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未亡人巨蟹篇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1-03

紫龙趴在地上残喘,致他死地的一刻,迪斯看见亡灵队伍中的女人。 她怎么来了这里? 他走上前去,伸手扳过女人的肩膀。 她回头,终于看见他。好像是梦,男人穿着金色的盔甲,温热的手按在他冰凉的肩上。 可是女人觉得自己时间不多,还有大段的路要赶,笑了一下,挣脱他的手,继续向前走。 “你出来!”迪斯将她拽离队伍,攥紧女人的肩膀,“谁让你到这里来?你给我回去。” “没有人教你礼貌吗? 不要耽误别人的事情,不要耽误别人走路。 见了生人,要说你好,谁允许你莫名其妙的出现? 人走了,要说再见,谁让你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 你不懂礼貌吗?!”她问到他脸上,每一句都是控诉。 “你回去。” 他觉得有些事情像石头堵在胸口,吞不下,吐不出。 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想将女人送回她的世界里,继续她光鲜靓丽的生活,平凡的,世俗的,快乐的,她不知道宝贵的,却让他如此羡慕的。 心念乱,不提防,身后忽遭重创。 紫龙站起来,跟他拼死决战。 谁知道迪斯此时要面对两场死斗? 两个对手,都要与他以命相抵。 他要送她回去,却无时不被这难缠的小鬼掣肘。 纠缠反复之间,女人双脚已踩在地狱的山口。 白色衣裙轻轻飘荡,影子一样的没有重量。 千钧一发的时间,他想起初见她时美丽的模样,她嗜酒如命,喝醉时艳红的脸庞,他在她身体里的欢愉,她稀少的眼泪和倔强的嘴。 战士已经不再是战士,盔甲分离。 击溃他的是自己的软肋。 “不如一起走。”他终于站在她的身边。 两人同时在山口跃下。 女人以为终于得到他了,却奇怪,为什么越来越远,迪斯向下,却将她向上抛去。 她醒过来,周遭一片雪白。 有人问:“小姐,小姐?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现在哪里?”她问。 “救护车上。我们正赶向医院。” 车声,救护车的鸣笛声,呼吸器的运转声,透过狭小的车窗,她看见斑驳的棕榈树的树影。 抵达医院,她被从救护车上抬下,听见随车的医生向门诊的医生说:“怪了,心跳都停了,突然间又恢复了。现在,一切指数正常。” 医生看看她,这个男人有一双温和敦厚的眼睛。 “听得见我说话,就请眨眨眼。” 女人轻轻合上眼,便有大颗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世界混乱。 女人在医院里养病,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回忆自己过往的人生,发觉有些事,再不同以往。 比如说,她再没有心力生机勃勃的满世界的跑新闻;事故之后,心肺功能紊乱,她再不得品尝美酒;从前身边的狂蜂浪蝶如今不知避到何处,跟谁在一起度过世界的末日。 医院里的病人骤然增多,医生忙得不可开交。可是,有着温和眼睛的那个人,总会在她的床头放上粉色的小小雏菊。 毕竟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懂得把事情看淡。 无非的一个女人,无非是一束人生,握的松一些,反而不会从掌间滑落。 不想这世界范围内的降雨和引发的洪灾居然有一天雨过天晴。 医生为她换上鲜花:“不如出外走走,难得的好天气。” 她披上毛衣,正要随他出去,却突然有人探访。 迪斯。 医生隐隐觉得这二人之间的故事,适时的抽身而退:“哦,我先去别的病房查一下。” 她并不讶异他的突然出现,这个男子,是人,是鬼,是神,都未可知。 迪斯走到窗边,向外看一看,突然说:“你看,还有太阳。” “你来,是要告诉我这件事情?” “我来,是来道别。 免得,你再说我不懂礼貌。”他转过来,看着她,脸上浮现难以捕捉的微笑,“还有你要记住,活在这个世界,是幸福的事情,再不要,做无谓的事。” “我的时间不多,现在必须离开了。”迪斯说罢要走。 女人背对着他离开的方向,听见他的脚步即将出门,缓缓说道:“可不可笑?时间虽短,可是我爱上你。” 她不知道他究竟何时离开,转身,他已不在那里。 她穿上毛衣,自己出门,在医院的花园里,抬头看看太阳。 阳光好,世界好,人生好。 只是,这个男人已离开。 此地于她,只留空城。 ——————————————————————end

城市临海,秋季里海潮高涨。 潮湿的空气里隐隐残留着暧昧的杀机。 战斗之后仍然有人记得那天的情景。 “风很大,潮水都被卷上来了。 奇怪,不往岸上扑,打着旋飞起来,好像水墙。 想要把人装进去。 明明是大白天的,突然就风云变色。 让我怎么跟你形容,就好像,地域的颜色,要把人生生卷进去。 冷啊,真冷啊。 我当时把自己绑在房子的支架上,向窗外看,看得挺清楚。” “你看到什么?”女人急急问海滩餐厅的老板,可是此人卖关子,“小姐,我们新到的俄罗斯白酒很好,你要不要尝尝?” 女人将大额的钞票放在桌上:“十杯,你别在停顿,一口气说完。” “还有猪肉饼,新出炉的” 女人伸手要将钞票取回,被老板按住:“你听我说啊。 说真的,我以为是有人要教训政府,投了原子弹。 否则哪里来了那么大的声响? 还有光,水墙里面发出太阳光。 我的天,我活了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蹊跷的情景。” 老板自己呷了一口白酒。 “快说后来呢。” 他笑了:“我觉得你是个人才。 没有人信我的话的。 政府现在派人到海底下打捞陨石去了,你说好不好笑?” 他的眼眯成一道线,“水墙分开,两颗金星,里面分明有人影。一闪,不见了,向一个方向消失。” 女人听他讲完,身子向后靠,想给自己找一个支点:“我相信你说的。我知道她有这样的力量。” 海的另一端,希腊圣域。 离开已久的狮子星座黄金战士小艾,终于要面对教皇,讨还真相。 迪斯完成任务,离开教皇厅,同时伸展臂膀。 教皇的命令,与黄金热身,却是为了迎战青铜,他在心里哑然失笑。 离开的路上,遇到正要晋见的沙加。 他在他身边经过,并不想叨扰此人。 “久违。”擦身而过时,沙加说。 “久违。”他站住,看看他,从不张开的一双眼,无风无浪的一张脸,“你还是回来了,都回来了。” “有些事情总要了结。我们从小都没有学会过逃避。” “大人在等你。” 沙加微蹙眉,中间的佛珠红得发亮,刺得人眼酸:“哦,我忘了,你的悟性最好,也许你参的透这逃避的个中玄机?” 他向来不是长于言辞的男人,斗不过这佛门博士。 “大人在等你。” 他们向各自的方向走。 以为是并肩战斗的战友,此时也有分化的理想和信念。 然而他觉得无愧自己,无愧教皇,无愧于任何存在他坚硬心脏中的内容。 只除了一个女人。 女人点起烟,说起的是关于男女之间那点勾当的□笑话,同桌喝酒的男女笑得前仰后合,她冷冷得看他们:“我要根据你们笑的分贝数来收钱。” “你越有钱就越小气了。”某女说,“新小说又再版热销,好莱坞都要改编成电影,你还在我们身上揩油?” “谁说我写的是小说? 我写的是真的事件。 寂寞的市井女子,爱上神职杀手。” 又有人笑,她说完,也笑起来。 这样看,他们笑得也没有错,是小说,或者是神话?总之够荒唐。 “说起来,我还真的没看懂,结尾究竟怎样? 你用开放式写,太时髦了,快自己说说吧。” 女人抬起酒杯,仰慕的男人殷勤的在里面斟上红酒。 “结尾?像大多数一样,她离开他,她过得仍然很好。 她喜欢说起跟他的这段离奇的感情,被人当作痴人说梦。 可是仍然在说,因为虽然时间短暂,不过,她很爱他。” 没人再笑,却有人看见她眼里发亮,他们觉得她醉了。 迪斯的面前站着紫龙。 当然他向来瞧他不起,这样孩子气的一个战士,成不了大气。 可心里却总有点惺惺相惜,年轻而勇气可嘉。 他想□□他吧,可是知道自己根本不懂得手软,只一下,就又到了这要命的黄泉比良坡上。 此地怨气冲天,阴森恐怖。 恢复了视力的少年战士被他轻易制服,这是甚至谈不上是胜利的一次简单任务,结果了他,他还要追上前去报销别人,无论如何,教皇对糊涂了的小艾还不够信任。 可是,情况逆转,这娴熟的斗士,突然心绪大乱。 女人向前走,觉得是似曾相识的路。 幽暗的山麓,苍白色僵硬的行人。 这是黄泉比良坡。 她在想,自己是如何来了这里? 那天回家回的晚,烧水,煎草药,安眠。 黑色的药液发出古怪的香气,可是形容丑陋,像陈年的泥淖,要拽人堕入其中。 好像无望的感情。 她如此看的专注,忘了闭火。 药液烧干,沙锅碎裂,她关好窗子,用冷水将火浇灭,任燃气肆无忌惮的逸出,自己回到工作间。 工作间里的一面墙上,仍有迪斯的照片,她倒了一杯酒,对着照片说:“敬你。”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未亡人巨蟹篇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五章
下一篇:未亡人双子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