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街角的小王子,或然最美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0-13

她是个琉璃般美好澄净的女孩,有着清秀的脸孔和水晶般透明的眼睛,只可惜,再美丽的眼睛于她,都只是装饰的工具,她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看见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桅子花开了,你还没回来
  女孩安静地坐在窗边,窗外的桅子花肆意地绽放,偶尔几片花瓣飘落,随风飞舞,或陷入女孩飘逸的长发中。微风轻抚她的侧脸,她深吸一口气,桅子花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一切都那么舒畅,只有眼睛上厚厚的纱布带来的闷热感使她感到微微的不适。
  “吱”身后响起开门声。
  女孩惊喜地转头,她以为自己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可是这份喜悦仅仅维持了短暂的几秒。
  “小静,该吃早餐了。”
  “哦!”女孩的语气中满是失望,因为她等待的他总是唤她“静”。
  “怎么啦?”
  “没事……桅子花开了。”
  “是啊,很漂亮,过几天你就可以看到了。”
  “他回来了吗?”
  “没有。”
  女孩看不见护士小姐忧伤的表情。
  “可是桅子花开了。”
  女孩沉浸在回忆里,男孩走的时候曾放下的诺言,如今却飘忽得让她抓不住。
  “等我,桅子花开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嗯,小心点,记得静在等你。”
  男孩紧握着女孩的手松开了,突然冷却的温度,空荡的手心,时刻提醒着她男孩已离去。
  “桅子花开了,你还没回来。”女孩悲哀地想着。
  你的眼睛像水晶一样透明
  静想起他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总喜欢用手揉揉她的头发说:“静,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像水晶一样透明,真美。”虽然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她知道他一定在笑,温暖而美好的微笑,默默地包容着她的一切。
  “宣,你说静是不是永远都没办法看见东西了。”
  “傻瓜,别胡说,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眼睛。”男孩的语气中有一种无法动摇的坚定。
  “其实只要在宣身边,静就什么都不怕。”
  “你的眼睛那么美,我一定会让你看见全世界。”
  “宣的话,静都相信。”
  两天后,男孩离开了,他知道让女孩眼睛复原的唯一方法就是换眼角膜,而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
  女孩对男孩容貌的记忆停留在七年前,当时他才十二岁,就已经是很帅气的男生,他总是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她身边,他说自己是保护公主的骑士。他对她的包容和关爱近乎宠溺,他用自己的肩膀扛下了生活的一切负担,留给她的只是快乐,可是他却仅仅是比她大一岁的大男孩而已。她害怕去想象,他为生活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最让人悲伤的生日礼物
  终于到了拆纱布的日子,这天天气很好,女孩甚至能感觉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的感觉。她想象着阳光在地板上起舞,候鸟在天空划下弧痕。
  眼睛上沉闷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微风吹抚过有一种清凉的感觉,女孩慢慢睁开双眼,久违的光明,久违的世界,恍若重生般,今天刚好是她的生日。
  病房里是单调的白,窗外的桅子花在微风中旋转落下,像飘飞的雪花,女孩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雪的世界。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宣,想看见他帅气的容颜,想告诉他自己终于可以看见全世界。
  三天后,病房里,护士小姐正在插花。
  “小莉姐,我想知道是谁捐献眼角膜给我的。”
  被唤作“小莉姐”的护士停下插花的动作,她安静地望着坐在身边的漂亮女孩,眼神哀伤而无奈。
  “小静,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其实是阿宣他捐献的眼角膜,医院答应减免一半的医药费,剩下的阿宣自己想办法,他是在去筹钱回来的路上出的车祸,他最后留下的话就是把眼角膜捐给你,这是今年给你的生日礼物,你一定要快乐地活下去,看见世上最美的风景。
  女孩呆呆地听着,最后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不,为什么会这样,我好不容易可以看见了,可是他却永远离我而去。”
  “别这样,你的眼睛刚好,宣会难过的。”
  “哥,原谅我一直不肯叫你哥哥,可是现在,当我睁开眼看见了全世界,却看不见你时,再美的风景都变得没有意义。
  七年前的一场意外,使静和宣父母双亡,静也因此双目失明,身为哥哥的宣担负起了生活的一切重任,用尽全力保护妹妹,想让她快乐。可是七年后的这一刻,当她真正该拥有快乐时,却得到了他永远离开的消息。这份悲伤的生日礼物,她怎么承受得起。
  失明之后,静最大的梦想就是看见世上最美的风景,那时哥哥总会向她描述身边的景色:“天是蓝色的,有飞鸟掠过。夜幕是深蓝的,星星在天际散发着光芒。碧绿的草原一望无际,草里夹杂着小野花像散落的星星。”他讲述这些的时候语气很认真,让她感觉像亲眼所见一样。
  如今,她可以看见全世界了,却不再觉得美丽,她开始怀念哥哥为自己描述的日子,在她心里,从哥哥口中说出的一切才是真正的美景,因为她和他那两颗对生活向往的心。

题记:米兰昆德拉曾说过:“狗是我们与天堂的联结。它们不懂何为邪恶、嫉妒、不满。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有如重回伊甸园。即使什么事也不做也不觉得无聊———只有幸福平和。”而猫咪也是如此,当你与它对视时,你的整颗心就会被软化,就算什么都不做,你也是满心欢喜。抱着它,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那种感觉很温暖,这种温暖直达人的内心,瞬间传遍全身,就像血液一样不可或缺。
  
  遇见小王子
  
  这是秋日里最为平常的一天。阳光被路两边茂盛的法国梧桐树剪成了碎片。有个穿米奇造型衣服的男孩踩着这一地的碎片,他不是在COSPLAY,而是在工作,向过往的路人散发传单就是他的工作。
  在另一个方向,有两个女孩,她们一个穿白色T恤,一个穿灰背带裤。她们同骑一辆单车,有说有笑的经过男孩身边时,顺手拿了一张他发的传单后继续向前。
  在女孩们家附近转角的地方,有一只废弃的盒子。就在她们快要骑到的时候,盒子的一角被撞翻,从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它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骑车的女孩刹车停下,白T恤的女孩从车上下来。女孩停好车,走到箱子边,翻开盒子,“哇,是一只小猫咪耶。好可爱哦。”边说边举给白衣女孩看,“小云,我们把它抱回家吧。”
  小云双手盖住膝盖,弯腰对蹲在地上的她说,“不行哦,小静。”
  “可是,你看它好可怜哦。而且马上就要下雨了耶。”小静抱着小猫咪舍不得让它淋雨,看着小云,“我们就收养它几天嘛,好不好?”
  小云向来知道当小静遇到小动物时,免疫力自动下降为零,她思索了片刻,说,“那好吧,我们就收养它几天。”
  “小云,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小静听后高兴地把小猫咪放进它的房子里后,说,“小猫咪,以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高兴吗?”
  小云笑了笑,“小猫咪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此时小猫咪恰到好处的叫了两声,似乎在回应小云的话。
  小静边盖盖子边说,“你看,我就说嘛,它就是能听懂我们的话。”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小云。小云无奈地笑了下,推着单车和她并行去到租住的家。
  这是一所类似日系风格的房子,房东是个极为热情与好客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喜欢小动物,也不准租客擅自养小动物。小静和小云停好自行车后,拉开推拉门,来到客厅。
  小静把小猫咪从盒子里抱出来,任由它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看了看冰箱里没有适合小猫咪吃的东西,于是拉着小云去附近的超市买猫粮。
  在放着淡淡音乐的超市里,小静只要看到写着“猫粮”两个字的就全部都放到购物篮里。小云只拿了一盒口香糖。拿好各自所需的物品后,她们来到收银台前,把物品全都放在台子上。
  收银员是个长着胡须的高大男生,他一手拿扫描仪刷条码,一边问,“你们家有很多猫咪吗?”
  “就一只。”小静回答道,然后又小声跟小云说,“他在看你哦。”
  小云也低声回她,“他是在看你。”她用眼睛斜瞄他,把手里的口香糖拿给他,“还有这个。”
  他接过小云的口香糖边扫边说,“这个牌子的口香糖很不错的。”
  “他在跟你搭讪哦。”小静轻声对小云说。小云没应小静的话,只是看了这个男孩一眼。男孩见小云并没理会自己的话,于是边按键盘边问,“请问需要袋子吗?”
  “要的。”小静回答道。
  他从旁边拿了个袋子给小静后,说,“一共是163块。”
  小静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六十块,又问小云拿了三块,一起给了男孩。他从小静手里接过钱并向她道谢,“欢迎下次光临。”男孩看着小云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的摸了下自己脑袋。
  
  遇见守护天使1号,彼此不认识
  
  当小静和小云提着袋子从超市里出来时,外面已经在下大雨,就在她们两个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把伞出现在他们面前。小云扭头看向身边,是一个留着清爽短发的男生。她看着他的面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哪里看见过,但又记不得是在哪里见到。她没有去拿他手上的雨伞,只是好奇地看着他。
  “这把伞借给你们。”男孩示意她拿自己手里的伞。
  “不用了,谢谢。”小云说完拉起小静走到另一边,静等雨停。男孩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小云她们,心想这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雨还在下着,女孩和男孩也一直站在超市门口的屋檐下。时间在他们中间流逝,小静扭头看了眼另一边的男孩,偷偷对小云说,“那个人长得好帅啊。”
  小云扭头看了下,“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呢。”
  “唉,小云每次都是这样。”小静笑着说道,“在小云心里只有守护天使1号才是最帅的吧。”
  “才不是呢。”小云矢口否认。
  说话之际,雨已经比刚才小了许多,估计再过一会儿,雨就可以停住。这边,男孩接了个电话后便离开。又过了会儿,雨停了。小云和小静也离开超巿,门口又重回宁静。
  
  你就叫小王子哦
  
  吃过饭,天色已逐渐暗下。小云手里拿一本书坐在沙发上看。吃饱饭的小猫咪则在她身边绕来绕去。这时小静走过来,抱起小猫咪,“嗯,该叫你什么呢?小小云,小云云?”她看向小云,征求她的意见。
  “可是它是男生,叫它小云云会不会有点怪?”
  “是男生哦,那就叫你小王子吧。”她抱着猫咪,双手轻轻摇晃它的身体,“喜欢这个名字吗?”
  “喵呜。”小王子似乎在说,它喜欢这个名字。
  “小云,你看,小王子说它很喜欢这个名字呢。”小静兴奋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小云。
  “它只是随便叫一下而已。”小云每次在小静特别高兴的时候冷不丁的浇她一盆冷水。
  “不是啊,它真的很喜欢呢。”
  “知道了,它很喜欢它的名字。”小云起身回到自己房间,“我先去睡了,记得关灯锁门哦。”
  “好,知道了。”小静还是像个小女孩似的和小王子一起玩耍。
  
  想象中的小云
  
  转眼小王子住在小云和小静家已经有两天了,这两天没见有人来要小王子。或许它就只是一只流浪猫吧。也许是因为相同的境遇吧,小云对小王子的态度也稍有改变。她开始试着抱着它,试着和它交流。她抱着它,当眼睛和它对视时,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一下子把她的心填满,温暖了她许久未被温暖过的心。
  这是这座城市里的广场,闲暇之余人们都特别喜欢来这里。不仅只是因为以该广场为中心形成一个商圈,相比其他广场,这里做的相对成熟许多。有艺术浮雕的喷水池,附近还有友好城市送来的标志性雕塑,还有人一走近,成群的白鸽纷纷飞起,那场景堪比《建国大业》中蒋中正和他儿子在广场中走过时的场景。
  小云和小静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在没有课的时候她们会去广场上写生,顺便赚点零用钱。原本好得就像双胞胎似的小云和小静,由于小云要回去祭拜过世的妈妈,也只好暂时分开。小静戴上耳机,支起画架,盘腿坐在地上,开始画画。原来小静也有安静的时候,此时的她都在想些什么呢?是在想正在祭拜妈妈的小云,还是在想对面的这个场景该从哪里下笔?这样的她被一个手拿相机的男孩摄入其中。他一抬头,只见她正要离开。情急之下,他上前叫住她,“小姐,可以帮我画一幅吗?”
  手拿折叠凳的小静看向面前这个男孩,眼露惊喜之色,“是你!”说着把凳子摆好,重新支起画架。
  “你认识我?”
  “你不就是那天站在我们旁边的那个人,就是下雨的那天,在超市门口。”
  “哦,原来是你。”男孩终于想起面前站着的人是谁了,只觉得这个世界太小,在这里都能碰上。男孩伸出手,“认识下,我叫阿亮,是个摄影师。”
  “我叫小静,是美院的学生。”当小静的手握住阿亮的手时,仿佛被什么给击中了,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别看小静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所以她还是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那个,你坐吧。”
  阿亮看着小静,心想她就是那个爱画画的小女孩吧。他不会忘记那个美丽的午后,在河边的他遇见了像天使一样走进自己视野的她,却又突然跌倒在地上。他上前想要扶起她,却被她倔强的眼神给吓退。之后的几天里,他和她总会相遇,她的戒备心在逐渐减少,渐渐地他们成为彼此不知道名字的朋友。然而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他就要跟着父母离开这座城市。在离开的前一天,他和她送给彼此作为日后相认的信物。他对她说,他一定会回来,因为他是她的守护天使1号。
  “眼睛不要走神。”
  小静的声音把阿亮重新带回到现实中来。他定了下神,调整下身姿,可以让小静继续画。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在流逝,周围虽然嘈杂,但在他和她之间除了安静还是安静。终于小静的声音再次响起,“画好了。”
  “是吗?”阿亮站起身走到小静身边看她刚画好的肖像,不住点头。
  她把画从画架上取下,交给他。
  “多少钱?”
  “不用,送给你。”
  “送给我?”
  “对。”
  “那,谢谢你。哦,对了……”他边说边把刚才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交给她。“我把这幅也送给你。”
  “这是我吗?好漂亮哦。”她看着照片不住赞叹,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这张照片都特别的成功。她看向他,问,“这真的是给我的?”
  “当然。”
  “那,谢谢你。”她满心欢喜的收下照片。
  “再见。”
  “再见。”
  她把照片放进随身带的包里,然后收起画架和小凳子,走往广场的另一个方向。
  
  放下它
  
  转眼离阿亮和小静的相遇已经过去好几天。在这几天里,小静只要一下课就会拉着小云来到广场上,期许能够再见到送给自己照片的男孩,可是每次总是失望而归。
  日子在小静的希望和失望中又过去了几天。这天中午,阳光依旧灿烂。被关在屋子里的小王子从窗户里跳了出去,来到路边,正好被阿亮撞见。
  他抱起小王子,“好可爱的小猫咪,你是谁家的呢?”边说边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
  小猫咪叫了几声,似乎在告诉他,自己是住在对面房子里的。
  “放下它!”一个充满怒气的女声闯入他的耳朵里。他站起,看,原来是她,一个很奇怪的女孩。
  “不许你抓走我的小王子!”小云从这个人手里一把夺过小王子就抱在怀中。
  “小姐,这猫是你的吗?”
  小云瞪了他一眼,尔后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走向马路对面。
  或许事情来得太突然了,阿亮一时还没消化完,当他清醒过来时,面前早就没了女孩和小猫咪。他看了看对面的房子,心想,看来她是把自己当成是抓猫的猫贩子。他看着犹如建在花园中的房子,忍不住拍下一张,尔后,继续走他自己的路。
  小云抱着小王子回到客厅,“你啊,怎么这么不听话。不好好的呆在家里,跑到外面去。路上那么多车,要是被撞上了怎么办?要是被别人抓走了,怎么办?想过没?”她晃着小王子的身体,俨然母亲在责怪做错事的孩子。
  小王子冲她喵呜、喵呜的叫着,似乎在说,我呆在家里太闷了,想要出去走走。而且那个人,他也不是坏人,他还说我很可爱呢。
  “你呀,每次一说你,总给我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在小王子面前,小云永远只有败下阵来的份。
  小王子伸长脖子,喵呜的叫了声,仿佛在说,那是当然的啦,谁让你们都喜欢我呢。它完全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看着它的表情,小云笑了下,把它放回到地上,让它自由的在屋子里跑。小王子的身体一天天长大,小云的心也在一天天的被治好,曾经的那个缺口已经不疼了。她曾经以为失去妈妈之后就再也不会重新获得温暖,可没想到在小王子的身上,她重新有种被需要的感觉。她看着小王子,“其实不是你需要我,而是我需要你。”
  “喵呜。”正在吃猫粮的小王子抬头冲她叫了声,似乎在说,明白,我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所以我们需要相互取暖。
  夜幕逐渐降临,小静也从外面回来,一进屋子,她就跟小王子打招呼,“小王子,我回来了。”她蹲下抱起小王子坐在小云身边,“小王子,你看起来心情有点不好哦,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她看向一边正在看书的小云,“小王子怎么了?”
  “它啊,自己偷偷跑出去,差点被猫贩子抓走,幸好被我发现。”
  “啊,小王子,以后可不能随便乱走了噢。”
  “喵呜……喵呜”小王子冲着小云和小静抗议自己不是偷跑出去的,只是刚好窗户开着,而且外面的世界很好看。那个人不是坏人,是好人。
  “吃过饭没?”小云放下书本问小静,起身,打算去厨房做饭。
  “吃过了。”今天的小静看起来很特别,打从她一进门脸上就一直挂着笑容,现在又一脸神秘的拉住小云并把一幅画拿给小云看,“我今天终于等到他了,而且还要到他的电话号码了呢。”
  小云疑惑的看着拿起素描画看,是他,那个猫贩子,“你怎么认识他的?他可是个猫贩子。”
  “这事说来特别巧,那天他就和我们在超市门口躲雨呢。”
  “哪天啊?”
  “就那天啊。我们给小王子买猫粮的那天。”
  小云的记忆除了能记住爸爸、妈妈、小静、守护天使1号和小王子,其他人,她很难记住。她看着她,无辜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记得了。小云不记得不要紧,只要小静记得就好,她把和阿亮相识的经过告诉给了小云,“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小?你说我和他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一根红线紧紧牵着?”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街角的小王子,或然最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