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第十六幕,第十九幕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0

1我们跟着幽来到了我家楼下。幽小心地把安息抱进了我的车子里,然后钻进车子掉头朝医院开去。该死!这小子什么时候拿着我的车钥匙!?我和安息也连忙跟在后面拦了一辆车子,跟了上去。十分钟后,我们一前一后来到了市中心医院。2“快点!他们下车了!”我连忙催促着安息。该死!看着幽紧张地抱着阿娇冲进医院大楼,我心里的感觉十分奇怪……“臭丫头!你快点行不行!”这个笨蛋安息,付个的士钱还要拖拖拉拉的,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该把钱交给她!“阳一,哪张是五十元的啊?”我晕倒!这个白痴还真是丢人!我气呼呼地一把抢过钱包,掏出一张五十的扔给了前面的司机,然后一把将安息提下了车子。“你干什么啊?温柔一点好不好?”安息很不满意地说道。“温柔?”我的火气比她可要大多了,“全都怪你这个没用的家伙拖拖拉拉的,现在好!人都跟丢了!”“什么嘛!”安息很委屈的样子,“真是搞不懂你!有幽送阿娇去医院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平时不知道关心人家,现在又来装模作样!”“嗯?”我的眼睛瞪了起来,“你这个臭丫头说谁装模作样?”“就是你嘛!”安息更加“嚣张”地跟我喊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这个小气鬼!一定是害怕阿娇被幽抢走了!哼!你总是这个样子,在你身边的人不知道珍惜,直到就要失去人家了才开始紧张!哼!你这种人真是活该!我看阿娇和幽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不知道要幸福几百倍!你根本就不值得阿娇喜欢——”“闭嘴——!”可——恶——!什么时候轮到她这个P都不懂的笨蛋教训我了?!是不是我最近少骂了她几句她就开始嚣张了!?她知道什么!她以为我会紧张那个叫做阿娇的臭丫头么?!她真是太不了解我安阳一了!可恶!!“白痴!不要自以为是!别以为我安阳一是在乎阿娇那个臭丫头!”“哼!你就是在乎人家!如果不是在乎人家你刚刚怎么会不顾生命危险想要冲过去救她呢!!”“哈!真是好笑!你当我安阳一是无情无义之人么?那种情况下即使换作你这个白痴,我也会救你的!!”“哼!你尽管狡辩好啦!反正我知道其实你是喜欢阿娇的!”“哎呀!”我简直被气得快要疯掉了,“你这个臭丫头再敢乱讲我就把你扔到天上去!”“你扔啊扔啊!有本事就扔啊!”“你这个刁女……”……正在我和安息争吵个不停的时候,一辆有点眼熟的黑色BM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我们的身边。3“哥!你先去补办一个手续!我带念恩去找李博士!”说话间,一个穿着色彩明朗的外衣、头戴鸭舌帽、长相清秀的年轻人慌忙从车子里跳了下来,怀里还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子。紧接着,面色憔悴的权佑紧接着下了车。权佑的出现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好!我办好手续就去找你!”说完,他们行色匆匆地进入了医院大楼。虽然刚刚那个面容干净、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和我们并没有见过,但是从刚刚那一声“哥”可想而知,这个人就是后来因为撞死程勋入狱的权正!而权正怀里抱着的孩子就是念恩。真是想不到,这样一个阳光可爱的大男生几小时后竟然成了罪犯……更让人不理解的是这场车祸到底是如何造成的……4“阳一,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来这里?”安息吃惊地问。其实不仅仅是安息有这个疑问,就连我自己都很奇怪,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因为按照三个月后的结果,今天应该是权正的车子撞倒程勋的日子……这一次我和安息的行动非常迅速,我们立刻跟着他们进了医院,并且一直紧紧地跟在权佑的身后。权佑先去补办了一个住院手续,然后急急忙忙地找到了医院的院长……看来他对这里一定非常熟悉,而且似乎每个人都认识他。从权佑紧张的神色和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不难猜测,一定是发生了严重的事情。5不一会儿,权佑带着疲惫的神色从院长室里走了出来,之后他又立刻打起精神,去往重病观察区去和权正会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我和安息一头雾水。可就在我们想要跟着权佑进入重病观察区的时候,我们却被一个小护士给拦住了。“对不起,”小护士礼貌地说道,“这是重病观察区,除特殊许可,外来人士是不能随便入内的。”“什么?”我有点急了,“可是我们有急事!”“对不起啊先生,这是院里的规定。”小护士面露难色。“可恶!什么该死的规定!我必须要进去看看!谁都别拦着我!”“阳一,你别激动嘛!”安息一把把我拉到了身后,转过头笑眯眯地对小护士说到,“小姐姐,我们是那位权佑先生的朋友!”“啊?真的么?”小护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你们认识权佑先生么?”“对啊对啊!我们从小就认识呢!”我汗!这小天使真是撒谎脸都不红哎!——上帝啊,你都听到了吧??“哇!你们可真是幸福,能认识权佑先生这么帅又这么善良的先生!”小护士一脸崇拜地说道。晕,原来这个姓权的到处都有粉丝啊!“哦,对了!权佑先生刚刚进了重病观察区是么?”“对呀!他来看他的侄子!”“侄子?!?”我和安息同时吃惊得叫了出来。侄子??权佑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侄子??“啊?你们还不知道么?小念恩生病了!”小护士接着感动地说道,“权佑先生真是伟大,对弟弟的孩子就好像亲生儿子一样关心呢!”晕倒!弟弟的孩子?难道念恩是权正的儿子??怎么会这样?我和安息已经彻底被搞晕掉了,刚刚清晰起来的思路又突然被扰乱了。念恩怎么又变成权正的儿子了呢??真是越来越乱……“小姐姐!那念恩到底得了什么病啊?”“唉!那个小孩子真是可怜,一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我们又吃了一惊。“小唐护士!快点进来一下!”这时,里面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哦,对不起啊先生小姐。”小护士礼貌地朝我们鞠了一躬,“还是不能让你们进入重病观察区。你们还是先到那边坐一会儿吧,权佑先生一会儿就会出来了。李博士在叫我,我得先进去一下了。再见。”说完,小护士急急忙忙地跑了进去。6我和安息呆呆地坐在一旁,试图理顺这乱作一团的思绪。怎么会呢?小护士竟然说念恩是权正的儿子?!如果念恩是权正的儿子,那么权正和恩恩又是什么关系呢?可事实表明权佑和恩恩才应该是情侣关系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现在,权正似乎也被彻底地卷入了这个事件,他已经不是简单的车祸肇事者了。这里面还有太多没有搞清楚的问题了,希望一切都可以在今天有个答案……

1我和权佑连忙吃惊地回过头——上帝!我是不是在做梦?!难道星球大战也是我发动的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刺激我!?那到底是什么!?我震惊地张着嘴巴,朝安息所站的位置看去。只见安息的周围已经被一圈粉红色的旋风团团围住!这是怎么回事?!该死!那丫头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我连忙松开抓住心惜的手,大步朝安息跑了过去。“安息!安息!——啊!”不好!我竟然根本无法靠近那团粉红色物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那到底是什么?!正在我惊讶得不知所措的时候,我面前的粉红色气团突然发出一声猛烈的巨响爆裂了开来。只见一个穿着粉红色纱裙、伸展着巨大粉红色翅膀的天使从气团里面冲了出来。啊?!那是安息么?!她的天使之翼现形了么?!我惊讶至极,呆呆地张着嘴巴站在那里。只见安息挥舞着翅膀在空中不停回旋,无数闪亮的粉红光点在她的周围发出迷人的光芒。让我震惊的是,几秒钟后,安息竟然猛然间转身、不顾一切地飞向了虚弱地停留在峡谷上空的程勋。头疼!她想干什么?但是此时,无论安息想干什么,我都帮不了她,就算她想要做傻事,我也没有能力阻止她。我终于明白了一个凡人在天使面前的无能为力,此时此刻,我真实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周围的一切都被赋予了“震撼”和“博大”的含义,我们人类在这神奇的天堂力量面前,渺小得可怜。2“安息!傻丫头!你要干什么——?!”然而我还是忍不住朝安息大喊了一声。即使我的声音早已被周围的声波淹没。安息自然听不到我的呼喊,而是继续执著地冲向了奄奄一息的程勋。此时的程勋已经就快变成了一团烟雾,灵魂的迹象在他的身体里一点点地消亡。就在程勋即将消失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安息飞到了他的身边,用那一对粉红色的大翅膀紧紧地将程勋环抱在中间!我吃惊地睁大眼睛观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我发现程勋那即将消亡的身体竟然缓缓地和安息的身体融为了一体!天!这简直太离奇了!周围天堂鸟的叫声一声比一声遥远,似乎它已经飞回天堂了一样。周围的纯白色和粉红色迷雾渐渐地融合在了一起,也在慢慢地消散。我看到刚刚将程勋的身体吸附在自己身上的安息明显体力消退了,她的表情痛苦,用尽全身力气飞离了大峡谷中心。就在安息飞到我的正上空的时候,她突然痛苦地尖叫了一声。接着,她身后美丽的天使翅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安息也像突然失重的洋娃娃一样,没有丝毫反抗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安息——!”我大叫一声接住了从空中掉下来的安息,顾不得手臂的疼痛了,连忙把安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安息!傻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不能有事啊!安息!!”然而安息没有回答,她憔悴的面容上已经完全找不到刚刚现身天使时的光彩了。天使安息不见了,我的怀里抱着的还是那个常常被我骂的傻瓜安息。唯一能够见证我刚刚所看到的一切并非虚幻的,是飘落在地上的一枚粉红色的天使羽……3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眼下,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寻求解释了。我和权佑互相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连忙把安息和心惜抱进了各自的车子。就这样,权佑载着昏迷不醒的心惜,我带着虚弱不堪的安息,两辆车子一前一后飞速驶向了疗养院。疗养院“安息!你这个臭丫头可千万别吓唬我!你不是天使么?难道天使也会翘辫子么?安息!”“心惜!振作点!你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我和权佑抱着安息和心惜一前一后冲进了疗养院,这情景可把门口的小护士们给吓坏了。疗养院里一下子乱做了一团。“权权权……权佑医生,这是怎么了??”“快点叫李医生去帮安息小姐检查一下!”权佑一边大声对小护士说道,一边急忙忙地抱着心惜朝另一边跑去。“喂!姓权的!”我扯着嗓子朝权佑喊,“你小子要把心惜抱到哪去?!你给我站住!喂——!”权佑并没有答应,而是头也不回地抱着心惜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安先生,你放心,权佑带心惜小姐去检查室了。”小护士紧张地拉着我往里走,“我们赶快去李医生那里吧!安先生,安息小姐怎么了?”我也没有心情跟她解释,只是默默地抱着安息往里走,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不爽。4该死,那个姓李的医生行不行啊?安息已经推进去10几分钟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我一拳打在雪白的墙壁上,心中的不爽随着拳头的刺痛,在心里快速扩张。“阳一!发生了什么事情?安息怎么会受伤呢?”闻讯赶来的申泽和幽这时也来到了我面前,申泽更是紧张地问道。啊?这件事情如果想要讲清楚可就复杂了!我长长叹了口气,做了一个别烦我的手手势,郁闷地抱着肩膀靠在了走廊的窗子边。上帝,安息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心惜怎么样。”真是难得,凡事都莫不关心的花与幽竟然关心起心惜来了。奇闻!“被权佑那个小子抱走了!”“啊?他们在哪?心惜又怎么了??”申泽连忙问。“好像是去了观察室!对了,你们先过去看看吧!让心惜和权佑那家伙在一起,我实在不放心!”“好的!那你呢?阳一。”“你们先去,我等安息醒过来再过去。”“ok!”申泽和幽先离开了,我继续一个人在急救室门外焦急地踱着步子。我明明记得安息曾经说过,一个天使来到人间后,所有的法力都会消失,就连翅膀,也只能在她完成任务回到天堂的时候才会长出来。可是,刚刚为什么安息的翅膀和法力会突然恢复呢?那粉红色的巨翅难道仅仅是一个幻觉么?不!不是幻觉!我摸了摸怀里的那支粉红羽毛。那是我在大峡谷旁边的时候捡起来的。它来自安息的身上,在安息跌落的一瞬间从安息的翅膀上脱落了下来……如果翅膀是真的,法力也是真的,那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天使即将回到天堂?还是安息将要从我的身边消失?我的心轻轻地颤抖了起来,不敢再猜想下去了。5“安先生。”我正不安地站在门边。这时,满头是汗的李医生突然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那丫头怎么样了??醒了么?”“哎!”李医生颇为困惑地叹了口气,“刚刚倒是醒了一次,可奇怪的是这位小姐的脉搏、心率都非常的怪异,而且……唉?安先生!现在还不能进去?安先生……”我没心思听他唠叨了!推开李医生便冲了进去,然后用力将门锁上。该死!我差点忘记了,安息是天使,一个凡人怎么能看出天使有什么毛病呢?更可恶的是,我竟然让一个三流医生在安息的身上摸来摸去!她是天使!没有谁有资格这样做!来到安息的床边,看到平时生龙活虎、常常和我挥舞小拳头的她,如今竟然像一个虚弱的病人一样躺在冰凉的病床上,让人心疼。这让我一时之间很难适应,不知道什么样的对白才适合现在的情形……“你……还好么?”这句俗到让人吐血的开场白,却真实的是我此时最想问的一句话。“嗯……”安息艰难地朝我点了点头,似乎还在努力露出她天使一般——不!就是天使的笑容。但是她有些力不从心了。“阳一……带我离开……”我的心抽动了一下。是的!我必须带安息离开这里!这些医生不但帮不到她,可能还会添麻烦!如果被他们发现安息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和正常人不一样,搞不好他们还会把安息当成研究对象送去化验室呢!不行!我不能让这些家伙再去碰安息!我也绝对不能让安息再出事!在天使没有恢复力量之前,我必须保护她的安全!想到这,我把虚弱的安息用被子紧紧裹住,抱了起来。“安先生!安先生!开门啊!”该死,门外不绝于耳地传来李医生他们砸门的声音。可恶!还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麻烦”医生!“都让开!”我并不客气地一脚踹开急救室的门,撞得李医生几个人险些坐到了地上。“安先生!安息小姐还没有脱离危险!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李医生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拉住了裹住安息的被子。“放开手!别碰她!”“安先生!安息小姐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不能离开急救室啊!”“我会自己照顾好她的!快点让开!”“如果出了事情,我们是无法负担责任的啊!”“出了事我负责!”说着,我用肩膀撞开了李医生,坚决地抱着安息离开了急诊区。“安先生!安先生!不能这样做啊!安先生……”6我一步也没有停歇,飞快地抱着安息离开了疗养院,回到了海滨别墅。申泽和幽还留在那里看望心惜,整栋别墅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将安息放在了二楼她的卧室里,接下来便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最终,我还是决定用温水浸湿一条白毛巾,然后学着生病时老妈照顾我的样子,把毛巾敷在了安息的额头上——虽然这些对于一个天使来说,也许没有一点作用。之后,我便一直呆呆地坐在安息的床边,看着这个给我带来了那么多“麻烦”和快乐的天使,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也没有力气去做。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安息的脸,足足有10分钟之久。突然,一道焰火一样美丽的光彩从我的眼前飞过,我不禁笑了一下。“安息,我在你的脸上发现了一个秘密……”我微笑地对着又在昏睡的安息说道,“以后再告诉你……”说完,我无法自控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脑袋重重地搭在了安息的身上。7“阳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安息轻轻抚摸在我眉毛上的小手弄醒了。看来,这几天我实在是太累了,竟然不知不觉中趴在安息的身上睡着了。“傻丫头,好点了么?”我连忙坐了起来,激动地问道。“还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程勋呢??”“我……”安息仍旧十分虚弱,“我把程勋的灵魂锁在了自己的身体里……”“什么?锁在你的身体里?这么说现在程勋的灵魂就在你体内??”我吃惊地大喊了起来。安息轻轻地点了点头。“为……为什么?”我十分不解。天!我安阳一从小到大还没有听过这种离谱的事情呢!不过安息是天使,我必须让自己明白,在安息身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如果不这样做,程勋的魂魄会飞散的……”“可是,你不是说你的法力都消失了么??”“阳一……”安息微闭着眼睛说道,“我用的并不是法力……而是我的生命力……”“生命力??”“是,就好像你们人类在某些紧要时刻有第六感、超能力一样……天使也有自己的不可思议力量……无论是凡人或者天使,只要集中精力激发潜能,并且拥有真诚和毅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那……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等着你的生命力一点点的被耗尽么?”我有点不知所措,慌了手脚。“现在没有办法……只能等着程勋的灵魂离开我的身体,飞入天堂……”“什么?只要程勋进天堂你就没事了?那还不快点让他走?!”我有点急躁地、红着眼睛大喊了起来,“程勋!你看到没有?安息这个傻丫头已经为了你就快送命了!你难道忍心这样做么?心惜已经被你救上来了!她的神志也恢复了清醒,她醒来之后一定什么都好起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快点去天堂吧!否则你会害死安息的!快点啊!”“阳一……咳咳……”安息吃力伸出手朝我摆了摆,表情看起来更加痛苦,“不能怪程勋……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离开我的身体……”“什么?没有能力离开?为什么??”“灵魂地融合,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开的……”“啊?那怎么办?”“必须得到一种力量,才能拯救我们……”“力量??什么力量?!”“不知道……我也在寻找……”“寻找??”我有些急了,“难道连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在哪里??那要是找不到怎么办?!难道找不到就要在这里等死么??那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到底什么力量才能让程勋离开你的身体?!”突然,我发现安息的眼睛重重地合了起来,“安息?安息你怎么了?安息!!”“我累了……要睡了……”说完,安息沉沉地睡了过去。什么??睡了??看到“睡着”的安息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我的脑子猛然间里闪过了一堆可怕的想法。我忐忑地、十分神经质地将食指放到了安息的鼻孔前。呼……然后长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天使仅仅是睡了……8安息睡着了,我又不得不担心起一直没有消息的心惜。我连忙锁上门,匆匆忙忙地回到了疗养院。在心惜的病房外,我撞倒了正靠在房门上的幽。单独见到他,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问问他和阿娇那个死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可我还是忍住了。可恶,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喂!不是让你照顾病人嘛!你怎么站在外面?”我十分不满意地朝他喊了一句。“你不是也一样。”头疼!这个臭小子每次开口说话都要把我气个半死!我可是刚刚照顾安息过来唉!鬼才和他一样!“少跟我贫!心惜醒了么?”幽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看着我,好像在说“哪有那么容易醒”。可恶,我看看时间,已经三个多小时了,安息又睡了,心惜还没有醒。如果她们两个之间有任何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安阳一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嗯??我干吗不原谅自己啊?难道她们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么?该死的!我看我一定秀逗了!“你不要进去么?”幽突然主动问道。“进去?”我冷笑了一声,“我现在可不想见到那个姓权的,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朝他的左脸飞上一拳!”“他不在。”“什么?他不在??”“嗯。”“怎么会?那他去哪里了?”幽又“冷漠”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我怎么知道”。该死!他可是心惜的主治医生,怎么自己的病人还没有好他就擅自离开了!?难道那小子知道心惜救不活了,为了逃避责任跑掉了??“他走了多久了?”幽打了一个呵欠:“三个小时。”“三个小时?!这么说那小子刚把心惜送进来他就溜走了??”可能是我的问题太多了,让一向不愿意说话的花与幽不耐烦了。他没有再回答,而是眉头又一次高高地皱了起来,然后便踱着步子回到了病房里。剩下我一个人留在医院的走廊上。9真是想死了——我!难道权佑那个家伙是用问号做成的么?为什么他这么奇怪?!为什么他紧张兮兮地把心惜抱进了病房,却又立刻鬼鬼祟祟地离开了?难道他不是真的关心心惜么??不可能!刚刚在爱惜谷发生的一切,就算是再厉害的演员也演不出来!权佑所流露出来的情感是真的!不容怀疑!可是问号又随之而来!那为什么我和安息初到爱惜谷的时候,权佑要狠狠地按住心惜的头,把她往深谷里面推呢??而现在,他为什么又在把心惜送来之后,不声不响、不闻不问地离开呢??该死!我安阳一的脑袋都快炸掉了!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权佑!如果不是因为他!事情根本不会变得这么复杂!头疼!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一次的话,安息出现的那个晚上,我就算死也不会答应她来帮助心惜和程勋的!可现在,自己却变得欲罢不能。眼前越是模糊,便越想找到出路!可恶!到底答案长得什么模样?!我郁闷地一拳砸在了坚硬的医院墙壁上。汗!这墙还真是硬!正在这里,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了一个人缓慢沉重的脚步声。10“喂!”我气呼呼地双手卡着腰,站在走廊里朝对面走过来的权佑大喊道,“你这家伙跑到哪去了?!”权佑没有回答,而是面无表情地一步步朝我靠近。我这才发现,权佑的衣服和头发上都挂着薄薄的一层灰土,而且呼吸也有些急促。这个家伙,难道他去挖地道了么?头疼!“你耳朵聋了么?!我问你去哪了!该死!装哑巴是不是?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心惜还躺在里面不省人事呢!你竟然丢下她不管!”这时,权佑脸上终于显现出了一丝紧张的神情:“你说心惜还没有醒?”“废话!如果心惜醒了我还会站在这么??”权佑突然猛烈地摇晃了一下,连忙用手扶在了墙上。他拨开袖口,露出了手腕上精致的手表,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然后缓缓地舒了一口气,稍稍镇定了下来。“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快醒了,不用担心。”权佑平静地说道。“不用担心?你说得轻巧!她差点就被你害死了!”听我这么说,权佑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该死!他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么??“如果心惜有个三长两短!我安阳一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我放过你!你的良心也会一辈子折磨你,因为是你害死了心惜!”权佑又是冷笑了一声,冰凉地看着我说道:“看来你经历的事情还是太少。有的时候自己想死,谁都救不了;自己不想死,谁都不能伤害她。这就是生命的力量。”“少来!不要给我讲这些没用的!你是想推卸责任么!?”“我只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可恶!”我气得七窍生烟,“你该承受的责任就是我的拳头!”说着,我怒气汹汹地提着拳头边朝权佑冲了过去。头疼!我明明不想在这种场合下动手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权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激怒我。我想我们上辈子一定是冤家,这辈子才会如此的水火不相融。然而我也十分清楚一点,这个时候我对权佑所产生的愤怒,完全是出于一种对未知的急躁。“该死!又来这手?不要以为每一次都不还手就能让对手手下留情!!”权佑后退了一步,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道:“拳头只不过是弱者保护自己的武器,没有头脑的低级动物才会用它。”什么?!这个混蛋是说我安阳一没有头脑么???????!那就让他尝尝野蛮人的拳头!已经怒火中烧的我开始猛烈地朝权佑挥拳,那小子虽然不还手,却敏捷地躲闪了过去。这让我更加愤怒。刚好这时提着药水匆匆忙忙跑过来的金助理见此情景吓了一跳,险些把手里的药水丢在了地上。“权佑医生!阳一先生!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金助理激动地朝我们大叫。“快点让开!”我毫不客气地喊道。“阳一先生!权佑医生的身体很虚弱!请你快住手吧!你会伤到他的!”嗯?怎么就知道关心他?难道我拼命挥拳头就不需要体力么?“快点走开!赶快去照顾病房里的人吧!站在这准备搞办公室恋情么?!”“阳一先生!你!”金助理红着眼睛说不出话,转身跑进了病房。11“阳一!你们别打了!心惜醒过来了!快进来!心惜醒了!”病房里传出了申泽的喊声。听到心惜醒来的消息,我发现权佑始终灰暗的眼神中突然闪现出了一丝光芒——而他却也因此走了神,被我的拳头打破了嘴。权佑仍旧没有反击,而是退后一步,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血,情绪复杂的目光朝病房里面看去。“臭小子!还在关心人家么?!那你为什么还要害她?!为什么还要害死程勋!”我也停了手,但气愤难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权佑越是表现出他的紧张,就越是能够激怒我。我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权佑对心惜的态度会如此奇怪?一会儿是冰凉的匕首对着人家脑袋,一会儿是心细地呵护与照顾;一会儿是残暴疯狂的行为,一会儿又是如此的牵挂和紧张。我搞不清权佑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也不明白他与心惜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我只知道自己已经被权佑这个家伙给彻底搞疯了,我甚至已经感到自己的双眼越来越模糊,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喂!你干什么?!想进去看人家么?!想进去看看你把人家害成什么样子么?!你这个混蛋!”我知道此刻权佑一定是很想进到病房里面看看心惜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听到我的话后竟然什么也没说,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转身走掉了。让我心中郁闷的是,权佑临走前竟然朝我淡淡的笑了一下……可恶!这个该死的家伙!他笑什么?!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觉得把自己搞得高深莫测让别人猜不透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混蛋!是不是害怕见到人家?是不是觉得对不起人家?有本事就进去看看心惜!是个男人的话就站住!喂——!站住!你这个懦夫!站住——!喂——!”我还在冲着他的背影大骂,然而他还是没有一丝想要回头的意思。可恶!我是怎么了?!权佑转身的那一刻,我竟然是非常地希望他能够回头留下来,非常希望他能进去看看心惜……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我竟然认为心惜会十分想在她醒来的时候见到权佑……“阳一!”申泽有点不耐烦地声音又从病房里传了出来,“你还在干什么呢?快点进来啊!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没有理会申泽,而是死死地盯着权佑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这才转身朝心惜的病房走去。12我刚要进门,正巧撞上了正要走出来的金助理。“阳一先生,权佑医生呢??”金助理红红的眼睛望着我,语气中充满了紧张和忧虑。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份对我的埋怨。“我怎么知道!”我有点不耐烦,“你这么担心干什么?放心!我拳下留情了!”金助理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用颇为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绕过我的身边跑掉了。看样子一定是急着去找权佑那个家伙了。“阳一,快点过来啊!”我有点郁闷,烦躁地朝心惜的病床走过去。三四点钟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里照射进来,撒在橡木色的地板上,看得到轻轻飞舞着的尘埃。整个屋子都很明亮,却只有心惜的病床所在的地方被笼罩在阴影里,让人的心理说不出的难过滋味。我想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像心惜这样遭受着痛苦的人,他们都被隐藏在阴影里,不被住在阳光下的人们所看到。然而终有一天,阳光下的人们会注意到这片阴影,也许直到那时,他们才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幸福,也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并非想象中完美,并非所有人的心中都能幸运地拥有阳光……我看到申泽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我知道,这小子一定是又哭了。这个家伙总是像个女孩子一样,动不动就会掉眼泪,即使是看到猫猫狗狗病倒了,都会难过得吃不下饭;我还看到幽静静地站在落地窗旁边,一半身体露在阳光下,一半身体隐藏在阴影中,就好像幽本人一样,让人捉摸不透……此刻,幽的表情还是如冰山般的冷漠,但是从他注视心惜的眼神中,却可以找到一丝伤感。心惜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一双盛满泪水的眼睛微微睁开,呆呆地注视着天花板。即使现在她的身边有我们三个人,她却仍旧是孤单的——因为心爱的人不在身边……“勋……勋……”心惜的嘴里发出微弱的呼唤,让每个听到的人都心情沉重。“阳一,”申泽转过头,难过地对我说,“心惜一直这样叫着程勋的名字,怎么办啊?”这时,心惜发现了刚刚走到她床边的我,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猛地直起上半身,抓住了我的手,用一半哀求一半命令的口吻朝我喊道:“不要为难权佑!拜托你!不要怪权佑!不关他的事!”心惜的反应让我们所有人都吃了一惊!13“可恶!你怎么还在帮那个家伙说话?!”我激动地喊了起来,“你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是不是?!精神正常了是不是?难道还不知道是谁害死了程勋么??”“不是的!不是权佑哥的错!勋不是权佑哥害死的!”心惜红着眼睛大声为权佑分辨。“你说什么?不是权佑?!难道那个时候你不是亲眼看到权佑把匕首刺向程勋的么?!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是权佑的车子把程勋撞倒的!他明明可以把程勋送去医院,但是他没有!就事因为这样程勋才会死的!”“阳一!别说了!心惜很难受的!”申泽拉住了我,哀求似的说道。我也想不再说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也希望不再去刺痛心惜,但是每每看到心惜仍旧认不清权佑的真实面目,仍旧为权佑辩护的时候,我就会非常气愤。“不是的……”心惜哭了,轻轻地抽搐了起来,用无助的声音低声说道,“不是的……权佑哥不是有意害死勋的……那是一个意外……”心惜的眼泪落了下来,“其实权佑也是受害者……”她在说什么??她说权佑是受害者?!说权佑“害死”程勋是“意外”!?天!这个丫头吃了权佑的迷魂药么??真是搞不懂她!“你这个丫头怎么还是搞不清状况?那我问你在大峡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和安息看到权佑把你往下推!?还有还有!”我气愤地捶了捶郁闷得发胀的胸口,“你怎么叫那个家伙权佑哥啊?该死!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我们……咳咳咳……”心惜似乎也非常激动,猛烈地咳嗽了起来。“你想要她的命么。”幽皱着眉头地盯着我说。“你说什么呢?”我气呼呼地把头转向了花与幽,“你这个臭小子!平时什么事情都不闻不问的!现在到装得像个好人似的!告诉你,我还有帐没跟你算呢!”“喂!你们两个别吵了!心惜咳得很凶唉!”申泽着急地喊道。“笨蛋!那还不快点叫护士?!”“啊?哦!”汗……交友不慎啊……这两个家伙,迟早会要了我的命。14病房里的空气实在是让人郁闷,一个是非不分的心惜,一个总是泼我凉水的花与幽,一个做事手忙脚乱的申泽……我感觉自己已经呼吸困难了。护士小姐正在帮助心惜注射镇定剂,我独自提前离开了心惜的病房。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失去了火热的威严,开始变得柔和,可海风却也从这一刻开始凉爽了起来。我穿上了一直提在手里的外套,拖着下巴在海边的沙滩上坐了下来。真是搞不懂,一切都变得这么莫名其妙、疑点重重!最可恶的要数那个权佑!我真恨不得可以再次回到过去,亲眼看看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安息,想不到这个丫头竟然为了拯救程勋的灵魂不顾一切地牺牲自己。过去只是觉得这个臭丫头心肠不错,这一次,安息的勇气简直让我震惊。我不禁在想,如果换作是我,那我会不会做出像安息一样的选择呢?该死!我安阳一过去可是最厌恶做这种无聊假设的!没错,我又不是天使!我干吗操这份心??真是头疼……我又郁闷地捶起了我可怜的、就要快被气炸的胸腔,烦躁地仰在了沙滩上。突然,什么东西从我的口袋里飘落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身边。我下意识地捡了起来——哦,原来是安息的羽毛……安息……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我呆呆地举着羽毛,心中焦躁不安。安息所说的那种奇怪的“力”,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据安息所说,如果没有那种力的帮助,程勋是无法离开安息的身体的。那样的话,即便程勋已经决定进入天堂也是不可能的了。而安息呢,就会这样一点点地被程勋耗尽生命……这个可怕的猜测让我心头一阵刺痛。该死!什么“力”可以解救程勋呢??我转动着手中的羽毛,皱着眉头绞尽脑汁地想个不停。解救程勋的力……那会不会和心惜有关呢?嗯,这种猜测不是不可能!但是瞧瞧心惜现在虚弱的模样,真的很难想象她会拥有什么力量……呃……或者我想象的太简单了。也许这种力并非现实的力,而仅仅是一种意志或者信念……可那又会是什么呢?头疼!该死!也许只有了解事情的真相才能够找到程勋需要的“力”!可是整个事件的真相到底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我过去眼睛看到的那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呢!可惜我现在已经没有了程勋身上掉下来的羽毛,否则我就可以回到过……嗯?!我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安阳一你可真是秀逗!”我举起手中的粉红羽毛,激动地叫了起来。是啊!我虽然没有了程勋的白色准天使羽毛,但我却拥有一根安息的粉红天使之羽!如果说程勋的羽毛都能够带我回到过去,那安息的天使之羽就更应当具有惊人的魔力了!说不定还可以带我自由穿梭时空!没错!安阳一你这个笨蛋,怎么早没有想到??竟然还在这里耽误时间!要知道,你现在就是在耽误安息和程勋的生命!嗯!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安息,如果你这丫头真是个有前途的天使,那就保佑我安阳一顺利地回到过去,顺利地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一边说,一边激动地在外衣口袋里摸索打火机,“如果这次成功了,我安阳一发誓,再也不说你长得丑,再也不说你是自称天使的魔鬼,再也不说你没出息,再也……”太好了!带了火机!我用几乎颤抖的手将打火机掏了出来。这是老妈在我16岁的时候送给我生日礼物,上面还有老妈亲自教人刻上去的几个字:吸烟有害健康。晕倒……亏她想得出来。不过我也的确是个孝顺的儿子,从来没有碰过烟那个东西。汗……我怎么开始胡思乱想了?没错,书上说当一个人过度紧张的时候就会思维神游……镇定!老妈你可一定要保佑你的宝贝儿子!千万别让他丢脸!“啪”的一声,火苗燃烧了起来。我神经紧绷,将手里的天使之羽靠近了火苗外焰。“唰”,火苗如同被羽毛吸过来一样,瞬间包围了整根天使羽……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突然,就在天使之羽变成一丝迷雾的一瞬间,我感到浑身上下一阵难忍的巨痛,紧接着便是如火烧一般的痛苦感。该死!我不会因为烧掉了一根天使的羽毛就上天堂了吧??上帝啊!你不会这么喜欢我吧?!我的全身上下已经开始着火,整个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做分裂运动。我的大脑之中开始频繁闪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所有我曾给我留下过记忆的人和事物都想放电影一样飞快地从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的身体继续分裂,即将失去知觉。最后一个留在我脑海中的画面竟然是阿娇那个鬼丫头站在我家阳台下大喊大叫的情景……上帝!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要死了么?——就因为烧掉了一根羽毛?!没这么严重吧?!不好!我的眼前已经开始发黑了……我……彻底失去意识……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幕,第十九幕

关键词:

上一篇:安臣敬一,柠檬香之爱惜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