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她从不明中走来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0-13

自从孩子去县城上了高中离开家以后,腊梅经常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是惆怅迷茫,还是孤独寂寞,她说不清。总之,就是感到生活像缺少了什么无滋又无味-----这种感觉虽说以前也时有发生,但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次赛一次强烈。
  唉!也许是自己太闲在了吧,还是找点事做吧。腊梅整天和丈夫唠叨着要找份工作做。
  丈夫说,你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能做什么?商店饭馆的服务员要的都是年轻的小姑娘,再说,你身体又不好,附近工厂有招临时工的,都是繁重的体力活,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你能行吗?你在家给我做好饭,料理好家务,喂好那头老母猪就挺不错了……
  腊梅低头不语,她知道丈夫说得是大实话。自己打小就弱不禁风体弱多病,别人都拉扯两个孩子,自己才拉扯一个孩子。体力活根本就干不了,就是在农忙季节干几天农活还累得要死要活的。
  别人都不是这样过来的吗?她仔细琢磨丈夫的话,瞅瞅周围和自己同龄的姐妹们,身体好一点的就在附近工厂做临时工,身体不好的就在家做家务。闲了,闷了,就串串门逛逛街,还有会耍牌的就聚在一起搓搓麻将,玩玩纸牌,家家如此。
  
  这样一想,腊梅心安了一些。她觉得也应该和大伙一样做一个本分的农村女人。
  第二天早晨起来吃完饭,丈夫外出打工走了。她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拿起要做的鞋垫准备去邻居丽丽家串门。
  呵,丽丽家可真够热闹的!有小刚妈、星星妈、二狗妈、小丫妈……五六个人。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五六个女人凑在一起比唱戏可热闹多了。小刚妈说,张家的老爷子偷儿媳被儿子发现打了一顿,又羞又恼差点寻了短见;星星妈讲,王家的媳妇盼儿子却偏偏又生个丫头片子,唉唉,真是老天不长眼,这下那媳妇可有好日子过了;丽丽妈说,杨家的父母就是偏心眼,光疼儿子不疼闺女;二狗妈讲,李家的儿子不好好学习,上初中就搞对象,把他妈气得半死;小丫妈说,昨晚半夜赵家小两口打了一架,说着还挤眉溜眼神神秘秘故意压低声音……瞬间,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开怀大笑,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把眼泪笑出来了……
  腊梅听着,偶尔附和着跟人家嗯一声,啊一声,笑一声。她不知道这些消息她们是从哪儿听来的,反正大伙说得开心极了。腊梅不知为什么自己总不会和大伙笑得那么开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腊梅慢慢地已不再想去人们家串门。对大伙津津乐道说得事好像觉得漠不关心,这些跟自己无关痛痒的事她懒得再去听。
  可今天吃完饭喂完猪该干什么呢?又是一阵莫名的迷茫袭上心头。她瞅瞅炕上放着做了一半的鞋垫,觉得毫无兴趣。说也是,柜子里做好的鞋垫已有一大摞,攒那么多有啥用。唉,还是再去串个门吧。
  她今天绕过丽丽家门口,径直来到不远处的小刚家,正好,心直口快的星星妈也在。
  小刚妈正在抹眼泪,“呜呜”哭的好伤心。腊梅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小刚爸在外头找了个相好的要和小刚妈离婚。
  “小刚爸也只不过是个高中生,有啥了不起?为啥还嫌咱,真是没良心,陈世美!”星星妈愤愤地骂着:“你去找那个臭女人去,跟她闹,就不离婚,拖住她,看她咋办……”
  关于这件事,腊梅也知道一些。小刚爸念高中时就和一个女同学要好,可他家太穷,那个女同学的父母还非要几千块的彩礼。小刚他爷爷当时就相中了不要彩礼的小刚妈。小刚妈人长得不好又黑又廋,从小还没念过一天书,为了让她哄小弟弟父母就没让她上学。可女儿长大后,找婆家就成了难题,虽说农村人愚昧,可随着这几年改革开放,老人的老脑筋也多少有些改变,谁家也不愿意找一个一字不识的丑媳妇进家。所以小刚他姥爷为了补偿女儿,当时就定下分文不收彩礼,嫁出去就行。小刚爸虽说很不情愿,可当时也拿不出几千块去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两人勉勉强强结了婚,婚后一年有了小刚。谁知后来,小刚爸越来越觉得和小刚妈谈不来。家里养猪,买回饲料连个说明书都看不懂,上面几个大写拼音硬说是外国字;搞大棚种植连个最简单的温度记录都计不了,小刚爸绞尽脑汁也教不会,也难怪,她连自己的名字还不会写呢,就更别提交流感情了。十多年过去了,孩子一天天长大,教育孩子,挣钱养家就都落到小刚爸一个人身上。对这门婚事小刚爸虽有一百个不乐意,可为了孩子,他也从没提过离婚。
  天有不测风云,小刚爸高中时那个女同学的丈夫突然出车祸死了。她一个人拖个女儿过日子好不辛酸,小刚爸经常去照顾她们娘俩,一来二去两人旧情复发,两人相好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
  腊梅望着哭哭啼啼的小刚妈,不知该怎样去安慰她,劝她离还是不离,总之都觉得说不出口。
  回到家,腊梅一个人呆坐在炕上,一阵焦虑,一阵空虚,她困惑无聊到了极点。她看人家笑她笑不出来,看人家哭又哭不出来,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倒像个无情无义之人。总之,她是再不愿去串门了。
  要不,看看电视吧。打开电视,不是你打我杀的武打片,就是没完没了的广告,她最喜欢看的励志故事,人生情感之类的节目却没有。
  唉,真是烦死了,还是出去走走吧。
  时值正是秋天,纷纷地落叶飘飘荡荡,悠悠落下,一派萧瑟。陡然间一阵狂风袭来,肆虐着树叶忽起忽落,忽远忽近,飘忽不定……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  腊梅木然地望着树叶,就像望着自己漂泊的心没有归属,不知要飘向何方。
  不远处,一颗大槐树下是人们乘凉歇息的地方,如今天已转凉早没了人影。
  正面阳坡上有几个老人在嘀嘀咕咕,腊梅不想过去听,老人们讲得无非是儿女孝顺、身体多病之类的话题。再往前走走,一群小媳妇在叽叽喳喳,旁边还有几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在玩。腊梅刚想过去瞅瞅,唉,算了,仔细再瞧那几个人,不是抱孩子的就是腆着大肚子的,能说些什么呢?离不开坐月子生孩子……唉,还是回去吧。
  腊梅又回到空无一人的家,心情压抑极了。就好像失足掉进了四面不透风的黑洞里,感到一阵阵窒息。
  院子里的老母猪大概是饿了,嗷嗷嚎叫个不停。腊梅真想过去狠狠打它一顿,可举起棍子又犹豫了,我干吗和猪过不去呢,猪还怀着小猪呢。她不知自个这是怎么了,没人着没人惹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她真想跑到离家不远的大山上放开嗓子吼上几声,可她又没挪动脚步,她知道要是在山上碰到村里干活的砍柴的,无论是谁,人家一定说你是疯了,用不着一顿饭的功夫,村子里就会传得沸沸扬扬。
  腊梅木讷地坐在炕上,呼呼大喘气,就像刚刚和谁大吵了架一样。她极力想平静一下,想想自己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要得精神病……也许是像电视上讲得是自己到了更年期,电视上不是常说,四十岁的女人最容易烦,是因为到了更年期……是啊,自己到了更年期也就是到了不惑之年,可为什么还如此困惑呢?为什么就跟别人不一样,她恨自己!
  腊梅苦思冥想,儿子聪明懂事,丈夫虽说老实,可整天忙忙碌碌对自己从不挑剔,虽然生活不是很富裕,可日子也算过得去。腊梅也知道知足常乐的人生哲理,可她就是乐不起来。生活中好像缺少一种能使生命开花能让生活吐翠的勃勃生机!腊梅苦苦寻觅着,胡乱猜测着,觉得好烦好累。她好想找个能读懂她心思的人倾诉倾诉,可是,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丈夫在不在家也一个样,按说,公公婆婆就在隔壁,更不能去说,因为婆婆整天唠叨她不安心过日子,说她一天到晚还不知在哪儿活着……萦绕在腊梅心头的千般心思万种闲愁只能对着窗儿独自吟。
  窗外,天阴沉沉的给腊梅焦燥郁闷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不一会,又飘来蒙蒙细雨,风飘飘,雨萧萧,一丝莫名的凄凉又掠过心头,腊梅心力交瘁,感到无助极了,她欲哭无泪。
  “人要有理想有追求,生活才充实快乐……”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电视里的一句话像闪电划过照亮了腊梅忧郁暗淡的心房。
  原来,电视也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里面正播放一名农村女人不甘平庸自学成才的感人事迹,腊梅像绝处逢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心里倏地感到有一种直抒胸臆的振奋感,眼光也一下子敞亮起来,脸上挥之不去的忧郁困惑一扫而光。她最爱看诸如此类的节目,每看一遍就像注入兴奋剂,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她和电视里的主人公喜,她和电视里的主人公悲,每次都要令她心驰神往,把她带到充满幻想的少女时代……
  那是腊梅和儿子现在一样的豆蔻年华,腊梅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父母重男轻女,为了能让哥哥弟弟读书,家里给腊梅找了临时工,断了她上大学的梦,她自幼酷爱文学,梦寐以求的夙愿就是要当一名文学工作者,她眼瞅着跟自己相好的几位同学都考上了大学,她的心都要碎了。本来就体质极差的腊梅,顶住父母邻里的冷嘲热讽,下了班,拖着疲倦的身体走上了艰难的自学之路,一有空,她就伏案疾书,还参加了好几期文学创作函授班。稿子一篇篇寄走,又一篇篇退了回来……一封又一封的退稿信没能击碎少女成才的梦想,可慢慢到了结婚年龄的腊梅却没能逃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习俗。二十多岁她结婚了,丈夫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实农民。婚后的生活谈不上甜蜜,可随着小宝宝的出世,给腊梅烦躁乏味的生活又孕育了新的希望。她开始把精力全都放在孩子身上,慢慢地,她学会了怎样做一个贤妻良母,做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当作家,成了她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孩子上小学那年,腊梅在打扫房间时,无意间发现了自己捆绑搁置多年的稿件,已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土,她又想起了自己当作家的梦。想想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自己还想入非非当作家,真是有点自不量力异想天开,还是应该现实一点,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吧!自己含辛茹苦奋斗了好多年,非但没取的一点成绩,还常遭人们的奚落取笑,就连自己的亲身父母都不理解,作家没当上,还不是坐在家里。一想起这些,就让人感到失落灰心,甚至是悲哀!腊梅望着自己用心血铸成的稿件,虽说有些心痛还是忍忍心把它烧了,从那以后,腊梅就烧掉了自己的梦想。伺候丈夫、照顾孩子就成了她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她要做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就在她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可自从孩子离开家以后,孤寂空虚的煎熬中,腊梅已不止一次的想起这些。每每想起,心灵深处就被深深地触动摇曳,冥冥之中有种呼唤在飞扬……腊梅,觉醒吧!不要再感受凄凉,感叹沧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要圆儿时的梦……
  腊梅闭目遐想,仿佛那个充满诱惑而又温馨美丽的梦犹如一缕春风又在心头荡漾,柔柔地、痒痒地,暖暖地……一次又一次舔舐亲吻着她那沉寂迷茫的心灵,她的心陶醉了,颤栗了……腊梅蓦然醒悟----这就是自己生活中所缺少的那份令人心动的快乐激情!这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那份能使生命开花能让生活吐翠的勃勃生机!一种从未有过的酣畅拂过心田,溢遍全身!腊梅顿感有拔云见日般欣慰,心旷神怡,痛快淋漓!她终于找到了自己该做得事,从迷茫中走了出来……
  窗外,天空乍然放情,夕阳西附,晚霞焚天。院子里的花草植物大都已枯死,唯有几株山菊花刚经雨露惠泽又逢夕阳沐浴傲洁温馨,生机盎然!一阵微风拂来,缕缕幽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美丽的夕阳嗅着幽香大概也有些醉意,眷恋着大地迟迟不肯离去……

=

文/文小麗

上一章

第七章  大龄剩男结婚了

01

如今,来娣遇到了小刚,虽然小刚不擅言辞,在当地来说还是大龄剩男,自己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孩儿,找这样一个人肯定会有人说闲话,可是她不在乎。

她喜欢他,喜欢他的上进,喜欢他工作时的拼命,而他对自己也好,知冷知热,这就够了。

要结婚了,她也该回家看看,跟父母打声招呼,总不能瞒着父母吧。

来娣领着小刚,带着老李准备的见面礼,回到近两年未回的家。

刚踏进家门,门内传来一声咆哮:“小蹄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小刚一哆嗦,回头看向来娣。

来娣也是一脸忐忑,想当初不管不顾地离家出走,没考虑那么多,如今带着小刚不打声招呼就回来,爸妈指不定气成啥样咧!

一咬牙一闭眼,来娣拽着小刚闯进门:“爸,妈,你们看我带谁回来了!”

走进屋里,来娣惊讶得张大了嘴,几年没回家,爸妈怎么变了这么多,头发更苍白,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多了不少。

张老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眼角似乎有些湿润。

来娣妈抹着还在湿润的眼角,嘴里却骂着:“你个小蹄子,你可真狠心咧,说走就走,这么多年也不回家。”

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落,来娣哽咽难言。

也许,他们不是不爱自己,只是更爱儿子吧。

02

看着来娣领回来的人,张老爹两口子明白了什么,急忙让小刚坐下,拉着他问长问短。可是等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人已经二十四岁,家里还那么穷时,脸色立马变了。

他们把来娣拉到另一间屋,劝她放弃跟小刚结婚的念头,自己家没出门的闺女,找一个这么大年纪的人,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再说彩礼钱他能拿得起么。

来娣刚刚热乎的心又凉了下来,原来在他们眼里,儿子、面子、票子,永远比亲生女儿的幸福重要。

她刚想争辩,来娣妈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大妮,你两年前一声不吭走了以后,妈跟你爸也想了很多。这么多年爸妈只顾着小宝,让你姐仨儿受苦咧。可是大妮,再咋样,爸妈也希望你能嫁个好人家,能不再像妈一样受苦。你看小刚,他家里那么穷,你嫁过去不还是要过苦日子么。”

“妈,我知道小刚家穷,可是我不怕吃苦。小刚对我好,有一口热的他会给我留着。只要他疼我宠我,我啥也不怕,你们就答应吧。”,来娣听了妈妈的话也有些动容,但仍极力为自己的爱情努力。

03

“妮啊,你真想好咧?”一直沉默的张老爹终于开口。

“爸,我想好咧。小刚虽然不会说话,也没钱,但他人好,心眼好,对我也好,我认定他咧。”来娣望着父亲有些混浊的眼睛,语气坚定。

深深吸了口烟,烟圈慢慢从张老爹鼻中钻出,袅袅烟雾让他的神情变得更模糊。

“妮啊,不是爸妈不讲理,非得要彩礼不可。咱们这里就这个规矩,没有彩礼婆家会看不起,你也不会好过。”张老爹停顿了一下,看到闺女不赞同的眼神,摇了摇头。

“你还小,不懂这些,前阵子那件事儿,好像就是他们佥村的吧,你没听说么。一个外乡媳妇儿,把他男人给起诉咧,还把男人找小姐的事给吵吵出来咧。”,又点上一支烟,张老爹继续说。

“是咧,这事儿咱这里都听说咧。听说那个媳妇,结婚的时候,就要了一万一彩礼来,还当嫁妆都带回来咧。这么好的媳妇哪去找呦,可是他们村里人都传言,人家是有问题,在外面不干不净,才会这么便宜嫁过来。”来娣妈趁张老爹抽烟的空,跟闺女唠叨。

来娣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好像听过这样的传言,在佥村时,也听到那些小姑娘们在一起嘀嘀咕咕,聊那个外乡媳妇儿的事儿,好像叫盼盼吧。

“可是,爸,妈,我是真得喜欢小刚,我不想跟他分开。”

她有些犹疑,难道真得要跟小刚要彩礼?那以前自己说的话,岂不是不算数了么。

04

似乎是看出了闺女的为难,张老爹把烟把扔在地上,使劲踩了一脚,“妮,这件事你不用说,俺跟你妈出头。人家都是万紫千红一片绿,咱也不要那么多,取个吉利数,八万八吧,怎么样闺女?”

“你爹说的对,大妮,这才顶人家零头咧。要是他家连这点儿彩礼都不愿拿,那就是他没把你当回事儿,只想免费娶个媳妇儿,好回家生孩子咧。”来娣妈握着闺女的手,苦口婆心。

来娣低头不语,但心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边是爸妈,他们似乎也是为了自己好;一边是心上人,他平常对自己那么好,真得只是想哄骗自己,好娶回家生娃?

她也知道,在当地娶一个媳妇,整个流程走下来,起码得二十多万,八万八真得不算高了。

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小刚的心意?

想到这里,她默默冲爸妈点了下头。

得到闺女的默许,张老爹两口子来到小刚面前坐下。

张老爹冲自己婆娘点了下头,来娣妈开口,“小刚啊,刚才大妮也跟俺们说了你们的情况,俺跟她爸商量着,人家彩礼都十几二十几万,咱也不为难你,俺只要八万八,你回家跟家里商量商量,行的话就订婚,不行就散咧。”

“叔,婶,俺想见下来娣,行么?”小刚没想到,本来说好的只是告诉来娣父母结婚的消息,来娣也说,不管爸妈不同意都会跟定自己,怎么到了家就变了呢。

05

似乎看出小刚的疑惑,张老爹轻咳一声,吐出一口烟圈。

“小刚啊,来娣你可以见,不过她这次先不跟你回去咧。这事儿你也别怪她,这是俺们的主意。再说,你还真想不花钱就白捡个媳妇儿回家咧?”

小刚张了张嘴,无话可说。是啊,人家养了二十年的闺女,怎么可能一分钱彩礼都不要,就让她跟自己走咧。

他来到来娣跟前,“娣儿,你放心,我一定凑够彩礼来娶你,你等着我。”

来娣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刚家的情况自己是清楚的,他到哪弄这么多钱啊。可是爸妈的话也有道理,佥村那个外乡媳妇儿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么,唾沫星子压死人呀。

告别来娣跟她爸妈,小刚坐车赶回家中,把情况跟父母一说,没想到,父母反而笑了,让小刚莫名其妙。

“刚子啊,这就对了,哪有大姑娘家不要彩礼的咧。”老李轻轻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角,重重咳了一声。

“是咧,儿啊,当初你把那闺女领回来,娘心里是真高兴。可是你说她不要彩礼,娘心里就打鼓咧。二小他媳妇那事儿,你不是没听过,咱可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呦。彩礼钱你甭担心,爹跟娘早就跟准备好咧。”李大娘脸上的皱纹扩散开来,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小刚左瞅瞅右看看,木讷的他似乎不太明白,怎么来娣家要彩礼爹娘反而高兴,不过他明白,他跟来娣的婚事应该有望,也咧开嘴笑了。

06

很快,来娣跟小刚的婚事敲定,在一个艳阳高照的良辰吉日,二十四岁的小刚,这个佥村的大龄剩男,终于结束了单身生活,迎娶回他的美娇娘。

春宵一刻值千金,小刚望着婚床上娇艳欲滴的来娣,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嗷”一声向新娘扑去。

就在这时,窗外咣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

小刚搂住来娣,侧耳倾听,悉悉索索声越来越轻,那东西好像走远了。

转身再次把来娣扑倒,小刚迫不及待的想要拽掉碍事的衣物,却越心急越手忙脚乱,惹得来娣哈哈大笑。

一口吻上那兀自大笑的唇,关掉开关,只留那两盏红蜡烛在黑暗中摇曳。

正沉浸在幸福中纠缠的两人,都没有听见,窗外走远的声音又偷偷迁回,正在窗底小声议论着。

“嘿,别看小刚哥平时不说话,没想到……”

“你个小屁孩儿,连女人滋味都没尝过,懂什么?只要是男人遇上女人,那就是干柴遇烈火啊,跟会不会说话有啥关系!”

“就是就是,小屁孩儿,啥也不懂凑啥热闹,找你娘要糖吃去吧嘿嘿。”

“你才找你娘要糖吃咧。”

越说越忘我,声音越来越大,终于惊动屋内缠绕在一起的两人。

“谁!”,小刚怒吼一声,吓得窗下的几人“呀”得四散奔逃。

刚要追,来娣叫住他,“刚子哥,别追了,除了你那兄弟发小,还能有谁。”

小刚还想追,可是想到床上千娇百媚的来娣,暗咒一声,一个饿虎扑食,继续享受自己的猎物去了。

窗外一片寂静,月牙儿也识相的躲进云层,不忍再去打扰这对新婚小夫妻。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训练营第27天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她从不明中走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