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六弄咖啡馆

作者: 历史小说  发布:2019-11-21

08 “唉!”我放下筷子跟汤匙,“你很没意思耶,我很认真在问耶。” “是你自己刚刚说你纯粹无聊问问的。” “我……”看着她的表情,我有些哑口无言。 她看我说不出话来,于是接着说:“你应该要诚实点。” “诚实点?”我指着自己,“我应该要诚实点?” “对。”她点头。 “我?你确定是我?”我继续指着自己,“我一直都很诚实。” “是吗?”她抬头看我,“让我来说说你哪里不诚实,好吗?” “好啊。”我看着她的眼睛,“你说。” “其实,你应该在帮我修脚踏车那天就告诉我,你想向我要的回报,就是像今天一样跟你一起吃饭看电影。你也应该在陪我留在学校做海报的时候,就诚实地告诉我,你就是想陪我,而不是找什么想留在学校念书这种笨理由。而刚刚,你明明就是想嘲笑我学过芭蕾,但你装咳嗽的技术真的不太好。再来,你其实是想问我想考什么学校或什么科系,你就可以把目标锁定在跟我一样的学校,那么以后我们就可以继续同校至少四年,但是,你偏偏又找了一个无聊问问的烂理由。” 听她说了一大串,我继续哑口无言。 “你就是这么一个不会说谎的人。”她继续滔滔不绝,“你只要一说谎,我就可以看得出来。” “你在生气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有啊。”她笑了一笑,“你不要被我认真的表情吓到了。” “我确实是被你吓到了。” “但我刚刚所说的也确实说对了,对吧?” “对……”我不好意思地笑着。 “不过,你昨天有个表现值得鼓励。”她说。 “什么?” “你想载我去买海报纸,你很直接而且诚实地告诉我,你要载我。” “我本来还在想会不会太直接……” “不过,那个青蛙问题还满蠢的就是了,哈哈哈哈!”说完,她自己大笑了起来。 这天回到家,妈妈的脸色不太好,我静静地关上家门,外婆则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忙她的事。 “你去哪了?”妈妈问。显然她已经知道我今天跷了一整天的补习课。 “我……”我低下了头,站在原地,本来想扯个谎,这时却想起李心蕊说做什么都要诚实,于是我回答:“我跟同学出去玩了。” “玩?玩了些什么?” “看了场电影,吃了碗红豆汤跟阳春面。”我老实地招了。 “电影好看吗?”妈妈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嗯,还不错,紧张刺激。” “那你有想过回家之后面对我会更紧张刺激吗?” “有。”我点头。 “那下星期禁足如何?”妈妈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接过我的书包。 “可不可以下下星期再禁足?”我竟然白目地说了这句话。 “你说呢?” “可以。”我竟然又白目地说了可以。 “好,那就下下星期禁足,再罚扣零用钱两百块。”妈妈说。果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走回房间,关上门,拿起电话拨给李心蕊。 “喂。” “嗯?” “你还好吗?” “我?我很好啊。”听见我的问话,她回答的语气像是有些惊讶。 “你有没有被罚?” “罚什么?”她问。 “罚禁足或是扣零用钱之类的。” “没有啊。怎么了?” “咦?补习班没打电话到你家吗?” “我跟你的补习班又不一样,而且我有请假,可不像你是逃课。”听她的语气,我可以想象她此刻必然是一脸悠哉的表情。 “你个死孩子……” “你骂谁?” “没没没,”我急忙撇清,“我是在说刚刚我妈骂我的话,她说我是死孩子。” 电话那头的她大笑,“伯母真有智慧!” “你这么乐干么?” “听到别人把本来要骂人的话再拿回去骂自己,感觉当然很乐。” “……” “你被禁足了?” “嗯,而且还被扣了零用钱。”我的语气明显地失落。 “损失惨重喔。” “是啊,都是你害的,所以你要赔偿我。” “赔偿你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说:“跟我说,你今天跟我约会很快乐。” “……” “喂?” “……” “你在吗?” “在啊。” “那你干么不说话?” “因为我在想,我是不是该说这句话。” “难道你今天不快乐吗?” “不,不是。” “那不然呢?” “我习惯别人拿问题来问我,而不是告诉我答案要我说。” “好,”我拿起整具电话,走到床上去,电话线像蛇一样,在地板上移动着,“等我换个舒服的位置。” “为什么要换舒服的位置?” “因为我要听舒服的话啊。”我笑着说。电话那头的她也笑了。 “李心蕊。”坐定之后,我叫了她一声。 “嗯?” “今天你跟关闵绿出去,快乐吗?” “还不错。” “这是诚实的回答吗?” “算诚实了。” “好,那你觉得关闵绿人怎么样?” “也还不错。” “这也是诚实的回答吗?” “算诚实了。” “那你觉得你会喜欢他吗?” “看他的表现啰。” “那你今天在看电影的时候,拉住他的衣角,又抓住他的手臂,最后跟他靠在一起,感觉很好吗?” “嗯,还可以啰。” “你今天在吃阳春面的时候,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他的不诚实,感觉如何呢?” “爽快!” “最后一个问题。” “嗯。” “你觉得关闵绿喜欢你吗?” “不。” “不?”电话这头的我因为这个答案而有些惊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我,而不是只有喜欢。”我感觉到,她嘴角一定偷偷地挂着笑容。 听完,我感觉到有一阵难以形容的暖流,慢慢慢慢地滑过我的心底。 “你还记得今天我问你想念哪一所学校吗?” “嗯,记得。” “其实,我想问你的不是这个问题。” “那你想问的是?” “你会想念我吗?” 电话那头的她轻轻地笑了一笑,然后说:“是的。从今天起,我会每天想念你。” 是的。从今天起,我会每天想念你。 说再见的时候 那天下午,雨很大,她看着叮当的样子, 像是失去了一个亲人。 我没有安慰过一个失去狗的人, 所以我只能跟她说:“别哭。” 她说,她跟叮当已经认识了十年了。 叮当每天都会到她家的路口等她下课, 从来没有一天缺席,就连生病也一样。 听她说完,我问着自己, “我会不会在你的生命中缺席呢?” 答案,很快地就出现了。

10 回到家之后,妈妈的脸色跟之前我逃课时一样难看。 “你今天去哪里了?”妈妈问。 “同学家。”我回答。 “去同学家干么?” “去拯救无辜的小动物。” “小动物?”妈妈的眉头一皱,“那你有没有想过回家后怎么拯救自己?” “这次没有。” “那下个月都禁足如何?”妈妈站起身,拿了条毛巾给我。 “可不可以下下个月?”我果然是白目的。 “你说呢?” “可……”我本来想说可以,但话没说完,我就缩了回去,“我不知道。” “幸好你没说可以,”妈妈的表情很严肃,“否则你下个月和下下个月都别想出门了。你知不知道,距离联考剩不到一百天了?” “嗯,我知道……”我点点头。 “知道就好。下个月禁足,你给我记得了。”转身回房间之前,妈妈还转头警告我。 被禁足的感觉很难受,尤其你心里一直想见一个人的时候。 当然,我每天都能见到李心蕊,但在学校的见面跟假日一起出去的见面是不一样的,感觉天差地远。 禁足是妈妈最严厉的惩罚,那表示我的回家时间不得有超过五分钟的误差,否则禁足的时间会加倍。我一直在争取十分钟的误差,好让我至少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能在放学后或补习之后,陪李心蕊走一段路。但是妈妈说,从学校和补习班回家的路上,会经过的红绿灯并不太多,而且最多停个一分钟左右,她多给了我五分钟的时间,表示我就算停了五个红绿灯,也可以准时到家。 课业已经重到不能再重下去了,民国六十五年出生的孩子就是比较倒霉。太多父母亲希望在龙年生一个龙儿龙女,结果造成了该年联考人数大爆炸,比以往的报考人数足足多了三万多人。 我想很多人都看过电影里面的某个画面,从高处拍摄日本东京新宿区的大十字路口,那密密麻麻正在过马路的人群,其实也不过五六百人。国片里面,在成功岭大操场集合一同升旗的一整个军团,阿兵哥人数也不过才一万多。 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平白无故多了三万多人跟你抢一个入口,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灾难呢? “不要多想,念书就对了。”心蕊是这么安慰我的。 “放弃啦!别念了!重考之年一片光明!”阿智是这么安慰我的。不过,我倒觉得这不像安慰,反而像是在找人一起下地狱。 我们导师在当时说过一段话:“以过去的数据分布来计算,将近十六万的考生当中,大概会有九千人缺考一至两门课,甚至全部缺考。再者,已经放弃决定重考的考生大概有近两万人。这加减起来,今年的联考人数,跟往年有什么差别呢?就算有差别,也都不是重点了。当你一进到考场,坐到贴着自己准考证号码的位置上,你的敌人就不是十六万的考生,而是你自己。” 然后,在联考前六十天,我跟李心蕊同时点头,决定取消活动中心地下室的午餐约会。下课补习后的散步,当然也就必须跟着停止。我们都不希望在几个月后的某一天,当我们其中一个已经是某所大学的新生时,另一个还留在家里等着明年继续跟自己的学弟妹争夺那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人才能拿到的大学入场券。 在这之后,李心蕊看着我的眼神,总是带有一种说不清的深邃,像是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我曾经试图在放学后偷一点时间跟她聊一聊,但是,这时的她总会满脸笑容,一派自然地告诉我:“乖乖补习去,关闵绿。” 她心里在想什么,我真的不太懂。 而阿智比之前更加认真念书,因为他其实不想重考,“我的家境可能没办法供我重考,或是就读私立大学。”这是他的理由。 “那……”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蔡心怡的房间电话,你还要不要?” 他看了纸条一眼,眨了眨眼睛,“替我保管一下吧,保管到联考发榜之后。希望我能在发榜之后,打这支电话约她出来看电影。” 在联考前的某一天,我打电话给李心蕊,那已经是接近十二点的深夜,我的历史第四册还没念完。 “喂?”她接起电话。 “何谓产业革命?”我问。 “啊?”她愣了一下,“你打电话来考我历史?” “何谓产业革命?”我又问了一次。 “法国大革命推翻了神权君政和封建特权,确立了民主政治和社会平等的新理想。但这样的革命对于人民的日常生活没有直接的改变。另一种变动更大、影响更远,但手段却很和平的革命,就称为产业革命。” “好了,你历史一百分了,不用再念了。” “……” “刚刚那一题会考,你要记下来。” “我不是已经记下来了吗?” “好,那我再问你……” “唉!”她打断我,“关闵绿,你睡不着是吗?” “不是。” “那你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来考人家历史?” “我其实不是想考你历史……” “你其实是想我,对吗?”电话那头,她偷偷地小声笑着。 “不是耶。”我故意逗她。 “那不然呢?”她的语气变了。 “我不只是想你,我还想听你的声音。”我说。 “你愈来愈诚实了。” “可是你却不是。” 电话里的她没说话,但却传来喀啦喀啦的声响,很明显的,她在变换讲电话的角度。 “怎么这么说?” “你有话没讲,对吗?”我直接地问。 “你怎么判断呢?” “你的大眼睛告诉我的。” “我该挖掉它吗?”她呵呵笑着。 “你现在想说吗?” “其实,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 “怕我们……”她欲言又止的。 “怕我们怎样?” “闵绿,”她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诚实地回答我。” “好。” “如果我们不同校,或是我们当中有人没考上,那么,我们还会像现在一样吗?” “会!”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为什么这么有自信?” “因为我不觉得我们会分开。”我说。 “你不怕我们考不上吗?” “不怕。” “就算我们考上了,你不怕我们不同校吗?” “你为什么担心这个?” “距离是浇熄爱情的第一桶冷水,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怕。” “为什么呢?” “我真应该叫你李艹的,”我笑了一笑,“或是你早该去改名字了,那么你就不会这么多心。” “干么这个时候还要消遣我?” “我不是消遣你,”我认真地说,“这时候的我应该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有信心的男朋友,这么一来,我才能够给你信心。如果连我都没有信心了,我们可能就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了。” 说完,我们约莫沉默了十几秒钟,然后,她开口了。 “那,我们约定好一件事,好吗?” “你说。” “如果我们顺利地考上同一所学校,或是学校在同一个县市,那我们就去放烟火庆祝,好吗?” “好。”我接着说,“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想要考哪一所学校,什么科系。” “如果我不说呢?” “为什么不说?” “如果我们的将来不是刻意去凑在一起的,那样的缘分才叫足够,不是吗?”电话那一头的她,毫不考虑地这么说着。 我说过了,我跟她,缘分不太够。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六弄咖啡馆

关键词:

上一篇:六弄咖啡店
下一篇:六弄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