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冰风之谷三部曲之一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0-19

穿越了无痕的冻原到达了被遗忘国度中最北方的边界,在十镇北方数十哩之处,地面早已因着冬季的寒霜而结了一层白色的冰。无情的风从东方吹来,带来雷格冰河的寒气,却没有任何的山脉或树林可以稍微阻挡这寒风的噬咬。浮冰之海的巨大冰山从旁缓慢漂流而过,寒风从那高耸的冰峰粗暴地呼啸而下,提醒着即将来临的季节。然而此时,夏季时随着驯鹿群迁徙北上的游牧部落,却尚未随着鹿群的迁徙前往半岛西南方较适合居住的地方。 一座孤单的营地在这平坦的地平线上突了出来,这是一百多年来北方蛮族的最大型的集会。为了接待各族的族长,几座鹿皮帐棚依着环状树立着,而每座帐棚外又被一圈的营火环绕着。在圆圈的正中央,树立着一座巨大的帐棚,一座为了容纳所有的蛮族战士而建立的鹿皮帐。野蛮人们通常称之为“亨格洛”,意指“蜜酒之厅”①。对于北方的野蛮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尊荣之地,他们在此一起分享食物与酒,作为对战神坦帕斯②的献礼。 今晚,蜜酒之厅外面的营火低燃着,因为麋鹿部族的希夫斯塔王将在夜晚结束前到达。其他先到蜜酒之厅的各族已经开始集会前的各种欢宴。每张桌子上都百摆满了一杯杯的蜜酒,而娱乐性质的较技也随地可见。虽然野蛮人各部落之间也常有争战,但在蜜酒之厅这圣地,没有人会计较那些恩怨。 毕欧格王庄严地站在主桌之前。满头凌乱的金发,逐渐转白的胡子,褐色的脸庞上满布着皱纹,他是个强壮的战士。身为他部族之民的代表,他抬头挺胸地站着。冰风谷的野蛮人的平均身高比十镇居民高了一个头不止。这些野蛮人如野火般的席卷整个荒野冻原。 野蛮人似乎天生就跟这荒野冻原是一对的。就像他们奔驰的这片土地一样,在烈日的照射与强风的吹拂下,他们褐色的脸上满是皱纹。那毫无感情、坚韧强悍的表情就像穿戴着一个不欢迎外来者的面具一般。他们鄙视南方十镇的居民。对他们来说,那些人不过是一些只懂得追逐财富的弱者罢了。 但在蛮族最神圣的厅堂中,此时却有一个“贪财者”也混身其中。唯一一个非野蛮人,一个黑发的南方人站在毕欧格王的身边。迪柏那曾警戒地看着厅内的其他人。他很清楚这些野蛮人一点都不喜欢外来者,而即使是这厅内最年轻的野蛮人,也可以轻易地用双手将他折成两半。 “镇静点!”毕欧格王指导着南方人。“今天你可是跟狼之部族对饮,如果他们发现你的畏惧……”虽然话没说完,但迪柏那曾知道这些野蛮人是如何处置弱者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挺直他的双肩。 即使是毕欧格王也相当的紧张。希夫斯塔王是他在这片荒原中最强的敌手,他手下的蛮族,无论是在勇气、纪律、或是数量上,都足以与毕欧格王的部族比美。毕欧格王这次的计划并不是普通的劫掠,他打算一口气征服十镇,奴役那些渔夫们,并靠着湖中的特产来壮盛野蛮人部族。毕欧格王看到了一个足以让他族人脱离危险的游牧生活却能过得更好的机会。现在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希夫斯塔王的同意。希夫斯塔王是个野蛮的家伙,只对个人的荣耀跟蛮横的劫掠有兴趣而已。毕欧格王知道,就算真的成功的攻占了十镇,他还是得处理他的这个宿敌。希夫斯塔王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让他达到目前地位的血腥生活方式。不过对于狼之部族的首领来说,这是以后的问题了。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让希夫斯塔王同意这个计划。如果他不同意,其他的小族将会被逼选择一方投靠。而说不定今天一过就得兵戎相见了。这对整个蛮族是很大的伤害,就算获胜的一方也得马上面临将来的寒冬。驯鹿群早就迁徙到南方了,一路上的洞穴内也没有准备足够的粮食。希夫斯塔王可是很狡猾的,他也知道这么晚到的部族只有遵行决议的份。毕欧格王很想知道这个他最强的敌人会用怎样的说辞。 毕欧格对这次的聚会是相当满意的。聚集的诸族并没有什么大型的争斗,而且今晚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气氛,充满了友谊与欢愉。每个人的胡子上,都沾满了蜜酒的泡沫。毕欧格认为在共同的利害下野蛮人诸族是可以一致对外的。目前一切看起来都进行的很顺利。 但那个残暴的希夫斯塔,仍然是整件事的关键。 ※※※ 大地在希夫斯塔一族部众的铁蹄下震动。身材雄伟的独眼之王亲自领军,大步大步地向前跨出。一方面是对毕欧格王提出的计划感到兴趣,另一方面则是注意到今年似乎将会提前来临的冬季,即使在这寒冷的夜晚,希夫斯塔王仍然决定继续行军。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才短暂的停下来休息与用餐。虽然蛮族之间传颂的都是他的骁勇善战之名,但希夫斯塔王其实是很工于心计的。其他部族的战士看到了这雄壮的军容,将会更将尊敬麋鹿部族。只要有机会,希夫斯塔王不会放过任何对他有好处的事。 他也并不希望蜜酒之厅内会出什么乱子。希夫斯塔王相当尊敬毕欧格王。过去他曾跟狼之部族之王交手过两次,都是不分胜负。如果毕欧格的计划真的向他所讲的那么好,希夫斯塔王也会同意的,只要双方的权力相同就可以了。他并不在意在胜利之后族人是否将会放弃游牧生活而像那些渔夫一样靠着硬头鳟来发财。只要能给他战争与胜利的快感,他愿意暂时放任毕欧格王做他的白日梦。就暂时好好地劫掠一番,温暖度过寒冬。在那之后他将会撕毁一切协定,重新改写蛮族间的势力分配。 当营火的光点在黑夜中出现时,部队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我骄傲的战士们,大声的唱吧!”希夫斯塔命令着。“用心用力地唱!让那些家伙知道麋鹿部族来了!” ※※※ 当毕欧格王听到远处传来坦帕斯之歌时,他并不特别感到惊讶。他很了解他敌手的策略。金发之王马上做出了反应,他跳上了一张桌子,示意众人肃静。“听吧!北方之民!”他吼叫着,“仔细听着这歌声的挑战。” 蜜酒厅瞬间陷入骚动之中。各族的战士各自快速的聚集了起来。所有的人高声唱着战争之神的颂歌,歌颂着在神圣的战场上的英勇行为与壮烈牺牲。每个野蛮人男孩在开始学讲话的时候就被教唱这首歌,在野蛮人部族中,坦帕斯之歌是一族族力的象征。各族之间的不同就在于唱歌的人数不同。战士们的歌声逐渐地变强,因为在歌之战获胜的就可以得到坦帕斯的聆听。 希夫斯塔王带领着他的族人走到蜜酒厅的入口。在蜜酒厅中,狼之部族的歌声压倒一切。但希夫斯塔王的战士们却足以与毕欧格王一族抗衡。 在狼与麋鹿两族压倒性的歌声下,其他较小的部族一个个的停止歌唱。剩下的两族互相对抗着,试着要在他们的神面前取得优势。在蜜酒厅中,其他各族的战士紧张的握住自己的兵器。因着无法在歌之战分出胜负而导致的战争不是只有一两次。 终于,帐棚的门被掀起,希夫斯塔王的使者走了进来。那是一个高大而充满傲气的年轻人,用那不合他年龄的眼神仔细观察着一切。他拿出鲸骨号角,放在唇边吹出一个音符。根据传统,两个部族同时停止了歌唱。 使者穿越了房间,走到了毕欧格王的面前,眼神一直盯在毕欧格王身上,眨也不眨。希夫斯塔选了个好使者,毕欧格王想着。 “伟大的毕欧格王,”当所有骚动都平息下来时,使者说着。“以及其他诸王。麋鹿部族希望能在蜜酒厅理跟你们一起喝酒,让我们一起向吾神坦帕斯献上酒宴。” 毕欧格王仔细看着这个使者,故意停顿了一下,看这个使者会不会被吓到。 但使者眼睛眨也不眨,眼神丝毫没离开毕欧格王,仍然充满镇静与自信。 “当然可以。”毕欧格留下深刻的印象。“真是欢迎。”他小声地抱怨着,“可惜希夫斯塔没有你这种耐心。” “让我引见麋鹿部族之王,希夫斯塔!”使者嘹的宣布着。“强壮之王霍索夫之子,勇敢之王安卡之孙。勇猛的屠熊勇者,两次征服塔马兰的征服者。在一场战斗中一刀就杀死了熊部族之王,拉格·多宁。”(引起熊之部族的骚动,特别是拉格之子,现任熊部族之王,哈夫丹)使者继续把希夫斯塔的每一件知名事迹跟每一个封号一一念了出来,花了一大段时间。 如同歌之战是族与族之间的竞争,这一长列的封号与事迹则是个人间的竞争,特别是王与王之间。各族战士们的力量会直接影响各王所能获得的荣耀。毕欧格王在瞬间甚至感到敬畏,因为他的敌手的荣誉似乎比他还多。他知道希夫斯塔就是为了让各族之王都能够听到才故意这么晚到。因为各族之王在来此之时都私下接见了毕欧格的使者,这是主办之族的优势。在最后各族之王聚集之时才珊珊来迟,希夫斯塔把这个劣势扳平了过来。 使者终于念完了希夫斯塔王那一长串的头衔,走回帐棚门口替他的王将桅幕掀开。希夫斯塔王缓缓的穿过蜜酒厅,走到毕欧格王的面前。 如果人们对希夫斯塔王的功绩头衔感到印象深刻,那他的外表也不会让他们失望。这个长满红胡子的麋鹿部族之王几乎有七尺高,有着甚至让毕欧格王逊色的壮硕身躯,身上满布著令他骄傲的伤痕。他的一只眼睛被驯鹿的犄角弄瞎,而他的左手在与极地熊的战斗中残废。麋鹿部族的王比冻原上的任何人都经历过更多的战事,而且看起来他以后还会再经历更多。 两王庄严的互相对视着,别说眨眼,身体的任何部分都没有动作。 “狼或麋鹿?”希夫斯塔王简短地问着,在歌之战不分胜负后,这是很适当的问题。 毕欧格王小心地给予适当的回应。“来的好也唱的好。”他说着。“让坦帕斯大神锐利的双耳去决定吧,虽然可能难以决定。” 在适当的礼仪实行之后,希夫斯塔终于放下严峻的脸色。他向他的对手露出笑容,“好久不见,狼之部族的毕欧格王。真高兴看到你的时候我的血没有染在你的矛尖之上。” 希夫斯塔友善的话让毕欧格吃了一惊,他可没想到作战会议会有个这么好的开始。他回敬善意的恭维。“那我也不必闪避你那威猛无比的战斧了。” 当希夫斯塔王看到毕欧格身旁的黑发人,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无踪。“搞什么?这个南方的懦夫凭什么踏进坦帕斯的蜜酒厅?”红胡之王质问着,“他该待在他该待的地方,了不起就跟女人们在一起。” “相信我一次吧,希夫斯塔。”毕欧格王解释着。“这个家伙是迪柏那曾,一个可以使我们获胜的关键人物。他的价值是他两年多来在十镇所收集的情报。” “那他扮演怎样的角色?”希夫斯塔王进一步质问着。 “他有情报。”毕欧格王重复着。 “那你也已经得到情报了!”希夫斯塔说着。“他现在对我们有什么用?他可没办法跟我们的战士并肩作战。” 毕欧格看了迪柏那曾一眼,强忍住自己对这个为钱出卖家园的狗的不肖。“南方的家伙,你自己说吧。希望坦帕斯在战场上替你找个可以埋骨之处。” 迪柏那曾试着跟希夫斯塔王那钢铁班的眼神对视,却终究徒劳无功。他尽他所能大声自信的说着,“当十镇被征服的时候,你们需要一个懂得南方市场的人。我就是那个人。” “喔!那你得到什么?”希夫斯塔王咆啸着。 “舒服的生活,”迪柏那曾回答。“和一个受尊重的职位,就这样而已。” “哼!”希夫斯塔王哼了一声。“他会背叛他的人民,有一天他也会背叛我们!”希夫斯塔王从腰间解下战斧,对准着迪柏那曾。毕欧格王脸色大变,知道一个不对就会毁了他的整个计划。 用他受过伤的左手,希夫斯塔抓住迪柏那曾那头黑发,把他的头压到一边,露出他的脖子。他盯着南方人的双眼,对着目标挥下着他的战斧。但毕欧格王已经替南方人预习过很多次,虽然这是违背传统的。迪柏那曾被警告如果有任何反抗,他将死无葬身之地。但如果他愿意接受斧击而且如果希夫斯塔王只是试探他,或许他可以保住一命。用着他最大的意志力,迪柏那曾坚定地看着希夫斯塔王,即使死亡迫在眉睫,却丝毫没有一点反抗。 在最后一瞬间,希夫斯塔王让他的战斧偏移了一寸,斧刃在南方人喉咙一发之隔之处掠过。希夫斯塔放开他的手,但他那眼神仍然让迪柏那曾动弹不得。 “一个诚实的人会接受他所选的王们的判决。”迪柏那曾试着使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蜜酒厅的众人同声发出了欢呼,当欢呼声停止的时候,希夫斯塔王转身面对毕欧格王。“谁来领导?”这个身躯巨大的战士率直的问着。 “歌之战获胜的是谁呢?”毕欧格王回答着。 “很好,伟大的王。”希夫斯塔向他的对手致敬。“你我将共同领导,没有人可以违背我们的命令!” 毕欧格王点头同意,“敢违抗的就得死!” 迪柏那曾深深的吐了口气,放下了心,防御性的移动着双腿。如果希夫斯塔或毕欧格注意到他双腿间的那滩水渍,他的小命将会马上消失无踪。他再次紧张的移动着双腿,望着四周。当他看到那年轻使者的眼神时,他恐惧的脸色变成惨白,准备迎接他的死亡。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对蛮族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慈悲,那使者移开了他的眼神,什么都没说。 希夫斯塔王伸出他的双臂,举起他的战斧,眼神望着屋顶。毕欧格王也很快的取下腰间的战斧做出一样的动作。“坦帕斯!”他们同声呼喊着。互相再对望了一眼,他们用战斧在没持斧的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让战斧上染着自己的鲜血。几乎是同步,两人转身投掷出手上的战斧,两把战斧同时钉在同一个蜜酒的酒桶。就在一瞬间,离那酒桶最近的人们立刻拿着酒杯抢着去接第一滴受到他们之王鲜血祝福的蜜酒。 “我有拟定一套作战计划,只等待你的同意。”毕欧格王告诉希夫斯塔王。 “稍等一下,我高贵的朋友!”独眼之王回答着。“今晚我们就尽情庆祝即将到来的胜利吧!”他拍着毕欧格王的肩膀并眨了他那独眼。“你该高兴我的到来,你这次的聚会的准备实在是不够啊!”毕欧格王疑惑着看着他,但希夫斯塔王再次对他古怪地眨了眨眼,化解了他的疑虑。 突然地,这个精力旺盛的巨人向他的一个将领做了个手势,用手肘轻推着他对手,似乎催促着他来一同享乐。 “把侍女们叫上来!”他命令着。 ※※※ ①亨格洛,蜜酒厅(Hengorot,theMeadHall):是野蛮人各部族间定期聚会的最神圣场地,被视为是向坦帕斯献上美酒的欢庆之地。 ②坦帕斯:被遗忘国度里的战神,一般被称为Tempus,野蛮人则称之为Tenos。

沃夫加坐在临时搭好的蜜酒厅中最大张桌子的主位上,他不断地跺着脚,因为传统仪式使得他还无法出发让他很焦虑。他觉得自己的族人应该要上路了,但是他必须在这些心存疑虑的族人眼前恢复传统的仪式庆典,才能显得自己跟暴君希夫斯塔有所不同,让他更有优势。 沃夫加在过了五年之后总算回到他们当中,并且挑战长久掌权的部落之王。第二天他赢得了王位,第三天,他被加冕为麋鹿部落的沃夫加王。 他决定在他的统治下(他的统治会很短,但这是他故意的)不会像前任一样用威胁和欺压的手段对付族人。他会请求这些部落联合的战士在战斗中跟随他,而不是命令他们,因为他知道野蛮人的战士惟一的动力就是强烈的自傲。如果剥夺了他们的尊严,就像希夫斯塔拒绝承认每个部族君王独立的主权,那这些部落之人打起仗来并不会比一般人强。沃夫加知道他们如果有机会对抗巫师压倒性的军队,那他们必须恢复往日的骄傲。 所以亨格洛,也就是蜜酒厅被搭了起来,在几乎睽违了五年之后,歌之战的习俗又再度开始。这是被希夫斯塔严酷地压制的部落间相互善意竞争的一段短暂而快乐的时光。 要搭起这座鹿皮厅对沃夫加来说是一个困难的决定。他之前假定在凯梭发动攻击之前还有时间,所以衡量了在急迫状况下恢复传统的利益。他只希望战前兵慌马乱的准备中,凯梭也许会忽视掉野蛮人之王希夫斯塔不见了。如果巫师很精明的话,这就不太可能发生。 现在他安静而耐心地等待,看着火焰回到这些部落之人的眼中。 “就像往昔的时节一样吗?”瑞夫耶在他身旁坐下时问他。 “那是很好的时节。”沃夫加回答。 瑞夫耶心满意足地将背靠向鹿皮做的帐棚罩,给予新酋长所明显想要的独处。然后沃夫加继续等,他在寻找最好的时机来提出自己的建议。 在大厅的另一端,一场掷斧竞技开始了。就像当年希夫斯塔与毕欧格在最后一次蜜酒厅的时候让各部族结盟所用的策略一样,这是一种站得越远越好,然后丢出斧头,看看是不是能将小麦酒桶砍出够深开口的竞赛。在规定次数内能装满多少杯麦酒决定了成功与否。 沃夫加看到了他的机会。他从椅上一跃而起,然后以主人的身份要求第一个比。被选出当裁判的人接受了沃夫加有这样的权利,邀请他到一开始选定好的距离去。 “我在这里就可以了。”沃夫加说,他把艾吉斯之牙扛到了肩上。 无法置信与讶异的喃喃声从大厅的每个角落响起。在这样的竞赛中从来没有人用过战锤,但是没有一个人抱怨或是提出规则抗辩。每一个人都听说了那些故事,但是没亲眼看到希夫斯塔的斧头碎裂,所以都急着要看这武器出手。一小桶麦酒被放到大厅另一端的椅子上。 “后面再放一桶!”沃夫加要求说。“然后再加一桶!”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眼前的目标,而不理会四周的耳语。 酒桶都摆好了,人群都退到年轻部落王后方他看不见之处。沃夫加双手紧握艾吉斯之牙,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摒息让自己稳定下来。当这个新王开始动作,用顺畅的动作以及他们当中无人能比的力道投出强大的战锤时,不相信的旁观者们都惊讶地看着。 艾吉斯之牙翻滚着飞过整个大厅的长度,打破了第一个桶子,第二个、第三个桶子,不但打坏了三个目标跟下面垫的椅子,甚至还继续飞,把饮宴厅的鹿皮墙打了个洞。最靠近的战士冲到外面空地上去看它继续飞,但是战锤却消失在远处的夜空里。他们出发要去把战锤捡回来。 可是沃夫加阻止了他们。他跳上桌子,举起手臂。“听我说,北方平原的战士们!”他大喊。他们看到料想不到的结果时目瞪口呆,有些人看到艾吉斯之牙突然出现在年轻君王的手上时甚至跪下了。 “我是贝奥尼加之子沃夫加,麋鹿部族之王!但我现在不是用你们君王的身份,而是用害怕希夫斯塔要将羞辱加在我们全体身上的一个同族战士的身份跟你们讲话,”他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注意和尊敬,因此大受激励,又确定了他对这些人之真正愿望的假设没有搞错,所以沃夫加掌握住了这个时机。这些人为了从独眼王的暴虐统治中得到释放而高喊,他们在上一次战役中失败而几乎灭绝,又要去跟地精和巨人并肩作战,所以很希望有一个英雄帮他们夺回失去的光荣。 “我是屠龙者!”他继续说。“由于胜利者的权利,我拥有冰亡的所有宝藏。” 私人间的交谈再次打断了他,因为那些没人守护的财宝已经变成一个争议的主题。沃夫加让他们继续交谈了好一阵子,以提高他们对龙之宝藏的兴趣。 当他们终于安静了下来,他又继续往下说。“冻原的各部族不会跟地精和巨人共同作战!”他的宣言激起了许多赞同的呼声。“我们要去攻打它们!” 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卫兵冲进帐棚,但是不敢打断新王讲的话。 “我黎明就出发去十镇,”沃夫加宣说。“我要跟巫师凯梭还有他从世界之脊山洞中拉来的可恶大军作战!” 人群没有回答。他们很盼望能跟凯梭打一仗,但是没有人想过要回到十镇去帮五年前几乎毁灭他们的那些人。 这时卫兵插嘴了。“恐怕你的出征已经没用了,年轻的君王。”他说。沃夫加将担忧的眼神转向他,猜到了他带来的消息。“南方的平原上升起了大火造成的烟雾。” 沃夫加思考了一下这个令人忧心的消息。他本来以为自己有更多时间的。“那我今晚出发!”他对那些呆住的人们呐喊。“跟我来吧,我的朋友,我北地的战士同袍!我会让你们看见夺回光荣的路!” 人群似乎分裂了,而且拿不定主意。沃夫加打出了他的最后一张牌。 “随我一起出征的人,或是如果他不幸倒下后的遗族,可以跟我平分龙的宝藏!” 他就像浮冰之海吹来的暴风雪一样席卷了所有人。他俘虏了每一个野蛮人战士的想象力和内心,跟他们约定在一生中最灿烂的日子里,能带着财富和荣耀凯旋归来。 那一天晚上,沃夫加的军团就从营地奔驰而出,冲向辽阔的平原。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留下来。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冰风之谷三部曲之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