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热门关键词: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聊斋烟云,闲聊西游

作者: 科幻小说  发布:2019-10-12

图片 1 【1】
  龙三走出酒馆的时候,觉得脚下有些飘飘然,就像踩在软绵绵的云堆里。
  “三爷,您没事吧?要不,我叫阿豹给你开车?”跟着龙三一起走出来的柳四,满脸堆笑地道。
  “放心,你的龙三爷是喝不倒灌不醉的酒坛子!四弟,回去吧!我没事,好的很!”龙三说罢,一头钻进了停在酒馆外面的一辆黑色轿车里。“回去吧,四弟!后会有期!”龙三将一只手伸出了车窗,使劲地朝柳四挥了挥,然后启动车子走了。
  柳四目送着远去的轿车,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才缓缓地转过身,走回了酒馆中。
  龙三开着车,觉得眼皮变得越来越重,变得渐渐撑不起来了。“这样可不行,酒后驾车真要出事。”龙三使劲地摇了摇头,试图摇掉这一份越来越沉重的睡意。
  龙三的车子行驶在郊外一条偏僻的水泥路上。路边,有一条清波荡漾的小河。这时正是半夜,明月倒映在清澈的河面上,清风吹过,碎成了一圈圈泛着幽光的涟漪。
  脑子浑浑浊浊的龙三,忽觉眼前似有一条白色的人影一闪而过。龙三一惊,猛地一个急刹车,将轿车停在了路边。龙三下了车,走在路边仔细地四下察看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发现半条人影。“怪事!难道是我眼花了?”龙三嘀咕着回到了车上。
  钻回车里的时候,龙三忽然闻到了一缕香味,一缕撩魂的香味,一缕可以燃起龙三原始欲望的的香味——少女体香。“难道,车子里有人?而且,还是个女的?”龙三暗忖,又查遍了车里每一个角落。结果,车里什么也没有。满腹狐疑的龙三,只得启动了车子。
  车内那缕撩魂的少女体香越来越浓,加上酒精的刺激,龙三快把持不住自己了,幸亏车子已经驶到自家门口。
  龙三的家,是座落在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
  龙三从车中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一双脚上,居然沾满了水!“车里怎么会有水?”龙三大吃一惊,忙钻回车里,又一次察看了起来。可是,车内的车座底下,根本就干燥的很,没有一滴水源。
  “这水哪来的?”一头雾水的龙三,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钻出了车子。
  龙三走进房间的时候,又怔住了。龙三本来湿漉漉的一双脚,竟然又干了!干得,就像未曾沾过水。
  
  【2】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像是谁在跟我玩魔术似的?”愕然的龙三,此刻是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了,“难道,真的是我喝醉了?不可能呀?我……我还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吧?”龙三实在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一气之下,索性不去想了,径自走进了浴室。
  龙三刚刚走进浴室,奇怪的事又发生了:浴室的大浴缸里,竟然已经放满了散发着蒸汽的洗澡水!
  “这……?这真是见鬼了!”龙三使劲地抓了抓头皮,喃喃自语道:“管它,先洗了再说!”龙三三下五除二地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将自己的全身泡进了大浴缸里。泡进浴缸后,那缕神秘撩魂的少女体香,竟然又一次在浴缸里悄悄漫延开来!浴缸里的水就像是被人在轻轻地搅,莫名其妙地涌动了起来。
  泡在浴缸里的龙三,只觉浴缸里的水就像是一双看不见的手——一双妙龄少女的手,正伸在浴缸里,在自己的全身上下轻轻地按摩……
  龙三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子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怒目圆瞪,大骂道:“哪里来的妖女?敢在龙三爷面前卖弄!”话音刚落,浴缸里的水忽然全都喷涌而起,变了一条竖在浴缸里的银白细长水柱。在龙三目瞪口呆的时候,竖在浴缸里的银白水柱,又变了一团银白的水雾,随后,水雾很快从四边围拢而来,又化作了一缕淡淡的白烟,飘然散开,随即便完全地消失了,就在龙三的眼皮底下,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难道真的是妖精?我的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妖精?还是……?”龙三猛地想起路上遇到的那诡异的人影,那一闪即逝的白色人影,以及回家后,脚上沾水,进房又干的怪事,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暗忖道:“难道,这个妖精是在路上乘着我的车子来的?不行,明天我得请个风水先生来看看!”
  龙三再也无心洗澡了,拿了一条挂在浴室墙壁的大浴巾,胡乱地擦干了身子,径自睡了。
  龙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轻唤自己的名字。龙三翻身坐起,只见自己前面站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美少女,正面带惶惑地在看着自己!
  
  【3】
  月光满屋。美少女就站在屋里皎洁的月光中。
  龙三看得痴了一般,竟然忘了问话。
  美少女终于先开了口,怯怯道:“三爷,你……你别这样看我,好吗?”
  龙三如梦初醒,随即又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美少女低头道:“请龙三爷先答应我,明天别去请风水先生,好不好?”
  龙三微微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美少女道:“谢谢龙三爷。我是被玉帝贬下凡间的弱水,也就是间所谓的“情”之化身。今日,我见到龙三爷的时候,觉得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龙三奇道:“哦?你是说,我长得像天上的某个神仙?”此刻,龙三的惊骇恐惧已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美少女弱水点头道:“是的。他叫三首蛟,就是人间所谓的‘欲’之化身。”
  龙三颔首道:“哦。可是,据我所知,传说中的三首蛟,不是已经成了二郎真君手中的兵器——三尖两刃枪了吗?”
  弱水道:“我是说,在三首蛟还没有被二郎真君收服之前,是我的一个至交。当时,我被万年禁锢在天庭,三首蛟就是被万年禁锢在天庭的‘欲’,那时,三首蛟偷了龙珠下了凡间,我也逃离了天河下了界。”
  龙三咋舌道:“万年禁锢的‘情’和‘欲’,一旦相遇,那会是怎样的一个后果?”
  弱水轻轻一叹道:“所以,二郎真君为了阻止因为我俩的结合会给人类带来无尽灾难,才将三首蛟收服,变成了他自己的兵器——三尖两刃枪。”
  龙三依然不解道:“你俩的故事我早有耳闻。可是传说中的弱水,似乎已经回归大海了吧?怎么……怎么又流到了这郊外的小河里?”
  弱水道:“我先问你,三爷,你去过海边吗?”
  龙三道:“当然去过。”
  弱水道:“这就对了。自从我在海边见到了你,便怀疑你是三首蛟的化身,所以……”
  龙三道:“所以,你就隐身在我的轿车里,跟随我回家?”
  弱水道:“是的。”
  龙三忽然瞪着弱水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变洗澡水来勾引我?难道,你想试探我,有没有三首蛟那被禁锢在天庭万年的欲?”
  弱水面色微红,低头道:“三爷,你又说对了!”
  
  【4】
  龙三不由苦笑:“那你觉得,我像是天上的那三首蛟下凡吗?”
  弱水一双美目满含柔情地凝视着龙三,幽幽道:“我看来看去,三爷就是像当年的三首蛟!那个又薄情,又狂放,又让我爱,又让我恨的三首蛟!”弱水深情款款地走近了龙三,以便更清楚地端详龙三。
  龙三只觉弱水身上那缕撩人的少女体香,又飘然而来,让他难以自控。看着弱水在自己的面前触手可及,龙三的呼吸不由地急促了起来。
  “三爷,你一定是三首蛟下凡!一定是!你不要再装下去了好吗?我不怪你的无情!你……你是怎么在二郎真君的眼皮底下逃逸的?你离开二郎真君流落人间,是不是为了找我?”弱水坐到了龙三的身前,黑亮的美眸流露出似怨似喜的复杂情绪。
  龙三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件说不清的怪事,但又像是好事。“难道,这就是飞来的桃花运?也不知,这究竟是桃花运,还是桃花灾?”龙三暗忖着,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是怔怔地望着坐在自己面前风情万种的弱水。
  弱水柔声道:“三爷,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我……”龙三看着面前柔声细语的弱水,完全迷惑了,甚至怀疑自己真的是三首蛟的化身,喃喃道,“我也不清楚……”
  “怎么会不清楚呢?你好好想想,想想当年,我和你一起流落人间,让人间的凡人谈水色变,谈蛟魂飞……”说话间,弱水已经坐到了龙三的身边,身上的幽幽体香,让龙三心神俱醉,难以自持。
  弱水依偎到了龙三厚实的胸膛前,轻轻道:“三爷,不,应该是三哥,你一定是我的三哥!你的脾气我最清楚,现在,你一定在想着,怎么把我给……”
  “对!我……我就是三首蛟!那个无情的三首蛟!”龙三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把将弱水搂在了怀里。
  “你……?你说的是真的?”弱水似是喜极而泣,猛然抬头,一双勾魂的美眸竟是泪盈欲滴。
  龙三一看到弱水这泫然欲泣的眼神,心头不由一颤,但是,龙三已经不去顾及这些了,决定把三首蛟的角色继续演下去,遂柔声道:“当然,,我就是为了你,冒着被二郎真君再次囚禁天庭的威胁,硬是逃离了天庭,流落凡间。今夜,总算是找到你了!”说罢,低下头,对准弱水娇艳滴的红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弱水完全相信了龙三,不再挣扎,完全陶醉在龙三疯狂的吻中……
  
  【5】
  龙三完全忘记了怀中的弱水,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间少女,完全地被自己疯狂爆发的欲念冲昏了头脑。
  弱水下凡到今,已经在人间独守了万年的孤苦寂寞,今夜遇到了与三首蛟面目酷似的龙三,弱水已经完完全全把龙三当成了当年那个与自己一起为祸人间的三首蛟。
  龙三四下游弋的手越来越大胆,已经渐渐地伸向了弱水背后的拉链……
  “轰隆隆!……”忽然,房间里电光骤闪,猛地击下一个霹雳!
  龙三大惊失色,只觉自己的怀中骤然一空,搂在自己怀中的弱水竟一下不见了!在龙三的眼皮底下,真真实实地消失了!
  龙三的魂魄在这霹雳击下的一刹那,仿佛也跟着消失了!
  房间里,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来月光满屋的宁静,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吓呆的龙三,一颗心怎么也静不下来了,“这平空而来的霹雳,难道是冲着我来的?”龙三不敢想下去了。
  这一夜,龙三失眠了。
  第二天,龙三一大清早起了床,独自开着轿车,往昨夜遇到弱水的那条水泥路驶去。
  开到那里时,龙三骇然发现,水泥路边那条清澈的小河竟然不见了!就像昨夜的弱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龙三觉得可能是自己记错了地方,又在这条泥路上来来回回地驶了几圈,仍然找不到那条小河。那条小河在龙三还没有出世前就一直存在着。现在,居然会莫名其妙地消失!
  “难道,这条小河就是弱水?如果是,她又上哪儿了?难道昨夜的那个霹雳,就是下凡捉走弱水的天神?”龙三一路胡思乱想地开车回家了。
  晚上,龙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希望弱水能像昨夜那样,神奇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龙三失望了。直到天亮,弱水还是没有出现。水泥路边的那条小河,也始终干涸得不见一滴水。
  住在这条小河边的人们在议论这件奇怪的事时,龙三也不敢说出自己那夜奇怪的经历。
  过了一个多星期,龙三已经渐渐地快把弱水的事给忘了。
  又是一个月光满屋的宁静之夜。龙三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一股强大的飓风从龙三房间敞开着的窗户中地席卷而入,将龙三连同被子一齐给掀了下来!
  摔懵的龙三,只见眼前漆黑一片,那满屋的月光已经不知去向!
  
  【6】
  “难道又是天神降临了?”龙三吓得连滚带爬地钻进了底下!
  “三爷,你躲在底下干什么呢?”突然响在房间里的声音,竟是弱水。
  龙三战战兢兢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满头满脸淌满了冷汗,那份滑稽的狼狈,让人啼笑皆非。
  钻出床底的龙三,却没有看到弱水窈窕的身影。“是你吗?弱水,你……你在哪儿呢?”龙三壮着胆子问。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变成人形了!”弱水长叹一声。
  “为什么?你……你那夜怎么不辞而别?那个莫名其妙的霹雳,又是怎么一回事?”听着弱水的声音,龙三的心中惊骇之极。
  “三爷,你为什么要骗我?”弱水的声音已经和以前判若两人,变得冷若冰霜。
  “我……我没有。”龙三吃吃道。
  “够了!别再装下去了!尊敬的三爷,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不过是在这个地方开了几家大浴场的一个大老板而已!哪里是什么三首蛟!你……你为什么要冒充我的三首蛟!”弱水的声音怒不可遏。
  龙三额头冷汗涔涔而下,急道:“弱水息怒,我……我是因为爱你心切,匆忙之中,才……才扯了这个谎。”
  弱水长叹道:“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这个弥天大谎,害得我无法再变成人形了!”
  龙三颤声道:“为什么?”
  弱水幽幽道:“因为,那个突然击下的霹雳,就是三首蛟!”
  “啊!”龙三怔住。
  弱水续道:“我与三首蛟之间,一直心意相通,只要我与其他异性接触亲热,三首蛟立刻就会惊觉。那夜,三首蛟已经知道了我和你在一起,绞尽了脑汁避开二郎真君的视线下得凡间。当他看见我与你亲密的举动时,怒火冲天!那道闪电,就是他眼中的怒火;那个霹雳,就是他离开时摆动龙尾击空的声音!他没有击死你,是他不想再为他自己积下罪孽!”
  龙三听得冷汗如雨,呐呐道:“那……那你突然消失,就是去追三首蛟了?”
  弱水道:“不错。”
  龙三忙问道:“那,你追上了吗?”   

闲谈西游(5)二郎神的身世之谜

神通广大的二郎神,有一个高贵的血统,他是玉帝的外甥。按理说二郎神从小应该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惜二郎神年轻的时候,没少受苦。不是别的原因,而在于他有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

二郎神的父亲是个凡人,就是世间普通的老百姓。关于二郎神西游记里有这样一段诗歌: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斧劈桃山曾救母,弹打鋋罗双凤凰。力诛八怪声名远,义结梅山七圣行。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赤城昭惠英灵圣,显化无边号二郎。不过这里面没有二郎神的父亲。

二郎神的父亲到底是谁?

这里有个传说:传说二郎神的母亲乃是玉帝的妹妹,因为羡慕人间恩爱生活偷偷下凡来到人间,结识了一位姓杨的书生,并与之结为秦晋之好。(可见天堂不是女人的天堂,否则咋有那么多仙女前赴后继来到人间,出名的的就有这位、七仙女、织女,还有后来的华山圣母,也就是二郎的妹子,可没见有一位男天神下凡与凡间女子结合的。)玉帝御妹为杨书生先后生下了三个孩子。(这里有个有趣的问题考而无果:杨家老大是谁呀?二郎和三妹都很出名耶,可他大哥却毫无知名度,按说可不应该。)其中的二郎就是杨戬。三妹则没名字,只知是华山三圣母。如此可见,天庭不是女人的天堂。但玉帝妹妹下凡却犯了戒条,神仙和凡人是不能通婚的。

为何不能通婚:

其一,这些孩子是神仙还是凡人无法界定。这些神仙苗子进步神速,对于神仙的基本技能能够很快掌握,人家本事大了,也不能总压着人家,好歹得给个一官半职当当。而其他的神仙,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地修炼,没有过硬的 政治资源,可能到死才在天上混个扫地打水的差事,真是“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这种投机取巧获得的成功是每个有正义感的神仙所不允许的,而且这种形式产生的神仙,由于血缘的关系在天上更容易形成派系,因此他们干扰了神仙选举的公平公开公正。

其二,神仙和凡人结婚,往往会破坏其他神仙的隐私。一般来说,一对情投意合的夫妻是无话不谈的。如果你老婆在市政府某部门工作,她肯定会在不经意间透露出市长或者书记的一些风流韵事。这些倒也无伤大雅,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群众的舆论根本不会对他的生死造成什么影响。可是一个下凡的仙女,如果把天庭的内幕透露给了她的凡人丈夫,造成的影响就会很坏。

其三,神仙也和普通人一样,有时也很龌龊。大家知道:神仙是不从事生产的,顶多也就是种些仙桃、炼些仙丹,可是那仙桃几千年才开花结果,那仙丹也只能当一些小零食,如果只吃这些东西,神仙非得饿死不可!神仙也要吃饭的,为什么这么说,想必大家记得猪八戒同志最后修成了净坛使者——在诸位神仙吃完之后捡盘子底的差事,而这个神坛是谁搭起来的呢?是普通凡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神仙的日常生活是普通凡人供养的,如果所有的凡人都知道了某个神仙干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不供养他,那么这个神仙只好自己去种地开荒、捕鱼养鸡,那些所谓的吸天地之精华、采日月之灵气,不过是用来欺骗老百姓的满嘴鬼话。可是干干净净的神仙又有几个呢?

因此二郎神的父亲还有以下版本:

其一,二郎神是杨玉公与王母娘娘私通所生。后来由于王母娘娘不满杨玉公与嫦娥眉来眼去,且长期包养白骨精,所以在和二郎神他爸搞破鞋的同时,又保持与太上老君的不正当男女关系,所以二郎神的身世一直是天庭里的绯闻。

其二,不过又据其它野史资料记载,玉皇大帝有三个女儿其老二玄绛公主年方十八的时候,遭到天庭一马夫给迷奸生下大郎,后来此事被玉皇知道后将其逐出天庭,贬到镇江。所生大郎和马夫给贬到赢州。玄绛公主贬到镇江后就和当地的一位开药铺的杨掌柜拜了堂,次年生下一子,取名杨戬,故二郎为乳名,也有怀念大郎的意思。后来在太白金星这个和事老的撮合下,玉皇也感其夫救病治人积了不少德,也就点头应允关系和好。太上老君为了讨好玉帝及玄绛公主,让他的师兄太甲真人传授了二郎的功夫。

不管怎么说,玉帝对这个外甥都是深恶痛绝,可因为他本领大,又奈何不了。杨戬对玉帝也不友好,才有听调不听宣的说法。这里又有一个说法:《二郎宝卷》载二郎真君的出身:二郎神的父亲杨天佑是上天“金童临凡”,为确州城内书生。母亲云华仙女恋旧情下凡与杨天佑私配成婚,生下二郎真君,因违犯天条,为花果山孙行者所困,被压于太山之下。后来,二郎神得到天上斗牛宫西王母的指点,“担山赶太阳”,劈山救出母亲云华仙女,反而用太山压住孙行者。二郎神劈桃山救母大闹了天宫,和玉帝关系僵的很。后其母被玉帝派人所杀,为了母亲的死,二郎恨死了他的玉帝舅舅,玉帝也自知理亏,便封他为"英烈昭惠显灵仁佑王",道号"清源妙道真君"。但二郎始终对这个舅舅不理不睬,坚决不在天庭居住,而是在下界受香火,帐前有梅山七圣相伴,麾下一千二百草头神,对於玉帝是"听调不听宣",就是说只服从命令,没事别套近乎。这就是"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事实上,二郎神与玉帝的关系也是封建社会的产物。玉帝是有私心的,他害怕自己万一哪一天身体不爽的时候,有人逼宫。这逼宫的,要么和自己有血缘关系,要么神通广大,这二郎神全部都符合。对于二郎神玉帝一直在提防。玉帝对二郎神这位至戚并不亲热,采取的也是不接触、不使用、更不重用的政策,只让他住在灌口,无事不得上天, “听调不听宣”。这“听调不听宣”是个很有意味的话头,宣,是皇帝召见臣子,是日常政务,二郎神不得(或不必)参与,所以不听;调,是调兵,应该出现于紧急情况时,是二郎神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要听。这个约定不知是玉帝为了制约二郎神提出的,还是二郎神为了自避嫌疑提出的,书上没说,但估计是二郎神为让玉帝放心提出的自我约定。你看二郎神听调后随带各位兄弟到达花果山,见到李天王时说:“……若我输与他,不必历公相助,我自有兄弟扶持;若赢了他,也不必历公绑缚,我自有兄弟动手。”说这话干嘛?怕人家抢功?不像。倒好像是刻意要与各天兵分清界限以

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聊斋烟云,闲聊西游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四遍,第十一回
下一篇:没有了