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修真世界,第三百零一节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3

漫天轰然崩啸而下的剑芒之下,浑身笼罩在紫火的女修深深地看了左莫一眼。左莫恍然有种错觉,时间在这一瞬,被拉得极长。 两人目光交触。 女修收回目光,重新仰起脸,望向朝她轰然压下的剑芒。 啪啪啪! 她浑身爆出一团团血花,她熟视无睹,飙射的鲜血落入紫火,紫火就像仿若嗜血的怪兽,贪婪地吞噬着鲜血,紫火暴涨,猎猎作响。 满是鲜血的双手,一点点扬起,举过头顶,作出一个向上托举的姿势。 周身紫火飞快地涌向上举起的双臂。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让人陡然生出惨烈决然的感觉。 她双臂向上一送。 两股紫火以惊人的速度从她双手间流出,首尾相连,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十丈大小的紫火盘。女修身上所有的紫火,一滴不剩,全都流入紫火盘中。 紫火盘在她头顶旋转,诡异妖艳。 左莫怔怔地看着,一滴紫火也不剩的女修,浑身的伤口不再流淌鲜血,但是身上的破碎的衣衫早就被鲜血浸透,唯独那双赤足,依然洁白无暇。 更让他吃惊的是,他感受不到半点女修的气息! 她就仿若突然消失,不,是已经死去一般。 冷眼旁观的左莫,情绪突然剧烈波动。 他的嚎叫恍如被烈焰灼烧的野兽,熔岩、罡雷和金光,疯狂地钻进他的体内,一路摧枯拉朽,不断地往他身体更深处进发。 而此时情绪的波动,犹如火上浇了一瓢热油,他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金光、罡雷、熔岩所过之处,但凡是稍脆弱的地方,都被烧得一干二净。 即便是他之前得到充分淬炼的肌肉骨骼,在如此猛烈狂暴的洗礼下,都摇摇欲坠。 然而,此刻左莫所有的心神,全都被女修吸引。 他的双目,不断地流出一颗又一颗的泪珠,他没有丝毫察觉。胸口的五行琉璃珠砰砰地跳动,宛若心脏,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 她一定和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关系! 到这时,左莫已经万分肯定这一点。妖艳的紫火盘,在女修头顶滴溜溜地转动,令人心悸的力量,缓缓散开。 你到底是谁…… 左莫情绪波动更加剧烈,他想问她这句话,可是他的身体完全失控,无论他如何用力,也无法重新掌握自己的身体。 崩啸而下的剑意,越近越离,左莫心中的焦急越来越重。 该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 他心中生出强烈得无以伦比的冲动,他要掌握自己的身体,他要问她为什么,他不要她挡在自己面前,他…… 该死的! 左莫感觉有团火焰在他胸中燃烧,他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如此不顾一切的冲动!他知道,此时一旦他接管身体,魂魄便要承受灼烧。 可是……我要…… 左莫浑身剧烈地颤动,犹如野兽嚎叫,更加疯狂! ……问她…… 他的双目通红,蛛网般的血丝密布,额头青筋根根暴起,浑身的血管,全都宛如蚯蚓。 剑意离女修越来越近,离紫火盘,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 女修忽然低下头,看着他。 左莫心中,像有什么突然被点爆。轰!他脑海中一片空白,他身体所有的灵力、神识、每一寸肌肉里所蕴含的每一滴力量,陡然爆开! 他的身体忽然生出一股极强的吸力,原本在他体表肆虐的熔岩、罡雷和金光,瞬间被吸入其中。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在飘荡。 “不要忘……” “死也不能忘……” 层层叠叠,滚滚如雷。 天空中,漫天剑意,呼啸而至,重重轰在紫火盘。 噗噗噗! 每一道剑芒落入紫火盘中,就像若浇上一注热油,生出一道紫色火舌,吞吐不定。剑芒层层涌涌,有如洪流,不断地冲击着紫火盘。 女修的双臂陡然一沉,身体微微一颤。 “为什么?” 左莫恍如逼到绝境的野兽,疯狂地咆哮。 女修身体一颤,左莫身体亦同时一颤,他仿若被激怒的野兽:“为什么!” 蓦地,他身体开始不断地颤抖,脸上浮现痛苦的神情,声音也不自主地转小:“……为什么……” 哪怕他的神识经过不断地修炼,但是魂魄被灼烧的痛楚,并不会因之而有丝毫的减弱。体内各种力量的拉锯战,魂魄灼烧的巨痛,他痛得身体佝偻有如一只虾,每一寸身体都在颤抖。 我要……问她……为什么…… 女修的双臂,一点一点被往下压,惊人的力量,从紫火盘传来。 她咬着牙,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我要……问她……为什么…… 左莫浑身剧烈的颤抖,但这次,他没有叫,他死死瞪着双眼,拼命咬住牙,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轰轰轰! 紫火盘的火舌疯狂地吞吐,但是剑芒实在太多,硬生生把紫火盘的火舌给压住,它们持续不断地冲击着紫火盘。 女修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一声闷哼,她身形陡然向下一沉。 我要……问她……为什么…… 女修下方,左莫艰难地一点点扬起头,他的双目充血,通红一片。他的身体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银色罡雷有如无数只银蛇在他体表游走,金光拼命地往他骨骼内钻,而赤红的熔岩内那一缕缕精纯的地火,则钻进他的经脉之中。 失去目标的灵力、神识,开始缓缓趋于稳定。 轰! 他头顶的女修,身形又向下一沉。 金乌城的灵罩金光大炽,天空的剑芒轰然砸在上面,顿时金色灵罩一阵波动。 众人都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无不全力以缚。 束龙带领卫营,再次发动乌煞魔杀阵。朱雀营的战阵大多以攻击性为主,防御是他们的弱势,眼下只能尽可能地催动一些简单的防御战阵,能够多了力量便多一分。 小塔转动成一道五色虚影,天环月鸣阵亦被催动至极致。 而东西营的修者,则像疯了般,拼命地更换晶石。谁都知道,灵罩一旦破碎,所有人都不可能幸免于难。 直到此时,众人才能更加直接深刻地体会到女修的强大。以一己之力,挡下如此恐怖的剑意,委实让人难以想象。他们借助金乌城的大阵,用尽全力,都摇摇欲坠,灵罩随时都可能破碎。 所有人脸上都布满绝望。 崩啸而下的剑意,仿若无穷无尽,势不可挡。附近有一座山峰,硬生生被摧毁,只剩下半截。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也无法想象,剑意能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难道今天真的要命殒此处? 每个人心头都不自主闪过这个念头。 公孙差叫来谢山麻凡几人,压低声音道:“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呆会若城破了,你们带着老板突围。” 众人脸色戚然,个个咬紧嘴唇,没有说话。 束龙口鼻溢血,兀自咬牙坚持催动乌煞魔杀阵,卫营几乎每个人都是口鼻溢血。 轰! 巨大的力量,超过乌煞魔杀阵的承受,束龙就感觉被人狠狠锤了一记,整个人抛飞起来。他身后的其他营卫,齐齐抛飞。 乌煞魔杀阵被破! 所有人脸色皆变,没有乌煞魔杀阵,金乌城灵罩根本无法坚持多久。 就在众人绝望之际,忽然有人颤声道:“老板……” 老板? 许多人下意识地挪动目光,哪怕他们今天死在这,老板能逃出去,也是不错的想法。许多人希望女修能够带着老板逃离此地。 他们虽然充满恐惧绝望,但并不后悔,跟着老板,也算轰轰烈烈地走了一遭。比起以前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活,天壤之别!他们打心里希望老板能活着! 所以当有人惊呼老板时,许多人情不自禁地转过目光。 左莫浑身金、红、银三色光芒交缠不休,他如同一根标枪,挺直而立。 面容狰狞扭曲依旧,却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他抬着头,望着头顶的女修。 不知为何,所有人心中此时却不约而同升起一丝希望。 快点……快点…… 左莫眼中闪过一丝焦急之色,体内狂暴的力量此时渐渐趋于稳定,他的身体也渐渐回到他的掌控之中。他像进入了一个陌生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恢复力量。 并不算漫长的过程,此时却是如此让人焦躁! 体表无数罡雷游走,骨骼内流淌着金液,经脉中赤红精纯的地火,再次受到淬炼的身体…… 他的身体,再次突破,但是他此时,没有半点喜悦,他焦急地盯着头顶那道身影。 没有了紫火,女修看上去孱弱得像风中的枯叶。 轰! 女修身形再次一沉,长发飘扬。 “快点!” 左莫心中骤然一痛。 轰! 女修又是一沉,紫火盘无数火花迸射,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他妈的快点啊!” 左莫眼睛倏地红了。 轰轰轰! 女修就像一颗钉子,不断被轰得往下坠,止不住身形。 轰轰轰! 紫火盘终于承受不住,砰化作无数紫火,消散在空中。 女修如遭重击,眼神涣散,身形以更惊人的速度向猛坠! 左莫脑子嗡地一下炸开,全身轰地炸开,豁然而通,所有力量,像水突然倒灌入体内。 他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他身形如弓,背朝天空,女修被她护在胸前。 右手一把金纹雷核,疯了般,一股脑狠狠朝呼啸而来的剑意砸去! “滚!”

左莫堪霸稳住身形,是女修伸手抓住他。 他耳鼻流淌着鲜血,面如金纸,十分骇人,浑身衣衫灵甲尽碎。刚才连扔出去十多枚雷音核桃,所爆发出来的威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明霄老祖所立的位置什么也没留下来。 想想刚才那般可怖的威力,还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左莫腿肚子都有些哆嗦。恍然间,他想起第一次用阴火珠的情景。 哥大意了! 他当时凝成的阴珠,只有二品,钟笋火也是二品,炼制出来的阴火珠威力便相当可观。如今用雷音核桃和金乌火炼制出来的玩意,威力又如何会小?这可都是四品啊! 两种四品材料,用阴火珠的炼制法门,炼出的金丝雷核,威力可真是强劲无匹! 若自己离得再近一点,只怕…… 他心中一阵后怕,但好在终于把明霄老祖干掉,这危险也总算没有白冒。 忽然,他心头浮起危险的感觉,下意识地抬头。 一团硕大的阴影,挟着无比危险的气息,从他头顶天空,以惊人的速度轰然坠来! 明霄老祖没死!左莫脸色陡然大变。 “去死吧!” 一声充满愤怒和杀机的咆哮,在他头顶轰然炸开! 明霄老祖全身衣衫灵甲全碎,披头散发,嘴角溢血,左臂不翼而飞。当时雷音核桃的威力让他魂飞魄散,情急之下,拼着折损三成修为的损失,动用秘技,才险而又险地逃过一劫。 可即使如此,他的损失也惨痛无比。不仅左臂被断,飞剑亦被毁,最惨痛的却是三成修为的折损,这意味着他有可能境界崩溃,重新落回到凝脉期,如何不让他愤怒异常? 修为折损,是每一位修者最害怕遇到的情况! 今天一定要把这家伙给轰成碎片! 明霄老祖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明霄剑诀》催至极致。 金乌城上空的天空仿佛凝固,一瞬间,天空就像化作一块透明的水晶,云朵、灰尘、阳光等等,所有的东西,全都瞬间凝住,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机。 凝固的天空,阳光无法穿过,落下巨大的阴影,把整个金乌城全都笼罩在内。 无声的杀意,令每个人感到恐惧。 乒! 清脆有如水晶的碎裂声,凝固有如水晶般的天空,忽然布满蛛网般裂纹。裂纹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就好似有把无形的锤子在不断地敲打着这块水晶天空。 束龙大骇,他们走的本就是凝炼杀意的路子,对杀意最是敏感,此时顾不得其他,一声暴喝:“杀!” 卫营众人心中一凛,齐声暴喝:“杀!” 黑气缭绕,化形为一只长达数十丈,腰身粗逾数丈的黑蟒,嘶地一声,凶狠无比朝左莫头顶上方的明霄老祖扑去! 明霄老祖毫不惊慌,嘿然冷笑一声,伸手一指! 哗啦啦,他头顶布满裂纹的水晶天空,飞下成片成片透明的碎片,不断地旋转,化作一道数十丈剑意风柱,迎头朝黑蟒轰去。 ! 轰! 两个庞然大物毫无花巧地碰撞,陡然爆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可怜的左莫,再次被气浪狠狠地抛飞。 该死的! 几道天空剑意碎片在他身上留下几道血痕,他顾不上痛,连忙看向战场,忍不住嘶地倒吸冷气。 明霄老祖身前飘浮着无数有如水晶碎片的剑意,他口鼻皆溢出鲜血,刚才那一下,他也不是毫发未伤,只是他的目光更加凌厉凶狠。 左莫触及到明霄老祖的目光,心中顿时一凛,对方在拼命! 束龙身形一晃,闷哼一声,脸色微白。其他卫营修者,东倒西歪,像喝醉了酒了一般。 蒲妖在项链里怒不可遏:“废物!你们这帮废物!一个金丹就把你们搞得这么狼狈,以后怎么混?我堂堂天妖座下,绝没有废物……” 束龙脸上浮现苦笑之色,他们刚刚突破,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熟悉。这次的亏吃得真不是时候! 他的瞳孔蓦地睁圆,露出狂喜之色。 女修不知何时,出现在明霄老祖的背后,一指点去! 机会! 所有人齐齐流露出狂喜之色,女修的强悍,他们可是亲眼目睹,女修绝对是整个金乌城个人实力最强者。 她终于出手了! 左莫不知为何,心中却是蓦地一沉。女修眼中的紫芒,炽亮如同两团紫火,他第一次见到她眼中的紫芒如此炽亮璀璨。 “哈哈哈哈!全都给我去死!” 明霄老祖狞笑道,头顶支离破碎的水晶天空轰然崩碎,无数透明的剑意碎片,如同雪崩般,轰然呼啸席卷而下。 无数碎片穿透他的身体,带起无数朵血花,明霄老祖丝毫不觉疼痛,兀自狂笑! 左莫脑袋嗡地一下。 同归于尽! 金乌城上方的数亩大小的天空,完全崩碎,无数浩然飘渺的剑意碎片,挟着无可抵御的威势,从天而降。 无数剑意穿过明霄老祖的身体,原本晶莹剔透,如今却如同血琉璃! 浩然飘渺的剑意,忽然多了股决然的惨烈气息! 以天为剑,以身为引 ——! 所有人脸色皆尽煞白,金丹修者一旦打算同归于尽,那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远处观战的容薇脸色大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金乌城完了! 大汉和中年人脸色齐变,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金乌城完了! 能过秘技,不计后果地爆发全力一击,这种技巧对于金丹期修者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所以金丹之间的战斗,反而更加谨慎,若把对方逼到绝境,拼死一击是极其可怖的。便是容薇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金丹高手拼命。 容薇怔然,她见多识广,明霄老祖的实力远远超过她的预计。哪怕在天水界的金丹修者之中,明霄老祖的实力,也绝对能排入前三之列。她此时才恍然间明白,为什么候爷对明霄老祖会如此忌惮。 不知为何,她心中莫名叹息。 金乌城能把一名金丹修者,逼到舍身拼命的地步,他们心中佩服无比。 只可惜…… 金乌城上方整个天空,全都被扯动,所有的剑意,已经完全失控! 明霄老祖疯狂的大笑声中,他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倏地被卷入彻底失控的剑意之中。 金乌城方圆五十里的地方,全都被笼罩其中。而更令人绝望的是,剑意笼罩的区域,他们任何遁法都没有任何效果,连逃都逃不掉! 除非他们也达到金乌城,有高品阶的遁法,才有可能逃出此劫。 天空带着血色的剑意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七座山峰间,熔浆四处流溢,金乌城仿若置身修罗地狱! 该死! 左莫脸上浮现绝望之色。 忽然,他面前一暗,凭空多了一道人影。 是她! 女修浑身血痕密布,不少处衣衫被血浸透,那双精致无暇的赤足,在一片血红中,更是让人感到惊心动魄。不知何时,她脸上的面具被毁,露出丑陋的脸。 “你……”左莫先是一呆,刚想开口,女修猛地朝他头顶飞去。 她张开双手,如同大鸟,仰着脸,全身笼罩在紫色的火焰之中。她就像扑火的飞蛾,迎头朝轰然压下的血色剑潮飞去。 紫火汹涌澎湃,让人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身形。 不知为何,左莫的胸口蓦地剧痛,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大颗大颗的眼珠顺着脸颊滑落。 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 眼泪模糊了视野,胸口剧痛,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 耳中只有轰然巨鸣,头顶铺天盖地的剑意,发出的啸音,汇集成一股洪流,毁天灭地的气息。 痛! 时间突然间,变得极其缓慢,胸口的剧痛此时是如此清晰,就像一缕火焰,在不断地灼烧。 漫天崩碎的剑意洪流之下,那个笼罩在紫焰中的身影,渺小有若微尘。 好痛! 剧痛灼烧着他每一根神经,他再也忍不住,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啊啊啊!” 如同潮水般的剧痛,由之而来的暴戾,席卷他全身。 他浑然未觉,下山流淌的通红熔岩,像被一只无形之手扯动,不断上升,眨眼间便缠上他的双腿。地面被破坏的大阵,忽然亮起红光,破损的大阵竟然启动! 金乌城金光暴涨,符战碉楼齐齐雷芒爆涨,里面的修者惊骇地发现,符战碉楼竟然完全不受控制! 岩浆、金光、罡雷,疯狂地涌向左莫! “啊啊啊啊!” 左莫疯狂地怒吼,他全身被岩浆包裹,罡雷和金光不时地在熔岩间游走闪烁。 异变惊动了所有人! 束龙脸色大变,刚想动,便听到项链里那位大人暴喝:“不要打扰他!” 他一愣之下,旋即露出喜色。 熔浆中的左莫,感觉自己神识和**像被剥离了般,身体的剧痛,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但是此时,他却像旁观者般,目睹一切。 他看到了体内那颗剧烈颤动的五行琉璃珠…… 他看到了头顶上方那人浑身笼罩在紫火之中的身影。 她在看自己。 这一瞬间,左莫毫不费力地透过紫火和熔浆,他看得很清楚。 他看到一双清澈、充满惊喜、留恋的眸子。 …………………………………………………………………………………………………… 今晚七点,《神魔大陆》电台,大家一起来玩吧。链接p//:×eí/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修真世界,第三百零一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