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后娘选仙童,那些怪人

作者: 科幻小说  发布:2019-10-09

图片 1
  贾家庄坐落在距城西十几里的地方,庄里的贾进,在家排行老三,庄上的人都喊他贾老三。贾老三的家境在庄子里算得上殷实,小有闲财,日子过得也比较富余,只是一宗,年纪轻轻就死了媳妇,还留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儿子。孩子没有妈,没办法,贾老三只得找奶娘将儿子奶起来。
  贾老三相貌平常,可体格结结实实,高高大大,找个媳妇不算难事,经人说合,过了一年,他就又娶了小河口村的乔氏为妻。
  乔氏虽说不上花容月貌,但也有些姿色,尤其看人的时候,一双眼睛时不时地转动,让人觉得很精明,心眼好使。她过门的第二年,又给贾老三生下一个男孩。这样,贾老三没出三年就得了两个儿子。这两个孩子上下相差两岁,大的起名叫贾宝,小的起名叫贾喜,这都是上学后起的,没上学前各有乳名,一个叫喜喜,一个叫二喜。
  喜喜六岁时从奶娘家领回来,第二年上了本村的私塾。二喜在家闷得慌,又经常淘气吵闹,乔氏不舍得打骂,就也让他跟着哥哥上了学堂。
  乔氏虽说是喜喜的后娘,但外人根本看不出她对后儿子有什么不好。当着贾老三的面,二喜吃稠的,喜喜也是稠的,二喜喝稀的,喜喜也能喝到稀的。至于穿戴,那更就不用说,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是一个样,就连身上挎的书包和手里玩的玩具,都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差别。村里的乡里乡亲都说贾老三娶了个好女子,喜喜遇上了个好娘亲。贾老三呢,他是听在耳里,乐在心上,觉得自己的老婆比刚娶过门的那个时候都好看。——自己盼个啥?不就是盼新娶的老婆能像亲娘一样好好待前妻生的儿子,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可喜喜这孩子表现得有点奇怪,见了乔氏老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怕得不行。吃饭的时候,乔氏越是让得紧,他越是不吃;家里的家务活,乔氏越是不让他干,他越要抢着干。街坊邻居问起喜喜:“你妈对你好不好?”喜喜总是回答得很大声:“好!可好呢!”
  贾老三原先特别信奉神灵,家里供过财神、灶神、五谷神,还有喜神和观音菩萨,自从为死去的头一个老婆筹钱治病,把家当典当了不少之后,他就不再相信那些神了。他说:“我一心一意敬神,依然死了老婆破了财,别人不敬神,也顶多不过这样罢了。这神敬得还有什么用!”可是,乔氏进了门之后,一把喜喜从奶娘那儿接回来,就端端正正地敬起神来。贾老三也反对过,但乔氏坚持不撤神位,她一再说以前贾老三死了老婆不是神灵的过,而是因为敬神心不诚。
  乔氏敬神不像贾老三敬那么多的神,她只敬财神。“我要在我手里让咱家的光景红火起来。我不靠别的,单凭诚心诚意地敬奉财神爷。”她常常这样说。贾老三拗不过乔氏,也只好冷眼旁观,随她去。
  乔氏敬神那可真叫心诚。每天三顿饭,顿顿不忘给财神爷爷上供,逢年过节,别的可以不做,但一定要在财神的供桌上摆放好应时的点心或果品,而且不管哪一天,每次上香摆供时,都要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虔诚地默默祈祷一番。
  乔氏的诚心果然感动了财神。这天晚上,她睡到半夜忽然翻身推了推丈夫,“哎,你醒醒,醒醒。”“半夜三更不好好睡觉,你干什么?”贾老三从推酣睡中醒来,不大高兴,迷迷糊糊地嘟囔。“你听我说,”乔氏扳过丈夫的肩膀,“我做了个梦,”她抬高了声音,“梦里有一个白胡子老汉说给咱捎来两个元宝,就埋在羊圈里东南角的砖头下面。你快去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好的事!”
  “一个梦何必当真,”贾老三显得不耐烦,“搭盖那羊圈的时候,地基全是我从村外拉回的土垫起来的,我还不知道,哪儿会有元宝!你是想发财想糊涂了吧?”
  “是真是假你去看一看嘛,又不费力气,”乔氏一个劲儿推搡着丈夫,“要不,我心里总是放不下,睡也睡不踏实。”
  贾老三无奈,只得爬出被窝,胡乱穿起衣服,拿着铁锹进了羊圈。他在东南角弯着腰挖了几下,就觉得铁锹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用手抠出一看,真的是两个元宝,不禁高兴地大喊起来:“哎哟,真有元宝!喜他妈,喜啦!喜啦!”
  此时,乔氏早已披衣出了院子,她听到喊声,忙跑过去从丈夫手里接过元宝,“看看,这诚心诚意地敬神,还真是有回报呢!”
  从此,贾老三也敬起神来,而且比乔氏还热心,每顿饭前他都怕乔氏忘了,总要提醒提醒:“喜他妈,记着给财神爷爷上香摆供啊!”
  过了些日子,贾老三夜里睡得正香,猛然被乔氏的一阵笑声惊醒。他睁开眼,见老婆还在睡梦之中,就伸出手推过去。乔氏随即醒来,张口便说:“我又做了一梦。白胡子老汉在咱们西屋水缸下面藏了个小瓦罐,装了好多银元,你去看看有没有。”这回贾老三一刻也不再耽搁,衣服都来不及穿,连忙往西屋跑。他移开水缸,扒开下面的土,确实露出一个罐子,揭开一看,可不是,里面全是银元。贾老三捧着小罐回东屋和老婆倒出来一数,不多不少,整整一百块。
  “好哇,这下可发财了!”贾老三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才有多少?”乔氏一脸的神往,“真心实意敬神,咱们发大财的日子还在后边呢。”
  随后,乔氏隔些日子就会做一个梦,每次梦到哪里有金银,贾老三找到地方一挖,准能挖出来。事情回回屡试不爽,这么灵验,让贾老三对老婆着实是打心眼里信服,“真神了,咱们家里,你就是活财神!我这辈子娶了你,真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气。”从此,他对老婆又敬又爱,事事处处都依着她,按活神仙一样的看待。
  贾老三有了钱,盖起了三进三出的大瓦房院子,购置了上百亩好地,雇了长工,还使上了丫环老妈子,没几年就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财主。眼看着自家的光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贾老三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尽管如此,但贾老三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听老婆的。
  初秋的一个晚上,乔氏睡到半夜时分又把丈夫推醒,“我刚才又做了一个梦,那个白胡子老汉对我说,他这几年给咱家的钱财不少了,可咱们就是天天给烧点香、上点供,到了时节摆点应时食品,而别人家也是这么做的,没有什么差别。他嫌咱们敬神的心还不诚。”
  “那,那该怎么办?”贾老三一下子睡意全无,连忙问。
  “人家身边需要个‘散财童子’,”乔氏轻声慢语,像是在回忆梦里的情景,“他看中了咱家的孩子,说如果愿意送给他一个,以后咱们想要多少钱,他就会让散财童子给咱们送多少。”
  “人神相隔,咱家的孩子是凡人,如何去得了神仙那里?”贾老三感到茫然。
  “人家说了,叫咱们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全家人都穿上好衣服,在咱家佛堂恭恭敬敬烧香摆供,他老人家亲自下凡来选。”乔氏说得十分肯定。
  “怎么个选法?”贾老三仍然不大明白。
  “神仙告诉我,说会在咱家的佛龛后面放两杯施过法的水,每个孩子头上洒一杯,哪一个叫喊就证明被选中了。”乔氏解释得很具体。
  贾老三又问:“那,选中了怎样领走呢?”
  乔氏接着说:“人家也说过了,那佛龛里面放着个酒盅,酒盅里是一盅神水,只要给被选中的孩子喝下去,那孩子就变成他的‘散财童子’了。”
  
  八月十五很快就到了。这天早晨,贾老三一睁开眼,就连忙爬起身到佛堂去看,果然如乔氏所说,佛龛后面有两个盛着清水的精致水杯,佛龛里面有个小酒盅,里面的水是红颜色的。
  贾老三跟着神仙发了财,他太信神了,对乔氏的话也深信不疑。于是,他便吩咐下人在佛堂点上香,摆上了各色果品,按部就班地布置起来。
  吃过晚饭,贾老三和乔氏领着两个孩子,全都换上新衣服,跪到了佛堂里的神像前,三拜九叩之后,乔氏站起身来,从佛龛后取出一杯水,先倒在二喜头上,二喜打了个激灵没出声,接着,她又转到后面,不一会儿,取出了另一只水杯,朝着喜喜头上倒去,只听喜喜“哎呀”叫了一声,双眼顷刻间溢满了泪水。孩子抬头看着乔氏,见乔氏直勾勾地盯向自己,脸凶得就像恶魔,他咽下一口唾沫,没敢哭出声来。
  贾老三此时真以为财神选中了喜喜,就从佛龛里端出酒盅,让喜喜喝下里边的红水。过了一阵儿,喜喜便一头倒在地上,满地打滚,没有一袋烟的功夫,喜喜就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了。贾老三上前试了试鼻息,喜喜已然没有了呼吸,他很庆幸,认为喜喜已经被财神带走做了散财童子。然后,他和老婆把喜喜嘴里和鼻子里流出的血迹清洗干净,将孩子的尸体埋到了后院的花池里。
  八月十六,学堂给孩子们中秋节放过假之后又开学了,别的学生都按原先规定的时间陆续到齐了,可是一直等到快中午时分,也不见贾宝和贾喜兄弟二人。是生病了?还是走亲戚去了?怎么着,家里也该通个信吧?先生杨通很是纳闷。正在这时,由门外闪进一个人来,不由分说,拉着他的手,撩开门帘进了内屋。
  来人名叫李有,杨先生认识,是贾老三家的长工。八月十五这天,别的长工都回家与亲人团圆去了,李有无妻无子独身一人,就留在了贾家。当天傍晚,乔氏怕他看到在佛堂里发生的事,派人给他送去月饼、水果,特意端来了饭菜,还亲自拿去一壶烧酒,并专门吩咐:“天色不早了,今天没什么事干,吃完喝完早早歇息吧。”李有是个老好人,他见乔氏这样待自己,很是感激。吃了饭,圆圆的月亮升上了夜空,照得四下里亮堂堂的,李有睡不着,就信步走出屋子。他心里想:东家对咱这么好,咱也得对得起东家,今天好多人都不在了,咱就迟睡一会儿四处转转,给东家护护院子——这贼可是肯在过节的时候,趁人防备松懈出来偷劫。就这样,李有绕着院子来来回回转悠起来,到了夜深人静,他看到东家的佛堂还明灯亮烛的,就按捺不住好奇走过去。他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悄悄用手指蘸着口水泯开窗户纸,把里面的所有事情看了个清清楚楚。当看到喜喜疼得在地上痛苦挣扎,最后吐血死去的悲惨情景时,他一切都明白了:乔氏平日里对喜喜的好原来全是表面现象,是假的,是为了今日谋害喜喜而装出来的,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心机是多么深,心肠是多么狠毒!李有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身上的酒劲一下子全没了。他蹑手蹑脚地离开,躲在距离佛堂不远的地方,贾老三和乔氏两口子埋掉喜喜的过程也被他全部看在了眼里。
  李有面色凝重地紧拽着杨先生,把贾家选仙童的事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全都告诉了他。杨先生听后,双目圆睁,怒发冲冠,他咬牙切齿,猛地顺手抓起砚台往桌面上一墩,气愤地骂道:“天下竟有如此心狠手毒的东西,我岂能坐视不理,袖手旁观!此事我一定要马上告到县衙,替喜喜伸冤。李有,你肯出面帮着作证吗?”李有这时也是义愤填膺,想都没想便说:“喜喜死得真是太惨了。我穿鞋搬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杨先生都肯出面,我还怕什么!”
  当天下午,杨先生就写好状子,专程送到了县衙。
  
  次日,县令准了状子,派一班快捕急奔贾家庄,将贾老三和乔氏一齐捉回县衙。
  在一阵威严的吆喝声中,县太爷升堂问案。起初,乔氏矢口否认,百般推脱。县太爷命仵作当堂勘验从贾家起出的喜喜的尸身,随即把李有传上堂来,让他讲八月十五当晚所见情形。人证物证俱全,乔氏抵赖不过,只得如实招供。
  原来,乔氏自从到了贾家之后,一见喜喜就来气,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特别是自己生了儿子后,更视喜喜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乔氏的娘家是当地的大财主,家中牛马成群,金银无数,父母只有她这一个宝贝闺女,自幼娇惯,养成了她自私、偏激、乖戾和独占欲极强的性格。当初他们将女儿嫁给贾老三,一是知道他以前也是富家子弟,出身不低;二是他办事不会拐弯,待人诚实,女儿过门之后不会受委屈,将来也必定能够掌家,自己两把老骨头最终也受不了难为,这样一来,虽然是女儿出嫁,但和把贾老三招入自家也没啥两样。
  乔氏一生下二喜就开始打喜喜的主意了,她表面上对孩子好,可暗地里却又打又骂,还常常威胁喜喜说,要是告诉贾老三和其他人,就要喜喜的命。喜喜是奶出去的,自小和父亲就很生疏,在后娘的一次次打骂下缩了胆子,更不敢跟贾老三讲出实情,怕招致乔氏更凶恶的报复。
  就这样,乔氏一方面欺骗外人耳目,一方面在丈夫贾老三身上下功夫。她知道贾老三过去很相信神,就处心积虑地在敬神上设下圈套。每次回娘家,她都要带一些金银,拿回来看好地方埋起来,隔些日子说是梦到了,就让贾老三去找,将贾老三对钱财的贪念勾得愈来愈强烈,结果,终于迷惑住了贾老三。
  选仙童那场戏,实际上也是乔氏精心设计的。她一心想把父母和贾老三家所有的财产全部留给自己亲生的儿子,不想让喜喜分一杯羹,沾半点光,看着时机成熟,于是就下了毒手。她预先在佛龛后边放了两杯同样的凉水,等选童开始,她转到背后把其中一杯一口喝掉,将怀中事先藏好的用水囊装着的开水偷偷倒进去换了。二喜头上浇的水是凉水,自然不会叫唤,喜喜头上浇的是开水,那能不出声叫喊。至于酒盅里的所谓神水,其实是乔氏提前准备好的毒水,所以喜喜一喝下肚,顷刻之间便一命呜呼。
  案情真相大白,县令判乔氏死刑。行刑那天,刑场四周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刽子手将乔氏摁在铜铡之下一分为二。据说,乔氏胸腔里面的心肝肺都是黑色的。后来,人们就把心地歹毒之人统统骂作“黑心肠”。
  贾老三由于乔氏欺瞒,不明真相,上当受骗,被打了三十大板,轰了出去。他护着屁股,一路上想到自己帮着乔氏害死了儿子,又想起儿子死的时候那个惨状,没等回家就疯掉了。
  
  ——作于2012-9-16   

刘二爷和一般老头不同,尖尖的下巴,宽阔的额头,要不是耳头长两侧,真说不好像什么。他八字胡,单薄的嘴唇总念叨什么,反正一般人听不懂也没人去问,一双豆大老眼隔着厚玻璃镜片也闪着贼亮的光。刘二爷是个捣腾古玩的,也没有店铺,就有人时不时去他家找他,我们几个孩子找他就是去听他讲故事,他的故事奇奇怪怪却很好玩。

听刘二爷故事是要付出酬劳的,我和皓子老实总是把自己的糖果供上,刘二爷看我们俩虔诚反而经常使唤我俩做工。

这天有人送来一个暗红色佛龛,和现代佛龛比较简直就是一个盒子。

刘二爷一双老眼盯着盒子,接过后就不停不停的摸,我们俩躲一边看着,感兴趣的是送盒子过了的女人。

这女人真不是一般好看,杏花微雨般淡然的一笑就勾人魂魄,我们俩不过十几岁孩子,看得目不转睛。女人穿的简单,白色衣衫,蓝色裙子,手里一把青色油伞,这伞在北方我们没见过。

看什么看。刘二爷呵斥一声,我们俩一愣,麻溜跑进屋。

那女人怎么在屋里也打伞?皓子忽然一说,我们俩都呆住了。

那东西能回来不?刘二爷摸着佛龛问道。女人淡然笑着,我怎么知道,他说跑就跑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和皓子听着迷糊,他们说的是什么?

女人走了,出屋子的时候忽然下雨了,她的伞反而不显得古怪,只是风雨飘动中她却像一道投影,飘渺虚无。

二爷手脚麻利的清洁佛龛,心情好的哼起了小曲。

二爷这佛龛你喜欢?我不解。何止喜欢。刘二爷笑的神秘。

这叫渡劫冢,本来这里住着一个金身妖佛,可是他耐不住寂寞总遁土到处惹风流,这女人如老虎,你们以后不要惹。特别不要找败家娘们。

想起左邻右舍的大婶大妈扯嗓子骂人样我们点头。

金身妖佛和人参娃娃一样吗?

不一样,这东西也叫见着发财,或者散财童子,你要是遇见、碰到就会发财,有些人专门抓他们卖,把他们关瓶子里,他们跑不了可等到天劫日,他们回不到这佛龛里看见天火就消散了,所以,有着佛龛的地方一定有散财童子。

我和皓子虽然对钱的概念不大但对散财童子很感兴趣,带着铁锹在刘二爷家附近开挖,看的其他邻居一脸恐慌,深怕我们俩挖上瘾跑他们家地里来上几锹,一旦没玩好给他们家地里祖坟给刨出来可害了,果然中午一回家我们俩就被揍了。

这一顿揍的怨,我们俩跑刘二爷家哭的跟见鬼一样,他烦了给我们俩一人堵了一鸡腿。不过这肉刚吃一半,他贼溜溜的老眼就不安分起来,递给我们一个包袱,打开一看,江小白酒瓶,红绳,还有几本外国妞当面的杂志。

尿,刘二爷让我们尿了几瓶子。

这散财童子可大可小甚至狡诈,喜欢大妞,刘二爷形容的不像散财童子到像鬼混的败家子。

我们得抓住他为你们报仇。我们摇头,再去开挖,回家这屁股就保不住了。

没事,二爷顶着,看着刘二爷大度这样摆明就是没好事,他这人遇事就跑哪里还有摆事之说。

怂!

屁吧!我拉着皓子就跑,但腿摆动,身子却定在空中。

刘二爷掐着兰花指奸笑像一只大老鼠。

这样情况换一般人都得吓尿吓哭可是刚刚尿了一瓶子实在没有尿了,至于哭也没什么好哭的,这情况又不是第一次经历,别看刘二爷捏出来一个口诀定住我们其实他也不能继续干啥,不然早出大事了。

二爷,你就捏几个小人去抓呗。我一脸不高兴,这刘二爷会捏小泥人,捏出来的小泥人活动起来跟真人一样。

被人看见怎么办。这样哈,你们俩晚上别回家了,院子里那还有两只鸡抓回去给你妈说二爷今天晚上让你们陪。

说也奇怪照着刘二爷说的做平常母老虎一样的老妈居然同意了,完全不问为什么,拿着一脸喜滋滋的,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俩只母鸡就换亲儿子们去抓妖,这败家娘们咋想的。

晚上刘二爷吃着猪头肉喝着小白干,脸上得意的笑,扔给我们俩四把小旗子。

红绿蓝黄,去把旗子插后院,把书放中间。

刘二爷得意的样看着不顺眼,我们俩使坏把旗子插一排书随便一扔,那些外国大妞看起来跟牛一样。

哥,我觉得这妖佛不能来?

为啥?

语言不通啊!皓子指着杂志上的外文。

他又不是瞎子。

哦。这晚上我们俩就在院子里守着睡了,下半夜忽然听见一些声音,虚虚实实,揉眼睛醒了。

看见了的场面吓得我俩差点尿了。

黑夜中,月亮下,一个白胖的娃娃穿着红肚兜漏着白花花的后背和屁股。这看起来像个娃娃但大小和成年人差不多,雪白的皮肤在黑暗中格外亮眼。

让我和皓子惊恐确实他猛然回头那一瞬间,时间就跟果冻凝固一样。一张似人非人的脸上空洞洞的眼眶中漆黑一片,似乎两口深井。鼻子全无只有两个细长的洞,嘴唇血红露出半截舌头。

我们把旗子插一排,大妞杂志丢放在旗子两侧,那东西蹲在旗子外看杂志,看外一本跨越不了旗子急的哇哇叫。

这叫声不大却跟指甲滑黑板一样刺耳,刘二爷砰踹开后面,一布鞋飞向那东西。

你奶奶的大半夜让不让我睡好了。

脸上挨了一布鞋,这东西便炸毛了,身上花白的肉结出一枚枚甲片,层层叠叠的从肉里面冒出来,两个黑井一样眼眶中密密麻麻闪动着光。

快,尿他!

尿!他?我们此时哪里想尿啊,拔腿就往屋子里跑。爱谁尿谁尿。

熊蛋包。刘二爷气的胡子都起来,他赶忙把之前准备的小尿瓶甩过去。

江小白三个字在夜空中唰一下子跃过,妖怪居然伸手接住了。

接下来的事情则完全颠覆我们对妖怪的感官,他居然打开喝了,这妖怪智商到底啥标准。

记得曾经恶作剧把冰红茶换成尿,虽然颜色一致味道也完全可以分辨,忽然看见这妖怪一口气喝完一瓶尿,我和皓子都一阵反胃。

和想象中肚开肠裂不同,眼前的妖怪只是呆呆站在,两只眼睛分别一睁一闭,速度越来越快。

刘二爷走过去拔下旗子将妖怪围在中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葫芦,拔下塞子喊道,散财童子。那妖怪嗯了一下,嗦嘎一下就进去了。

这等法宝难道是孙悟空故事里面的宝葫芦?

后来研究很久这东西不过就是普通葫芦做的酒葫芦。

散财童子为什么长的如此难看!

刘二爷对于以上种种问题句不回答,不过我们还是好奇心不死,想看他怎么处理散财童子,毕竟见者发财。

结果只是在那盒子一样的佛龛中看见一只金子做的老鼠。至于散财童子,后来听说被一个败家娘们买走,不过至此以后,我和皓子却发现每次我们买康师傅冰红茶都会中奖,哪怕是山寨版的也是一样。

再来一瓶。不过一想起来冰红茶的颜色,我们都放弃这种饮料。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后娘选仙童,那些怪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