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客栈连载小说

作者: 武侠小说  发布:2019-10-09

一天晚上爸爸回家了,他一夜没有睡,不停地在唉声叹气。
  
  “香菱她爸,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爸爸只是叹气,也不答话。
  
  “香菱她爸,你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着办。”
  
  “唉,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离婚?你让我到哪里去?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妈如同晴天霹雳,她实在想不通。
  
  “你哪方面都好,是我对不起你。那个女人怀孕了,如果我不和她结婚,就要坐大牢了。”爸爸面对情妇的紧逼和单位压力,他考虑了好久,虽然感到对不起勤莲,但也只能这么办了。只有善良老实的勤莲,才能承受这样的委屈,做出这样忍让。马善让人骑,人善被人欺。我这是在欺负善良忠厚的老婆,算什么男人?可是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看着泪流满面痛苦欲绝的勤莲,爸爸无时不受良心的谴责和内心痛苦的煎熬。
  
  “那,那那……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是你对我的善良、勤劳、诚实的回报?哦,原来真诚的人却最虚假,最可信的人却是骗子,最贴心的人却最无耻!”
  
  “吴思,你这样做,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孩子,对得起我的一片真心?”
  
  “我自从进你吴家的门,就扑心扑命地为这个家操劳,含辛茹苦,一心向善,伺候老人,照顾孩子。我没有做半点错事,也没有怠慢家务,为什么你这样对我?不就是我们儿子死了,可这也不是我的错,孩子是病死了,而你们都是医生啊。”妈爱恨交加,陷入了两难境地,痛哭起来。为什么我的命运会这样苦?为什么我尽量讨他的欢心,可是他还是要抛弃我?为什么我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
  
  “唉,都是我的错,现在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你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进大牢吗?再说就是我们离了,这个家也离不开你,孩子也离不开你,你还呆在这个家,我们还是夫妻。”爸爸不敢面对痛苦的妻子,低着头苦苦哀求她的原谅。
  
  妈妈记得嫁给吴思的那天夜晚,姥姥含着泪一遍又一遍叮咛:“到了吴家就是吴家的人,一切都要听吴家的安排。成为吴家的媳妇,就要为吴家养儿育女,掌勺洗衣,孝敬老人。不要惦记爸妈,一心一意过日子吧。”
  
  妈悲痛不已,吴思是我以命相许的人,是全部的依靠,心中的唯一。有他在就有我在,他好我才能好,孩子才能好,这个家才能好。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孩子还有出头之日吗?这个家还完整吗?
  
  当妈看到眼前的丈夫要去坐牢,心中不免又悲伤地哭诉着:“我的命太苦了,呜呜……佛祖啊,你让我怎么办?快救救吴思吧,救救这个家吧。要能替他坐牢,我也心甘情愿。”
  
  “可怜我是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呢?大慈大悲的佛祖啊,你给我力量,给我智慧,给我指条路吧。”
  
  “天啊,为何不降罪给我?”
  
  “离了婚,我还有脸见爹娘?还有脸回娘家?可是不离婚,可怜的吴思就会受到惩罚,老天爷我该怎么办?”
  
  屋子里静静的,除了爸爸的叹息声,就是“嘀嗒、嘀嗒”的钟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亮了。她恨爸爸绝情,又不愿意他坐牢;她恨爸爸无义,但又怨恨自己未能再生个男孩。她思来想去还是舍不得让丈夫受牢狱之灾。哭了一夜的妈妈,擦干了眼泪,毅然决然跟爸爸办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的妈从此精神萎靡,如同跌入万丈深渊。
  
  不久镇里办起了一家服装厂,爷爷就托关系,让妈妈进了厂,当了一名小集体工人。
  
  妈在厂里上班,比在家干活轻松多了。妈做的衣服比同行们又快又好,厂里的人说她就知道做衣服,连句话都不说,这又不是多劳多得,你那么拼命干什么啊,真是个死老实鬼。妈妈看到别人在一起嬉笑,心里有苦不能说。
  
  时间过得好快啊,到月底发工资了,妈生平第一次拿到的工资都交给了爷爷。
  
  妈妈就这样度日如年地煎熬着,眼看那个女人出怀了,纸里包不住火,院方知道了,准备处分那个女人。那女人和爸爸去拿结婚证,镇里管事的人就是不给办,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厂里人和妈说:“你知道你小孩爸在外边搞的那个女人有多漂亮吗?”
  
  妈笑眯眯地说:“听说漂亮我没见过。”
  
  “看看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男人在外边有女人你也不生气。”
  
  “男人的事情,我不管。”
  
  “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么傻的婆娘呢,他有了外心,还有你的好果子吃?”
  
  “你们不知道,我男人对我可贴心了。”妈把离婚的事守口如瓶。
  
  “哈哈,哈哈……”工友们都在笑妈妈。
  
  外人都说妈妈傻,可哪里知道强作欢颜的妈,泪往肚里流,心在流血,也许痛苦是人生的功课,错过这门功课的人,不会真正了解人生。她是用干活来冲淡内心的痛苦。妈从不和外人谈论家里的事情,家丑不可外扬,这是妈妈打小就知道的家训。忍,妈妈只有默不出声地忍着。盼,她朝思暮想能再生个儿子,这个家就能住下去,她就有出头之日。
  
  外人实在看不下去,一些好心人就劝妈妈丢下两个丫头走吧。妈舍不得,说什么也不能扔了孩子撇了丈夫。她心里想,生是吴家的人,死是吴家的鬼。我走了孩子受罪,婆婆公公没有人照顾,退一步,就是离开了这个家,哪里又是我的安身之处呢?这个家再苦我也不会离开,这辈子就这个命啊。
  
  绝望与希望同在。苍天有眼,菩萨保佑,不久,妈身怀六甲,妊娠反应很重,想吃东西也不好意思出去买。她很难受,但这痛苦给她带来希望。可是妈妈又非常担心,要是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男孩,那唯一的希望也就破灭了。她整天就在希望和担心中度过。
  
  爸爸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原来是那个女人不让他回家,只要他回家一次,那个女人就闹一次。
  
  时间不长,那个女人知道妈怀孕的事,气得发疯,她痛恨爸爸对她的不忠。
  
  妈闻到对面清真饭店飘过来的牛肉香味,嘴里就直流口水,想了好多天也没好意思去买。
  
  妈回忆那时的情景,伤心地说,要是你爸在家就好了,哎,妈没福分啊。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天妈去姥姥家,高兴地对姥姥说她怀上了。姥姥听了流着眼泪,高兴地问:“想吃什么俺去给你买。”
  
  妈说:“这次反应和以前不大一样,就是想吃酸的,还想吃牛肉面。”
  
  姥姥说:“好,你等着俺去南园给你摘果子。”
  
  姥姥去园子摘来很多杏子,妈吃得很甜。姥姥在一旁直流眼泪,问道:“酸不酸?”
  
  “不酸很甜的。”
  
  “酸男辣女,好兆头,肯定是个胖小子。”
  
  “那敢情好,早晚我就有出头之日了。”
  
  妈妈一边吃一边听姥姥说:“以后你要少生气,少干活,更不能干重活。虽说他和你离了,可他待你还不错,家还是你的家,孩子还是你的孩子。你要好好地对待公公婆婆,他们都是好人。从今往后,俺天天到黄庭观为你敬香,求王母娘娘、魏夫人保佑你生个胖小子。你婆家信佛,你也要常进观音禅院敬香,求观音菩萨保佑你。哦,你还要念经什么的。”
  
  “妈,你知道我识不了几个字的,怎么念经啊。”
  
  “那你就天天叨咕阿弥陀佛嘛,听说念了阿弥陀佛,佛祖就会有感应的,在天上保佑你的。”
  
  “阿弥陀佛,我会念的,我听公公婆婆说,把《金刚经》放在自己的枕头下,白天揣在怀里,菩萨就会有求必应的。自从儿子去世了,我天天这样做的。”
  
  “怪不得你又怀孕了呢,原来是菩萨保佑的啊。不过,黄庭观里的灵符也很灵的,打你儿子殁了,俺就天天为你烧香求仙,全真道长看了你的生辰八字,说你属鼠,与属蛇的相克,不过两年后,会逢凶化吉的。”
  
  “妈,你说得真准,听说那个和孩子他爸相好的女人,就是属蛇的。人长得特别漂亮。”
  
  “全真道长说了,凡是属蛇的女人长得都漂亮。知道补天的神女女娲吗?她就是人头蛇身呢。”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
  
  听姥姥的吩咐,妈心里平和多了。每次回娘家,都得到一次安慰,妈的心情就开朗多了。妈也更加虔诚地念佛拜菩萨了,只要一有空,嘴里就不停地祷告阿弥陀佛,后来又学会了念六字真言。
  
  可是每天夜晚,妈妈总是心慌意乱,胡思乱想,如果再生个女孩,而那女人生个男孩,那我就彻底完了,如同掉进黄连地里——苦得不能再苦了。那个女人年轻漂亮,又有文化,还是公家的人,我有什么啊。妈整天苦闷不堪,寡言少语,爸爸回家次数更少了。

女人还是女孩的时候,很漂亮,也很能干。有一天,女孩认识了男孩,后来,男孩长成了男人,他让女孩成了女人。
  女人生下一儿一女。为了养家,男人去了南方城市打工,女人在家服侍公婆,照顾孩子,外加捣鼓那几亩责任田。
  几年后,男人西装革履地回来,后面跟着个年轻妩媚的女子。
  “我们离婚吧!”男人对女人说。
  女人没有闹,也没有哭,只幽幽地看了男人一眼,什么都没说,男人带着妩媚女子走了。男人与女人本没领结婚证,也不需要办什么离婚手续,女人不懂法,不懂用法律手段去争取俩孩子的抚养费,只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继续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捣鼓责任田,还一如即往地精心服侍“业已过期的公婆”。
  左邻右舍,亲戚六眷都觉得女人这样为男人守着家不值,纷纷劝女人再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有一天,女人果真遇上了个心怡的男人,当她兴冲冲地跟俩孩子商量这事时,俩孩子“扑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哭着说:“妈妈,您不要嫁人,我们不要新爸爸,求您了!”看着涕泪横流的两个孩子,女人的心碎了,她扶起孩子,然后走了出去,女人回来时,眼睛红红的。从此后,再也没有任何男人出现在他们母子的生活中。
  十多年过去了,“公婆”已先后离世,男人带着后妻和孩子回来奔丧,女人帮着男人一起处理“公婆”的后事,平静得像一位邻家大姐。
  女儿考上了大学,女人高兴得合不拢嘴,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终于盼出头了!
  为了挣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她决定南下打工,中学毕业不愿再继续读书的儿子也随女人来到了南方,进了一家私营服装厂,女人做质检,儿子做普通的平车工。
  服装厂上班很辛苦,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苦与累对于女人来说无所谓,但她担心儿子受不了,女人每天变着花样给儿子做好吃的,补充营养。
  “妈妈,爸爸打来电话,要我去他那上班,工作时间比这短,赚的钱也比这多。”儿子怯怯地征求女人的意见。
  “千万别让孩子去!你傻呀,这么多年,他爸从来都没管过他,现在能打工赚钱了,就要孩子去他那,他这是拉拢孩子,到时孩子与他亲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了解女人家庭情况的同事都这样劝女人。
  女人认真地思考了两天,还是微笑着让儿子去了男人那里,用她的话说:孩子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能绑着他一起受苦,男人再不堪,毕竟是孩子的父亲,血浓于水,既然孩子去他那有更好的发展前途,我何必不让他去呢?
  儿子打电话告诉女人,他在父亲那是跑推销,因为父亲代理了一种品牌酒,要跑市场,儿子说活不累,但得天天在外面跑。
  南方的路好,但车多,女人担心儿子在外的安全。
  一天早晨,女人去菜市买菜,一个陌生少妇叫住她:“大姐,您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庙堂吗?我想去烧柱香,我儿子病了,跑了很多医院,但都查不出病因,我想去求求菩萨,看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气。”
  女人来这打工时间已经不短了,她当然知道哪里有庙,她看了看钟表,离上班时间还早,于是便对少妇说:“小妹,我陪你一起去吧,这几天我也一直心神不宁,老担心我儿子,正好也去求菩萨保佑保佑。”
  女人与少妇走在去往庙堂的路上,边走边聊,平时厂里工作忙,女人很少与别人聊天,面对这陌生少妇,女人突然打开了话匣子,跟她说她的家庭,说她上大学的女儿,跑推销的儿子,还说她头天晚上做梦儿子出了车祸,被一辆十吨重的大卡车辗上了……
  刚走到庙门口,便见一穿着青衣长衫的尼姑模样的人从庙里走了出来,见到女人,尼姑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对着女人说:“施主请留步!”
  女人连忙也双手合十,问大师有何指教。
  “施主,你印堂发黑,最近一定有大难临头!”尼姑模样的人说。
  女人一激凌,突然想到了晚上做的梦。
  “你早年离婚,独自一人带大一双儿女,的确不易,如今你女在外地读大学,儿子跑推销,可最近你儿走魔窟运,将被一辆十吨重的大卡车所辗轧。”尼姑的话让女人晕晕乎乎,只见尼姑的嘴一张一合,女人突然双膝跪地:“我家的事您知道得这么清楚,真是活菩萨呀,菩萨,您一定要救我儿的命!您说,这需要花多少钱?”
  “阿弥陀佛!菩萨以慈悲为怀,出家人四大皆空,不需要你花一分钱,但你得按照我说的去做,方可保你儿平安!”尼姑慢条斯理地说。
  “活菩萨快说,我到底该怎么做?”女人急得直跺脚。
  尼姑从怀里拿出几个黑色方便袋和一条红绳索递给女人说:“回去将你的所有现金和金银首饰都装进这袋子,包八层,用红色绳索系好,拿到我这我帮你施法,施完了法,你的东西会原封不动还你,但你一定得记住,这事,千万别跟任何人说!”女人接过黑袋子转身就往厂里跑,头脑里想的全是儿子,早把跟她一起来的少妇忘了个一干二净。
  女人没有积蓄,更没金银手饰,她从抽屉里拿出头天晚上从老板那借来的准备汇给女儿的二千多块钱,然后又从裤袋里掏出早上准备买菜的十多块钱,一并包进了黑色方便袋,按照尼姑的交待,一层又一层地包好,用红色绳索系好,匆匆忙忙地回到庙里。
  尼姑模样的人接过女人的包裹,吩咐女人跪于庙堂里一座神像前,闭上眼睛,她嘴里念念有词,开始“施法”。
  一刻钟后,尼姑让女人睁开眼睛,把包裹还给女人,说菩萨已经保佑女人的儿子平安无事了,要女人暂时不要打开包裹,说两小时后可以打开。
  女人如释重负,突然想起来自己是陪一年轻少妇来的,她得谢谢人家,如果不是她叫自己来庙里,那儿子的命会不会就……?女人不敢想像,可她再也找不到那年轻少妇的影子。
  女人回到厂里,安心上班,两小时后,她回到宿舍打开包裹,里面除了一叠废报纸以外,一分钱都没有,女人傻眼了,才感觉到自己遇上了骗子,少妇与那尼姑模样的人是一伙的,少妇身上装有窃听器。
  女人本不打算将这事告诉别人,可担心以后还会有别人受骗,便告诉同事了,同事们纷纷说女人太傻,这么低端的骗局都能骗到女人的钱,女人笑笑说:人家骗的不是钱,骗的是一腔母爱!
  儿子结婚了,女人不再去南方打工,回到了小村庄,家里的房子已不再是以前的青砖瓦房,早就盖成三间三层的小洋楼了,女人把家里擦得明窗净几,舒舒服服,儿子儿媳还在南方打工,女人盼着他们早生贵子,自己好做奶奶,这应该是女人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一年后,儿子儿媳抱回个洋娃娃似的小人儿,小人儿大大的眼睛,俏俏的鼻子,红红的小嘴,见到女人,小人儿笑了,女人的脸绽成一朵盛开的菊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把抱过小人儿,把小人儿的脸蛋亲成了两个红苹果。
  儿子儿媳继续去南方打工,把小人儿留给了女人,女人真是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每天跟小人儿说肚子里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小人儿一天天长大,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了,小姑娘不再爱听女人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她把幼儿园老师讲的童话故事一点一滴地说给女人听,女人听着听着,脸上便爬满了幸福的笑容。
  小姑娘七岁了,上了小学二年级,女人将小姑娘拿回的奖状正正规规地贴在墙上,小姑娘去了学校,女人一个人在家,便经常站在小姑娘的奖状前,女人不认识字,也不知道这花花绿绿的纸上写的是什么,但她知道自己的孙女很优秀,象小时候的自己,而自己与她,已经相差了整整五十年。
  有一天早晨,女人备好了早餐叫孙女起床吃饭去上学,穿衣服时,孙女的一只手怎么都抬不起来,女人吓坏了,连忙打电话叫回了儿子儿媳,一家人带着孩子去了北京大医院检查,女人一夜之间急白了所有的头发。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表情凝重地说:“这病发病几率低,治愈的几率更低。”女人“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泪流满面:“医生,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女,缺什么就从我身上换,哪怕要我的命都行。”
  医生搀扶起女人说:“阿姨,您别急,我们一定会尽力治疗!”
  女人突然转身,向外跑去,儿子在背后喊:“妈,您去哪?”
  “这只是一场梦,一定只是一场梦,我要去庙里,找那个尼姑,哪怕被她骗再多的钱,只要我孙女平安!”女人边自言自语边向外冲去。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客栈连载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