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在线阅读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1-08

我们来到一个宽敞的大房间,门上标着“杂品”,下面的字样是“分子材料/装配材料/营养材料”。房间墙壁和天花板都覆盖着我见过的那种光滑的塑料薄膜。地上堆放着巨大的覆膜容器。我看见右侧有一排不锈钢反应釜——它们半截埋在地下,四周安着许多管道和阀门,有一层楼那么高。它们看上去与小型啤酒发酵罐一模一样。 我正要开口问里基,这时他大声说:“原来你们在这里!” 在监视屏幕下接线柜前忙碌的是另外三名我原来的团队成员。他们看到我们时,显得有点心虚,就像孩子伸手偷吃糖果时被人看见了。当然,博比·伦贝克是他们领头的。博比36岁,更多的时间担任监督而不是编程工作,不过他愿意时仍然会编制程序。他和以前一样,还是穿着褪色的牛仔裤和印有鬼魂图案的壳牌T恤衫,腰间挂着与他形影不离的随身听, 另外一个人是常梅——她和其他女人一样,与洛西迥然不同。梅曾是一名从事野外工作的生物学家,在中国四川省研究金丝猴,25岁左右转行搞程序编制。野外工作经历和自然科学爱好使她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梅不爱说话,行动轻手轻脚,从来不提高嗓门——但是,她争论起来也从不让步。与许多在野外工作的生物学家一样,她具有不可思议的融入环境的能力,可以不被人注意,几乎失去踪影。 最后一位是查理·戴文波特——他脾气粗暴,皱纹满面,30岁时身体就已超重。他说话不急,动作缓慢,看上去像是和衣而睡后刚起床;在完成了一项马拉松式的编程工作后,他常常那样睡。查理曾经分别在芝加哥的约翰·霍兰德和洛杉矶的杜瓦内·法默领导下工作。他是遗传演算专家,那种程序模仿自然淘汰来仔细分析答案。但是,他的性格使人难以接受——他爱哼歌,他哼着鼻子说,他自言自语,而且还肆意地大声放屁。小组成员容忍他的惟一原因在于他才华横溢。 “干过活儿真的需要三个人吗?”里基在我和他们——握手之后质问。 “是的,”博比回答说,“确实需要三个人干,根,因为它很复杂。” “怎么啦?别叫我根。” “我服从,根先生。” “你们继续干吧……” “怎么说呢,”博比解释说,“今天下午出事以后,我开始检查那些传感器,我觉得它们没有校准。但是没有人出去,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要么我们的读数错了,要么那些传感器本身就有毛病,要么这里的设备所定的数据有问题。梅知道这些传感器的特性,她在中国就使用过。我现在正在修改编码。还有,查理在这里,因为他不愿意丢下我们离开。” “废话,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查理说,“不过,控制传感器的规则系统是我编写的,需要在他们弄完以后优化传感器编码。我等在这里让他们先检查传感器。然后,我进行优化。”他盯着博比。“这些家伙没有哪一个会搞优化。” 梅说:“博比会做。” “对呀,如果你给他6个月时间,可能他会做。” “孩子们,孩子们,”里基说。“不要当着客人的面吵架吧。” 我干巴巴地笑了笑,实际上,我没有注意他们的话。我只是看着他们。这些人是我的优秀程序编制员——当初在我手下工作时,他们非常自负,简直到了骄傲自大的地步。但是,使我感触很深的是,他们的神经现在非常紧张。他们全都紧张不安,吵吵闹闹,神经过敏。而且,我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洛西和大卫也显得紧张不安。 查理开始以那种特别烦人的方式哼了起来。 “噢,上帝,”博比·伦贝克叫道,“请你叫他住嘴好吗?” 里基说:“查理,你知道,我们谈过你哼歌的事。” 查理继续哼着。 “查理……” 查理故作姿态地长叹一声。他不再哼了。 “感谢你。”博比说。 查理翻了翻白眼,然后盯着天花板。 “好啦,”里基说,赶快干完,然后回你们的工作站去。” “好吧,行。” “我是认真说的。你们干各自的事情吧。” “看在上帝的分上,里基,好,好。你能不能别说了,让我们工作?” 离开他们几个之后,里基领着我到了对面的一个小房间。我说:“这帮小子当初在我手下干时可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大家现在都有点紧张不安。”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这里出现的具体情况。” “这里出现了什么情况?” 他在房间另一侧的一个小隔间前停下了脚步。 “朱丽亚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高度机密。”他用电子锁卡触了一下房门。 我问:“高度机密?医学成像是高度机密?” 门锁咔哒一声开了,我们走了进去。门在我们身后立刻关闭。我看见里边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台监视器和一个键盘。 里基坐下,立刻开始输入。 “医学成像计划只是后来想到的东西,”他解释说,“是对我们已经开发出来的技术的一种小小的商业应用。” “哦,这技术是?” “用于军事的。” “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从事军事研究?” “是的,与军方签了合同。”他停了一下,“两年之前,国防部从美军在波斯尼亚的经验中意识到,机器人飞机具有很大价值,它可以从上空飞过,实时发回战场图像。五角大楼知道,在未来战争中,这种飞行摄像头的应用将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你可以用它们来拍摄敌军的部署位置,即使他们藏在丛林或建筑物中也能看到;你可以利用它们来控制激光制导火箭,辨识友军的位置,诸如此类的用处还有很多。地面指挥官可以调出他们需要的图像,排成他们想看的系列——图片的、红外线的、紫外线的,等等。在未来战争中,实时成像将会是一种非常强有力的工具。” “嗯……” “但很显然,”里基解释说,“这种机器人摄像头容易受到攻击。可以像射鸽子一样把它们打下来。五角大楼想要一种打不下来的摄像头。他们设想了某种体积非常微小,可能只有蜻蜒那么大的东西——一种无法被敌方击落的小目标。但是,存在许多问题——能量供应,控制表面小,使用那样微型镜头清晰度差。他们需要更大的镜头。” 我点了点头,“于是,你们想到了纳米元件集群。” “说得对。”里基指着屏幕,上面有一束黑色斑点在空气中转动和翻腾,就像一群飞鸟。“一个由元件组成的云状物可以让你制造出拥有任意大小镜头的摄像头。还有,无法把它打下来,因为子弹将会穿过云状物。另外,还可以将云状物分散开来,其方式与鸟群听到枪响之后散开的情形类似。在那种情况下,摄像头将会隐蔽起来,直到重新组合时才会成型。因此,它是一种理想的解决办法。五角大楼为我们提供了长达3年的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资助。” “于是?” “我们开始着手制造这种摄像头。当然,立刻出现的显然情况是,我们在分布式智能方面遇到了问题。” 我对这个问题了如指掌。必须使云状物中的纳米微粒拥有初级智能,以便让它们们产生互动,形成一种在空气中旋转的集群。那种协作活动可能显得具有相当高级的智能,但是即使在组成该集群的单个微粒比较愚蠢的情况下,那样的活动也能出现。毕竟,鸟类和鱼类都能做到那一点,而它们并不是地球上最聪明的生物。 大多数观察鸟群和鱼群的人都认为,群体中有个领头的,其他所有的个体都跟随它。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囡是,人类和其他大多数群居哺乳动物一样,拥有群体领袖。 但是,鸟类和鱼类没有领头的。它们的群体并不是以那种方式组织起来的。对群集行为的仔细研究——对拍摄下来的录像的逐帧分析——显示,事实上它们没有领头的。鸟类和鱼来对它们内部的些简单刺激作出反应,其结果是经过协作的行为。但是,没有哪个体在控制那种行为,没有哪一个体处于领头地位,没有哪一个体在进行指挥。 鸟类个体也未在遗传上编有产生群集行为的指令程序。群集行为并不是硬件连接的。在鸟的大脑中,并没有什么东西规定说:“当出现某种情况,开始群集。”与之相反,在群体内部,群集只是作为更为简单的低层次规则的结果而出现的。这类规则包括“靠近与你距离最近的鸟,但不要撞上它们。”由于存在这类规则,整个群体以平稳的协作方式群集起来。 因为群集行为产生于低层次的规则,它被称为群体行为。群体行为的技术定义是:出现在群体之中但并未作为指令程序编入该群体的任何成员体内的行为。群体行为可以出现在任何种群之中,包括计算机种群或者是机器人种群,或者是纳米集群。 我问里基:“你遇到的问题是集群中的群体行为吗?” “正是如此。” “它不可预测吗?” “如果说得委婉一点的话。” 在最近数十年中,这种自动浮现的群体行为理念曾在计算机科学领域中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革命,对程序编制员来说,它意味着人们可以为单个智能体制定行为规则,但是不能控制集中行动的智能体。 单个智能体——不论它们是编制程序的模块,还是处理器,还是在本个案中的真正的微型机器人——被编入指令程序,在特定情况下协作工作,而在别的情况下互相竞争。可以给它们设定目标。可以让它们以单一定向的强度去寻求目标,或者发挥作用帮助其他智能体。但是,无法将这些互动作用的结果编入程序加以控制。它只是自动浮现出来,而且常常形成出人意料的结果 在某种意义,这是令人振奋的。一种程序首次能够产生该程序编制员根本无法预测的结果。这类程序的行为更像来自具有生命的有机物,而不是人造自动装置。这一点使程序编制员感到兴奋——但是,也使他们觉得无计可施。 田向这种程序的群体行为是反复无常的。有时候,竞争的智能体相互争斗,导致停机,程序无法完成任何任务。有时候,智能体之间的影响很大,它们失去了自己的目标,完成了别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程序就像小孩子一样——无法预测,容易受到干扰。用一位程序编制员的话来说:“编制分布式智能程序就像要求一个5岁大的儿童到他自己的房间去更换衣服。他可能那样做,但是他也可能去做别的事情,而且不再回来了。 因为这种程序以生物的方式产生作用,程序编制员开始将它们与真实世界中的真实生物的行为进行类比。事实上,他们开始为生物体的行为建立模式,以便得到一种对程序结果进行控制的方式。 所以,有的程序编制员研究蚂蚁的集群行为,研究白蚁构筑土墩的行为,研蜜蜂的舞蹈,以便编写程序来控制飞机降落时间表,控制行李包裹的发送路线安排,控制语言的翻译。那些程序经常运行良好,但是它们也一可能出错——在情况发生大变化时尤其如此。但是,在那种精形下,它们就会失去目标。 正是基于这一点,我在5年之前开始建立掠食者与猎物之间关系的模型,将它作为一种固定目标的方式。因为饥饿的掠食者的注意力不会被分散。环境可能强迫它们临时改变自己的方式;它们可能多次尝试新方法才会取得成功——但是,它们不会失去自己的目标。 所以,我成为研究掠食者与猎物之间关系的专家。我研究了大量鬃狗、非洲猎犬、追捕猎物的狮子、有攻击行为的成群兵蚁。我的团队曾经研究了野外生物学家撰写的文献,我们概括了他们的成果,编写了一种被称为“掠食猎物”的程序,该程序可被用于控制任何智能体系统,使其行为具有目的性,使程序去寻求目标。 我看着里基的屏幕,那些协作运行的装置平稳地移动,在空气中穿行。 我问:“你们使用‘掠食猎物’程序来为你们的单个元件编写程序吗?” “对,我们使用那些规则。” “嗯,找觉得它们运行得不错,”我看着屏幕说,“为什么存在问题呢?” “我们无法确定。” “这是什么意思?” “它的意思是,我们知道存在着问题,但是无法确定出现问题的原因不知道问题是出在程序编制方面——还是出在其他方面。” “其他方面?比如说,什么方面?”我眉头一皱,“我没有听懂,里基。这只是一群微型机器人,你可以让它们按照你的指令工作。如果程序编制不正确,你可以进行调整,有什么我不理解的东西吗?” 里基不安地看着我。他把椅子从桌子旁边推开,然后站立起来。“让我给你演示一下我们是怎样制造这些智能体的,”他说,“那时你就会更好地了解这里的局面。” 我看过朱丽亚的演示录像,所以对他要给我看的东西很感兴趣。因为许多我尊敬的人认为,不可能制造分子。在理论上主要的反对意见之一是制造可以发挥作用的分子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为了达到工作水平,纳米装配线就得比人类制造领域中已知的任何设备都更加有效。从根本上讲,所有人造装配线的运行速度大体相同:它们能够每秒钟装一个零件。全如,一辆汽车有几千个零件。我们可以在数小时之内装配一辆汽车。一架商用飞机有600万个零件,需要几个月时间来建造。 但是,一个普通的人造分子由10次方个部分构成。那就是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个部分。作为一个实际问题,这个数字大得超出人的想像。人的大脑无法理解它。但是计算结果显示,即便人能够以每秒钟安装100万个部分的速度进行装配,完成一个分子所需的时间长达3,000万亿年——比宇宙已知的历史还长。因此,这就成了问题。它被称为建造时间问题。 我对里基说:“如果你们正在搞工业制造……” “我们确实在搞。” “那么,你们肯定已经解决了建造时间问题。” “我们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 “等一等。” 大多数科学家假设,利用更大的亚单位——由数十亿原子构成的分子碎片——来构成分子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样可以把装配时间缩短至两三年。此外,利用部分自体装配,有可能将时间缩短到几个小时,甚至到一个小时。但是,即使技术进一步提高,制造出商业用量的产品在理论层面上仍是一种挑战。因为商业性目标不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制造出一个单分子,商业性目标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制造出几磅分子。 还没有人发明出实现该目标的具体办法。 我们经过了两三个实验室,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标准微生物实验室,或者说基因实验室。我看见梅站在那个实验室里,慢条斯理地干活。我刚要开口问里基,他为什么在那里设立了一个微生物实验室,但是他把我的话头岔开了。他现在焦躁不安,行动匆忙。我看见他膘了一眼手表。我们的正对面是最后一个玻璃气压过渡胎舱。玻璃门上是用模板印刷的字:微型装配。 里基朝我挥了一下手,“一次过一人,”他说,“那是这个系统规定的最大数量。” 我走了进去。门在我身后吱的一声关上,压力垫当的一声关闭。又是一阵狂风:从下面,从两边,从上面。我这时对此已经习惯了。第二道门开了,我走进了另一条距离不长的走廊,它通向一个大房间。我看见了明亮刺眼的白光——它的亮度使我的眼睛觉得难受。 里基跟在我的身后,边走边说,但是我现在已记不清他说了些什么。我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语言上。我目瞪口呆。因为我这时已经进入主装配楼——一个巨大的没有窗户的空间,就像一个三层楼高的庞大飞机库。在这个庞大的飞机库中,矗立着一个结构非常复杂的装置,它就像悬挂在半空中,如同珠宝一样闪闪发光。

我认为,这是一个人们完全没有想到过的问题。在我从事智能体编程的这些年里,研究的焦点一直是让它们以某种方式产生互动,以便获得有用的结果。我们从未想到过,有可能出现更大的控制问题,或者说一种独立的问题。因为那样的情形根本不可能出现。单个智能体太小,无法自行提供能量,它们必须从某种外部来源——如受供电场或微波场——得到所需能量。这种集群像家用电器——比如食品搅拌机——一样,非常容易控制。关闭电源,它就完蛋了。 但是里基告诉我,这个云状物保持自体维持状态已有数天之久。这使我觉得不可思议。 “它是从哪里获得能量的?” 他叹了口气:“我们制造的这种元件拥有一个能从光子中产生电流的微型压力晶片。它只是补充性质的——它作为后来想到的东西被添上去的——但是,它们看来在单独管理它。” “这么说,元件是由太阳提供能量的。”我说。 “对。” “这是谁的王意?” “五角大楼要求这样做的。” “所以,你们就装上了电容。” “对啊,它们可以储存3个小时的电荷。” “对,好的,”我说。我们这时有了一点头绪。“这么说,它们拥有足以维持3个小时的电能。夜间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在夜间,它们在天黑3小时之后大概会失去电能。” “到那时,那个云状物就解体了?” “是的。” “那么,单个元件就会落到地上。” “大概会的。” “难道你们在那时还不能控制它们吗?” “我们有可能,”里基解释说,“假如我们能够找到它们。我们每天晚上都出去,四处搜寻。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发现它们的踪迹。” “你们安装了内置标记吗?” “安装了,当然安装了。每个元件的外壳上都有一个发射荧光的模块。它们在紫外光的照射下发出深绿色光亮。” “那么,你们夜间出去,在沙漠中寻找发出深绿色光的地块。” “对。不过,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它。” 这其实并不使我感到惊讶。如果那个云状物以紧密结合的方式落下。它会在沙漠地面上形成直径约为6英寸大小的一团东西。但是,外边是一个面积巨大的沙漠。他们很容易错过它,一夜又一夜地找都一无所获。 但是,在我思考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方面我弄不懂。一旦那个云状物落到地上——一旦单个元件失去电能——云状物就失去了组织结构。它可能随风散落,就像许许多多的灰尘微粒,绝不可能重新组合成形。但是,那样的情况显然没有出现。那些元件没有散开。相反,那个云状物总是日复一日地回来。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认为,”里基说,“它在夜间可能隐藏起来了。” “隐藏起来了?” “对。我们认为,它去了某个受到保护的地方,可能是一个悬垂物,或者是地上的一个洞,诸如此类的东西。” 我指着那个正朝我们旋动而来的云状物:“你认为那个集群具有隐藏能力?” “我认为,它具有适应能力,事实上,我知道它有。”他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说,不止一个集群,杰克……” “有一个以上吗?” “至少有三个。到现在可能更多了。”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一种昏昏欲睡、模糊不清的困惑笼罩了我。顿时,我感到无法思考,无法集中注意力。“你说什么?” “我是说,它能够繁殖,杰克……”他说,“那个混蛋集群能够繁殖。” 摄像头这时从水平角度显示了那团微粒云状物的画面,它正旋动着,朝我们袭来。但是,我在观看过程中意识到,它并不是像一个灰尘魔鬼那样旋动。那些微粒是在蠕动,不断变换方式,形成一种弯曲的运动。 它们肯定正在群集。 “群集’是一个用于描述某些群居昆虫——如蚂蚁或蜜蜂——的行为的术语,那些昆虫在移巢叫会群集起来。一群蜜蜂一会儿朝一个方向,一会儿朝另一个方向飞,在空中形成一条黑色河流。那种集群可能停下来,在树上依附1个小时,或者过夜,然后继续向前。那些蜜蜂最后会在新的地点上筑巢,停止群集行为。 最近几年,程序编制员编与了模仿这种昆虫行为的程序。群体智能算法已经成为计算机编程的一个重要工具,对程序编制员来说,一个集群就是一个计算机智能体种群,它们一起发挥作用,以便通过分布式智能来解决问题。群集行为成为一种让智能体共同工作的流行方式。有一些专业组织和会议专门从事群体智能程序的研发。近来,它已经变为一种默认方式——人们如果无法编写出更有创新性的东西就会采用智能体集群。 但是,在我观看时,我看得出来这个云状物并不是在进行一般意义上的群集。那种弯曲往返运动看来只是其运动的一个部分。还存在一种有节奏的扩张和收缩——一种脉动,几乎就像呼吸。而且,那个云状物看来在周期性地变薄,升起、萎陷,接着变得更低矮。这些变化不断进行,但是以一种重复性节奏出现——更确切地说,呈现出一系列附加的节奏。 “糟糕,”里基说,“我没有看见其他的,但是我知道,不止它一个。”他又按了一下无线通话机。“文斯,你看见任何其他的吗?” “没有,里基。” “其他的到哪里去了?伙计们?回话。” 整个设施内响起一片无线通话机的噪音。 博比·伦贝克说:“里基,只有它,没看见其他的。” “它不可能单独行动。” 常梅说:“里基,外边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只有一个集群,里基。”那是大卫·布鲁克斯的声音。 “它不可能单独行动!”里基紧紧抓住无线通话机,手指都发白了。他摁下按钮,“文斯’将PPI调到7。” “你确定吗?” “快去做。” “这个,好吧,如果你真的觉得——” “别他妈的评论了,快去做。” 里基说的是将建筑物内部的正压力增加到每英寸7磅。所有的洁净设施都保持一种正压力,以便阻止外部的灰尘微粒从任何泄漏的地方进入——释放出去的空气会将它们吹走。但是,一两磅的压力就足以做到那一点。7磅的正压力确实太高了,没有必要把钝态微粒也拦在外面。 但是,那些旋动着的微粒当然不是钝态的。 我看着那团云状物旋动,想高忽低地运动,慢慢靠近建筑物,它的一些部分间或被阳光照射,闪闪发光,呈现出灿烂的银色。接着,那种颜色消退,集群又变为黑色。那肯定是压力晶片受到阳光照射的结果。但是,这明显说明,那些单个微型元件具有高度的活动性,因为整个云状物并没有同时变为银色,只有某些部分,或者说某些区域。 “我原来以为,你说五角大楼对你们感到失望,因为你们无法控制这种集群在风中的行为。” “对,我们无法。” “但是,你们在过去几天中肯定遇到了大风。” “当然,通常在下午晚些时候出现。昨天的风力高达10节。” “那个集群为什么没有被风吹走?” “因为它知道有大风,”里基神情沮丧地说,“它适应了。” “怎么可能呢?” “看吧,你很可能会看到。只要开始刮风,集群就下降靠近地面悬浮着,一旦风力减弱,它又升了起来。” “这是群体行为?” “对。没有人编入那种群序。”他咬着嘴唇。他又在撒谎吗, “这么说,你是告诉我它已经学会了……” “对,对。” “它怎么可能学习呢,智能体是没有记忆力的。” “嗯……这个吗,说起来话就长了。”里基说。 “它们有记忆力吗?” “有,它们有记忆力,有限的。我们给它内置了记忆力。”里幕摁了一下无线通活机的按钮,“有人听到什么动静吗?” 应答声纷纷传来,他的通话器嘎嘎地响。 “还没有听到。” “没有。” “没有声音…” “还没有听到。” 我问里基:“它发出声音?” “我们不能确定。有时候,它像是能发出声音。我们一直想把已录下来”他把目光转向工作站,快速地切换监视器上的画面,逐一将它们放大。他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样。那个东西不可能单独行动,”他说,“我想知道其他的在什么地方。” “你怎么知道还有其他的呢?” “因为一直都有。”他眼睛盯着监视器,牙齿紧张不安地咬着嘴唇,“我际疑它在搞什么鬼花样。” 我们不用等候太久。过了片刻,黑色的集群已经到了大楼前几码远的位置。突然,它分为两群,接着又分出一群。这时出现了三群,并排着旋动。 “狗娘养的,”里基骂道。“它把其他两群藏在了它的内部。”他又摁了一下按钮,“伙计们,三个全在这里。它们已经靠近了。” 事买上它们靠得太近,从正面位置的摄像头已经无法看见它们了。里基看着俯视位置摄像头传来的画面。我看见三团黑云,确实全都沿着大楼的边沿飘动,那种行为具有明显的目的性。 “它们要干什么?”我问。 “闯进来。”里基说。 “为什么。” “你得问它们。但是,昨天,它们中的一个——” 突然,一只棉尾兔从大楼附近的一簇仙人掌中跑了出来,飞快地穿过沙漠的地面。那三团黑云转向追了过去。 里基切换下监视器。我们这时看见了正面位置摄像头传来的画面。三团黑云聚集在那只魂不附体的兔子身上,它飞快地移动,在屏幕上划过一道模糊的白色影子。那些云状物以惊人的速度跟在它身后旋动。那种行为的目的非常清楚:它们在猎食。 在那一刹那,我有一种非理性的自豪感。“掠食猎物”程序运行良好!那些集群也可以是正在追赶瞪羚的母狮,它们的行为目的十分明确。 集群猛地转向,接着分开,从左右两侧切断了兔子逃跑的路线。三个云团的行为清楚地体现出协作性。这时,它们扑了上去。 一个集群猛地降低高度,吞没了兔子。其他两个随即也扑了上去。由此形成的微粒团密度非常大,我们再也看不见兔子了。看来,它落在了兔子的背上,因为我看见兔子的后腿伸出了云状物,在空中痉挛性地踢动。 我说:“它们要杀死它……” “是啊,”里基说着,点了点头。“是那么回事。” “我还以为这是一种摄像头集群。” “是啊,怎么说呢。” “它们怎样杀死它?” “我们不知道,杰克但是,它行动迅速。” 我眉头一皱:“这么说,你以前见过?” 里基迟疑片刻,咬了咬嘴唇。设有回答我的问题,两眼愣愣地盯着屏幕。 我问:“里基,你以前见过吗?”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见过。怎么说呢,第一次是在昨天。它们昨天杀死了一条响尾蛇。” 我心里念着,它们昨天杀死了一条响尾蛇。我叫道:“是吗,里基。”我想到了直升飞机里的那三个人,他们谈到了死去的动物。我怀疑里基没有把他知道的全部实情告诉我。 “是的。” 那只兔子不再踢腿了,一条冒出来的腿在微微地颤动,后来便停止了。那一团云状物靠近地面,围着死去的动物旋动,高度略微有些变化。这持续了大约一分钟。 我问:“它们现在在干什么?” 里基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是,它们以前也这样做。” “它们真的看上去在吃它。” “我知道。”里基说。 当然,那样的情景是荒诞的。“掠食猎物”这个名称仅仅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类比。我看着那团脉动的云状物,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这种行为实际上有可能表示一种程序暂停。我记不清我们为单个元件编写了什么程序来控制它们在实现目标之后的行为。当然,真正的掠食者会吃掉猎物,但是这些微型机器人没有类似的行为。因此,那个云状物仅仅在困惑的状态中旋动。如果这样,它应该很快开始重新移动。 在通常情况下,分布式智能程序停止运行是一种暂时现象。任意的环境影响迟早会激活足够数量的元件,它们引起其他所有元件也被激活。这时,程序再次启动,元件会恢复寻找目标的行为。 这种行为与讲座结束之后你在讲演厅里见到的情形类似。听众会逗留片刻,散开,与附近的人交谈,或者向朋友打招呼,收拾衣服和随身携带的物品。仅有为数不多的人立刻离开,大多数人不理会他们的行为。但是,在一定比例的听众离开之后,剩下的人会停止逗留,开始快速离开。它是一种活动中心的转移。 如果我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我应该在那个云状物中看见类似的行为。那些旋动应该失去其协调一致的外观;应该有不协调的微粒束升入天空。只有在那时,云状物的主体才会移动。 我瞟了一眼监视器角落上的时钟。“已经有多久了?” “大约两分钟。” 我心里想,这对停止运行来说并不算太长,当初在我们编写“掠食猎物”程序时,有一次我们使用计算机来模拟协作性智能体行为。我们总是在出现暂停之后重新开机,但是我们后来决定等待,想看一看程序是否真的永久性停止了。我们发现,程序暂停的时间可能长达12小时,然后会突然启动,重新恢复运行。事实上,那种行为使研究神经的科学家产生了兴趣,因为—— “它们开始动了。”里基说。 它们真的动起来了。集群正开始从死去的兔子身上升起来。我立刻发现我的理论错了。既没有不协调性,也没有上升的微粒束。三团云状物一起平稳地上升。那种行为显得完全是非任意的,受到控制的。云状物分开旋动了片刻,接着结合成了一团。阳光照射在闪闪发光的银色物质上。那只兔子一动不动地侧躺在那里。 这时,集群迅速移动,呼的声离开,进入了沙漠。已在地平线上变得越来越小。过了片刻,它完全消失了。 里基正看着我:“你觉得怎么样?” “你们弄了一个独立的机器人纳米集群。那个东西被某个白痴弄得具有自体提供能量、自体维持的能力。” “你觉得我们可以把它收回来吗?” “没有办法,”我说,“就我看到的情况判断,根本没自任何可能性。” 里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但是,你们肯定可以消灭它,”我说,“你们可以杀死它。’ “我们可以吗?” “那当然。” “真的吗?”他的脸上一亮。 “那当然。” 而且,我说的是实话。我确信,里基把他面临的问题说得太严重了。他没有细致思考,他没有完全尽力。 我有信心,我有能力很快消灭那个失控的集群。我预测,我可以在明天黎明时完成全部任务。 我对自已对手的认识就是那么肤浅。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微米猎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