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谷雨即将到来

作者: 推理小说  发布:2019-10-13

偶遇
  
  天边出现一道亮白。橘黄的灯光从一所墙壁陈腐,摇摇欲坠的木房里射出来。
  
  杨老汉夫妇正坐在木桌旁的长板凳上,提起粗脚,换上一双粘满黄篱,破烂不堪——布满了窟窿,露出了脚指,脚背的球鞋。和他们的着装相比,虽同样寒伧,但无破烂。
  
  把换下来的自做毛绒拖鞋放回到楼梯的第二步后,他们扛起挂在房侧猪圈横梁上的锄头轻悠悠地走着上坡去干活了。直到将近正午,太阳炎热时,才回家去做早饭。待太阳小了,他们才返回到土里接着今早上的活。
  
  黄昏。太阳靠近山顶,发出微弱的光。天上仅有一丝白云,偶尔会吹起微风。正在忙活的农民们感觉到凉爽,舒服,干得更起劲了。到了太阳落山——太阳消失,阳光却还照着山腰,天地明显暗淡时,村子上空萦绕了一层青烟。屏息临听,活跃的气氛中掺杂着大人,小孩的话声,尖叫声。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归家的农民满身泥土,汗腻携带着家什,牛三三两两。却格外精神。
  
  通常在这个时候,在印江民族中学念高二的杨老汉夫妇之子杨仁才乘坐专线班车,接着走近一个小时的崎岖小路,快回到家里了。
  
  可是杨老汉夫妇还舍不得放下活儿。
  
  “你先回去做饭,今天星期六了,仁才要回来。”他仍旧说。
  
  “你也早点回来。”她说,便扛起手里的锄头走下坡去。
  
  仁才终于走进了自家的院子。杨夫人闻到脚步声便走出厨房来,站在门前。事实的的确确是儿子回来了。
  
  仁才马上见到门前的杨夫人,高兴地,热情地道:“妈。”
  
  杨夫人同样的道:“回来啦。”接过仁才取下来的竹背篓进到屋里傍墙放下。
  
  “饿没有?如果饿了就先吃。”母子俩坐在桌旁,杨夫人关心地看着仁才,不等仁才发话,随即又道:“肯定是饿了,你先吃。”说着,站起身来,准备去盛饭。
  
  “还没有饿。哪里会饿?又不是像你们干了一整天的活,何况爸都还没回来,就算是也得等爸回来之后才能吃。”仁才忙阻止,但无用——杨夫人正要从碗橱里取碗,便生气大声道:“听到没有?”
  
  杨夫人便笑容满面的坐回去,一边走一边道:“好嘛好嘛!”
  
  杨老汉回来的时候,蔚蓝的天上出现了几颗明亮的星星。
  
  突然,附近的狗吠起来。仁才马上想到是父亲回来了,便来到门前观望。一会儿后,沉重的脚步声,粗响的气息,传进他的耳朵里。毫无疑问,事实正如他的猜想。
  
  见了面,一阵热情的招呼,寒喧。杨老汉洗了手,擦了汉,一家人便用起晚饭来。
  
  。精神抖擞地向山上走去,出了村寨,绕过几坐小山,在一个山坳自家的土里继续昨日的活儿。第二天大清早,杨老汉夫妇像往常那样习惯性地起来,全副武装。
  
  仁才道:“这几天在忙些什么?”
  
  杨老汉道:“也没忙什么。薅土而已。”
  
  不等仁才发话,杨夫人道:“这些用不着你管,你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大概在十二点会回来,你在那个时候把饭做好就行了。”
  
  仁才又道:“是不是特别忙?”
  
  杨夫人忍不住笑道:“我们哪天又不是呢?要说活,是永远都干不完的,只要你勤劳。所以要你好好读书,就是这个原因。”
  
  仁才也忍不住笑道:“我尽最大努力去学就是了。”
  
  “你只管在家里做饭就行了,”杨老汉也道。精神抖擞地向山上走去,出了村寨,绕过几坐小山,在一个山坳自家的土里继续昨日的活儿。
  
  仁才估计时间,觉得是时候了便做起饭来。结果,杨老汉夫妇还是迟到了,他们满头大汗,已经近一点了。
  
  因此,仁才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都快一点钟了。——还说十二点左右便会回来。”
  
  杨老汉解释道:“原本是想在那个时候回来,但还剩有一点活,干脆就把它做完了。不然,下午为了干那点活又大老远跑到那里去。”
  
  仁才接着道:“饭已经熟了好一阵子,现在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杨夫人道:“这倒不要紧。”
  
  饭后。杨老汉又干活去了,而杨夫人又留在家里做些家务活。下午,太阳开始变弱的时候,杨夫人已经为仁才准备了些蔬菜,装进背篓里。接着,她走进里屋去,把储柜小心翼翼地打开,金黄的稻谷几乎没出来,上面放着一叠白色便袋,取出旁边的那只鼓鼓的装满油渣的袋子,回到了厨房,洁锅生起火来。这个时候,仁才从楼口走下来,发出彭彭的声音,只见他一身时,俊俏的脸十分白里透红,长头发从额头中分,显示出一副萧活,阔大方的神气来,完完全全不像个农家子弟了,若是在途中与一个生人相遇,一定会认为他出自有钱人家。他在灶口坐下来后管水。
  
  一会儿过后,油榨声响起来,绯红的辣椒掺和着油渣在黑铁锅里翻滚。油烟携带着菜香徐徐上升,很快充满了整间屋子。突然,杨夫人感到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黄灿灿的油榨辣椒被盛在一个大瓷钵里,被油浸透——待冷却之后,才装出瓷缸里,用便袋套住托起。然后,杨夫人舀了些水掺进了锅里,盖上铁盖,取下挂在木窗旁的一袋麦面,在蒸气喷射,听到水剧烈翻滚的声响后,揭起铁盖挂在吊在上方的一个铁勾上,把面下到锅里——只见她的右手伸进袋内,粗糙且指拇节儿因军裂形成的黑裂缝的手在里面灵活地抓了几下,瘦削的胳膊托起一把和她的胳膊粗细的面来。
  
  不久过后,一碗面放到了窗户下的桌子上。
  
  仁才道:“你也多少吃点。”
  
  杨夫人与仁才相对而坐,微笑着道:“我们等一下做晚饭吃,你一定要吃饱。”
  
  接着,杨夫人照过去那样警嘱道:“到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到处去逛。别人叫你,你也不要去。虽然,日子确是十分难苦但先苦后甜。这样做无非是想你将来能够抛弃锄头,粪桶,走出大山,而不像我和你爸。”
  
  仁才略微受到感动,答道:“知道。”
  
  最后,杨夫人从裤袋里摸出二十元钱来给了仁才。
  
  仁才走到墙角,取下托在横着的一条长绳上的一张毛巾把嘴擦了擦,背起桌旁的竹背篓向门外跨去。
  
  他边走边道:“我去了。”
  
  杨夫人心里还不放心,又警嘱道:“到了学校千万不要到处去逛,一定要刻苦学习。”
  
  仁才答道:“我知道了。”
  
  第三天,农历六月十日,星期一。天开始打暑光了。时不时村里的公鸡会叫几声。杨夫人正在煮麦面,因为他今天也要去赶集,背几十斤包谷去卖了之后买包肥料。但舍不得花钱坐车,在城里抬碗粉,所以老早便起床煮麦面。他们的家庭收入主要靠卖蔬菜水果肥猪,必要的时候偶尔也会出售包谷,甚至是大米。到了天刚亮,她已经吃过了,最后盛一大碗放在锅里,盖上铁盖。
  
  稍顷,她来到里屋的木衣柜前蹲了下去,柜门发出吱阁声,被打开了。杨夫人一边寻找衣服一边道:“锅里给你留了碗,等下你吃了之后才去干活。”杨老汉听着,边走出门去。杨夫人取出了平常吃酒,访亲,赶集才会穿的一套衣裳换上,对着镜子把枯燥暗淡的头发梳理扎好,但还不放心,把头扭了扭,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打量着镜子里的那一副与她相同的面貌,举起右手在头顶,脑侧轻轻地拍了拍。然后,整理起着装来,扭头望了望身后,生怕裤子有什么地方没穿好,确信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她才走出房去。背篓放在桌旁,装着一袋玉米,胀鼓鼓的,刚好六十斤——重量是经过了计算后决定的,大包的肥料有斤重,元钱每包,在现在的市场里包谷卖十五六元钱每十斤,这样便还剩有余钱买生活用品。昨晚睡前,两老口子用肩膀扛起挂了一袋估计重量的包谷的大称,多了则一点点舀出来,少了则一点点加进去,最终定下了他们需要的斤两。杨夫人来到背篓前,正要叫帮忙,杨老汉已经把背篓提起来。她忙把胳膊伸进背带。于是,杨夫人慢讪讪地走出院子去。
  
  走完了二十几里路,花了约两个小时,虽然担子沉重,但杨夫人一口气来到县城,途中没有休息一次。当她卖掉包谷,准备去买了肥料搭车回家时,刚好正午。现在,她将经过服务公司大坝,在前面不远处的服饰街口聚集着几个卖熟食的小摊位。
  
  可是杨夫人忽然站住了,盯着右手边的一对坐在一起的一对年轻男女,只见他俩笑容满面,正在甜言蜜语,男的舀起一勺冰稀饭送进女的嘴里,女的同样。杨夫人可没有近视,见到的分明就是仁才,但心里不信。正当她要过去看个清楚时,仁才不经意间见到她,只见她穿着一身早已过时的陈旧衣服,踏着一双自制的松紧布鞋,削瘦的身子、干瘦的脸粗糙而暗淡,额上有几条细小的皱纹,皮肤黑得十分难看。她那样子,不论谁一看都知道她是一个地道的,粗鲁的农村女人。仁才如做亏心事,当即心里十分恐慌,蓦然讯速拉着女孩的手匆忙向服饰街钻去,很快消失在来往的人群里。杨夫人只走了一半,险些昏倒在地。当即,她感到十分难过,伤痛欲泪。终于,泪水盈眶,吞下一口涎水,甩掉一把鼻涕慢慢地朝西环车站无力地走去。

01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个视频,视频中,有人把一粒粒包谷种子摁在泥球里去。这活儿,我小时候也干过。

下周谷雨就要到来,农民们要开始忙农活了。

02

在我家乡,有三种种植包谷的方式。

图片 1

第一种,在地里挖好小坑后,把包谷种子直接种撒在小坑里,因为土地里没有营养不高,且种子要自己长成苗,这对种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结果便是,这种方法种植出来的包谷可能会长不高、收成也不会很理想。

第二种,把包谷种子直接撒在一块肥沃的土里,等种子长成苗了,再移栽,这样一来,长大后的秧苗有了一定的抵抗力,能够去自己生长。

第三种,揉一个泥球,把包谷种子一颗颗摁在泥球里,等种子在泥球里长成了秧苗,再移栽长好的秧苗。这样的好处是包谷秧可以长得很好,秧苗前期长得很好了,后期完全有能力适应各种环境。

03

今天,我准备讲述的是第三种种植方法。从我有记忆以来,家里都是先让包谷种子在泥球里长出秧苗,再移栽。这种种植方法能够让包谷秧长得又高又好,缺点是费时费力。

到要把包谷种子摁在泥球里那天,大人会先从茅坑里舀猪尿混合在肥沃的泥土里,让泥球变得有营养,这样包谷种子摁在泥球里才能才长得好。然后,再找一两个人,加上家里的弟弟和我,就四五个人几个人一起搓泥球摁包谷种子。

有人搓泥球有人摁种子,分工明确。大家搬一根小板凳坐着,一边聊一边干活。

图片 2

摁在泥球里的包谷种子是从镇上的种子站买来的,其实,摁包谷种子也是技术活儿,种子尖的一头一定要朝下面,不然长大的苗会长歪。

大家手上在忙着,嘴上在聊着。大人们聊着村里的大事小事,大人说话时小孩子是不能插话的,小孩子就默默地在旁边揉球,却因此听来了许多事情。其实,大人们说的大多是鸡皮蒜毛的事情,看来当事人保密工作不严,什么消息都传出来了。

干活儿的间隙,交流了消息,还促进了感情。

干完活儿后,我们因为嫌弃手上的味儿,一定要将手多洗几遍,洗好了用鼻子闻闻,没有了臭味才算数。

农村干农活儿经常是这样,你家有活儿,我家来帮忙,你家准备一顿饭就好;我家有活儿,也叫上你,也提供一顿饭。 一来二去,促进了两家的交流,关系也变得较为亲近。

04

包谷种子长大后变为了包谷秧。包谷秧移栽的时候,用背篓把秧苗背到地里去栽种。用一个坏掉的洗脸盆作为装的器物,将秧苗一个个搬到盆里,放在背篓的底层,背篓的上层用一个大的盆装秧苗。

装包谷秧和背着包谷秧去目的地,都是要十分小心的,因为这时候的包谷秧十分脆嫩,一不小心就会折断。

图片 3

栽种包谷秧的方法,是在土里挖一个小坑,够包谷秧放进去并固定好位置,至少要让秧苗埋在地里的部分有两厘米左右,这样一来,即使是大风下雨包谷秧都不会被“拔地而起”。

除了正常下雨汲取水分,还要给包谷秧施肥。除了茅房里的肥料,还有从镇上买来的复合肥。复合肥要撒在距离包谷秧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让肥料混合在土里,然后再滋养秧苗,这样是为了防止肥料腐蚀掉秧苗的根。

图片 4

一般而言,很多地里种上包谷秧之后,还会种上其他作物在地里,比如红薯。“红薯+包谷秧”是地里最为常见的搭配,那些只种有包谷秧的地特别硬,有红薯一块种植的地则稍微肥沃一些。

这种搭配,一方面是地里的生态循环需要,另一方面是因为农村土地少,要尽可能的发挥土地的价值。

包谷秧种好以后,不时去除草施肥打农药, 遇到旱季,还需要浇水。一般而言,离家近的包谷秧能享受到从家里的茅坑里的肥料,离家远的秧苗就没有这“待遇”了,因为距离远了,把茅坑里的肥料运过去是十分不便的。

图片 5

秧苗种植好以后,平时多多“关照”,然后,便静待秋天丰收的到来。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谷雨即将到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