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蚁族时代

作者: 历史小说  发布:2019-10-13

古霏霏与汪海洋决定,把儿子慕慕放在爷爷奶奶家,让他们暂时照看。 这绝不是古霏霏原先的设想。按照她的设想,慕慕应该有宽敞的客厅,能跑来跑去,有他自己的睡房,睡房里是漂亮的儿童床,每天晚上她在这里给慕慕讲完故事后与他道晚安,他甚至还有独立的玩具房,可以邀请很多小朋友来他家玩,他会像个小主人一样招待他的小客人,他老早老早就想在自己家里招待小客人了……前几年汪海洋的求学生涯很辛苦,让慕慕也跟着辛苦,她就想着回国后好好补偿一下儿子的…… 古霏霏一想到儿子却要被送去爷爷奶奶家,就难受地想哭。可是,除此之外,她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汪海洋向古霏霏讨好并承诺:“老婆,两个月后,我保证拎个副教授回来,让那个副教授随时听你吩咐!” 古霏霏看了看他,没兴趣听他的奉承。 “对了,老婆,我们去我爸妈家,你能不能暂时帮我隐瞒一下……那个?”汪海洋看着老婆的脸色,低声下气地问。 古霏霏明白,汪海洋是想向他父母瞒住他没得到副教授的事实。他们为儿子是副教授都摆了庆功宴了,这时回去说没有评上副教授,不是丢他们的脸吗? 古霏霏哼了一声:“死要面子活受罪!” 汪海洋苦着脸说:“这是他们一辈子最大的荣耀啊,我再受罪也要替他们扛住这个面子呀!” 汪海洋和古霏霏买了兜水果去汪爸汪妈家。 汪爸汪妈很高兴当了副教授的儿子回家看望他们。汪妈妈特地去市场买了只甲鱼,说烧个甲鱼庆贺——甲鱼甲鱼,就是什么都是第一的。 汪海洋难堪地说:“庆贺什么呀……” 汪妈妈认真地说:“你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最大成绩,哪能不庆贺啊?” 汪海洋更感惭愧。他看了老婆一眼,古霏霏没看他,但他总觉得老婆古霏霏的眼睛里有嘲弄。 吃饭时间,汪海洋很难受地开口说道:“老妈,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呀?” “这样呢……我这次分房,因为学校没有足够的房源,领导让我暂时住一下讲师的房子,那房子条件还不错,就是比较小,是一个大单间的……实在不适合一家三口住,我们这么想,能不能这段时间你们帮我们带下慕慕,让慕慕暂时与你们住……好在建大那里的房子是暂时的,等学校一调整出来大房子,我就把慕慕带走……” 汪妈一听,愉快地说:“没问题啊,让慕慕待这里,我还巴不得呢,我们半山这里也有挺不错的幼儿园,慕慕就在这里吧,晚上跟我们一起睡……” 古霏霏一听,吓一跳,赶紧说:“妈,能让慕慕单独睡就单独睡吧,他现在已经大了,跟大人睡不好,他以前都是单独睡的……” 汪妈一听,不高兴:“跟我们一起睡,晚上好照顾到他啊……你们让我们带,又不让我们做主,那我们怎么带?” 汪海洋一听,赶紧说:“老妈,你是小学老师,启蒙工作者,你想怎么带就怎么带,不过,慕慕从小就是单独睡的,你这里又有条件,那个小单间就算是给他的房间了,好吧老妈?” 儿子这么说,汪妈妈也就听从了。 汪妈妈说:“行,慕慕一人就一人吧。” 古霏霏舒了口气。 汪妈妈又说:“以后我可以好好帮你调教调教儿子,我早点带他去学前班,让他很快开始学写字,慕慕4周岁了,这个年龄的其他孩子都认不少字了,我得让他开始好好补课了,数学要学,语文要学,英语也要学……” 古霏霏说:“妈,你多带他运动运动,让他打乒乓呀踢足球呀,学写字什么的,没事,慢慢来……现在是能力培养最重要。” 汪妈妈不满:“我是小学老师,我知道怎么教,小孩子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我以前就是这样培养海洋的……老是让孩子运动这运动那有什么用,高考能加分吗?” 古霏霏脸色不好看。汪海洋在桌子底下掐她的手,示意她忍一忍。 回到家,古霏霏再也忍不住了,冲着老公发飙:“你妈妈教出了一个留洋博士汪海洋,她就觉得自己是全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家了!可是她也不看看,她教出的汪海洋连游泳都不会!人家都是父亲带着儿子游泳,可是你呢,你什么时候带过慕慕去游泳?!还有,她也不知道她的儿子至今不会烧饭做菜,不会搭配衣服,不会踢足球,不会打篮球,不会跳舞,不会狂欢……他只会考试读书读学位!她不会要把我们的慕慕培养成第二个汪海洋吧?” 汪海洋忍受着老婆的数落。 以前,类似的数落他也听过,不过,那时候,古霏霏在数落他这不会那不会时,最后都会有这样一句:连搭讪女人、向女人放电都不会,笨死了!边说边还用手指戳他的额头。汪海洋知道,虽然老婆嘴里这样数落他,其实心里挺美。 但现在,数落已成了真的数落,嘴里骂着“挨千刀的”心里却在笑的甜蜜恩爱已经不存在。 汪海洋感觉自己的家庭地位因为没有得到副教授而一落千丈。 古霏霏还在气头上:等分到大房子,等慕慕有了自己的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把慕慕接回来,我真不能想象慕慕在你妈的强制性教育下会成什么样子! 汪海洋有点生老婆的气,他老妈答应无偿帮他们带孩子,还要教孩子学习,按理他们应该非常感谢了,却被古霏霏看做是把儿子送过去受罪,那她自己怎么不带呢? 但他眼下没有表达生气的权力。若他敢这样一说,古霏霏一定跳起来,瞪大眼睛对他说:是我不想带吗?你给了我条件带吗?慕慕4周岁了,让他睡在我们中间是不是想让他有性格缺陷啊?哪个当妈当爸的不想给予孩子最多?谁会不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有好的条件可以身心健康成长?但看看你,你尽到了当爸爸的责任了吗…… 为慕慕争取利益,古霏霏会像只豹子一样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是的,是的,说到底,还是自己没能力的缘故…… 沈思雨在网上搜索杭州周边的自助游信息。前几天詹小鹏说他很快能拿到钱,让她自己定个旅游计划,1000块钱的预算,他们周末出去轻松一下为她补过生日。 她在看人家的旅游日记。有对年轻驴友说去了安徽南部的几个村子,介绍说那里的徽派建筑还有徽菜都很不错,住的农家乐也相当好,一个周末两个人总共花了800多块钱,玩得很开心。沈思雨复制了那对驴友的行程。 沈思雨好心情地在收拾周末出去玩的衣物。李娜进来,对沈思雨说:“出去旅游啊?” “嗯。” “和男朋友?” “嗯。” “真幸福啊……对了,他找到工作了?” 沈思雨愣了愣,然后模棱两可地说:“反正挣钱了。” 李娜听了,嘻嘻笑着说:“要过小康生活啰!以后我们就可以多敲诈他啦!”

古霏霏在致远外国语学校等候面试。 面试是在某一间办公室里进行,一些等候面试的人就在旁边的一个会议厅里。 刚才一路看了这个贵族中学,古霏霏心情复杂:在她的设想中,慕慕就是该读这样的学校,这里有各种运动课程,有室内游泳池,有台球,甚至还可以学骑马,这里的孩子说话语气和神情都很自信,也许是教育比较全面的缘故,而且,从小学到高中,这里有四种外语的外语老师和外教,在这儿,慕慕从小学的最标准的德语肯定不会被荒废了……但是,依他们现在的家庭处境,他们能支付这样的学费吗? 古霏霏叹口气:也许,不用一年,慕慕将完全忘记他学过的德语儿歌,最地道的德语口语。小孩子,学外语快,忘记外语也很快。 会议室里有20多位面试者等在那。 古霏霏旁边的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我把那个舞蹈获奖的证书带来了,你的呢?” “我只带了钢琴等级证书,考官要考我舞蹈的话,我可以当面跳一段……” 古霏霏猜想,不知是不是幼师毕业的。 旁边那女孩又说:“唉,留学回来找了3个月工作了,就是因为没有工作经历……” 古霏霏一愣,这女孩是个海归? 另一个女孩说:“你的是教育学学历,还好啦,这里你的学历肯定最有优势了……” 那女孩说:“没呢,听说那边还有个心理学博士的。” 古霏霏又一愣。 一个外国语学校的行政位子,工资不会超过3000吧,能吸引那么多的高学历人才? 古霏霏突然非常自卑:一个年过30的女人,只有本科学历,虽说在国外待了多年,但基本就是一家庭主妇,知识脱节,对时尚不了解,对新鲜事物很少接触,却在这个处处显示着时尚现代元素的贵族学校里与一群更年轻更有教育背景的女孩们竞争应聘一个工作位子,这是不是很滑稽? 古霏霏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去了面试室。 前面的自我介绍就是那么回事,没意外。 “又是一个有海外背景的。”她听到其中一人这么说,虽然比较轻的声音,但她还是听到了。只是古霏霏不知道这句话后面的含义。 然后主考官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一个高中男生还很喜欢哆啦a梦,并且不停收集哆啦a梦纪念物的话,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古霏霏一愣:“什么?” 主考官重复了一遍。 古霏霏恍恍地问:“哆啦a梦是什么?” 考官互相看了看。当即,古霏霏就知道,她死定了。 “面试结果我们会通知您,您不必打电话询问。”其中一位考官在她出门前例行公事了一句。 古霏霏出了面试室。她低头拎着包,脸色通红,为她刚才的无知而倍感难为情。 没什么好停留的,赶紧回家吧,这样一趟出来就已经够浪费时间了。 走在行政楼漂亮宽敞的走廊上,古霏霏有种酸涩,简直想落泪。 是啊,连多啦a梦是什么都不知道,她这几年究竟在干什么? 什么都没干,她就在那里生儿育女照顾老公孩子去了! 7年时间,她没有自己,全是孩子和老公,真的,就是这样……计算着每分钱,只为让家运行地更好一些,积极地操持着,是让家尽量温馨美好,把心思全花在老公孩子身上,是因为他们是她生活的核心支柱。 但她不是高尚的人,不是真的乐意牺牲自己的人,哪个女人会那么傻啊?她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她也毫不隐瞒地对汪海洋说,她愿意这样一直牺牲自己,成全丈夫,照顾家人,是因为她确信,这条道路可以给她带来好处,有加倍的好处和回报。 是因为她对自己不自信么? 也许吧,但是,她更是从投资和回报的角度考虑,当初的汪海洋难道不是一支最具潜力的股票吗?而她自己呢,也许投个1万块,折腾多年,不过收获15000块,但是汪海洋,她投个一居室的钱,他能带来一套独立别墅的回报! 只是,如今的情况来看,没有独立别墅,甚至连个两居室都没有。 而且,她自己,多年的荒废,沦落到现在连多啦a梦是什么都不知道…… 古霏霏低头走路,完全没注意到此时从一办公室里出来一人,她没来得及躲开,撞了他一下,“对不起”,她赶紧说了一声。低头继续走。 别浪费时间了,赶快回家吧。 被她撞的那个人,本来行动很急,但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了望她的身影,似乎他认识古霏霏。 周末,沈思雨在寝室里赶写稿子。这个稿子今晚要发出去。不过,貌似只剩下一小时的工作量了。 手机提示有短信。 沈思雨嫌烦,估计又是詹小鹏的。詹小鹏现在很少电话,就是短信,可是短信内容又都很空洞,什么晚饭吃什么,什么今天忙不忙,什么我很好,今天有个面试……可是,不知为何,他的面试总是没有后续。 她敲完一段文字后,才拿起手机看一下。 “我在来杭州的路上,有3个小时时间,想来看看你。” 是莫语教授! 沈思雨愣在那里。 如果说,以前沈思雨认定的关于莫教授喜欢她只是一种推测的话,那么,这条短信就可以让她确信无疑了。沈思雨的心立马咚咚咚狂跳起来。 想起来了,上次莫教授的邮件里说,他要到嘉兴开会,估计现在他就是开会期间的空隙之际来杭州见见她。 沈思雨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感动。 “我在学校等你吗?”她赶紧短信他。 “你出来吧。” “我要去哪里会合你?”她又问。 “你去找家你喜欢的餐厅,最好靠近高速公路出口,不然市里交通很费时。”他吩咐道。 “我现在就出发?” “行。” 沈思雨感觉有点不能呼吸,她不知该做什么,只觉得脸色发烫。是的,因为太兴奋了! 她在寝室里转了两圈,终于让自己平静一点了。时间不多,她要赶紧行动起来。 她上网查看高速公路出口,寻找附近的餐馆,很好,有家必胜客……嗯,必胜客,她期待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去成,今天可以去了!沈思雨关闭电脑,想着要换件漂亮的衣服,换什么衣服呢?连衣裙还是休闲牛仔衣?沈思雨在衣服选择上花了不少时间,尽管都不满意,但最后还是闭着眼睛选了件T恤和紧身牛仔裤,匆匆出校门,打车。 实习单位小头头紧催的稿子,眼下已经不重要了,回头再干吧。 必胜客靠近窗口的位子上,她等了15分钟,这期间,她的心一直在激动地跳。已经把地址告诉他了,莫教授说他车上有导航,很快到。 沈思雨一眼不眨地看着窗外。她看见一辆宝马越野车开近,找停车位,停好,然后,下来一个人,穿着夹克衫,神态自若,气度优雅。 就是他! 沈思雨傻傻地笑着。他进来了,并且拥抱了她一下。是个洋见面礼节。 “女孩子都喜欢吃美国快餐吧?你点好了吗?”他坐下,笑着看着她说。 但此时的沈思雨像登了一座高山似的,喉咙干的不行,心脏跳得厉害,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是望着他,满脸通红地害羞地笑。 莫教授坐下,握住了她的手:“怎么不说话呢?” 不仅不能说话,沈思雨也几乎不能进食。 很大很漂亮的披萨上来了,要是以往,她肯定咽着口水立即动手,这一向是她的最爱啊,但是今天不行,一点胃口都没有,可能满心满肚全是被莫教授占满了,腾不出一点空间给胃口。 两人坐在沙发式的座椅上喝着饮料。 都是莫教授在说话,或者问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沈思雨简短回答。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莫语看看腕上的手表。 “你要回去了吗?”她轻轻地不舍地问。 他点点头:“我送你回去。” 看看桌子上还留着的披萨,他说:你打包拿回寝室吃吧,浪费可惜了,对了,你可以再点几份甜点,带回去给寝室同学们一起吃,就别说是我买的好了…… 边说莫语边笑着冲服务员挥手。 莫语进了车子,坐在驾驶座上。沈思雨心里空落。 莫语伏过身,替她拉开车门。车子有点高,他拉她一把。 就在沈思雨把门关上后,莫语手一用力,沈思雨靠在了他身上。莫语一把搂抱住她。 沈思雨自动把她的双臂环绕住了莫教授,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天,古霏霏和汪海洋去汪父母家,说是看长辈,对古霏霏来说,更多的是看慕慕。 “慕慕,慕慕,妈妈好想你,想死想死你了,妈妈带了很多玩具来看你了,妈妈还要告诉你,妈妈找到工作了,都是你给妈妈的好运哦……”公交车上,古霏霏在想象着和儿子见面的情景。 出乎古霏霏意料的是,面试3天后,她得到了致远外国学校人事处的电话,说她被录用了,一周后就可以来上班试用。试用期为3个月。 古霏霏惊喜万分,怎么会这样?她觉得一点戏都没有的,怎么可能这样?! 电话里古霏霏尽量保持冷静。 尽管惊喜,但她还是不忘记问一个重要问题,她好有个数。在这方面,她一直是个精明能干不怕不好意思的人。 “请问,若您不介意的话,我能否问一下,我的工资大致情况……” 电话里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说:“您这个位子是我们校长特别批示的,是个相当有前途的位子,薪水也非常可观,转正后可以达到5000,试用期间也有3000多的收入。” 古霏霏再次愣住了。这又超出了她的心理水平! 天啊,她的老公,海归博士,一个月纯收入不过2000多,但是,她,得到了贵族学校的一个行政位子,工资就可以5000! 不管怎样,吃惊也好意外也好,这都是一个好消息,是他们开始国内工作期间以来的第一个好消息。古霏霏马上去超市,买了3个乐高玩具:坦克、汽车、飞机。 夫妻俩去了汪海洋的父母家。 同所有年纪大的人一样,汪爸汪妈对孩子的衣着品味与年轻人的品味完全不同,所以,当古霏霏一看到慕慕穿着汪妈妈从地摊上买来的裤子和外衣后,心疼得几乎要哭了——她的宝贝儿子,怎么低贱到那样的地步了? 她立即带着儿子去了一家儿童服装专卖店,给他买了3套新衣服。 反正她有新工作了,花钱怕什么? 带着儿子回到婆婆家时,天已经黑了,汪妈妈正在做菜。 “怎么才回来啊?”婆婆问。 “给慕慕买衣服去了,顺便带他玩了玩,慕慕玩得好开心……” “别叫小孩总是玩,心会玩野的,心野了要收回来就难了,就很难静下心读书了。” 古霏霏听了,不舒服。婆婆真把慕慕当汪海洋了?只要他读书读书读书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做? 汪妈妈让古霏霏给她打下手,给一道虾去头去尾去内脏,小小的厨房间里还堆着其他一些没来得及洗的蔬菜,什么荸荠,苋菜,土豆之类。 汪海洋在客厅里吃水果看电视,是汪妈妈硬让他多休息的。 厨房间里,婆媳两人在忙活。 汪妈妈对古霏霏说:“我们海洋现在是副教授了,肯定很忙吧。” 古霏霏嘴巴里哼了一下,不情愿地说:“是的吧。” 那你以后要多照顾他,他奔事业很辛苦的。她吩咐道。 古霏霏没什么表情。 清洗那道虾花了古霏霏很长时间,终于弄好了。没来得及洗手,汪妈妈又给了她一个塑料盆,装满了荸荠,叫她削皮,待会好做个凉拌。 古霏霏看着荸荠,再看看池子里泡着水的一池子苋菜,对婆婆说:“这去皮的活简单,让海洋做吧,我赶紧把这苋菜洗了,洗苋菜要摘要择,海洋做不了。” 汪妈妈一听,立即说:“海洋哪会做这活呀?” 古霏霏说:“不会做要学的呀。” 汪妈妈说:“海洋是副教授,你让他干这活?” 古霏霏看着婆婆说:“海洋在家一点活都不会干,都我干,我也很辛苦的。” “我们海洋啊,从小就是读书的料,我从来不叫他干活。他有前途就行,有前途,什么保姆不好去请啊?”汪妈妈说。 古霏霏一听,本来就有气,现在更是恼火。婆婆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她是保姆了?这世上有挣5000块工资然后还要给挣2000块工资人当免费保姆的傻瓜吗? 她把装荸荠的筐子重重地放在案板上,筐子倒了,荸荠滚了一地。 汪妈妈不满地指责:“有你这样干活的吗?” 古霏霏突然怒火迸发,她大声质问:“你以为我高攀了你儿子吗?你一直以为你儿子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可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其实什么都不会,他甚至连最基本的社会能力都没有……” 汪妈妈见古霏霏当她的面贬低她最出色儿子的才能,这不是直接在掴她的脸在践踏她的尊严吗?她生气地把筐子狠狠砸在地上。 汪海洋一听厨房里的争吵,赶紧去劝解,把古霏霏连拖带拉地带到慕慕的房间里。 慕慕见妈妈和奶奶吵起来了,吓得哭了起来。 “老婆,老婆,求求你,让妈几句,好不好?” 房间里,汪海洋几乎又是作揖又是拱手,极尽讨好老婆,试图消老婆的气。 古霏霏搂着慕慕,委屈地吸了一把鼻涕。 慕慕懂事地拿了张餐巾纸,去擦妈妈的眼泪。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两个月后,我一定加倍补偿你……老妈这里,老婆大人请你一定多多包涵……我知道我没多么好,但是在我妈眼里,我就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了,其实我也很难为情的……不过,以后你看我们慕慕,肯定也是这样看的……” 汪海洋态度极其端正,言语极其虔诚,神情极其诚恳。 “妈妈不哭,妈妈笑笑……”慕慕说着,像只小猫一样爬上古霏霏的怀里,搂住古霏霏的脖子,亲她。 古霏霏终于笑了。汪海洋舒了口气。 “老婆,看在孩子的份上,别吵了,心眼大一点,过去就过去了,好吧?你们吵架,会让慕慕心里很害怕的。帮我一下,好不好啊?”汪海洋小心翼翼地看着老婆。 这是最能打动古霏霏的话。是的,为了不让慕慕受惊吓受委屈,她也必须忍辱负重,一切以大局为重。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蚁族时代

关键词:

上一篇:在线阅读,蚁族时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