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特别的叫化子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2

二十年前自己给自己设的局,终于交织成网,网住了我们。我们,是被我们自己推上了断头台。
  01
  人世间,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依恋。于是我选择了留下,只为了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一切。但当我苟延残喘地奢求别人的一点点尊重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世界满是虚伪。每一个人都在戴着虚伪的面具说谎,而面具后面的,是不敢想像的邪恶。
  有时候,我问自己,我只是一个乞丐,为什么要去奢求太多?却终也得不到回答。于是,我和我的母亲,就这样子沿街乞讨,像狗一样地活着,甚至连狗都不如,至少狗还有主人。而看看我们,一个乞丐带着一个疯子,衣不蔽体地,在大街上举步维艰。
  然而,在这寒冷的冬季,人们都行色匆匆,看见了的,没看见的,都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像是避之不及。偶尔有几个人,在走过的时候,扔下几枚硬币,散发出轻蔑的傲气。
  凄冽的北风吹着,如同利刃一般,穿透我单薄的衣服,刺入我的前胸,又从我的后背一跃而出。忍着仿佛全身都被割裂般的疼痛,我捡起硬币,缓慢地朝不远处的面包房里走去。
  “哪来的乞丐,去去去,这里没有多余的吃的东西。这年头,生意都难做,还哪有东西给你们这些臭乞丐?”
  “大叔,我不是来乞讨的,我想拿钱买两个面包回去,我们两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可以卖给我两个吗?”
  “买?呵!笑话!你这臭乞丐哪来的钱?还不快走,要我叫人来赶你吗?”
  “大叔,我是说真的。”说着我拿出了手里的硬币,一共是三块三毛钱。
  “就你这俩钱,还想买两个?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儿的面包都是最上等的,别说你这点钱,就是十倍,也买不了两个。看你也挺可怜的,小小年纪。那边有一个卖包子的小店,包子便宜又能充饥。”大叔边说边把手抬起来指给我看。
  顺着大叔手指的方向,我走到那个包子铺,在卖包子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看上去比我也大不了几岁。
  “姐姐,你这包子怎么卖啊?”我扯着自己沙哑的嗓子问道。
  “一块钱三个。”平静得不带任何语气。
  “那给我拿三个好吗?”说着我递上了一块钱。
  “给。”还是不带任何语气。
  我接过包子,往母亲的方向走去。母亲蜷缩在墙角,身体在瑟瑟发抖着。
  “妈,你看我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了。包子,嘿嘿。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一定饿了吧。快来吃吧。”
  “包子,包子…”母亲接过我递给她的包子,一直重复说这两个字。我们早都已经是身无分文了,自从我们从那个充满硝烟的家中逃离出来后,我们便过着饥一餐饱一餐的日子。风餐露宿,偶尔有时遇上好人,会带我们到看上去很冷,但事实上可以免去很多刺骨寒冷的风的地方。这样子一天一天,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而在我们逃离之后,母亲便疯了,不断地重复着那些伤害她的话,有时候甚至在街上大骂,招来群众的围观。然而,一个月了,我竟已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风,狠狠地刮着,然而我却已感觉不到任何寒冷了。此刻,我想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比我的心还冷,要不然,为什么我还觉得一点都不冷呢?
  雪花随着北风在空中蝴蝶般盘旋而下,落在身上,融化,结冰。
  02
  雪下了一夜,我们就在雪中安睡了一夜,麻木了,没有寒冷。
  我和母亲就这样一直流浪着,一直到了那一个很特别的夜晚,我到死也不会忘记那一夜的场景。
  那天晚上,我和母亲一如既往地在大街上乞讨着。母亲还是那样子,神志不清,混混沌沌。我让母亲在角落里坐好后,便一个人去乞讨一些吃的,每向前走几步就要回头望望母亲。事实上,我们每一天都填不饱自己的肚子。还没等我离开多远,我听见母亲在喊我的小名。莫名的一惊,自离家出走以来,母亲没有叫过我一次,甚至似乎都已经忘了我是谁。但就在这漆黑的夜里,母亲在叫我!我又惊又喜。当我回头时,母亲正朝着我一步一步缓慢地走过来。
  然而,老天总喜欢和我们这些无知的人类开玩笑。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那一辆豪华的宾利车撞得飞出去十多米远,毫无办法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那宾利车的标志,在漆黑一片中,是如此的刺眼,让我睁不开眼睛。
  泪眼婆娑,我朝母亲飞奔过去。母亲倒在地上,残留着最后一丝气息。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车里的人都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着急地问着有没有事。我低着头看着如此安逸的母亲,有没有事?有没有事呢……
  “快送医院吧!”看热闹的人无关痛痒地站在一旁,突然一个人的声音钻到耳朵里面。
  就这样,我和母亲,还有那一辆宾利车,一起到了医院。也不知道是谁报了警,随后而来的还有警察。急救室里,是母亲微弱的喘息。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母亲会就此离我而去。我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椅上,靠在冰冷的椅背上,那感觉比在大雪天赤脚还冰冷。是死亡让我这般像被吸空的难过吗?
  “病人一个多月来营养严重不良,再加上被高速物体撞击,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一脸的惋惜。然而之后的事情我却都浑然不知了,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边坐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男生。颀长的手指,还有那男生不应有的白里透露出自己是黄种人的皮肤。他正在不熟练地削着苹果,很厚的苹果皮散落一地。注意到我醒来,发出了他充满魅力的声音。
  “你醒啦!给,这个苹果给你吃。”
  “哦。”我接过他手中的苹果,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妈她……她怎么样了……”我的声音有些哽咽。
  “对……对不起,她,已经离开我们了。”男生满是愧疚,不敢望着我。
  “她一定是去了天国了,她在那边会幸福的,她终于可以不用再和我一起受苦。”我的声音很微弱,微弱得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都是我们不好,是我让你失去了至亲,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男生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你放心,我们会给你妈举行最隆重的葬礼,我……”
  “不必了,我们逃离了那个家后,每天都受尽折磨。现在她终于可以解脱了,只是她不该丢下我一个人的。”我双眼放空地盯着病房雪白的墙。
  “不,以后你不会是一个人,你,留在我们家好吗?”
  之后是一片沉默。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我忽然有些接受不了。我想逃离,努力支起自己,却发现自己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叫姜源,姜子牙的姜,源头的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男生开口打破了沉默。
  “容可鱼,可以容下一条鱼。”
  “好奇怪的名字,以后就叫你小鱼吧。你叫我阿源就好了。看你的样子,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你几岁了?”
  “十八。”
  “我也是诶。以后,你就住在我家,我们就念同一所高中。”
  “对不起,我没有家,我不会住你家。”不明白这一刻我还在在意那些廉价的尊严做什么。
  “我要还给你一个家,请你跟我走,我会守护你的……恩,对了,可以跟我讲讲你的过去吗?比如说,你和你妈为什么要逃离那个家?还有……好多好多疑问,可以跟我讲讲吗?”
  窗外是阴雨绵绵,淋在身上,应该是很冷的吧。妈,你在那一边,一定要比过去幸福。
  03
  时光穿不断流转在从前,刻骨的变迁不是遥远,再有一万年,此恨也不变,怨气如同烈火般蔓延。
  在这个荒乱的年代,到处都是纷乱的战争。然而没有兵戈相见,也没有硝烟,有的只是尔虞我诈的重重心机。在这个年代里,你根本没法知道你周围的人在想些什么,更不可能知道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利的举动。有时候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就像大自然一样,下一秒的事谁也无法预知。
  我无法断言,身处在这样的一个年代里,我们是幸,还是不幸。甚至对我自己,我都已经茫然。
  然而,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却永远无法让我忘怀。那些记忆,有的是自己经历过的,还有是从母亲的记忆中截取的。
  二十年前的冬天,雪下得很大很大,堆积在路上,踩上去,整只脚就陷了进去。那雪,是漫过膝盖的。然而,那样的雪景,很美,尤其是在开满梅花的地方。
  那一年,母亲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因为大四是实习学年,所以事实上母亲早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然而,母亲在大学毕业回家后,竟爱上了一个年长她九岁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后来也就成了我的父亲。
  那时母亲毕竟还年轻,对爱情的盲目让她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非他不嫁。结婚以后,他对母亲很好,日子也过得马马虎虎。大概过了有半年,她怀上了我,一切的一切就在我出生之后改变了,就因为我不是儿子,而是和我妈一样,都是贱女人。
  事实上,父亲并不在乎是儿子还是女儿,但他的母亲在乎,而他又是一个对母亲唯命是从的“大孝子”,所以,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可以说,这十八年母亲能活下来,完全是为了我。换句话说,我是母亲活着的唯一理由。
  “阿源,那种疼痛,你一辈子都不会了解吧?我恨,恨那个给了我生命却要至于我死地的和我有血缘的那些人!都是他们!该死的是他们!”想起一些事,心中莫名地难受,声音从最初的微弱到最后却变成了大吼,我将盖在身上的被捏的很皱很皱。
  “我只是对你的身世好奇,如果想起来会难过的话,那就不要说了。不要恨了,好么?以后,会忘记那些让你恨得过去的。”阿源似乎很理解。
  我似乎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孩子,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我是没有童年的。五岁之前的记忆,像是被抽走了一样,一点都不剩。而五岁和六岁两年,似乎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两年。那个时候,在幼稚园里,我拥有了好多老师的关心,而不再是母亲那一份孤独无力的爱,尽管母亲已经枯尽了她的爱在我身上。
  然而七岁那一年,再一次,我被填满了忧伤。那一年我刚上小学,但对于一个从小没有童年的孩子来说,七岁,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了。每次回家,不是被叫住打扫房屋,就是干这干那,而和我做这一切的,是我的母亲。
  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这样。在家里,我没有一点自由,母亲同样没有。好几次,我试着逃离,我离家出走,却都被他们给抓回来。我们就像奴隶时代的奴隶一样地活着,而奴隶主竟是那个我管她叫奶奶的人。
  初中毕业后,我就被迫休学在家。即便那个时候我的成绩是全校第一,可是对他们来说什么关系都没有。为了这事,学校好几次来到我家,但每一次都被那个老古董给“请”回去了。就这样,我又在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呆了两年,直到一个多月前,我们从那地狱里逃出来。于是我们就一直那样子流浪,而这一个多月期间,母亲的精神一直处于崩溃的状态。其实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是崩溃的边缘了。但在昨天晚上,她忽然很清醒,再接着,她就被车给撞了……
  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眼泪将白色的被打湿了一大片。阿源一直坐在床边静静地听我说完这一切。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子对我。那个所谓的父亲,从来就是在扮演着懦夫的角色。
  “对不起,因为我的好奇,竟让你想起这么多的伤心事。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就是你的天使。”显然,现在阿源的情绪有些激动,“小鱼,医生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母亲的葬礼就在后天进行。我爸妈已经联系了你那个懦夫父亲,他应该也会在葬礼上。”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个乞丐!”我没道理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这个世上有一种感情叫【一见钟情】,现在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已经是无可取代了。”
  我擦着眼角残留的泪,心中莫名其妙地复杂纠结着。
  我沉默了,要接受吗?还是继续回去当一条“狗”?不!绝对不要,不可能让我再去过那种生活!我要让害母亲这样离去的人付出血的代价!那什么所谓的奶奶爸爸,你们的报应马上就要到了!
  忽然,一个想法跃入了我的大脑。“好吧,我答应你。”然而又有谁会知道,在这个十八岁的少女身上,有着多么大的仇恨?又有谁会明白,她现在只是想要复仇?
  窗外,天已放晴,只是在这样的年代,再晴朗的天空,也感觉是寒冷的。
  04
  母亲的葬礼,姜家人都很重视。他们说,人是他们撞的,所以他们要弥补,他们为母亲举行隆重的葬礼,还要收养我。阿源把一切都告诉了他爸妈,于是他爸妈也就同意了。阿源只是没告诉他们,他已经一见钟情,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那个名叫容可鱼的女孩,也就是我。而我来到他们家的目的,只是希望利用这家人为母亲和自己的过去报仇。
  葬礼上,那个懦弱的父亲,站在那个我叫了十八年奶奶的女人身边,唯唯喏喏。真是可笑,感觉像是在拍宫廷剧,一个懦弱的君主,一个专政的太后,一个备受迫害的后宫佳丽,还有一个被逐出宫的小公主。不是很相似吗?接下来,就是这个公主对帝王家的报复,最后和这个帝王家同归于尽。然后,改朝换代。葬礼,人来了很多,就像是那些皇亲国戚,一个个只会阿谀奉承。那个扮演着专政太后角色的老女人,脸上显然带着笑意。她当然应该高兴,这么多年,终于死了,棺材费还不用她出,她不高兴谁高兴?葬礼上,没有一个人哭泣。那一张张脸,面对着我的时候假装地掩着面,一转身就完全可以转换表情。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多云

图片 1

1

下午去超市,在过街天桥上听见二胡的声音,曲音有些不连贯,但能听出是《常回家看看》,因自己曾学过一段时间二胡,自然好奇地看过去。

一位瘦削的大叔“坐”在那里,二胡架在大腿根部,面前摆着一个纸盒子,我没往里看,但我知道里面一定是一些五毛一毛的硬币,还有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币。

前面一位女士放慢了脚步,在包里翻找着什么,一会儿,她转回来将零钱放进大叔的盒子里。此刻我正经过他面前,听到他停止了演奏,发出一些感谢与祝福的言语,我清楚地看到大叔用仅存的大腿根部支撑着自己的身躯,裤腿松松垮垮摆在一边。我没停留,径直走过去了。

超市购物花费时间不多,待我返回到过街天桥下,《常回家看看》的二胡曲又飘进了耳朵。

大叔还在那里,我远远地开始观望,一直到越走越近,大叔似乎发现了我的注视,停下来请求我给他一些钱。

我没带现金。

在科技越来越发达,在线支付越来越方便的今天,我已经习惯于不带现金出门,花钱时只需“扫一扫”,即使带了现金,我也许久没有零钱了。

我悄悄往离大叔稍远的那一侧移过去,我没有一分可以给他的现金。

我也再没敢多看他一眼,我怕看到他眼中无尽的失望。他一定觉得我会给他钱,像之前那位女士一样,而我,却只能加快脚步匆匆离去,手里还提着刚买的东西。

2

去年冬天我去见我未来表嫂,她和表哥一起请我吃饭,饭后一起去乘地铁回家,在冰冷的地下通道里坐着一位乞丐。

彼时冬天已经很深了,恰逢那日特别的冷,我全副武装把自己裹成了熊也难以抵御那股严寒。我没有理会那位乞丐,直直地往站里走,走几步却发现同行的两人不见了,回头,表哥正从包里把零钱拿给一脸焦急与难受的女朋友,然后姑娘把钱郑重其事地放到乞丐碗中。

那一瞬间我开始反思自己。是什么,让我对路边的乞讨者越来越漠不关心?

很多年以前,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我常常拿零花钱去书店买书。从书店回家路上,我总能碰到一位盲人老爷爷,他双眼看不见,腿上架一把二胡,拉着不成调的曲子,乞求过路人为他的演奏买单。

我总是把买书剩的几毛钱给他,他看不见我,甚至有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人给他钱了,依然在断断续续拉他的破二胡。

而我,却因为做了好心的事开心好长时间。

后来我上高中,不再有时间去书店买书,我便再也没遇见过那位老爷爷。

再后来,关于假乞丐的报道越来越多,我忽然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去行这所谓的善,我这善,真的没有被利用么?

有人说,现在许多乞丐都是假的,他们假装残疾人,假装没有工作能力,只能靠乞讨为生,而实际上,他们只是把胳膊或者腿藏了起来,离开众人视线,他们与常人无异。

有人说,有些乞丐就是不想工作,所以不惜将自己弄残,或者装聋作哑,为的是不劳而获。

还有人说,那些身体有残疾的乞丐很多都是被人驯养的,他们背后的人把原本健康的人变成残疾人,然后把他们送到人流量大的地方,等到要足了钱再把他们领走,实际上这些钱他们根本得不到。

3

我想起还有一年冬天,因为东西太多拿不动,母亲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迫停留在途经的商场等我们去接。据她描述,就在商场门口的地上,趴着一个十几岁模样的男孩,腿不能走,穿着破烂的衣服,在门前瑟瑟发抖。母亲把门打开一个缝,问他怎么不进去,男孩说商场保安不让。母亲只有将门撑开,让他感受到一丝门内的热气。问他为什么这么冷还出来乞讨,男孩的回答大概是:有人专门把他们送出来的,晚上再把他们接回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就有这样的故事,幼小的孩子为了一点食物落入虎口,原本健康的身体被摧残,然后日日出门乞讨。


乞讨者是可怜的,真正为生活所迫的人值得同情;被他人操纵的人值得怜惜;想不劳而获的人值得悲悯。他们同为乞讨者,各有各的可怜之处。

所以,究竟要不要给予乞讨者一份施舍?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特别的叫化子

关键词:

上一篇:等你回头,我能哭一会儿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