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奇幻花季大运

作者: 历史小说  发布:2019-10-10

十三
  第二天早晨上学路上,杜鹃对湘明说起一件奇特又有趣的事情。杜鹃说:昨晚,我和弟弟在客厅桌前做作业,可透过‘天眼’, 一会儿看到弟弟的灵魂跑到书橱前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儿又看到他的灵魂跑到水果篮子前闻闻摸漠,样子刹是傻头傻脑、又可爱贼趣的样子;妈妈就更可爱了,她的灵魂一会儿跑到厨房去瞧一瞧,一会儿又跑到鸡圏、兔窝旁看一看……让人费解;爸爸也是‘内外不一’ , 明明看着他的肉身安祥地躺在躺椅上休息,可他灵魂的眉头却是一皱一皱的,仿佛有许多难题未解,或正思索着某件为难的事情似的。她问湘明:“他们为什么会‘表里不一’?” 湘明听了,皱了皱眉头说:“其实,人类灵魂的作为,最能表现他的爱好和心思。人的肉身表情是可以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 的。就拿你的弟弟来说,当时他一定是做作业厌倦了,想去找本小说看看,或去吃点水果,可又不敢。所以才灵魂出窍。”杜鹃插嘴:“你分析的太对了。”湘明接着说:“而你妈妈,是因为夜晚了,放心不下家里的许多事情;你爸爸也许是在为家里操劳,有难题,却又不想让家人知道,所以独自在那‘内心苦脑’ 罢了。而这一切,都是被你无意间发现了而己。”杜鹃恍然大悟,问:“一个人的灵魂经历,才是一个人的真正历史,对吗?湘明回答:“正是这样。心乃世界,世界乃心。”
  湘明拖了一下杜鹃的手,说:“我们走快点,带你去看一下码头,昨天你未开‘天眼’前看不到的有趣场景。”杜鹃兴奋地说:“好!”一同小跑起来。跑到桥头,她被一个景象给惊呆了,停下了脚步观望:只见被折得七零八落的木桥桥头,似云似雾的空气中,正立着县委纪书记的灵魂,只见他个头不高,双手叉腰,面向城内方问的桥面张望,仿佛在心中描绘着某种蓝图;而他的身下正走过工程队“桥梁部” 的经理的灵魂,他左摸摸右看看地从纪书记灵魂的身下走过,视同未见,连个招呼也没打。杜鹃觉得奇怪:“这经理,这么没有礼貌,连个招呼也不打?”而县委纪书记也似乎没见到经理似的,脸部一点表情也没有。杜鹃笑笑的问湘明:“难道他俩都近视了么?”湘明说:“不,他们其实谁也看不到谁。他们不象我们有‘特异功能’。 他俩的灵魂来到桥头是一种偶然,其实他们自己是没有知觉的,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只能说明他们对工作很投入,‘灵魂出窍’ 了跑到这儿来了。他们自己实际上全无知觉,更不可能见到现场场景、和身边走过的人或灵魂——这其实就是一种‘意思流’ 的状态。生活中,许多人都常常处于这种状态,‘灵魂早已出窍’ 了,自己还全然不知。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能够做到‘灵肉相守,永不分离’的,灵魂外游是常有的事。”听了湘明的解释,杜鹃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湘明说:“我们是不能去惊忧他们的,弄不好他们的‘元神’和‘魂、魄’会受到我们的惊吓和伤害,这样甚至可能导至生病、精神失常等等。”
  他们来到码头下坡路口处,湘明让杜鹃别下去了,两个人就站在原地观望:只见码头上已立满了不止一船的人,大家在岸上燥急地等着船,船正从对岸缓缓地驶来,已接近河心处了,岸上的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大多数的人也缓缓地向码头边靠拢,待木船更靠近岸边时,人群聚集得更拢了,有几位年青人的灵魂甚至已经离身飘浮起来,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有一两个灵魂已经‘跨’越过河面,登上了人满为患的船头【当然,他的肉身是上不去的,还在岸上徘徊,一副干着急的样子】。湘明说:“这种时候,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修养程度。每个人的心态一展无余。”杜鹃说:“是的。你没看,码头石凳上还坐着一位五十来岁的长者,他的肉身与灵魂始终未动,虽然眼晴也转向了燥动的人群和靠岸的木船。”湘明说:“我看到了。这下你明白,在同样的公共场合中,不同修围的人,展现出的是不同心态和作为了吧?”杜鹃说:“明白的,要不然怎么叫‘一种米养百种人’ 呢?”
  湘明说:“走吧,我们坐船去。”
  下坡时湘明讲杜鹃:“你以后不能再轻易将‘天眼’ 拿出来用了,这样你会‘能量耗尽’的。你没看《西游记》中的二郎神也不过偶尔拿出来用一下。你的能量还小着呢!……你的‘天眼’ 也是我帮你打开的,这本来就是‘拔苗助长’。 再乱消耗内能,伤了身体可别怪罪我喔!”杜鹃知道了:“我以后不会了。”湘明说:“我们练功的目的是为了健身,开放智能,与自然的更好融合。‘异能’ 只是与自然交流的门户,门户不可常开,常开就漏气了。记住。”
  来到码头,岸上所剩的人已经不多了。湘明走到长者面前,友好地问候:“大伯早上好,您也是过船的吗?”大伯微笑地说:“是啊。你们也上学吧?”湘明说:“是的。”只见老伯精神矍铄,神彩飞扬的样子,“精、气、神” 十足,双目炯炯有神地上下打量了湘明一番,然后关爱地说:“每天都在这儿度船吗?小年青。”湘明说:“是的。”湘明总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位老伯非同寻常人,但又说不上他‘非寻常’在什么地方,只好大胆地透过‘天眼’ 观察了一下他头后面的光:只见它外青内黄,火焰般闪闪放光,祥和照人。湘明立马明白,老伯是个‘道中高人’, 但也不能点破,只能友好地与他攀谈。
  这时,船已经回程靠岸,人们陆续登船,湘明和杜鹃也跟在老伯身后上了船,上船时湘明还扶了老伯一把,老伯感激地回身点了点头,说:“小朋友你们自己也慢一点。”船平稳地行驶,很快就到了对岸,上了岸湘明对杜鹃说:“这位老者决非等闲之辈,是‘道中高人’, 不知道他修的是哪路功法,能跟他学习就好了!”杜鹃回头,老伯早已不现了踪影。杜鹃怅然若失,问:“你怎么不拜他为师?”湘明笑:“那有那么简单的事。就看今后的缘份了。”
  
  中午放学,进了山路,湘明对杜鹃说:“早上时间紧,我忘了告诉你一件我从报上看来的新闻:某战场上,一位师长,利用两位同胞的小姑娘所具有的先天‘遥视功能’, 探视到对方阵地上的隐蔽地下指挥所,然后命令炮火定位射击,端掉了对方的地下指挥所,内中的指挥官尽皆毙命。两个小女孩和周围的战士,都以师长能亲手剥两个桔子给她们吃而感到光荣和荣耀,殊不知她们在大人的引导下,已犯下了杀生大罪。而那几个‘敌方指挥官的命’ 只值两个桔子的价值?这一切都将在生死轮回中偿还,其间的痛苦是很不值得的。两位小姑娘在懵懂中亏大了!所以,有‘特异功能’ 的人应少介入世事,更要防止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误入歧途自己都还不知道,那,真是悲哉!惨哉!实在要入世修行,也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明白吗?杜鹃干脆的回答:“明白,湘明哥放心。”
  走了两步,湘明接着说:“上古的‘共公’ 听说过了吗?”杜鹃说:“听说过了,怎么了?”“其实,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欢兜之后。而欢兜是颛顼之后,颛顼是黄帝之后。所以,我们‘南苗族人’,实际上也同样是炎黄子孙。”湘明接着说,“听外公说,只是欢兜自小就固顽,不得合群,被父亲远送南国居住,久而久之就与北国疏远了,并有了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和传统习俗。‘苗汉战争’ 时期,‘共公’和其父‘欢兜’,为保‘南苗疆土’, 奋起抵抗。战斗中,共公的头被意外砍下,他立即以双乳作眼,脐眼为口,双手飞舞板斧,继续战斗,可见他的英勇和爱疆护族的精神。同时也展示了他的‘内修’超群,功力非凡,灵魂驱使肉身的高超本领……现在你也知道‘灵魂’就是把持一切生命行为的根本,我们就应该加强修行与自律,向‘共公’学习,将自己的修为不断提高到更高的层次。你也许不懂,当一个人修练到了功能的高层,起心动念都是能量,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环境。所以,我们应该‘淡洎明志,宁静致远’, 正如老子说的处于‘无’ 的状态。”杜鹃听了湘明的讲解,心中阔然明白,立即感激地说:“湘明哥,听了你的讲解,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会按你说的去做。非常感谢!”湘明笑笑地说:“臭妹子,真情不言谢。”
  
  中午,湘明、杜鹃来到练功场,翠花、黑子早己在空地上等着他们,双双一副兴奋期盼的样子,迅速游滑过来,小黑并将湘明的右脚缠住说:“师博,谢谢你昨天带我们到‘外面的世界’ 去玩。平时,我们都是躲着人跑的。昨天,见到那么多的新鲜事情——人间真美好!我们要赶紧修行,早日修成正果,要么投胎变人;要么象‘白娘子’ 一样直接修成人身!”湘明听了,笑笑地说:“我们中午还在说怎么‘隐世’ 或‘出世’ 修行的事,”他回头看看杜鹃,接着说,“修成人身当然是一件美好的事,但人世也有人世复杂的地方,一时半刻跟你们说不清楚,还是先安心修行吧。其实,山野的清美,也是人间难求的啊。”黑子稚犟地说:“不,山野寂寞的很,荒凉的有时让我们都感到可怕;还是人间好,人间团结,把世界建设的多么美好!”湘明又看了看杜鹃,无奈地点点头说:“按佛的说法,得一回人身确实很不容易的,只是世间的许多人不懂得珍惜,糟蹋了,你们向往就好好修行吧,最好直接修成正果,到干净的天国去,那里更美好。”黑子听了高兴得舞蹈。翠花,杜鹃、湘明都跟着笑了。
  组场练功后,大家一身轻松,心情舒畅。这时,翠花游滑到湘明的跟前,说:“师博,昨天我们被你们带‘灵魂’ 出去游玩回来,你将我们的‘灵魂’ 归位后,我似乎觉得身体比以前暖和了许多,游走起来也轻松一些。黑子说,它也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湘明说:“这是由于我的场是热的,通过这件事,将你们的热能给带动起来了,要珍惜。要加强练功喔。”,他接着说:“你们蛇类是冷血动物,平时是非常冷酷无情的,这与你们的本性有关,但你们很聪明,比别的动物都聪明,所以,你们蛇类中修成正果的最多。只要先将自身‘冷酷’ 的本性改掉,不断增加爱心,加强本性的修为,体温也会慢慢的回升的。对你们来说,这是修练的初始起步。”翠花和黑子听了,都听话地点了点头。
  停了一会,湘明望了望杜鹃,再望望翠花和黑子,笑笑地说:“从《圣经》上说,‘美女与蛇’天生有缘——不然……不然,你们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在一起组场练功。你们保护杜鹃。她能为你们将热场带起来,而你们也能将聪明才智传输给她,相得益彰。”翠花、黑子欢呼雀跃。杜鹃半开玩笑地说:“那,它们咬我怎么办?”湘明说:“不会的。我都能知道的。”翠花问:“师傅,那你呢?”湘明说:“我在别处练,因为我们练的功法不一样。有事我会过来的。”
  
  下午,高一【三】班的篮球训练,引起了别的班级师生们的注意,大家都觉得奇怪:“他们在干什么呢?”七、八个球,大家在那儿抛来抛去的,隔壁班的马老师跑过来,逗笑着问林老师:“你们好悠闲啊,在练什么呢?”“噢——,没练什么,就是大家觉得训练累了,强烈要求今天放松一下。放松就让他们放松一下呗。”,林老师说。马老师想想:“也是,不能抓的太紧,要不然确实会逆反的。”回去也让队长回体育室领来几个篮球,让大家自由训练一下。林老师见了暗笑。三班的同学们也笑。
  只是放学时,个个队员都来找程湘明抱怨:“手臂、手腕酸死了!”湘明都抱以无奈又友好的笑。杜鹃从背后窜出来,戏笑说:“一群没用的东西!”大家都对杜鹃伸舌头。   

十二
  中午见面,湘明将两本名为《玉历宝钞》的书交给翠花与黑子,并告知:“这是两本佛家宝典。是由地藏王菩萨让人撰写,并由淡痴道人从阴间带到人间来的,目地旨在警醒世人,别老在‘因果的恶性循环” 中‘生死轮回’, 痛苦的现状很是可怜,永无出世的机遇,悲哉!惨哉!!特别是她有图解,将‘六道轮回’ 的现状描绘得清清楚楚,世间生灵不得不了解她的内容,以得解脱。今天,我带了两本来赠送与你们,愿你们从此自醒,永离‘三恶道’。 好吗?”翠花、黑子感激万分,叩拜接书。湘明说:“里面都是汉字,你们不一定都看得懂,没关系的,看不懂可以来问我和杜鹃。”翠花和黑子感激涕零。湘明接着说:“书中有说到阴间与灵魂的事,也许连你们也不会相信。没关系的,正好我有控别‘灵物灵魂’ 的本领,下午,我准备了两个透明的玻璃瓶,盖上钻了孔能通气,下午我帮你们装进去,带你们的灵魂去我们学校玩一下,观看我打蓝球。好吗?”翠花高兴。黑子欢呼雀跃。杜鹃睁大了惊疑的眼晴。湘明说:“不过,你们要将肉身藏好,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重回肉身,否则,就无法还阳了。”黑子兴奋激动地说:“我们平时都住在山苍老树干内,没人知晓的,放心,不会有危险的。”
  湘明说:“好吧。那就先练功。”大家各自站到自己的位子上,呈田字形组场。这是湘明安排的。他的身后立着翠花,杜鹃的身后立着黑子。这样,两个‘热场’带动两个‘冷场’, 形成‘阴阳’ 效应,很好的,而且,它两在背后,可以一定程度的模仿人的动作,功效很明显。半个小时的动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收功后,湘明发现黑子怎么跑到树上去了,问它怎么回事,它说树上的“阳气” 更旺,让湘明听了哭笑不得,湘明说:“树上的空气是会更好些,但,天、地、灵、三者的关系是互通、互动的,所以,练功的时候一定要站立地板上。效果才更好——天地交和,灵在其中,自然受益。你跑到树上去,断了地气,怎么会好呢?真是老子说的好‘企者不立’ 啊,你真是自作聪明。”笑!黑子不好意思地爬下了树来。湘明说:“不过,你们蛇性比较清冷,平时到高处多晒晒太阳是没错的,这跟你们的天性有关,所以要加强修为,让自己的性情变得越来越阳光、温暖才好,这样体温也会有所改变。”翠花随悟地点点头。坐静功的时候,湘明回头望了一下,只见它俩将身体盘得跟圆盘一般,头从中间竖起一节,眼眼闭着,倒也专心,刹是可爱!
  练完功,湘明让翠花和黑子爬回窝,他说:“请你们将自己身体盘好,盘好后告诉一声。然后,我施法,你们就身不由己了。一会儿功夫,从树洞里传来了翠花的声音:“师傅,准备好了。”湘明答:“好,知道了。”只见他从容地打开两个瓶盖,将瓶子平稳地放在地上,囗中念念有词,转瞬右手向树洞口方向爬去,象抓花生、豆子一样,全不费力气,立马被他抓出来一团乳白色的气团,为蛇形,他将它放入其中的一个瓶内,将瓶盖盖好,告诉杜鹃:“这是黑子的灵魂,它能看得到你我,但,无法跟我们交流。”他又再向树洞口方向抓去,一团淡黄色的气团被他抓出来,也是蛇形,他将它放入另一个瓶内,小心将瓶盖盖好,并告知杜鹃:“这是翠花的灵魂。你看,它的颜色是淡黄色的,所以修为的功力和德行都要比黑子强。岁数更小反而更强,这说明它更用心更专心。”
  下山前,他将两个玻璃瓶用一个白色透明塑料袋装好,交到杜鹃手上,说:“下午我很多事情,它俩的灵魂就全权委托给你看护、保管了。这可是两条生命,出了事端唯你是问。”杜鹃说:“好的,‘师父’, 你放心,我会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我跟它们会做到形影不离的。”接过塑料袋她大出意外,两条重达百吧斤的莽蛇的“灵魂”, 尽然轻到提在手上没有什么感觉!她问:“怎么这么轻?”湘明说:“是的。‘灵魂’, 其实也就是一囗气,他有质量的存在,几乎没有重量。你还记得西方《圣经》中的开篇故事吗?”杜鹃说:“记得。”湘明说:“所有的‘神话’ 都不是假的,不管东方神话还是西方神话。上帝造人的时候,是在‘泥人亚当’ 身上吹了囗气,于是,亚当有了生命。再从亚当身上抽出一根韧骨,合上泥做成夏娃,吹上一口气,于是,有了亚娃的生命。所以,我们现在修为的人,首先要练气,练气事实上也就是在修练‘灵魂’。 修为品质也同样是在修练‘灵魂’。 离开‘灵魂’, 人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团泥,没有生命的意义。”杜鹃听了湘明的话大彻大悟:“灵魂才是生灵的真正生命对吗?”湘明回答:“可以这么说吧。”“那,下午我会全身心保护好它俩的。”湘明顺口说了一句:“那我就放心了。”
  
  他俩“摆渡” 过河的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乘船的人特别多,整木船上坐的满满的人,还有人想往上面挤,梢公不停地喊:“坐不下了,不能再上了,危险!”岸上的人才无奈地停下了上船的脚步。梢公吃力地摇着橹和桨,船尾发出“吱——吱——”的响声,船行的速度依然还是象蜗牛一般,在水面一摇三晃地缓慢前行。正是五、六月交接的日子。端午节快到了,昨夜一场暴雨,河面已涨高许多,水流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梢公吃力地摇着橹和桨,也许是年久长时间没有摆渡,生疏了的原故;或许还是河水湍急的原故;也许还有岁数大了些的原故;也许是三者都有的原因,加上超载,船总不怎么听使唤。船一边前行,一边向下游漂去,船头也向下拐。梢公急了,用力一转舵,想校正船头的方向,只听“啪!”的一声异响,固定船橹的拇指般粗细的缆绳,尽然意外地断了,全船愕然!船身迅速随着水流调头向下游漂去,不远处便是被折的七零八落的桥身,胆小的妇女和孩子们惊叫起来,杜鹃也胆怯地一只手将湘明的手臂拽的紧紧的,另一只手还提着两条莽蛇的灵魂呢!嘴里喃喃地向湘明急问:“怎么办?怎么办?”湘明只说了两个字:“别动!”声音清脆,宛若惊雷,同时也惊醒了明智的大人们,三两个大人一同喊:“别动,别动,大家别动!”瞬间,大家明白,燥动的历害有翻船的危险!湘明立即调动了自身的强意念,采用“入地生根”之法,将自己的意念,通过自己的脚底,透过船底,牢牢地扎在了深水下的河床上——船,奇迹般地停在了急流的河面上。足足停了有一分钟左右,梢公才如梦惊醒,大呼:“船停了!船停了!大家看船停了!!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流的河面,船会自动的停下来?湘明大呼:“赶紧将橹绑好!”梢公手忙脚乱地去绑橹,两位就近的年青人也去帮忙,湘明累得额头渗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滴,嘴里喊着:“妇女儿童往中间靠,男同胞准备用手划船。”一会儿橹绑好了,大家凭出吃奶的力气往岸上划……船,总算在内岸桥墩处平安靠岸,虽然离码头已下行了几十米,但,对大家来说这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奇遇历险,几位妇女带着孩子,还在对着河面跪拜,所有的人上了岸,望着似乎神秘的河面都不愿离去,久久矗立——只有湘明已软的象一滩泥,跑到桥墩背阴无人处休息。杜鹃跟过来为他擦汗,问:“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船停下来的?”“还不是意念力的作用”, 湘明说,“实在是太重了,加上流水的速度,我都快支撑不住了!别说了,让我休息一下。”
  
  整个下午,杜鹃都没有离开过这两个“方多啦神瓶”, 她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玻璃瓶放到课桌抽屉里,将塑料袋打开,让它们尽量透气,为了防止被同学发现,被意外地将瓶盖打开,下了课,她一刻也不敢离开坐位,坐在座位上看书。湘明走到她跟前,小声地说:“鹃妹子真乖。”杜鹃抬起头婉手尔一笑。
  
  第三节自习课,她以班长的身份参加了班级蓝球队的记分观摩,正好可以带翠花与黑子去现场观战,别说让她有多高兴。
  初到蓝球场,林老师向同学们介绍程湘明入队,并决定让他担当中锋,同学们都投来不太信任或质疑的目光。谁都懂得一个球队的中锋就是一个球队的灵魂,非一般人可以胜任的。林老师看出了大家的心思,说:“同学们应该相信我选择吧?先试一下,实在不行再换人。”
  林老师决定今天将球队分成两组,对抗练习一下,由杜鹃来记分,林老师自己做裁判。同学们都表示同意。程湘明被分在了乙组,试当他的中锋,同组队员们都投来了期待的眼光。程湘明笑笑地将拳头举起,在组员们眼前晃了晃,说:“相信我,没错的。”还笑。
  比赛开始了,从中线发球,他个头高,也不去抢球,让老队员去争球,自己在外围等着。球是被对方抢去了,但没有投中。球,很快回到了乙方手里。队员中的陈超是个老队员了,个头不高,但球艺不错,投球也特准,很受林老师器重。就是个头矮了一点点,平时突破有一定的难度,但他做为右边锋在球队中一直打得不错。他的学习成绩也好,所以程湘明一直是他景仰的对象。他得球后,才将球运过中线,侧眼望见湘明也过了中线,便反常地将球传到了湘明的手里,他也许是出于对程湘明的信任,也许是想考验一下湘明的能力,湘明会意,接球后也不做多的运球,抬手就投蓝,这在平时几乎是可笑的决定——才过中线,距离蓝架那么远,那要多大的力气和准度?球尽然进了!还是空心球!林老师以两个手指做了一个进球的动作,众人瞠目结舌,动作都凝固了,鸦雀无声。杜鹃大叫:“乙组三分。”然后鼓掌。气氛活跃起来。
  接下来的比赛,队员们对程湘明越来越信任,传给他的球也越来越多。只要到了他手里的球总能进,弄得甲队的队员们哭笑不得,动员了好几个队员同时来拦抢湘明的球,可队员们怎么拦也拦不住他的巧妙进功,他过人的花招多的事!所有林老师能做到的高难动作他都能做得到,没人见过的动作招数他也能创新出来,令人费解,平时从来没见他打过蓝球,打起蓝球来,尽如此历害!?有一个球,让所有人都看眼花了,他投蓝的时候也不跳投,对方老中锋钱中书举手扣蓝,众人明白看到钱中书扣中了蓝球,可蓝球尽然穿透了他的手掌而过,碰板进球了!全场大惊,疑惑不解。只有杜鹃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是湘明在玩“物物穿越”—— 凭他的神功,让一个物体从另一个物体中“穿越” 有什么难的?杜鹃暗笑,嘴里高声喊着:“乙组进球,两分!”气得甲组的队员懵头懵脑。
  最为有趣的是,湘明有一种奇特的传球法——每当他的球传出,对方从左边来拦抢,球准从右边飞过去;从右边来拦抢,球准从左边飞过去;举手栏抢,球还会绕手而过,真是玄乎其玄,令人望球兴叹,气急败坏。甲方队员回头一望记分牌:33比100,没法比了,没法比了,还没过上半场呢,羞死人了!于是都坐到记分桌边来喝水,嘴里说着:“不打了,不打了,没法打!”林老师望着他们笑,说:“我说湘明同学行,没错吧?”众人说:“行,行,行,高手!高手!”林老师爱抚地摸摸个别同学的头,安慰地说:“没关系,好好休息一下,待会让湘明教你们一些球艺,就会有长进的,我们要做‘翠一中’ 强队,对吧?大家又来兴趣了,异口同声地说:“对,对!好!”
  休息结束,湘明让大家来练习传球。他说:“打蓝球也跟打乒乓球一样,要来一个声东击西,躲过对方的阻拦,少花力气为最妙。所以,我来教你们一种传球法。乒乓球里面有上旋球、下旋球、左旋球、右旋球,其实,打蓝球也一样能做到这些,不信你们试一下。”他拿起一个球,在双掌中巧劲地对搓着传了出去,球就在空中画了一条弧线飞了出去。“关健是手法”, 湘明说,“搓削的速度要快,就象乒乓球中发上旋球、下旋球一样,动作要快,干净利落,手腕一动,对方还没有看清你的意图,球己经出去了……”队员们迫不及待地练习起来,湘明一个一个示范、校正手法。林老师在旁边看得露出了满意的笑脸。说:“今天时间不早了,大家先练习一下。明天,我们多带几个球来,让湘明多指点指点大家。”有同学鼓掌。
  
  回家的路上湘明问:“你迟回家,父母亲不会怪吗?”杜鹃说:“我已提前跟父母亲打招呼了,没事的。”过了河他们径直向“山苍树练功场” 赶去。
  到了山苍老树下,湘明一一将翠花与黑子的灵魂小心地取出瓶来,放于两掌之上,起动真气,动用意念,缓缓将灵魂归还它们的体内,并对杜鹃说:“这种事急不得的,因为它们的身体已‘死僵’ 了半日,需要回阳,我们耐心的等待一下。”杜鹃点头。
  其间,湘明对杜鹃说:“其实,树也是有灵魂的。只是它们的灵魂更低级,感知性更差,一般没有可运动性。要修练到跟我们一样的有明显感知和运动性,致少要上千年的事。”杜鹃问:“真的?”湘明说:“这还有假的?《史记》‘大禹治水’中不是有记载,他砍下的一棵老树流出的是‘红血’,临倒时从树端跳出一个围肚兜的孩童怒骂,那就是已经修练成‘人形’ 的‘树的灵魂’。” 杜鹃说:“噢,原来是这样。”湘明接着说:“所以,通常砍高龄大树,都会有人不同程度的受伤,就是树的灵魂在报复人类。树精之所以不能报复大禹,那是因为大禹是‘天子’。 我们常人最好平时别去伤害自然,那怕是一草一木,它们都是有生命的。”杜鹃点点头。湘明用右手‘劳宫穴’ 在杜鹃的‘天眼’ 部位捂了捂说:“今天,我帮你开天眼,让你看一看现实中的树的灵魂是怎么样的。”——一会儿,他将手拿开。杜鹃惊喜地说:“看到了,看到了,象迷雾状的飘浮在树的周身,很美的!还会动,而且,树端部位还有红色斑点。”“那说明这棵树的身体还不错。它的年龄至少有一百多岁了,可是我们的爷爷辈都不止了”, 湘明说。
  这时,翠花与黑子从树洞内爬出来,激动的各自将湘明和杜鹃缠住,并激动地对湘明说:“您们今天可让我们大长见识了!”湘明翻译给杜鹃听:“它们说感谢您,今天殊心的关照,让它们大长见识了。”杜鹃笑了。湘明跟翠花、黑子告别:“时间不早了,拜拜!”翠花跟黑子也不舍地说:“拜——拜!”
  走在回家的路上,湘明对杜鹃说:“老子说过‘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无知乎?’,今天你‘天眼’ 已开了,今后见人所不能见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要管好自己的嘴。能处于‘无知天欲’ 的状态吗?”杜鹃坚定的点头:“行!”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奇幻花季大运

关键词:

上一篇:前途无量,局长难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