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江南青春,为啥还或者会做关于试验的恶梦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0-30

信,或者不信,他们都真实存在着,有着共同的名字,青梦人!而我亦是其中的一个。
  
  一
  我读过两次高三,意味着曾历经了一段不短的苦涩心路。
  在第一个高三期间,每天与疲惫的18小时对抗中,我没输。上课困了,我心里就吼国歌,眼睛疲劳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末了成了“四眼”。后排的小美女问我,读书为了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反正就这么读着。
  换句话说,读完小学读初中,读完初中读高中,之后就该读大学了。在读小学的时候,我说我要读到博士后。现在完全没有这种残忍自虐的想法,读完本科就没必要读了,读书不是件好玩的事。我还不知道为什么而读书,起早贪黑,毫无乐趣,还看不到未来。兴许考上大学,会明白吧!
  第一次高考,我没考上大学。具体的说,我考上了大学,但是志愿没填好,一档差几分,二档看不上没报,只好回炉再造。再见恩师,他们同情我,同时报以又一轮的希望。语文高分,数理化均衡,外语差点,但底子并不差,来年应该可以给学校挣个重点大学录取率,把错失的补回来。
  复读,我应该没问题的。
  学校出于激励,免除了我的学杂费,同时还发了1000块人民币,以兹鼓励,足够我吃一个学期的牛肉面。大清早吃一大碗牛肉面,觉着一天都有精神,不过只能偶尔吃,一个月一俩回,一般都放在月考的时候。
  不巧暑假期间父亲住院,在省城武汉第三次开刀,我在医院照顾了一个月,生活起居基本桎梏在大病房,鼻子里满是消毒水的阴翳。医院旁边是医科大学,进去过两次,暑假没什么学生,树木茂盛,显得很寂静,有点阴森。
  回到学校,突然发现以前所有的考试知识,全忘光了,简单的二次方程组、化学方程式配平、受力分析……居然都不会了。我恐慌极了,一急更想不起来了。高考会接连失利的焦虑持续了三个多月,让我寝食难安,坐卧不宁,无法用心学习,还整晚睡不着,无法入梦来放松自己。我想我可能得精神病了。
  我只在梦里自在。在梦里我一直是在飞翔,场景一直是初中的校园里。梦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的,教学楼以及操场周围的悬铃木群,没有鸟,没有风,也没有其他人。我总会爬上最高的那棵悬铃木,然后从那起飞,振动手臂,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然后下一棵……然后教学楼顶。我在操场上空盘旋,偶尔也会飞出校园,在小城的上空翱翔,偶尔掠过我家所在的老旧红砖楼房。门前公共走道上母亲栽种的月季正值旺季,开的红艳,芬芳。晾挂着的父亲土黄色工作服,挺立风中,心生苦悲,难了。父亲下岗过两次,经历了两次“阵痛”,沉默地扛起这个家,难得清闲,身心一直没有复员。
  小城里也是空无一人,有时候我降落在高压线塔顶的时候,会突然害怕起来,担心我飞不起来了,接下来只会自由落体。梦醒,快6点了,起床,准时7点钟到学校早自习。
  喜欢黑夜降临。下晚自习,我独自穿过幽暗的小路回家,黑暗能包容我,让我安宁。和小时候不一样,那会我特别怕黑,因为心里有阴影,起源于大孩子们老讲的太平间鬼故事。
  再次有梦是在上学期期末考试前,我记起了之前意外丢失的一切,并在化学竞赛中获得了第一名。这次是春梦,场景变成了高中校园,下午的校园里有很多人,我坐在操场边的草地上,挨着我的是一个不知名字的已经毕业了的师姐,个子不高但五官精致。我们坐在操场边的草地上,末了她亲了我的嘴,很潮,很热,很滑。我控制不住自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许久的抑郁从身下喷射出来,抽搐,快乐。我醒了,大腿根凉凉的,滑滑的。这一晚我18岁零23天。
  之后,梦里很多的时候我会和不同的女生在一起,更多的时候仍在初中校园里飞翔。有一次,我站在悬铃木顶,发现另外一个人。他站在另一棵悬铃木顶,很瘦,裹黑衣。我试图看清他的脸,但一片模糊。我惊讶不已。
  起风了,树叶哗啦啦响起来。我俩站在树上,面面相觑。树叶由青变黄,纷纷落下。
  我问:“你是谁?”
  他说:“你飞过来啊!”
  许久后,我双足使劲一跳,借力跃到高空,飞过去。空气里有什么束缚着我,任凭我振动手臂,身体却下坠。头一次这样。我摔了个大屁股,起身望去,那人不见了。天空下起雪花来,不久白莽堆积。
  呆立于雪中,心脉冰凉。
  之后很久,我不再做梦。在做梦方面,我有超人的天赋。我能控制每一片叶子、每一个人,当然人难些,会让梦缓慢。然而那个黑衣人凭空出现了,不可思议。梦的第一守则:只存在见过的。
  想起童年小镇露天电影院看过的一部黑白科幻片,名字忘记了,可能是苏联的,也可能是美国的。讲的内容还记得一些,有一个人能自由穿行与别人的梦境里,而他不是唯一的一个。另一个企图谋杀一位首长,特工得知这个消息,请他守护这个首长,在首长的梦里。
  梦的第二守则:如果你在梦中死去不能及时醒来,那么真地会死。在首长的梦里,两人相遇了,一方在追杀首长,在首长穷途末路的时候,主角出现了。他们自由的变幻身份,记得他们有变成李小龙和机械战警,打斗应该很激烈精彩,但模糊了。想想应该是美国电影。
  之前那个黑衣人也有这个能力,能侵入别人的梦境。
  再一次与他相遇是在同学生日聚会的晚上,我喝了点酒,回到家特别瞌睡,自发入梦……
  睁开眼睛,阳光刺眼,眼前是金色的海滩,更远的地方是蔚蓝的海、海鸥、海岛。我害怕起来,因为这不是我的梦,我在黑衣人的梦里。站起身来,警惕地看向周围,一边是大海,另一边是沙漠。不知道他想干嘛,他能干嘛?我有百分百的把握,从梦里逃离出来。
  给自己“制造”了一把躺椅、一把太阳伞、一张茶几和一大瓶冰冻可乐,这些都毫不费力的实现了,让我不那么被动。他在哪看着我,终究会出现的,所以稍微淡定下来。
  阳光沙滩,碧海蓝天,最奇妙的是后面的大沙漠,太阳很暖和,海鸥们自在地飞翔,不时传来“殴殴”鸣叫声。它们也不是单调的飞行,有时化作一道灰白的箭影,射破海面,叼起银白色的鱼。梦境架构得如此精致,我很钦佩,自己做不到这一步。
  躺在躺椅上,喝着冰可乐,吹着海风,自在惬意,如同在自己的梦里振臂飞翔。日落了,逐渐消失在沙漠尽头,火红的光染得沙漠通透,如同一片红色海。我想他该出现了,又给制造了一团“篝火”驱赶将至的夜色,一份全家桶和一大瓶冰可乐填饱肚子。但他一直都没出现,我困顿极了,制造了一只二郎犬,吃我剩下的炸鸡,它趴在我的身边,为我守夜。
  睁开眼睛,还是初中校园,校园的悬铃木在风中摇曳,叶片哗啦啦响,风不大,哗啦啦的响声特别大。我让风停了下来,一切又静止下来。爬上最高的悬铃木顶,站在树枝上,一个激灵,我停顿下来。
  我制造了一只猎鹰,它在高空中盘旋,借它的眼睛去找那个久久未出现的黑衣人。只见那只猎鹰,盘旋了许多圈后,俯冲了下来,朝着足球场角落的一片阴影。他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头顶猛禽瞬间消散,如灰雾遇到强风。
  下一秒,他就站在我的身旁,他对我说:“你过关了。”
  我这才能看到他的脸,真实的脸,消瘦并且过早的衰老。也许不超过40岁,让我联想到一枚山核桃。但他的眼睛,干净透彻洞察,眼神比鹰眼更犀利。
  “什么意思?”
  “为什么一直控制自己不入梦?”
  “害怕看到你。”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
  “不是太明白。”
  “我是青梦人,梦境行者。”
  “梦境行者,侵梦人,侵入别人的梦么?”
  “不,是青色的青。”
  “有区别?”
  “有,我们是和平主义者。”
  “我通过了你的考核,所以可以跟你修行。但,为什么是我呢?”
  “你让我看到20年前的自己,你比当时的我还要优秀,更有天赋。”
  “我愿意。”我当即弓身跪倒,行了拜师礼。
  他侧身避开,温和地说道:“起来吧……修行先后而已,记住我只是师兄。”
  
  二
  4月底入夏,高考渐近,班里的气氛日趋紧张,距离决定日后前程的日子,也不过两个月60来天。
  我妈开始给我买生命一号,坚持服用提高记忆力。因为不便宜,所以我说别买了,容易上火。我也不需要这个。貌似班里52名同学中,到眼下还能保持平静的,也就我跟二胖。我跟二胖关系一般,平时来往不多。二胖成绩很一般,不过他爸是小城里的明星企业家,身家千万,上一任区委书记的座驾也是他爸友情赞助的。所以二胖一点都不着急,没必要着急,谁也不替他着急。
  有时候课上着上着,二胖就趴桌子上睡着了,我也觉着困,也跟着趴桌上睡着了。胖子睡着了会打鼾,我不会。二胖不打鼾没事,一打鼾老师就让同桌把他弄醒,他一醒,班里同学就狂笑,老师也抿着嘴笑,难得的笑多少缓解考试的紧张。这样的笑声自然恣意,好比憋着好久的屁,很响。我也醒了,睁开眼睛投向二胖,二胖也看着我,我们俩也哈哈大笑。因为这个缘故,我俩慢慢好起来了。
  他老爹在他今年17岁生日的时候给他一辆小汽车,搁现在他算正儿八经的“富二代”、“小土豪”。星期天白天放假,二胖就开车带我兜风,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开车是需要驾照的,拿驾照必须要年满18岁的,二胖兜风是违反交通法的。这个礼物给早了点。
  我跟着二胖好吃、好喝、好玩、好乐,觉着生活挺美,有钱人的生活挺让人羡慕的,原来又二又胖的他在校外女人缘这么好。学校里女人缘好的都是成绩好长得帅的,我成绩不错,但是他们说我长的像吸毒的。我俩一个特胖一个极瘦,走一起挺滑稽的。
  上课能一起睡觉,二胖觉着那叫同志感情。他觉着我跟他一样,对高考都不在意。其实,我挺在意高考的,只是胸有成竹。
  我问他睡觉的时候做啥梦不。他说他梦见他未来媳妇了,长得特别美,特像杨钰莹。他问我梦到什么了。我说我梦见很多考试题。他笑了,我也笑了。他说我挺逗的,睡觉都不老实,还在做题。显然,他不信。事实上我真没骗他,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梦里只有考试题。而这些考试题是师兄从正在紧张出高考题的老师们那偷来的。
  作为回报,我请师兄吃大餐。每个月我都会买《旅游天地》,想象里面的美食和好玩的东西,然后精心营造在梦里。最近一个梦发生在土耳其的首府伊斯坦布尔……
  “这是哪啊?”
  一起坐在出租车里,师哥打量起窗外的街道。逼仄的街道、层叠斑驳的房屋、交错往来的电车和出租车,城市中流动着一种东方世界的生命力。
  不久出租车停在一条石砌大街的环形路口。一侧是佩拉宫酒店,一栋富丽堂皇的法国风格建筑,地处伊斯坦布尔欧洲区的中心,居高临下可以俯瞰特佩巴斯街区的美茹第耶街。六个玻璃拱顶覆盖着巨大的酒店大厅,内部装饰风格兼收并蓄,集英国的细木作与东方马赛克的趣味于一身。
  师兄笑了,说:“阿加莎曾在这里下榻。”
  “阿加莎?”我有些不解。
  “是不是太冷清了些?”
  “呵,可不是……”没见过土耳其人,所以没法制造出太多的他们来。
  “我帮帮你,你先闭上眼睛。”
  在睁开眼睛前,我突然听到了很多人的说话、鞋踩在地板不同的声音和一阵急促电话铃声,轻柔的风里夹杂着的浓郁的香气。一个温软的身体触碰了我一下,睁开眼睛,是一个一身黑衣的伊斯兰女子,致歉后走开。而师兄不见了,想想应该躲在哪捉弄我呢,也不放在心上。要知道手提箱里装着满满100万人民币呢。我一直怀疑干瘦的师兄是不是他的本尊,不然不会老是为老不尊。很多次都搂着一个美女出现,而且是同一个,他介绍说她叫李薇兰,让我叫她嫂子。这刺激我也想搂个姑娘,但不知道搂谁好。
  然后我遇到麻烦了,前台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姐姐,她不会中国话,而我不会土耳其语,我的英语说起来也有些费解。我出示身份证,她摇手说不是,重复道:“护照,先生,护照!”
  “没护照,只有身份证,我需要两间套房。”
  “抱歉,先生!没有护照,没有套房。”
  “我有钱……”我打开手提箱,给她看成沓的钱。
  “我不得不说抱歉,没有护照,没有套房。”
  想用钱搞定这个姐姐的念头一闪而过,我想可能不是钱的事。我也不能说我护照被三只手扒了,事实上我没办过也没见过护照。但是,钱一定能有些用,让我不至于睡大街。
  金发碧眼的姐姐再次表示歉意后,告诉我酒店可以兑换外币。我收起手提箱,想要不要都兑换了。身后有人拍我肩膀,转头一看,应该是一个中国人,男的30岁左右,衣着优雅,黑长裤、白色丝绸衬衣,剪裁得体的上衣下穿着一件背心。眼睛清澈、明亮,眼神里透着愉快和善良,让人没来由的信任他。
  “你好,我叫坎。之前和你一起的那位先生让我来接你,他在对面的酒店定好房间了,请跟我来。”
  “是么,等一下,我先去兑换里拉。”

图片 1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做关于考试的梦了。很奇怪的是,在我的梦里考试总是不能跟好下场一同出现,让我在梦境里经历一番挣扎和绝望。梦里我还在拼命答题,而我的手却颤抖得写不出像样的字,这样的细节越多越是加剧了梦境的真实性,真实得完全骗过了自己,叫人抓狂。百般折磨过后终于醒来,我总免不了长吁一口气,呼,还好只是梦而已。

最近一次,是梦到毛概考试。一张八开纸,上面只有几道论述题。我竭尽所能,把所有能展现我根正苗红的词语句子都写了上去,把试卷写得满满当当的。老师坐在讲台上玩着手机,玩着玩着她突然站起来说时间到了要收卷了。我自以为答得不错,翻页检查的时候,发现最后一页的一整道大题我一个字都没写,那道大题整整占了50分。

那一瞬间,我握着笔的手开始颤抖。由于之前写字太用力,长久保持着一个握笔姿势,手都有点僵硬和酸痛了(为什么这种都能感觉到?是做着梦的大脑动用了我肌肉的回忆吗?),再加上不住地抖,根本写不出字来。

收卷的场面十分混乱,大家开始四处走动,瞬间整个教室变得吵哄哄的。绝望之余我想到了投机,老师还在看着她的手机,不理会班里的混乱,站在前面的那些人可以遮挡住老师的视线,而收卷的那个同学……她是我的好伙伴!

她经过我的时候,摇着头叹气道:“凉了凉了。”我应和:“这下凉透了,我后面50分一点都没写。你能不能……算了。”你能不能随便抽张卷子让我抄抄!这句话怎么就是没说出口呢!我那时候真想抽自己,都什么时候了,面子重要还是成绩重要?!

我最后看一眼我那可怜兮兮的试卷,以视死如归的心情交了卷。

可怕的是,毛概考试隔了几天又出现在了我的梦里!继上次考完试,老师改了几天的卷,终于出了成绩。这梦还真是有它的一套逻辑!

20分。毛概20分。这意味着我本来就不高的绩点又要再跌一层楼,这意味着我要补考,补考不过还得重修,这意味着我又与奖学金无缘了。呵呵。

我一舍友,文科生,好好学习真正根正苗红的那种,也才考了50分。我们两在宿舍对望着,长久地对望着。

我终于在这对望中醒来了!再不醒我就要哭了!

图片 2

还有一次印象十分深刻。大学读了一年多了,却梦到自己回高中复读,而高考迫在眉睫,只剩一个月的时间。

画面直接切换到高中化学老师小辣椒上课的情景,她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地说着一种氧化物,里面的铜是正五价。我就傻眼了,我真是个被上大学耽误了的复读生啊!这我真的学过吗?不过离开高中一年,这铜的价都提到这么高了,咋跟它的市场价一样说提就提呢?

化学完了是物理。物理老师笑眯眯地走进教室,我看着我桌上那一堆物理习题简直想哭。都是欠下的“债”啊,一年过去,知识都忘光光了,练习题却越来越多越来越难。

那个梦,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毕竟真正高考的时候我还是能看懂题目还能知道解题思路,而在那个梦里,我只有无知和迷茫,感受到的只有恐惧、绝望,好似真的处在崩溃边缘。

图片 3

还有很多关于考试的梦。小学,初中,高中,都时不时会做一些考试噩梦。而我也曾以为,等到了大学就不会了,到了大学成绩已经不是评判人的唯一标准了,自然不用那么紧张。

但是我错了。到了大学我还是会做这样的噩梦。我想想了为什么我总不能摆脱它,摆脱考试带给我的一些负面影响。

原因之一肯定是因为我还是把成绩看得很重要。在大学里,成绩不是衡量的唯一标准,但是成绩依旧重要,而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成绩就更为重要了。

“我这样的人”,是指一开始自认为很有能力,但是却不懂得把握机会或者并没有好运气去遇上机会,久而久之就慢慢承认自己或许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能力。“我这样的人”,是指学习学得不牢固,整天干着一些其他跟学习无关而的事情而到最后努力抱佛脚的人。

图片 4

“我这样的人”,还是指,自己的起点并不高却对自己期望很高,不能满足于普通平凡生活的人。出生于普通家庭,看多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纠葛,看多了因为没有强大物质支持的局促和窘迫,而十分惧怕高不成低不就的人。想法很多,却不懂能不能付诸于实践,因为行动跟不上野心而十分焦虑的人。

简单点说,就是没有令人羡慕的家境,学习上也没有好好努力。开始因为一事无成而怀疑自己能力,却依旧心高气傲地想成为人上人。

而为什么成绩会让我这样的人紧张呢?拜托,除了成绩,我还有其他可以写在简历上的东西吗?成绩给予我的肯定就已经是最大肯定了。我没有带我参加比赛的师兄师姐,因为参加的比赛少名次低拿不到奖学金,找不到好实习......如果连成绩也不能“勉强过得去”,那我就只剩下嘴皮子可以吹吹自己善良友好文明可爱了。

图片 5

其次,我真的不懂我到底学到了什么。我想如果我是个技校生兴许我不会那么迷茫,至少我学的每一样东西,掌握的每一项技能,做的每一个实践,都跟我未来的职业挂钩。至少能知道我未来工作大抵是什么样子,工作的状态如何。就像在挖一口井,努力,坚持,向下一直钻总会有水出来。

而我所读的大学,却让我觉得我像是在沙漠里找水源。辛苦的跋涉可能只是在不停的兜圈子,我能不能在太阳下山之前找到水喝?我未来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子的,我现在所学的知识要怎样运用到实践当中去,我都不清楚。我清楚的是为了应付考试我的同学们有大把的办法,快速又有效,我总觉得这样的考试有点病态。我开始怀疑“考试型人才”到底是不是一个全方位的褒义词。

最后,考试情结应该是很多人都避不开的吧。我爸说他曾经梦到过自己工作之后回去参加中考,语文默写一句也写不出来,吓出了一身冷汗。考试在我们生命里有着特殊的地位,在我们十几岁的时候,没有什么比考试更大的事情了。来源于考试的压力和负面情绪,熟悉的紧张感,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在很多人身上出现,想想还真是一件有点可爱的事情。就像我被爸爸胖揍的时候,想到爸爸小时候也是这样被爷爷胖揍的,会禁不住笑出声来。

图片 6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青春,为啥还或者会做关于试验的恶梦

关键词:

上一篇:里约热内卢晚报,慢慢沉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