同学频繁的张望已经引起了老师的注意。那位周老师煞有介事的说:“我发现大家在考试做题时,有个很奇怪的习惯——爱看黑板,不要再让我发现哪位同学看黑板了!”好些同学都抿嘴笑了,这哪里是看黑板,分明是在锁定老师的位置,确定时机以便下手作弊。

大部分题做完之后,我就放慢了答题的节奏,正在侧着脸写字时,眼睛瞥到了尿哥,我坐在教室的中后部,他坐在我右后方隔着一排的位置,书桌的左边是个过道。他好像正在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掏着什么,左手掏兜,右手拿着笔搭在桌子上压着试卷,果然,是按着飞哥说过的方法来操作的。可见尿哥不是个“慕虚名而处实祸”的主儿,别人说的一些若有似无的实用技巧,他还是会听的;不过,他那大大咧咧的性格,竟连弄个小抄都这么费劲。更悲催的是,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从后边走过来的孟老师;孟小华刚才从前门出去接了个电话,迂回到后门杀了回来!狡猾得很!

显然,孟老师已经注意到了尿哥,慢慢地逼近了他,隔着过道和尿哥同排的其他几个同学也注意到了这一系列的情况;掏兜苦找小抄的尿哥,慢慢逼近的孟老师,等着看戏的同学们;因为我们离得不是太近,我轻咳了两声,他也没听见,可见是多么的全情投入!

当孟老师走到尿哥左边时,尿哥“噌”的抬起了头,吓了一跳,仰脸盯着孟老师看了一秒,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缓缓扭过头来看着试卷,左手也抽了回来,手里竟然掏出了一枚硬币,他先是吹了一下那枚硬币,然后双手把硬币抵在桌上,一捻,转起来,挥手一拍;然后又看了一下站在身边没走的孟老师,仿佛在邀请她一起见证手里硬币转出来了个啥,孟老师一动不动的盯着尿哥看。

尿哥转回头来,目光也收回来注视在自己的手背上,忽然地胸有成竹起来;他缓缓把手拿开,他看了看试卷上的题,又看了一眼硬币,恍然大悟的用握成拳头的手轻拍自己嘴唇,又在空中胡乱地指指点点,嘴里默默的念叨:“选B,选B。”右手拿着笔在卷子上胡乱的画了一下。一连串的动作,旁边侧目的同学都看呆了,有几个甚至实在憋不住发出了“嗤嗤”的笑声。孟老师一脸黑线,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尿哥几眼,抬头又和站在讲台上的张博士交换了一个眼神,仿佛在说“这学生是个二逼吧”,叹了一口气,哭笑不得的走开了。

有的人很傻,有的人装傻。尿哥凭借装傻躲过了一劫。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在考试开始后的五十多分钟后,飞哥被周老师拽了出去,试卷也没能保住。

考试,告一段落。

最值得依靠的人,唯有自己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次考试。大家本该明白,考场上最值得依靠的人,唯有自己;最能保证自己及格的安全网,就是考前的充分复习。做小抄、搜答案,未必有效;问别人、抄别人,风险更高。考场也似人生,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很多人不明白这个“本立而道生”的道理,花费过分的时间、金钱、精力在圈子、人脉这样的附加值上,殊不知,当我们真的面对困难、迎接挑战时,人脉和圈子不一定能帮得上我们;而我们自己强大时,人脉和圈子却自然而然的涌向我们,无心插柳柳成荫。反之,舍本逐末,庸庸碌碌,徒劳无功。

下期精彩:去爱吧,少年(4)


作者:映小楼,90后天秤座,金融男,写手;现居石家庄。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武侠版 考试 ——归思集

关键词:

上一篇:心诚则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