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一抔尿引发的故事,憋不住了

作者: 历史小说  发布:2019-10-18

图片 1 出租车女司机晥溉香三十九岁了。可从长相上看,也就三十来岁吧!她很漂亮,面容显得很是年轻。性格格外的开朗,特别爱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更是她的人生道德标准。晥溉香二十六岁那年开始开出租车。这一开就是十几年。干这一行,哪点都不错,可就是上厕所难啊!三十岁前啊,还真能忍真能憋。可自打三十五岁那年开始,往往就憋不住了。
  这大城市啊,早些年间,在马路两侧,一般的五六百米远就有一个公共厕所。这些年来,为了美化市容啊,把那些临街距离很近的公厕都拆除了,大建什么豪华厕所,据说也是形象工程,很少很少的,一般都很隐蔽,距离很远很远的。总之吧,想在临街面上,找到公厕,行行方便,那是很难的。
  为了避免上厕所,她和其他的的哥的姐一样,一天到晚的就只能很少喝水了。即便是渴了,不渴急眼,那是不敢喝水的。在这一点上,人家男司机,还略有办法,来尿了,尿急了,把车停靠在路边,用车门做掩体,就方便了。女司机能吗?万万不能的啊!晥溉香只能用控制饮水来避免上厕所的麻烦。这些年来,晥溉香真要是憋不住了,那就开车找附近单位里的公厕,进去方便也就是了。一般的单位的公厕,像派出所啊,绿化管理所等等单位,还是允许她们方便的——
  这一天上午十点二十二分,在锦州道与青岛道交口处,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拉开了车门,上了晥溉香的车。男子的形色特别的慌张,手里拎着一个烟色的坤包,包儿鼓鼓的,里面应该是钱吧!
  晥溉香问道:“这位师傅,您去哪里?”
  青年男子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说:“俺去那啥,俺去,去火车站!快啊——”
  晥溉香觉得这个人很有点问题了。于是问道:“去哪个火车站啊,是东站西站还是南站北站啊?”
  年轻的东北男子说:“俺去东站!快开车啊!俺赶火车啊——”
  晥溉香起步开车走了——
  晥溉香问道:“这位小师傅是东北人吧?东北什么地方的啊?”
  年轻男子说:“黑龙江刘家沟的!嘿哈!你问俺这嘎哈啊!开你的车吧!”
  此时晥溉香认定了这个乘客不是个好人,一定是个窃贼,一个小偷!
  晥溉香想着,怎么样把车里坐着的这个东北盗贼制服呢?动蛮力肯定是不行的。且不说这个盗贼身上带没带家伙,就看这个人,一米七八的大个子,满脸凶相的样子,打是打不过这个家伙的。干脆把这个家伙直接拉到分局去吧——
  晥溉香开着车正想着呢。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喊道:“这位大姐啊!俺憋不住了!哪儿有厕所啊?俺得尿泡尿啊!”
  也巧了,这正值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凉的时候。晥溉香早七点的时候,喝了一大碗豆浆,这会儿也有些憋不住尿了。晥溉香知道,再往前开上二里地,往右一拐,就是新星道派出所。派出所院内就有个公厕。她曾不少次到那派出所院内的厕所方便过。晥溉香想,这可是你个贼人自投罗网啊!她说道:“小兄弟!你忍忍,不到二里地,那儿就有公厕的——”
  年轻男子催着说:“大姐啊!你快点开啊!俺快要尿裤了啊!俺上车前,造了四瓶哈啤呢!上车前,硬是忘了撒出去了啊!快点啊大姐!俺实在是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啊!说话间,晥溉香就把车开到了新星道派出所的大院门前。说道:“快下车吧!院内右边就是公厕!”
  年轻男子,看样真是憋坏了,烟色的坤包也没拿,派出所的牌子也没睁眼看看,在晥溉香的指点下,直接朝厕所跑去了。
  这时候的晥溉香也很有些憋不住了,可她知道,憋不住了也得憋啊!得立刻喊警察,把这个贼人抓住啊——
  晥溉香憋着尿,跑进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喊道:“两位警察啊,快快去男厕所!抓贼啊——”
  办公室里有两名年轻的警察,都是男的,都不到三十岁。他俩听眼面前这位大姐这么一喊,赶忙的就跑出办公室,直接的就跑进了男厕所。
  刚刚方便完的这个年轻人正在系裤带,见来了两个警察,吓得他拎着裤子就往外跑。那能跑得了吗?跑不了了,让两名警察逮了个正着!
  晥溉香也方便完了。她到院外,从车里把那个烟色的坤包拿出来,交给了警察。警察打开坤包,里面果然有一万六千多元钱。
  贼人霍连连认栽了。霍连连瞪着眼睛看着晥溉香,横道:“俺就是憋不住了!实在他妈的憋不住了!早知这样啊,俺还不如就尿在你的车里了,俺妈拉个巴子真倒霉,咋就憋不住了啊,该着俺栽了啊——”

  一抔尿引发的故事
  七十九岁的退休教师包正行跟他的老伴,也是退休教师七十八岁的荣良敏,一直热爱公益事业。算来啊,他们给红十字协会捐款,给希望工程捐款,不能说计算不过来,反正是不少了。这不,昨天老两口子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叫李小琴的小女孩,得了白血病,家里缺钱治疗。老两口立马决定,捐四万元给李小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多,包正行荣良敏来到了津海银行友爱道分行。还行,里面办业务的人不算很多。大堂工作人员迎上前来,问包正行、荣良敏办什么业务。荣良敏说:“取款。”
  三十多岁的女工作人员,从取号机上,给荣良敏拽出来一张待办号码纸条。荣良敏看了看,是A三百三十三号,上面显示,前面还有二十三位。
  女工作人员说:“你们可以坐下来等待叫号。”
  荣良敏、包正行找到了一处空位置,坐了下来。包正行说:“我要去趟洗手间,方便方便。这一上午了,我得方便方便了。”
  荣良敏说:“那你就去吧。”
  包正行问大堂的一个流动保安:“同志,洗手间在什么位置?”
  保安也就二十多岁,操着浓重的山东胶南口音,生硬的回答道:“俺不是同志!这里没有洗手间,只有一个厕所,在东面拐角处。”
  包正行说:“谢谢了!”
  包正行按照年轻保安的指点,走到了厕所门前。包正行看到厕所的大门上边,只有一个抽象的女人头像。他心想,这不是女厕所的标志吗?他站在厕所的门口犹豫着,进还是不进。此时包正行还真的内急加剧了很是有些憋不住了。他敲了敲门,里面没动静。
  距离这厕所三米远,有一排沙发座椅,座椅上坐着的都是等待办业务的顾客。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看着徘徊在厕所大门前的包正行,便站起来,跟包正行说:“老大爷,这是男女共用的卫生间,您进去只要把隔间的门插上,就可以的。”
  包正行回话道:“谢谢你的提醒了。”
  包正行这就拉厕所的大门。刚拉开,就要进去,一个年轻的很妖艳的女子从一个隔间里走了出来。张口就大骂上了:“你个老流氓!你不知道这是女厕所吗?你敢闯女厕所!你个老不死的老流氓啊——啪啪——”妖艳女子上来就给包正行两个嘴巴,直打得包正行两眼冒起了金星。
  包正行问道:“你这位同志,为嘛打我啊?”
  妖艳女子把包正行推到了厕所门外,大喊大叫起来:“大家都来看啊!这个老流氓大白天的就往女厕所里闯啊!我让他给窥视了啊!保安!保安啊!快来抓老流氓啊——”
  流动的年轻的保安听见了妖艳女子的喊叫声,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厕所跟前,似乎是明知故问的问道:“这位小姐,这位女士,怎么回事啊?”
  妖艳女子喊道:“你没长眼睛吗?这个老流氓闯进了女厕所,我正在里面方便啊,保安先生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很多等待办业务的顾客都围了上来。
  包正行跟保安做着解释:“保安同志——”
  保安喝道:“谁是同志啊?你说话注意点,你没看见厕所大门上的标志吗?啊?你不认识门上的女人头像吗?那两个小辫子你看不出来是女的吗?啊?你还真是个老流氓啊!走!跟我到保安部——”这个山东胶南籍的保安上来就拽包正行的胳膊。“走!跟俺到保安部——”
  这动静闹的挺大的了。荣良敏听见了,便赶紧地挤到了跟前。她跟保安说:“这位是我的老伴,你凭嘛要带走他啊?”
  保安大声喝道:“他闯女厕所!他是个老流氓,我必须把他带到保安部,进行处理!”
  这时候,为包正行指点迷津的那位中年妇女挤到了跟前,指着保安的鼻子问道:“你想干嘛?我问你,这银行里的厕所是不是男女通用的?”
  山东籍的保安吱吱呜呜的说:“也是,也不是——”
  中年妇女说:“你这叫嘛话啊?我跟你说,我来证明这位老大爷的清白,跟你说,我常来这家银行办理存取业务。我早就知道这里面的这个厕所是男女通用的。可我就弄不明白,为什么大门上只画了个女人头像。我知道,这厕所里面有六个间隔蹲位。各蹲位间的门,都有插销的。不管是男的是女的,只要进了隔间,插上门销,就行了。这你不知道吗?”
  山东籍小保安吱吱呜呜的说:“这这,这是银行内部工作人员使用的厕所,不能对外的。刚才那位,那位女士是这银行里的工作人员——”
  包正行已经憋不住了,趁着那位大姐跟保安说话的空档,赶紧的进了厕所,总算是方便完了——
  包正行从厕所里出来,很多顾客还都在指责保安。包正行跟大家说:“同志们,这还真就不能责怪这位保安同志的——”
  山东籍保安用手指着包正行,拦住包正行的话头,嚷道:“你你你,你怎么管俺叫啥同志,你不知道啊,同志,是你妈的同性恋。你这不是在骂俺吗?行了行了,你不是尿完了吗?你赶紧走吧!你再敢喊俺同志,俺,俺他娘的就掐死你个老家伙——”
  “啪——”在小保安面前站着一位青年男子,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吧,狠狠地给了小保安一个嘴巴,骂道:“你个混蛋!你懂得尊老吗?这位老人家,该是你爷爷辈的,你这素质,怎么能当保安啊?这社会,也真就奇了怪了啊?就你这德性的也能做保安?你赶紧的向老爷爷道歉!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今天你要是不道歉,我就废了你!”
  不知哪位顾客把银行的领导叫来了。这位领导四十多岁,是位女干部。叫刘旭琴。长的富富太太的。她是这家银行的副行长。她笑呵呵的跟打了小保安的年轻男子说:“这位先生,你打人是不对的。咱们要建立和谐社会,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打人啊?有理讲理吗,对不对啊?”
  这边还没说完,她就对包正行说:“你就是当事人吧?你这位老先生啊,我想你的眼睛不花吧不瞎吧?我们银行里面的厕所,那门上不是有标志吗,那是女厕所。你诺大年纪,怎么还要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啊?你现在跟我到办公室去,你必须向我们的女员工道歉,你私闯女厕,这是犯法的,是在犯罪啊,走吧!跟我去办公室,向我们的女员工道歉——”
  不知为什么,本来围观的人不少的,可这会儿,几乎都走光了。那位为包正行指点迷津佐证清白的中年妇女也离开了。站在女副行长面前的,只有包正行,还有那位山东籍的小保安,还有那个打了小保安一嘴巴的青年男子。当然,包正行的老伴荣良敏还站在包正行的身边。
  听眼面前的这位女领导说这样的话,青年男子说:“这位领导,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处理问题啊?这位老爷爷内急,去了趟你们的厕所。别说是进了你们内部的男女通用的厕所了,就是真正的女厕所,一位这么大岁数的老爷爷进去方便方便,又能怎么样的啊?啊?向你们的女员工道歉?凭嘛啊?老爷爷怎么地了?我一直就在这里等候叫号,我亲眼看见,你们的那位女员工都走出来了!怎么地了?讹人是不是啊?老爷爷,您走!我来跟他们讲理!我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这么大的一家银行,每天有这么多的人来办业务,你们本身就应该设立个公厕的,方便群众啊,你们只管挣钱了,即便是把老爷爷老奶奶,憋个死活,都和你们没嘛关系,是不是啊?这马路两侧公共厕所都没了,你们这里边的厕所又不让客户用。这叫什么事啊?这位大领导,你给个解释吧!这位老爷爷起码七十多了啊。你家就没有老人啊?假设是你的亲爹亲爷爷,到这里办业务,尿急了,进了你们的内部厕所,尿了一抔尿,你也会骂他是老流氓吗?啊?”
  “你呀!”女副行长刘旭琴依然笑呵呵的。“你呀!等着法律的制裁吧,我的员工已经给一一零打了电话。公安局的人马上就到了。我让这位老者去给我的员工道歉,已经是底线了。怎么样,你不让这位老者给我的女员工道歉,那好吧,那就跟你一道,让警察带走好了——”
  刘旭琴副行长刚说完,三名警察荷枪实弹的就来到了包正行和那位青年人的身边。上来就拿出了手铐,启齿咔嚓的就把包正行铐起来了。
  一个警察正要给那位年轻人戴手铐,其中一位中年警察发话了:“别别别!这位是咱们市政法委书记邢正道的儿子,邢为民,是咱们市华阳区纪委的一个科长。”
  邢为民喝道:“你们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们也真够可以了,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铐人!你们凭什么啊?赶紧的,把老爷爷的手铐打开,跪地给老爷爷道歉,你们是些个什么警察啊?这位老爷爷,仅仅是内急,不得已上了一趟他们的内部厕所。就遭遇到了如此的侮辱!这哪里还是人民的天下,哪里还是为人民服务啊?”
  那位给包正行戴了手铐的警察,很不情愿的把手铐打开了,拿了下来。
  邢为民大喊道:“你们听见没有?给老爷爷跪下来道歉!快点!还有你这个银行的副行长,还有你这个凶狠的小保安,快!跪下来给老爷爷道歉——”
  一听警察说眼面前这个年轻人是市政法委书记的儿子,是华阳区纪检委的科长,刘旭琴和那位山东籍的小保安心里都颤喂了一下。还真的就给包正行跪下了。
  刘旭琴说:“对不起!老人家!”
  小保安说:“老爷爷,对不起了!”
  之后,他们俩马上就站了起来,扭身就离开了。
  三个警察不肯给包正行下跪。邢为民也就不为难他们了,说:“不管我是不是政法委书记的儿子。这事跟我父亲的官职,跟我的职业没关系的!我们的社会,如果都变成了这样,那真的就将国将不国了。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吧,这事让我赶上了,要是我不在这儿,你们又将怎样的听信那位银行的女领导,怎么样强行整治这位无辜的老爷爷呢?真还不敢想像啊!你们走吧。走吧。”
  三个警察什么也没说,扭头离开了这家银行。包正行、荣良敏一个劲的向邢为民道谢。
  得了,万万想不到,包正行老人为了撒抔尿,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差点没被逮捕抓走啊。包正行、荣良敏不取钱了。他们赶紧的离开了这家银行,心跳加快魂不附体匆匆忙忙战战兢兢踉踉跄跄的回家了。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抔尿引发的故事,憋不住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