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安臣敬一,柠檬香之爱惜谷

作者: 悬疑小说  发布:2019-10-10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1第二天,我和安息早早的来到了三个月前的那个星期二——3月24日。这是我和安息第五次回到过去,我们也因此用掉了最后两根羽毛。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因为程勋就是在这一天离开心惜的。2今天早上刚好下了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空气中还可以闻到春雨清新的味道。冬天就这样正式结束了。路面有点滑,我和安息小心翼翼地走在一条刚刚修好的石板路上,如同两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一样。“阳一,我有点害怕。”安息一边低着头走,一边轻轻地说道。“怕什么?”“……”安息犹豫了一下,“我害怕看到程勋被权正撞到的那一幕……”“傻瓜,那一切都早已经发生过了,有什么好怕的。”我虽然这样说,但其实一想到将要发生的那一幕,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真是太残酷了……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可怕的事情发生,却不能去制止……”安息失落地说。“那干脆不要看好啦!我们这就回去!”我刚刚的语气似乎表明自己也很是害怕看到那一幕……“可是就差这一步了,我们必须坚持到底……”我和安息都不再说话了,继续低着头朝前走,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走到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过去,这是我和幽每天溜狗的必经之路,后来狗死了,我们便很少来过了——想到幽,我的心里又是一阵说不出的滋味。“龙哥!这边!”巷子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我和安息停下了脚步。只见两个小混混模样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家伙手提着两根巨大的手棒,凶神恶煞地从我们旁边走了过去。我和安息自然不想多生是非,连忙躲在了一边,生怕招惹了这群家伙。两个小混混很快和另一帮早就等在那里的三四个家伙会合了。“你们说的那个安阳一就住在这附近么?”嗯?郁闷!我和安息刚想离开却听到了我自己的名字,真是奇怪。难道这些小流氓是来找我的麻烦的?该死!我看这群家伙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直呼我安阳一的大名!我和安息互相看了一眼,决定躲在旁边听个究竟。3“嗯!龙哥,这次你可要帮我们兄弟出头,那个嚣张的小子抢了你的弟妹!”嗯?什么?我抢了谁的弟妹?真是搞笑,每天从早到晚巴结我安阳一的美女无数,我知道谁是谁的弟妹?再说,每次都是女人来找我,我可从来没有主动抢过女人!可笑。“是啊龙哥,”旁边的另一个小胖子也开始帮腔,“那个安阳一实在太嚣张了!全校美女都向他投怀送抱,更可恶的是他从来都不把我们兄弟几个人放在眼里!”哈!你们是谁啊?凭什么指望我把你们几个小东西放在眼里?头疼!“哼,”那个被叫做龙哥的家伙哼了一声,“看来这个小子很不给我们兄弟面子啊!”“就是!他仗着什么啊?家里有钱?人长得帅?——龙哥,我可不觉得那小子哪里有您帅!”我倒!有没有他这么拍马屁的啊?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看来我们必须得好好教训他一次,让他知道在我们兄弟的面前嚣张绝对不是好玩的!”“嗯!没错!教训他!”“教训他!打断他的腿!”这群小子开始兴奋地叫嚷了起来。岂有此理!想不到三个月前在我安阳一的脚底下还有这样一幕发生,真是可恶!这群不知好歹的鬼小子竟然还敢说出想要教训我这种可笑嚣张的鬼话?!该死!看来我不先教训他们一顿是不行了!想到这,我气呼呼地挽起袖子就准备冲出去了。“阳一!”安息连忙拉住我,“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还用问?当然是要教训这群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哎呀!”安息急得额头冒了汗,“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耽误时间啊!”“小事?难道你没有听到他们刚刚说什么么?竟然说什么要打断我安阳一的腿!该死,我今天就要他们的腿打断!”说着,我又要往前冲。“阳一!!”安息死死地抱住我,“可是你的腿不是没有断嘛!那就说明他们没有伤到你啊!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把他们打败了,现在的你应该跟我去找程勋才是!!”嗯?安息的话提醒了我,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三个月前!可是我想来想去,都不记得三个月前曾经见过这些家伙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看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这些小流氓后来前思后想觉得我安阳一实在是太帅、太厉害了,打也打不过我,争女人也不是我的对手,那样的话不如认栽算了!所以他们后来决定就地解散,刚刚那些话就当痛快痛快嘴巴……呃,不过这似乎不大可能哦……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出来制止了这些愚蠢家伙的“自杀行为”。可那又会是谁呢??是申泽?——不可能!那小子比女人还胆小,最怕的就是打打杀杀,爱惜他漂亮的发型超过爱惜我的生命!那是幽??——可我根本没有听他说过这件事情啊?!真是奇怪……我安阳一的朋友不多,真正兄弟相称的朋友除了申泽和幽就没有别人了。大多人都视我为眼中钉……如果不是他们,还会是谁呢?“住口————!”我正在奇怪,突然,从巷子的另一头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4阿娇??我和安息吃惊地发现阿娇那个丫头竟然突然出现了。什么?是她!?难道就是这个傻丫头半年前制止这个这场对我的报复行动??——啊nonono!这怎么可能?!阿娇虽然样子够凶、嘴巴够臭,但怎么看也不可能单枪匹马、赤手空拳打败眼前这几个人高马大的暴徒吧?单单那一个小胖子,抬一下脚就能把那丫头踩死了……“喂!你是谁啊!”那个沙哑嗓子把阿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不屑地喊了一声。“我是谁你们没有必要知道!”阿娇掐着腰气势汹汹地喊道,“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阳一坏话!”啊?这丫头疯了么?!难道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女神啊!我可没有想过让她替我出头啊!“阳一!阿娇对你可真好!”安息感动地看着我说道。“好?我看这丫头是疯了!”我气呼呼地说。我真是快被阿娇给气死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么?这几个小子随便一挥手就能让她毁容!该死,谁让她逞英雄啦!她怎么总是这么天真?!她真的以为美人救英雄我就会被感动么?!——可恶,看来如果我不出手,她今天一定死定了!“阳一!你又要干什么?!”“废话!当然是去救人啦!”我一把甩开安息的手,“再不去那丫头就报废了!”“难道你又忘记了我们是从三个月后来的么??”“呃……”的确,我刚刚头脑一热又忘记了这个问题……“阳一!阿娇不会有事的!如果今天阿娇出事了,那就不会有后来的阿娇了!放心吧!阿娇一定会化险为夷的!”化险为夷……我有点茫然,不知道这个丫头能使出什么解数逃离这些暴徒……虽然我平时总是骂她“去死吧”,可是现在,我真的不希望她出事。我紧紧地攥着拳头,决定跟安息一起躲在这个让人郁闷的角落里看看事情接下来的发展。阿娇,死丫头,千万不要有事……5“丫头!识相的就快点让开,别在这里挡着哥哥们的路!”“不行!谁都不能去伤害阳一!只要有我在,决定不允许你们碰他一根手指!”阿娇说着,坚定地张开了两只胳膊横在了巷子中间。“哈哈……”那群家伙笑了起来,“丫头,你以为凭你就能挡住我们的去路么?快点让开吧,我们只是教训安阳一那小子,还没有想要伤及无辜!”“不——行——!不能伤害阳一!”“哈!你是他什么人啊?干什么那么关心他啊?”“是啊是啊!”周围的家伙也开始跟着起哄,“你是他老婆么?哈!我们可听说安阳一交女朋友都是一月一新哦!”“哈!我还听说那小子每个月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谈女朋友,三个星期的时间甩掉女朋友!哈哈,那你是他的‘几月女友’啊?”“哈哈哈哈……”……6该死的家伙们!真是后悔当时我没有在现场,如果我当时在的话,准把他们一个个地碾碎!我的拳头攥得咯吱直响;我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正在一点点地膨胀。我看到阿娇的脸蛋被气得绿绿的,瞪着红红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几个家伙。看到阿娇激动的样子,我真担心她还会做出什么傻事,只希望这个傻丫头能快点清醒过来、聪明起来,知道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恶徒,然后赶快跑掉。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彻底不对她的智商报以什么希望了,这个傻瓜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气呼呼地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狠狠地丢向了前方的这群人。头疼!难道她一定要惹怒他们么??一大把沙子“准确无误”的撒在了“龙哥”的脸上。“该死!”他惨叫了一声,好像有沙子进到了他的眼睛里。“看来你这个丫头是活得不耐烦了!——小虎!给我教训他一下!”那个一直靠在墙边抽烟没有说话的黑皮肤小子听到龙哥的吩咐,狠狠地把剩下的烟头扔在了地上,碾碎。然后气势汹汹地一步步朝瘦小的阿娇靠近了。白痴!她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跑?!可恶,那个叫小虎的家伙竟然狠狠地一把把阿娇推倒在了地上。阿娇痛苦地叫了一声,手捂着扭到的脚踝。这个笨蛋!摔倒一下就能扭到脚,这种水平还在这逞什么英雄啊?快点给我跑啊!眼看叫小虎的那人伸出胳膊就要抓住阿娇的头发了,可阿娇还是傻傻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该死!她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她真地想要被人家教训一顿么?!不行!如果我安阳一再这样坐视不管我就不是安阳一了!“安息你别拉我!今天我说什么都要管这件事情了!”“阳一!别冲动!”“让开!”我又一次甩开安息,“别跟我提什么‘时差’!就算是我们真的再也回不去了!我今天也不能放过这群狗东西!一定要——”“哎呀!”我正要冲过去,只见那个叫做小虎的家伙突然大叫了一声,左手捂着右手十分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嗯?这是怎么回事?!该死!难道阿娇那丫头背着我练了什么内功秘籍?!可是不像啊!那丫头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了,她的表情似乎比我还要吃惊。“阳一!”安息突然两眼放光,开心地说道,“好了!没事了!幽来了!阿娇不会有事了!!”幽??7“该死的!你是什么人?!”刚刚被幽一颗石子打在手腕上的小虎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时,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幽走进了我们的视线。呼——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这回好了,只要幽出现,阿娇就不会有事了,幽会保护阿娇的……幽保护阿娇??我的心里突然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不是滋味……“幽!”阿娇兴奋地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见到救星一样的喜悦,“你终于来了!!真是太好了!”“如果电话里你能把地点说得更清楚一些,我早就到了。”幽一边说,一边把她扶到了旁边。汗……我就说嘛!这小子不可能起这么早跑到这种地方,原来阿娇那丫头还没有那么笨!还知道先打个电话通知救兵!——嗯?不过这该死的丫头怎么打电话给幽而不是打给我呢??可恶……“唉!阿娇对你可真好……”我正在郁闷,安息那个丫头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白痴!你说什么呢?”“你看,阿娇都没有叫你来!我想她一定是怕你受伤……可想而知她有多爱你……”安息颇有些陶醉意味地说道。呃……安息的这个解释让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纷乱……难道真的是这样么?那个傻丫头因为怕我出事所以才没有打电话给我??——不!我宁愿让自己相信她是一时吓傻了忘记了我的电话号码,总之我不想欠她太多……8“小子!来找茬的么?”龙哥很不满意地盯着幽说道。幽轻蔑地看了那家伙一眼,没有说话。“该死!别在我面前装聋作哑装深沉!识相的就快点跟我的兄弟道个歉!”幽还是没有说话。这一回叫龙哥的家伙可真的是火了。“臭小子,不识抬举!那就别怪哥哥我今天不客气了!兄弟们!”龙哥朝身后的家伙一招手,“活动活动手脚!给我狠狠教训他!”“是!”说话间,那几个混混模样的小子便摩拳擦掌一步步逼近了幽。汗!不知道以寡敌众幽吃不吃得消!真后悔那天我不在现场,否则就可以好好的亲手教训一下这群家伙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手痒。幽似乎根本没有把这几个小子放在眼里,他若无其事地看了他们一眼,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臭小子!看招!”叫小虎的那个家伙第一个冲了上来,结果一个“背负投”,那小子就被幽狠狠地摔倒了地上。其他的几个家伙吃了一惊,发现幽并不是好对付的,结果无耻地一拥而上,开始围攻。一场恶战开始了。“幽!小心啊!”一旁的阿娇紧张地喊道。幸好幽是柔道高手,面对几个小混混还是招架得住的,否则今天这种情况就危险了。虽然以一敌五有点吃力,不过幽不愧是我安阳一的兄弟,一点也没有给我丢脸!不一会儿,几个小子就全都被幽打倒在地了。“帅哥饶命!饶命啊!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是啊!放过我们吧!”……这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流氓开始跪地求饶。“不准再欺负她,也别想打我兄弟的主意,听到了么!”“呜呜!听到了!听到了帅哥!那我们可以走了么?”“快点滚!”听到“快点滚”,几个人马上连滚带爬地头也不回地跑掉了。9“哇唔……”安息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紧张情绪,取而代之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幽好帅啊!英雄救美啊!而且好讲义气的!——喂!”安息踮起脚尖撞了撞我的肩膀,“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动么?你没有听到么?刚刚幽说不准他们伤害你呢!”“闭嘴!不用你多管闲事!”我狠狠地骂了她一句。说实在的,幽的那句话的确让我很感动,不过眼下看着他把阿娇抱了起来……我心里的滋味可就不是很爽了……10“你没事吧?”我看到幽走到墙边,把阿娇抱在怀里,关心地问道。“呃……”阿娇摸了摸自己的腿,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事的。”“我送你去医院。”“啊?不用了!没事的!扭到而已。”阿娇连忙说道。然而幽并没有听她说,而硬是抱着阿娇往前走。阿娇知道幽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是不能被改变的,所以便没有再争论下去。但阿娇却突然紧张地补充了一句,“千万别让阳一知道!他一定会找他们算帐的!我不想让他受伤……”听到这句话,幽停住了一下。但马上,他还是什么也没说,继续抱着阿娇往前走了。可恶……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竟然抱在一起!!呃……虽然这么说不太准确!可还是让我无法忍受!11“阳一,我们现在怎么办?”“跟过去看看!”我凶巴巴地对安息说道。

1昨晚折腾了一夜,我一直都在好奇权佑去监狱的那件事情,谁想害自己到了早上也没有睡意。按照我和安息昨天的约定,今天早上我们会第二次回到半年前,进一步去了解程勋和心惜之间的事情。2睁开眼睛,我又来到了去年的冬天。12月9号——距上次回去的时间整整一周。圣安妮娅今天格外的安静,因为所有的女孩子都去学唱圣诞祝福歌了。程勋的车子还停在外面,那就说明他和心惜应该还留在孤儿院里。可是他们现在人在哪里呢?3“阳一,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走廊里,安息轻声地问我。“嗯,好像……是钢琴声。”我们跟随着渐渐清晰的钢琴声来到了孤儿院的钢琴室。果然,程勋和心惜的身影映入了我们的视线。此刻,他们两人正并排坐在钢琴椅上。这是一个高大宽敞的、颇有些复古味道的房间,高高的吊梁屋顶,保留着上个世纪的味道。“嘘——!小声点!别打扰到他们。”我和安息悄悄地躲在钢琴室门口的阴影里,生怕破坏了这静静的浪漫。4“心惜。”汗!这小子今天终于叫对人家的名字了!“嗯?”听到程勋温柔的声音,心惜羞涩地抬起了头。“心惜,我想送你一件礼物……”心惜的脸有点红,好奇地看着程勋的眼睛,没有说话。程勋笑了笑,转过身,轻轻的用手指在钢琴上敲下了一个音节。“心惜,你现在闭上眼睛。”“……”心惜十分惊讶,但还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程勋幸福地看了心惜一眼,之后,流转的旋律从他的手指间飞扬了出来——整个冬天都在萧瑟除了那一刻你的脸红点燃我的热心就乱了不由自主想做你的暖炉傻傻的笑转身迷了路我想爱你又有一点舍不得蓝色的冰雪飘落像你的脆弱好想爱你最后还是舍不得怕我的双手触摸你冰的酒窝就融化了……随着指尖流淌出的动人旋律和程勋别样深情的歌声,心惜的脸上已经画满了幸福的红晕……突然,让人惊讶的情景发生了,在他们的周围居然奇迹般飘起了雪花,还有许多大大小小带着七彩光芒的肥皂泡像魔术一样从天而降……这些泡泡折射着爱情的颜色,闪着七彩的光芒……烂漫得让人窒息。5高手!佩服!!程勋这小子不但拥有了我百分之零点零一的音乐才华,而且连这种“狠毒”的泡妞手段也想得出来!真是厉害!“哇!好浪漫啊!!”瞧安息那个小色女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还真是丢人。“切!这根本就是我国小时的泡妞水平——哎呀!臭丫头!又打我的头!”“谁叫你总是嫉妒比你帅的!哼!”什么什么?嫉妒?!该死的,我安阳一从来都是遭人嫉妒,我什么时候嫉妒过别人?!这个讨厌的自称天使的魔鬼!真是懒得理她!6“心惜……”程勋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心惜的眼睛上,“喜欢么?”“嗯!”心惜点了点头,羞涩但却甜蜜地睁开了眼睛,“这……”心惜明显已经被周围飘散的雪花和缤纷的气泡弄得有些眩晕了,满眼惊喜地望着程勋,激动得说不出话。“心惜,”程勋的脸竟然也红了,“谁说美好的事物都不属于你。这一切就真实地围绕在你周围啊!而且这首歌……就是只属于心惜一个人!”“程勋老师……”心惜的眼睛似乎已经湿润了。“叫我程勋吧!”程勋的眼神中充满了可以信任的柔情,那一刻,相信心惜一定已经被他打动了。“程勋……谢谢你。”“不要说谢谢……我……”程勋的脸更加红了。他欲言又止,几次想要说些什么却都又咽了回去。“程勋……”心惜更加好奇地望着程勋,“你想说什么?”“呃……我……我想说……我……”“拜托!快点说啊!”突然,一个男生调皮的声音从心惜的头顶正上方传了出来,实实在在地吓了她一跳。就连躲在外面的我和安息也都吃了一惊。“南志?!”听到这个声音,程勋吃惊地仰起了头,非常不满地朝上面喊道,“南志!不是说好你不出声的么?!你怎么还是忍不住了?!”汗!我和安息这才发现,原来那个叫南志的小子竟然一直藏在钢琴斜上方的吊梁上,一只手不停地朝下面撒“雪花”,另一只手举着吹泡泡的小工具……原来这所有的浪漫都是他们“串通”好的啊!“可我实在忍不住啦!”南志有点委屈地抱怨道,“你要是再不快点对心惜说,我就要累死在上面了哎!”“你这小子!”“程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惜十分不解地望着程勋。“这……我……”望着心惜如水一般的大眼睛,程勋仍旧红着脸说不出话。“哇!我可真是服了你!”说话间,南志噌的一声从上面跳了下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喜欢人家就说嘛!”听到这话,心惜和程勋的脸像被盛夏的阳光照射一样瞬间红透了。“南志!你乱讲什么?”“我哪有乱讲啊?程勋,像个男人一样好不好?既然喜欢人家就直说嘛!”“你还乱讲!”“哈!如果你不敢说,那我替你说好啦!”说着,南志笑眯眯地转向了红着脸呆在那里的心惜,“心惜啊!我们程勋可是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哈,不过这个家伙好木的唉!都不敢跟你……”“南志!快点住口吧!”程勋“气呼呼”地朝南志喊,“我的事情我自己来说!”“……心惜,”程勋鼓足勇气走到心惜面前,双眼满是深情,轻轻地握住了心惜的双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抬头看着我的那个眼神,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双眼就象纯净的山泉,那么地清澈,那么地单纯。可是又那么地害怕,那么地羞涩……这一切让我对你充满了好奇。我第一次想去了解一个女孩子,想去保护一个女孩子……这一个星期我每天都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见到你。每次看到你弹钢琴时沉醉的笑容,我真的很开心。我希望自己能给你幸福,让你成为最幸福快乐的女孩……”“……”心惜有些说不出话了,睁大双眼望着面前的程勋,脸上的红晕一直绵延到了耳边。“呃……可能你会觉得很突然……”程勋有些难为情,“但是……我真的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就喜欢上了你。我想这就叫做一见钟情吧……我这人不是很会表达……但是……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心惜……”“可是我……”心惜的眼圈红了。“心惜。”程勋把手指轻轻地放在了心惜的嘴巴上,示意请心惜听他说完,“能让我做你的男朋友么?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么……”听到这话,心惜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她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对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的喜悦和对未知的胆怯……“心惜!”一旁的南志突然又凑了进来,“答应我们程勋吧!他可是第一次跟女孩子表白呢!我可是最了解他的,他可是认真的!”“我……”心惜仍就没有说话,而是羞涩地低下了头,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隐约之中,一滴晶亮的泪珠自心惜眼角滑落,落入地上的“雪花”之中,溅起了些许幸福的“花瓣”。“傻小子!还等什么呢!”南志坏坏地推了程勋一把。程勋一个趔趄抱在了心惜的身上……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拥抱,意外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甜蜜……“心惜,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程勋的眼神中充满了甜蜜的柔情。“程勋……”心惜第一次呼唤着爱人的名字,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肩头。呼……爱情在这轻轻飘散的雪花中开始了。谁能想到,这样的浪漫和甜蜜过后,他们面对的会是生离死别的伤痛和那般残忍的结局呢?如果能预料到将来发生的一切,他们还会选择如此相爱吗?爱情,头痛的东西。我感觉有点闷,一股莫明的焦躁袭上心头,于是拖着对这浪漫的画面恋恋不舍的安息离开了钢琴室。7可能是觉得刚刚的情景实在太美好了吧,我和安息对这半年前的冬日上午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喜欢。我们愉快地在街边闲逛,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阳一,我有点饿了哎……”知道么?遇到安息以前,我一直以为天使是不吃东西的。即使吃东西也顶多是吃素的。可自从这个丫头出现,我安阳一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这个丫头不但超级能吃,而且超级能吃肉。每每想到一个自称天使的家伙大口大口的吃肉,我都觉得这场面好恶心(─.─|||……安息在一家韩国烧烤店前停了下来,十分丢人地流着口水不舍得离开。外面的天气很冷,可是烧烤店里面似乎是一片热气腾腾。我记得过去阿娇那丫头就很喜欢吃这个东西,整天缠着我陪她烧烤,不过我似乎一次都没有答应过她。呵呵。“阳一,你笑什么呢?”嗯?我笑了么?是哦,我笑了,好像是因为想起了阿娇那个傻丫头求我陪她吃韩国料理时的可笑样子。的确很可笑。“阳一,反正还有时间,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回去好不好?”安息一副乞求的样子眼巴巴地望着我。真是一个小馋鬼,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吃东西。不过我的肚子似乎也有点饿了,从昨天晚上跟踪那个该死的权佑去到了那个该死的地方,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吃东西!头疼,我就说那个权佑不是什么好东西嘛!不过因为这样的人影响自己的食欲实在不应该。“喂!我们不会因为吃点一块肉,就回不去了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瞪着眼睛大叫了起来。“哎呀,你放心吧!只要我们不和与我们有关系的人说话,不给他们留下记忆,就不会有事的啦!——走吧!快点来吧阳一!阳一最好啦!”我汗!这个丫头这么快都学会撒娇了,真不知道上帝还会不会让她回天堂去了。8走进烧烤店,热气瞬间扑面而来,还真是让人有想要敞开肚皮大吃一顿的冲动。我们在靠近窗边的一个双人座位坐了下来,安息稀里哗啦地点了一大堆东西,之后我们便坐在窗前望着滋溜溜乱叫的煎烤锅傻笑。“阳一,你笑什么啊?”安息傻傻地问我。“你长得幽默呗!”我故意开她的玩笑。“讨厌!不要乱讲啦!人家认真问你呢!”安息红着脸,一副要生气的模样。“只是觉得很滑稽,”我笑了笑说道,“第一次和女孩子一起吃烧烤竟然不是和一个美女,真是想不到啊!”“喂!该死的家伙!”安息的脸气得红红的,好像比煎烤锅上的牛肉还要烫。哈,原来每个女孩子都讨厌别人说她丑,连自称天使的家伙也不例外啊!我突然想起从前的时候,我每天都说阿娇丑得影响我的睡眠……好像每一次,她也都是气得和安息一样,小脸红红的……汗!头疼,我最近怎么总是想起那个疯丫头?!难道真的像申泽说的那样,一旦没有阿娇每天来烦我,我也许还会不习惯呢……“两位!里面请!”“老板,我们要靠窗边的座位!”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跟着屋子里的热气一起飘进了我的耳朵里。阿娇?!我在心里惊讶地大叫了一声。当进来的两个人转过身的时候,我差点惊讶得背过气去。什么?!怎么会是他们?!9“阳一,怎么了?”安息发现了我的奇怪反映,刚要回过头去看,却被我一把按住了她的脑袋。“快低头!白痴!”可恶啊!很是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下遇到阿娇,更想不到的是阿娇竟然和幽在一起!——该死,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幽那小子会陪女孩子吃饭!“阳一,我们现在怎么办?”安息发现原来是阿娇和幽,也吃了一惊,连忙把头埋到大衣里面,小声地问我。“还能怎么办?别被她们发现就是了!随时准备溜走!”我低声呵斥对面的小傻瓜!可恶,如果不是她非要来吃什么该死的烧烤,我们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10屋子里热气腾腾,而我和安息还是把大衣裹得紧紧地,就连帽子都不敢摘,帽沿压得低低的,生怕被正巧坐在旁边的两个人发现。“幽,安阳一那小子真的和别人出去约会了么??”阿娇有点激动地问道。“嗯。”幽没事人一样地答应道,“和申泽约会!”哇呀呀!这个可恶的花与幽,竟然把我出卖了!要知道我为了甩掉阿娇可是整天让申泽打扮成女孩子啊!难怪阿娇那个臭丫头总是不上当,原来家里出了这么一个叛徒!可恶,花与幽你小子给我等着,回头我就让你把这半年的房租全都补给我!!“可恶啊!这个该死的臭小子!总是骗我!”阿娇气呼呼地说道。幽没有说话,喝了一口大麦茶。“幽,你说阳一是不是很讨厌我啊?他怎么总是躲着我呢?”“……”幽抬头看了她一眼,仍旧没有说话。我连忙把头埋得更低,生怕被他发现。“可恶啊!”阿娇还在自言自语般地说个没完,“阳一好像很不愿意见到我似的,是不是我真的很讨厌啊?我已经很尽力的做到他喜欢的样子了,可他还不满意!唉,现在连我自己都搞不清他到底喜欢什么了?是不是我怎么做他都不满意呢?幽,你倒是说句话啊!”“……”汗!幽还真是有定力,竟然还是一句话都不讲,真是服了他!“唉……”阿娇叹了一口气,“可就算阳一不喜欢我,我也没有办法不去喜欢他……我想我一定有毛病,喜欢上了不喜欢自己的人……”啊?她竟然都知道自己有毛病,为什么还不赶快放弃呢?那样大家都解脱啊!要知道我安阳一已经甩了你六个月了,我不烦你也该累了吧??“但是我不会放弃的!”阿娇突然又变得坚定了起来,“既然喜欢一个人我就不会后悔付出!相信阳一早晚有一天会明白我的心意的!你说对不对,幽!”我以为幽还是不会回答,谁想这一次他竟然轻轻地举起了杯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希望你成功。”“呵呵!谢谢你,幽!”阿娇开心地举起了杯子,和幽的杯子碰到了一起。我汗!“希望你成功”?!这个该死的花与幽!这个超级叛徒!希望阿娇成功不就是希望我早日落入那个丫头的虎口么??可恶啊!这个臭小子太不够朋友,看来我必须要他交房租才行!“阳一,我看我们还是赶快溜走吧,”我正在气愤,对面的安息突然小声地说到,“再不走该被发现了!”嗯!没错!我可没有心思在这里跟他们两个人生气了!还是赶快安全的回去才是关键!花与幽,早晚要跟你小子算账。陪我的女人吃饭不说——注意哦!还没有甩掉的都是我的!——竟然还出卖我!可恶!11这时,旁边一对情侣吃完正要离开,我和安息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跟在他们的后面溜了出去。半个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了现实的夏天。12不知道怎么了,这次回来后,我怎么看幽怎么不顺眼。这个可恶的小子,平时不声不响的,竟然陪阿娇一起吃烧烤!要知道过去让他跟我去喝杯啤酒他都懒得动!还有更可气的,她竟然在阿娇的面前出卖了我,这可是我最最不能容忍的!我就这样坐客厅的沙发里死死地盯着幽的一举一动。本以为那小子会心虚得很不自在,谁想他简直就当我是空气,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和犀利的眼神。这种僵局直到申泽回来后才被打破。哦?申泽回来了,太好了!不知道他给我带回了什么重要消息。他昨天晚上可是答应了我今天要帮我调查权佑的事情的。“阳一,我查到了!”一进门,那小子就兴奋地喊道,“我知道权佑去监狱干什么了!”“快说!怎么回事?”我连忙追问。“哈!真是想不到,”申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原来权佑还有一个弟弟,叫做权正!”弟弟??听到这个消息,幽也好奇地转过头。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安息听到权佑的名字也立刻冲了过来。“申泽!你说什么?权佑哥哥还有一个弟弟?快说说!”“是的,权佑有一个叫做权正,小他两岁。昨天权佑去监狱就是去看望他的弟弟!”“什么?你是说权佑的弟弟在坐牢?”“嗯,”申泽点点头,“我刚听说的时候也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的确是这样,权佑的弟弟是因为车祸撞死了人入狱的。”“啊?权佑哥哥竟然还有一个坐牢的弟弟?真是好可怜啊……”安息一脸难过地说道。可怜?哈,这丫头是在说谁可怜啊?——是说权佑还是说权正?还是在说那个被撞死的人呢??总之我觉得现在我最可怜!我总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谜团越来越多……在我眼中的权佑也越来越神秘……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安臣敬一,柠檬香之爱惜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